www⊙ttκǎ n⊙℃ O

他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把我橫抱起來,朝臥室走去,稀碎的吻像雨點一樣落在我身上……

在我陷入睡意的那一刻,似乎又聽到了那一聲無奈的嘆息。而我不知道的是,在我沉睡過去之後,原本因爲醉酒而意識混沌的江澤卻慢慢睜開了眼睛,他的眼中一片清明,根本沒有一絲醉意,神色複雜的盯着我的臉看。

很久之後。他幫我掖好被角,起身去陽臺上點了跟煙,夾在指尖吸了一口,望着外面黑漆漆的夜幕發呆。

一個黑色的影子突然懸浮在陽臺外面,它周圍散發着散不開的濃濃黑霧,巨大的斗篷下露出一雙猩紅的眼睛。用嘶啞的聲音問:“大人,或許我們找錯人了?”

江澤搖搖頭,又吸了一口煙道:“也許時機沒到,是我太心急了。”

黑影急切道:“不,您並沒有心急,一定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時間已經不多了。如果她還是沒有辦法學會,那您……”

江澤嘆了口氣,幽幽道:“該來的,總會來的。”

黑影還想再說什麼,卻見江澤擺了擺手示意他離開,他掐斷指尖的香菸,重新在我身邊躺下,而那個黑影沒有辦法,也只能先離開。

第二天晚上,江澤帶着我去了一個歐式風格的別墅,下車的時候,他親自幫我打開車門,非常紳士。

我們剛打算走進大門,一輛十分拉風的法拉利突然開了過來,停在我們身邊,車裏的男人摘掉墨鏡,用別有深意的目光看着我們,也不開口說話。

我朝他看了一眼。發現這個男人就是江澤讓歡仔調查的那個男人,只不過,他真人比照片更讓人覺得漂亮。

是的,漂亮!很少有男人可以用漂亮來形容,但眼前的男人確實長的很漂亮,他散發出一股陰柔的味道,明明美好的像天使,但你絕不敢真的靠近他,因爲他身上那種詭異的氣息,會讓你不由的感到危險,望而卻步。

不期然的,我與他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他的眼神盡是邪氣,讓我不由的心跳慢了半拍,不知道爲什麼,我好像從他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瞳裏,嗅出了絲絲危險的味道來。

看他外表精緻的好像瓷娃娃,但隱藏在眼底的陰暗又讓人不敢輕視他。這種人很可怕,如果和他成爲朋友還好,一旦成爲他的敵人,則很可能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看他眼底的精光就知道,此人一定十分精於算計。

我低下頭閃躲着他的目光,心裏想着,我一定要離他遠遠的!否則,以我這種腦子,萬一得罪他,那結果一定不是好玩的!

但我不知道的是,無論我怎麼遠離。也不可能躲得過他了!因爲,早在很久以前,我就已經成爲了他的敵人!而且是他最重視、最想對付的那個敵人!

他在車裏露出一個無害的笑容,朝江澤打了個招呼:“江總,好久不見啊!”

我這才知道,原來他們是認識的!不過,他明明在笑,但卻有點咬牙切?的味道。我猜測他們肯定是有過節的吧!

我又想起劉旭倫,他好像也不喜歡江澤!這麼一想,江澤還挺可憐的,好像大家都很討厭他!

不過,這個男人怎麼可以看見江澤的呢?江澤說過他幫歡仔練就了實體,那,他是自己也練就了實體嗎?所以,所有人都可以看見他了?

江澤連眼神都沒有給他,牽着我繼續朝裏走,這時候跑過來一個穿着白襯衫黑馬甲的侍應生,他不斷的對我們點頭鞠躬,說剛纔他本來是在門口等我們的,但是突然肚子有點不舒服,所以就去上了個廁所,讓我們別生氣,他這就帶我們過去!

我估計他應該是這家別墅主人派來接江澤的,看他懊悔的樣子,我就笑着說沒關係,誰還沒個三急呢?讓他別這麼緊張。

這個侍應生對我很感激,不停的跟我道謝,還說他還是第一次遇到像我這麼親和的女人。我想,他之前遇到的那些上層淑女們肯定沒給他好臉色吧!貴族小姐們本來就看不起窮人!不過這個侍應生不知道的是,其實我並不是那些上層富家女,只是個和他差不多的普通人,不過是藉着江澤的身份才能走進這裏。

他帶我們進來之後,我才發現這裏原來正在舉行一個聚會,江澤之前並沒有告訴過我我們爲什麼要來這裏?來這裏又是幹嘛?

等到這個侍應生走了,他才小聲的在我耳邊問我還記不記得他之前說過的話?

