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求頂頂啊,票票啊 似乎還真是有事。

“躲我這裏不太好吧。”張不凡收回眼睛,說道。

“就一會兒,打發那幾個流氓我就離開的,帥哥,行行好。”妖豔女子幾乎是在求。

張不凡聽見幾個小混混的聲音,“這漂亮妹妹去哪了?肯定是進了這家躲起來了,今天可不放過她。”,“哎,你別說,她的皮膚還真滑,想想肯定很舒服啊。”

“進來吧。”張不凡待那妖豔女子進門後,關了上了門。

“帥哥,你真是好人。”妖豔女子很感動的看着張不凡道。

“沒什麼,萍水相逢,其它人也會這麼做的。”張不凡隨手拿了本書看着,心想:“肯定都會讓你躲,還都是羊入虎口。”

“是嗎?”妖豔女子問道。

“你坐吧。”張不凡說完這句話,門外又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接着就是幾聲大吼,“開門,不開門,老子射門了。”

“肯定是他們來了。”妖豔女子很緊張的樣子,聲音有些顫抖,表現得很害怕。

“有沒有地方,給我躲一下。”妖豔女子着急道,眼睛四處打看,尋找可藏之處,最後鎖定在牀上。

張不凡的住處空蕩蕩的,就連一個廁所也沒有,衣櫃之類的也就更別提了,只有一張牀而已。

“你看,我這個地方哪有可以藏人的。”張不凡又隨聲吆喝道:“敲什麼敲,來了。”應付着門外的小混混,要是將門踹開,那房東還不得要了自己的命啊。


“放心吧,不就幾個小羅羅嘛,我去幫你應付,你先躲我被窩裏,別出聲。”張不凡見妖豔女子十分着急,不忍心的道。

妖豔女子像貓一般,很迅速且無聲的躲進了被窩裏。

“來了,來了,敲什麼敲,還讓不讓人睡了。”張不凡很生氣的拉開門道。

“小子,有沒有看見一個穿着絲襪,一身嫵媚的人?”一個黃毛青年道。

“看見了,這種打扮,上街都看得見啊。”張不凡隨意的答道,他也不想惹這些無業青年小混混。

“我去,操尼瑪,我是這個意思嗎?”黃髮青年罵道。

“什麼…”張不凡順手就給黃髮青年一個耳光,張不凡最恨罵自己的長輩了,原本不想惹事,但是要怪也就怪這個小混混看走了眼。

“我操,你敢打我兄弟。”一旁的綠毛小混混罵道,眼裏透露出狠意,這狠意和魏梭又不一樣,似乎更加老練。

“嘴巴給我放乾淨點,我最恨罵我家人,出言不遜的人,我沒見過你要找的人,趕緊滾蛋。”張不凡一臉不屑,根本就不把綠毛小混混放眼裏。

“我操你祖宗,敢打我,我讓你…”黃毛小混混說話間已經握拳向着張不凡的頭上打來,力道不弱。

張不凡聽見他罵自己祖宗,一腳已近提出,直接像着黃毛小混混的肚子上踢去,黃毛小混混還來不及說完,就已經被張不凡踢飛,在樓道上滾了兩滾才停了下來。

“我操你…”綠毛小混混還沒罵出口,同樣像球一樣在樓道里滾了兩滾。

半刻兩小混混才從地上爬起來,捂住肚子,臉色異常,眼露兇光,惡狠狠的看着張不凡道:“你給我等着。”

“哎,黃毛,綠毛,我下午不在這啊,有事去學校找我,隨時奉陪啊。”張不凡說這話的意思是生怕他們砸了門,房東那可是不能得罪的主啊。

黃毛小混混和綠毛小混混噔噔像樓下顛顛倒倒的走去,捂住肚子就像老頭一般,讓張不凡有些哭笑不得,這些小混混的確是很難纏的對手,這次惹火燒身,麻煩了。

“謝謝,想不到你身手還這麼好啊。”妖豔女子臉上的烏雲散去,顯得很恬靜。

“沒什麼,只是我攤上大事了,以後麻煩了。”張不凡冷冷的回道。

“真不知道怎麼報答你啊,帥哥。”妖豔女子冷嫵媚的道。

“哦,你要怎麼報答我啊。”張不凡這下來了興趣,雖然自己付出從來不圖回報,但是這次。

“呱呱。”的關門聲,張不凡褪掉了身上的一件衣服。

“來呀。”妖豔女子翹腿,絲襪都已經褪去,潔白的大腿讓人慾罷不能,那裙子之遮住了那私密的地方,妖豔女子頭靠在右手上,左腿翹在右腿上,趟在牀上很曖昧的道。

“帥哥,這樣報答你滿意嗎?”妖豔女子心想:“也是個色鬼,天下男人都是烏鴉。”