我搖搖頭,不明白他指的是哪句話?

他提醒道:“我說,你要靠自己救你的父母。”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聽到他又說:“你的父母,就是被這裏的某個人藏了起來,現在,你需要找出來這個人,然後救出他們。”

我就知道。江澤早就知道我父母是被誰抓走的!可是他偏偏不告訴我,非要讓我自己想辦法!

我氣極,這個江澤,他到底在想什麼?我父母被抓了,他明明知道兇手是誰,卻死活不肯告訴我。非要讓我自己找兇手!他以爲這是在玩遊戲嗎?

我知道他是想鍛鍊我,可是,他可以用別的事情鍛鍊我啊!爲什麼非要用我父母的事情來讓我着急!

江澤看我生氣,他也不在意,正好有個中年男人過來給他敬酒,他就直接拋下我,去和別人寒暄去了!

我一怔,正想開口叫住他,結果後面突然有個人捂住了我的嘴巴,把我拖到了一個隱蔽的角落裏面!

我嚇得尖叫一聲,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發出來聲音!

怎麼回事?我怎麼會說不出來話了?

這時候,捂住我嘴巴的人鬆開了我。他把我身子轉過來對着他,發出了一聲悅耳的笑聲。

我擡頭一看,居然是門口遇到的那個娃娃臉!可他捂我嘴巴幹嘛?

我震驚的看着他,聽到他用好聽的聲音朝我問道:“怎麼樣?有沒有被我嚇到?”他說話的時候,兩隻漂亮的眼睛彎成月牙形狀,讓他看起來更無害了!

我卻在心裏罵他神經病!難道。他就是爲了嚇我?還真是幼稚!不過,我爲什麼會突然說不出來話了呢?這和他有關係嗎?

娃娃臉看到我困惑的眼睛,懊惱的搖了搖頭,好像剛剛想起什麼一樣,說:“哦,看我,我居然忘記了,你被我下了禁語咒,現在是沒辦法回答我的。”

他笑了笑,溫柔的捏了捏我的臉,說:“我現在給你解咒,不過,你最好不要大呼小叫,我最討厭的就是嘰嘰喳喳的女人!你要是不聽話,我可是會懲罰你哦。”

我被他嚇得連動都不敢動,呆呆的看着他漂亮的臉,明明是溫柔的語氣,卻讓我有一種怪異至極的感覺。

禁語咒?是巫術嗎?看來,這個娃娃臉並不是個簡單的人!他想對我做什麼?我心底升起一股冰涼的寒氣,冷的我渾身忍不住冒出一層雞皮疙瘩。

“真乖!”娃娃臉幫我解下禁語咒以後發現我並沒有大叫,似乎很高興,故作親暱的摸了摸我的頭,在我迷茫無措的眼神下,用開心又偷着涼薄的聲音在我耳邊低語道:“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吧!還記得之前的快遞嗎?”他邪惡的笑了笑,繼續道:“那是我送的!我叫……唐考!”

我知道我慢(大哭。。)對不起大家!等我第二本了肯定提前屯文,這次沒有屯文,每天寫一點發一點,你們覺得慢我自己覺得也很奔潰。。。。我其實一整天都在寫。。。。以後更新時間固定在晚上十一點,你們覺得呢?大家留言的話儘量在書下面評,因爲有的章節評論我回復老是不成功 唐考!

唐考?

我被他這句話嚇的倒退一步,差點癱軟在地上!唐考?如果他是唐考,那,他想對我做什麼!他是想殺了我?

我實在想不通,像他這樣一個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富二代,怎麼會和我懟上?我們八竿子打不着啊!我是不知情的情況下得罪過他嗎?可我是第一次見他啊!

“怎麼? 霸愛總裁強勢來襲 你很怕我嗎?爲什麼要這麼驚恐的看着我?”他把我抱在懷裏,輕輕的抵在牆上,灼熱的呼吸噴在我的臉上,讓我幾乎喘不過氣來。

他的眉眼是那麼精緻,可是表情卻又那麼的讓人恐慌。我咬了咬嘴脣,?起勇氣朝他問道:“我們認識嗎?你爲什麼要這麼對我?”

唐考宛若天使般美好的臉上一片溫柔,他語氣輕的好像羽毛,漂亮的眼睛裏散滿細碎的笑意,他不解的問我:“我怎麼對你了?哦,你說的是我開車撞你?還是,我給你送那些可愛的東西?又或者,你指的是我爲什麼逼迫你父母給你下藥?還是說,爲什麼我綁架了你的父母?”

他的語氣是那麼無辜,好像他做的這些事並沒有什麼不對一樣!