“你幹什麼,賣火腿嗎?趕快走人,我要睡個午覺,怎麼你要和我一起睡嗎?我可不習慣有女人睡在我旁邊。”張不凡見那潔白的大腿,下身有些不爭氣的凸起。

“什麼啊,我這不報答你嗎?”妖豔女子誤會了張不凡的關門舉動,以爲要**。

“你想多了,要是這樣你就泡上了我,那是不是太簡單了,是不是電影看多了,只會以身相許啊,趕緊走人啊,放心,那兩混混已經走了。”張不凡道。

“哦。”妖豔女子似乎有些失望,送上門人家都不要,這讓她不得不審視自己的魅力。

張不凡見那妖豔女子的兩座大玉峯此起彼伏,不由有一種直接衝上去壓住的衝動,不過這思緒也只是片刻。

妖豔女子起身,“你好,我是演員唐媛媛,有時間找我啊。”說完遞過來一張名片。

張不凡接過名片,隨手扔在了一旁桌子上,表現得有些不耐煩。

“呵呵,你扔名片的手法也是帥呆了,有事儘管找我啊,說不定我能幫到你的地方,看你住的地方挺寒酸的啊。”唐媛媛輕輕一笑似乎不生氣張不凡這種行爲。

“嗯,好的,再見啊。”張不凡要下逐客令了。

“哎,帥哥,像你這種能把持住的人少見,你叫什麼名字?”唐媛媛問道,也不在乎張不凡的逐客令。

“張不凡。”張不凡說着打開了門,之所以這般是怕自己一個把持不住犯下滔天罪行那可還得了。

唐媛媛很識相的看了看張不凡,然後出了門又回頭給張不凡拋了個媚眼,迴應她的卻是‘碰’一聲的關門聲。

關上門,張不凡想起了剛纔那一幕曖昧的場面,暗歎自己差點就沒把持住失了身。

午覺後,趕到學校時已經是兩點二十了,還差十分鐘就上課,上午沒去拿課程表,下午什麼課他也不知道。

開學第一天肯定也就是先介紹下,認識下,然後講點這門課的要求,高一什麼課程都要學,科目繁瑣,要認全所有的老師最起碼要兩天。 下午的課是歷史和地理,歷史是個四十多歲的男人上,幽默風趣,贏得許多女生和男生的親耐,上他的課也很輕鬆,許多歷史問題在他看來用利益的眼光總能找到答案。

地理老師是個四十多歲的女人,倒是沒有像歷史老師那樣風趣,倒是口音很重,不會講普通話,對地理有很多自己的看法,神奇的將風水和地理聯繫上了。

上完四節課,大家都有些累,天氣有些炎熱,下午的課儘管老師聲音很大聲還是有不少同學在打瞌睡,放學後,張不凡就來到班主任的辦公室,辦公室的門是半掩的,看着似乎沒有人,張不凡還是敲了敲。

半晌沒有迴應,張不凡推開了門,果然沒人,只好在辦公室門口等了幾分鐘。

“張不凡,等了很久了吧。”雷風行笑道,還是那副打扮,身上就是多了股香水味。

“老師,我來拿課表的。”張不凡被那香水味薰得夠嗆的,但是又不好捂鼻。

“嗯,裏面坐,課表就在桌上。”雷風行邊走邊說。

進了辦公室,張不凡站在一旁,很是規矩。

“怎麼樣,第一天當班長還習慣吧。”雷風行觀察着張不凡的表情。

“也就是喊喊起立,倒是沒什麼事情,可能是熱吧,大家下午打瞌睡的人很多。”張不凡向雷風行報告,這也是班長該做的事情。

“不會吧,老潮和老楊的課也會有人睡覺。”雷風行很是驚訝,似乎將下午排給這兩位老師就是不讓大家打瞌睡的。

雷風行口中的老潮和老楊分別是歷史老師潮文洛,地理老師楊麗波。

“兩位老師授課功力深厚,潮老師讓我們、抱腹大笑,楊老師讓我們笑而不忘。”張不凡很是喜歡這兩位老師的樣子。

“嗯,你當班長,你得找點活動讓大家鬥毆樂樂,放鬆下心情,比如每天下午,都有一名同學給大家做表演,這既可以訓練同學們的膽識,又可以讓同學們放鬆學習的壓力不是。”雷風行道。

“這個建議還真不錯,我會下午安排的。”張不凡點了點頭。

“嗯,課表就在桌上,你拿走吧,就貼一份在教室,其餘幾份你看着辦。”雷風行之所以這樣說是想看看張不凡的辦事能力。

“嗯,老師。”張不凡覺得雷風行這個老師是個老油條,雖然姦情在手還是有些擔心。

“張不凡,有些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有些事情也是情非得已,老師很看好你們這些大好青年,老師也曾年輕過,青春不會在回來。”雷風行那塗滿口紅的嘴抽搐了一下,這話的意思是知道張不凡怎麼想的一樣。