我被他的這些話驚呆了!不僅因爲他對我莫名其妙的傷害,更是因爲,他居然這麼痛快的就承認了自己做過的一切!

我只知道他開車撞過我,用恐怖快遞恐嚇過我,但我從沒有想過,讓我父母給我下藥、綁架我父母的事也是他做的!

難道。他不怕我報警?

也是,我真傻,他之前都敢在馬路的監控下開車撞我,又怎麼會怕我報警呢?也許,警察也拿他無可奈何。所以,他纔敢這麼肆無忌憚,草菅人命!

黃老三,應該就是被他殺死的吧!江澤說過,黃老三沒有完成他給的任務,所以他殺了他泄憤!

僅僅爲了泄憤,就殺害了一條鮮活的生命,這樣的人,心理該是有多麼的陰暗!得罪這樣的人,下場,又該是多麼悽慘!我爲自己未來的命運深深擔憂了。

我哆嗦着嘴脣看着他,問他:“你爲什麼要做這些?”

“爲什麼?什麼爲什麼啊?”唐考困惑的看着我,皺着眉頭作思考狀,然後恍然大悟的說:“做這些,難道需要理由嗎?我做事,從來不管爲什麼的!只要我高興就好了啊!”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然後用悲憫的目光看着我,彷彿在看一個傻子,他說:“方媞啊,你不會以爲什麼事都是要有理由的吧!我告訴你,我的字典裏沒有爲什麼,只有想不想!只要我想,我就什麼都做的出來!”他哈哈大笑起來。

“變態!你一定是有病!”我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那張精緻的臉,怎麼也不相信他居然會說出來這麼瘋狂的話!沒有任何理由就傷害別人,他絕對是有病!

我被他瘋狂的言論嚇的心裏一沉,下意識的就想推開他跑,卻被他按的更緊!

我這才覺察到,他看着弱不禁風很瘦弱,事實上,卻非常有力氣,我根本不可能掙脫他!

“有病?”唐考用他的指尖摩擦着我的嘴脣。臉上露出極其迷人的微笑,琉璃一樣閃亮的眼睛充滿了溫柔,他說:“我有病?你居然說我有病?呵,我確實有病!”

他突然伸手掐住我的脖子,眼神剎那間由溫柔變得凌利。帶着一股狂風暴雨一般的憤怒,好像下一刻就要把我生吞活剝了一樣:“就算我有病,那也是被你們逼的啊!”

我們逼的?果然,他就是個瘋子!他說的我們是誰?包括我嗎?但我發誓我這是第一次接觸他!

“放開我你這個變態!”我狠狠的推了他一把,他卻紋絲不動。反而冷冷的看着我。

“變態?恐怕,接下來你就會苦苦哀求我這個變態!你肯定忘記了,你的父母還在我手裏吧!我這個變態,可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萬一我一個不高興,你父母很可能就被我玩死了!”唐考笑的彷彿一個從地獄出來的惡魔,他陰暗的眸子盯着我,就像在盯着一個毫無逃生機會的獵物,臉上是勝券在握的自信。

我憤怒的瞪着他,厲聲警告:“你要是敢傷害我父母一根汗毛,我一定跟你拼命!我就是死了也不會放過你!”

“死?”唐考臉上的笑意頓住了,他說:“你怎麼會死呢?有一個神通廣大無所不能的江澤在你身邊,你怎麼可能會死呢!不過,要是你真的死了,那我們倆,就都不用這麼痛苦了。”

我遲疑地看着唐考。不明白他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爲什麼我好像感覺他突然有點傷感呢?

唐考看到我的表情,問我:“你是不是不明白我什麼意思?好吧,其實告訴你也無妨,我愛上了一個女人,我真的好愛她!愛的恨不得把全世界都給她!所以,只要是她想要的,我不管用什麼手段,都會幫她得到!”

“你什麼意思?”我吃驚地看着他,實在不明白他愛上一個女人,和傷害我有什麼關係?難道他真是個神經病,所以才前言不搭後語?

就在他準備再解釋的時候,忽然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我轉頭一看,居然是劉旭倫正朝這邊走過來,剛纔就是他在喊我的名字!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唐考也看見他了。他似乎還不想和劉旭倫起衝突,在劉旭倫快走過來的時候,他不甘心的鬆開了我,冷笑一聲,壓低聲音道:“方媞,小心點!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我捂住自己的脖子,痛苦的咳嗽起來,劉旭倫看了一眼唐考迅速離去的背景,擔心的拍了拍我的背,問:“唐考?你怎麼會認識他?”

我嚥了口口水。等到嗓子舒服點了纔開口問他:“還記不記得之前那個給我寄快遞的變態?他就是唐考!我不知道怎麼得罪他了,他現在老是對付我!那個開車撞我的人也是他!除此之外,他現在還綁架了我的父母!”我憤恨道。

劉旭倫聽了我的話之後,眉頭皺起來,他說,得罪唐考確實有點麻煩,因爲他是個愛記仇而且不擇手段的人!

我問劉旭倫:“你對他了解多少?他現在把我爸媽不知道藏在哪了?我該怎麼辦?”

劉旭倫抿嘴一笑,安慰我說讓我不要擔心,他會幫我的!

我頓時有點感動,劉旭倫和我不熟都願意幫我,可是江澤卻非常固執的堅持讓我自己解決這件事!可是像唐考這種變態,我一個人到底要怎麼解決?他作爲我老公,就不能幫幫我嗎?

劉旭倫的視線被我手腕上露出來的玉鐲吸引住了,他愣了一下,問我怎麼會有這個鐲子?這不是江澤家祖傳的白靈鐲嗎?

白靈鐲?

我沒想到這個鐲子的名字還挺好聽的。笑了笑告訴他說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他說的那個白靈鐲,不過它確實是江澤家的管家給我的。

劉旭倫眼裏閃過複雜的光,他說這個鐲子就是白靈鐲,據說當初江澤的奶奶得到這個鐲子後非常喜歡,就把它傳給了自己的兒媳婦,也就是江澤的媽!而江澤媽媽在活着的時候也說過,會把它傳給江澤的老婆!

然後他問我:“你和江澤結婚了?”

我搖搖頭,心想他說的這個江澤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那個江澤,況且我是冥婚,還是不要告訴他好了!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有種感覺:我不能把和江澤冥婚的事兒告訴他。

劉旭倫見我搖頭,他鬆了口氣,說江澤已經和陸雨嫣訂婚了,如果我真的和江澤結婚了,恐怕陸雨嫣不會放過我!她是個很不好惹的女人,一旦惹了她,就等於同時和陸家還有唐家爲敵!還說讓我把這個玉鐲藏好,雖然他不知道爲什麼這個鐲子會在我手上,不過要是被陸雨嫣看到,她估計會吃醋!

陸雨嫣?

我想起來之前在江家別墅裏的那個漂亮妖嬈的女人,江澤似乎很寵愛她!

不過那個江澤和我的江澤到底是什麼關係呢?爲什麼江家的傳家寶會被高管家送給我呢?我疑惑的朝劉旭倫問:“爲什麼得罪陸雨嫣會同時得罪陸唐兩家?”

劉旭倫看了我一眼。耐心開始跟我解釋起來。

他說唐考和陸雨嫣從小一起長大,感情特別好,如果陸雨嫣有什麼事,唐考一定會替她出頭,從小到大。任何讓陸雨嫣不開心的人,都會被唐考教訓的再也不敢出現在陸雨嫣身邊!

陸雨嫣小時候被她同桌不小心壓住了頭髮,她疼的哭了幾句,被唐考知道以後,唐考就找人把她同桌的頭髮全部剃光了!爲了讓她同桌記住教訓,唐考親自剁下了她同桌的一根小手指!所以,從這件小事就可以看出來,唐考對陸雨嫣的保護欲有多強!

而陸雨嫣非常愛江澤,她對江家的這個傳家寶也志在必得,如果讓她知道這個玉鐲在我手上。她一定會很生氣,而她一生氣,那唐考肯定更生氣,唐考瘋狂起來的後果,恐怕任何人都無法想象!

劉旭倫繼續告訴我說。千萬不要被陸雨嫣善良的外表欺騙!她是個很陰毒的女人,當初唐考剁掉她同桌的小手指的時候,陸雨嫣就現在一旁觀看,她當時一邊塗着她的指甲油,一邊饒有興趣的說她同桌的小手指不好看,剁掉了之後反而更美!

感謝妖嬈的無可救藥的打賞!!!寫文真的挺累的,每天絞盡腦汁。。。哎,當然,這主要還是因爲我一直是個很懶散的人,第一次過這麼緊張的生活,還有點不適應。大家打賞走起來啊!!! 傲嬌萌寶:腹黑總裁萌萌妻 有金鑽的給我好嗎?我的金鑽少的可憐吶。。。 我被劉旭倫的話嚇住了,簡直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有唐考和陸雨嫣這麼殘忍的人!他們倆的外表都讓人覺得特別無害,但實際上,兩個人卻都很可怕!