“老師,我懂。”張不凡立即表示了自己的意思。

“嗯,那你忙去吧。”雷風行滿帶憂鬱的眼睛看了看張不凡。

張不凡走出辦公室,先來到教室貼了一張,還剩四張,想了想,準備明天給幾個班委。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六點差十分了,晚上七點還得上課,張不凡得趕回住處弄點吃的。

讓張不凡很疑惑的是劉德凱,魏梭,還有李劍南居然沒有來賞下午的課,張不凡心有些不安,“難道噴點鼻血就不來上課了,也沒這樣矯情吧。”

迅速的走出校門,發現了劉德凱幾個,這到是讓張不凡有些意外,原本以爲等在校門口的會是那兩個小混混。


“大哥張不凡。”李劍南在劉德凱耳旁小聲說道。

雖然很小聲,張不凡卻是聽得很真很清楚。

“給我揍他。”劉德凱冷冷道,接着就向張不凡衝了過來。

加上劉德凱的幾個小弟,不足十人,魏梭和李劍南一左一右,看上去還真有兩分像黑社會。

張不凡見劉德凱帶人衝了過來,脫掉一件衣服拿在手中,也衝了過去,穿着外衣不靈活,畢竟對付人多。

衝到一半,劉德凱居然停了下來,那羣小弟卻衝在了前邊,這讓張不凡有些蒙,心想:“這劉德凱也太陰了吧。”他先衝在前邊,士氣自然高漲,但是中途卻停了下來,讓自己的小弟先上,這可不是什麼黑社會大哥所謂。

李劍南和魏梭也縮在後邊,只有幾個小弟衝了過來。

張不凡眼裏透露出狠意,跑過去,一個一腳,直接準確踢在了那幾個小弟的腿上,直接爬了下去,由於他們衝得太急還有次序的一個個上演前撲,像惡狗搶屎。

看得劉德凱目瞪口呆,直接忘記了該做什麼。

“我操,張不凡還是人嗎?身手這麼快,我們都還沒看清,五個人就倒地上了。”李劍南張着大大的嘴巴。

“這,大哥…..我們還上?”魏梭雙腿彈弦一般,來來回回機械的擺動。

張不凡已經來到劉德凱身旁,三人還傻傻的站在哪,這最震驚的應該是劉德凱,他沒想到他碰到了個硬主。

“三位傻逼,要我動手嗎?”張不凡冷冷道。

“啊,什麼”三人竟然很意外的異口同聲道。


“要我動手嗎?傻逼。”張不凡表情僵硬,有些想笑,叫傻逼還答應,這是自己見過的一朵奇葩啊。

“哦。”李劍南先給魏梭臉上一巴掌。

魏梭見狀,明白了張不凡的意思又給劉德凱一耳光,劉德凱給李劍南一耳光,看似簡單的相互打臉,卻是隱藏着一些玄機。

李劍南之所以打魏梭而不是劉德凱,是因爲他不想得醉這個有錢的主,而魏梭是逼不得已,必須打劉德凱,不然要是被張不凡打,那可能會,傷得更重,他是知道自己那幾個小弟的,他們絕對不是菜鳥,但和張不凡對陣菜鳥都不入,所以他不得不打劉德凱。

“哈哈,不錯,不錯,你們繼續啊,十分鐘啊,我要是回頭看見你們停下了,你們懂的啊。”張不凡哈哈直笑,有時候人類爲了生存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包括傷害同伴。

劉德凱三人一直在那你打我,我打你,直到看不見張不凡,還真的打了十分鐘,三人對視一看,竟然笑出了聲。

“豬頭,你別戴着個面具。”劉德凱看着兩人,認不出誰是誰。

“老大,你不也是啊。”李劍南聽出了劉德凱的聲音。


“我操,張不凡我記下了這仇,我會十倍還給你的。”劉德凱這才反應過來,然後對着魏梭道:“草泥馬,你敢打我。”

“老大,我不是故意的,都怪張不凡,要不是他,我們怎麼會,我怎麼敢打老大你呢。”魏梭腫腫的臉蛋笑起來有種形容不出來的醜態。 “我操尼瑪,張不凡、。”劉德凱一聲吼出,這才感覺爽了一些。

“大哥,你說怎麼辦吧,我們都聽你的。”李劍南看着魏梭那哭笑不得的豬臉,心想:“叫你平時和我爭,你是我對手嗎,豬頭。”

“看來我得找我表哥了,讓他揍這小子一頓,讓他長點記性。”劉德凱冷冷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