不過這麼一說,我就有點明白爲什麼唐考會針對我了!陸雨嫣一定是個佔有慾很強的女人,也許上次我去江家別墅找江澤讓她不高興了,所以,唐考纔會這麼一直對付我!

怪不得剛纔唐考跟我說他非常愛一個女人,當時我沒懂他的意思,不明白他爲什麼突然告訴我他愛上一個女人。現在看來,他說得那個女人就是陸雨嫣,而他之所以告訴我那些。是想警告我不要和陸雨嫣搶江澤吧?

真沒想到,他居然是個這麼專情的男人,陸雨嫣都已經愛上另一個男人了,他居然還願意繼續這麼愛着她!不過從這方面看,他倒是個好男人。或許,他就是現實版的苦情男二吧!

其實,按照劉旭倫對他們兩人性格的描述,我倒是覺得他們倆挺般配的!不過我記得之前我去江家別墅的時候,那個江澤好像很寵愛陸雨嫣!那爲什麼她還會這麼沒有安全感呢?我就那一次認錯了人和江澤說了幾句話,況且當時那個江澤還表現的對我很反感,她居然就讓唐考這麼對我!真是個可怕狠心的女人!我之前對她的好感全都沒了。

那麼,如果我去跟她解釋清楚我認錯人了,我要找的不是她那個江澤,她會不會就會讓唐考放了我父母呢?

這時,寂靜的空氣中突然傳來一聲悽慘的尖叫,原本明亮如晝的別墅突然暗了下來,我朝聲音的地方看了一眼,剛要問發生什麼事了。卻發現原本在和我說話的劉旭倫居然憑空消失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劉旭倫又突然去哪了?

我狐疑的摸索着慢慢朝着之前江澤在的那個地方走過去,那裏原本是有很多男男女女在交流的,可是現在卻一個人都沒有了,只有那些美食美酒還在被精心裝飾過的長桌上放着!

怎麼回事?大家都去哪裏了?我心驚膽戰的在別墅裏面轉了轉,發現偌大的別墅,居然一個人都不剩了!

“方媞。”

突然。在游泳池的方向傳來一聲有氣無力的聲音,那聲音讓我有點耳熟,但是我實在太害怕了,腦子裏亂哄哄的,有點想不起來這個聲音的主人究竟是誰了!

我慢慢朝聲音的地方走過去,因爲太害怕,我的腿都有點發抖,緊張的後背直冒冷汗。

前一分鐘還這麼熱鬧的別墅,怎麼會突然就沒人了呢?這裏面一定有古怪!而且江澤也不見了,我是和他一起來的,如果他走的話,怎麼可能會不叫上我呢?

“方媞!”那個聲音見我唯唯諾諾的不敢過去,又朝我叫了一聲,這次,他的聲音比之前用力了一點,但還是很虛弱,就像那種垂死掙扎的人發出的最後吶喊!

我皺了皺眉眉頭,心裏頓時警惕起來。這個人是誰?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爲什麼躲在那裏不出來卻喊我過去?

難道,這是陷阱?他在等着我過去,然後害我?

這似乎不合理,如果他真的要害我,可以直接過來害我,沒必要非要讓我過去,況且他的聲音這麼虛弱,好像快死了一樣。會不會是真的有人出了什麼意外在呼救?

我擦了把額頭上的虛汗,深吸了口氣,終於下定決心朝游泳池走了過去。

等我走到游泳池邊上一看,平靜的游泳池,連一絲波紋都沒有。我在周圍看了看,也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人!

那麼,那個聲音究竟是從哪裏傳出來的?

就在我打算離開的時候,忽然腳腕那裏一痛,好像被什麼東西抓住了一樣,嚇得我差點跳起來,條件反射的就去甩開那個冰涼的東西!但是那個東西抓的非常緊。我並沒有甩開,反而被他抓的更緊了!

我倒抽了口涼氣,驚恐的低下頭朝我腳下看去,發現一隻血淋淋的手居然正在抓着我的腳脖。

我尖叫一聲,更加用力的甩開那隻手,因爲用力太大。對方也不肯鬆手,結果我一下子跌倒在了地上。

我嚇得心跳都停了,一直哭喊着江澤的名字。那個虛弱的聲音嘆了口氣,慢慢鬆開了我的腳,同時,從游泳池裏面慢慢鑽出來一個人頭。

“別怕。我是你爸。”那人頭慢慢鑽出水面,擡起頭看我,聲音又虛弱又痛苦,說出這句話,彷彿用了他所有的力氣。

我爸?

我不敢置信的慢慢睜開眼睛看他,發現他確實是我爸,可是,他怎麼突然變成這副樣子了,滿臉是血不說,身上還佈滿着大大小小的傷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