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還真就沒有那樣的荒唐想法。

不過,她真要是願意,估計自己也是不會拒絕的吧?

一時之間,Frank倒不知道怎麼接話了。

場面倒搞得有些像是他的心思,完全被對方給猜到,還很不留情面地說了出來。

「要我那樣做,其實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你有沒有錢啊?」

「啊??」

Frank有些要崩潰了。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怎麼一下子就改口了啊?

還有,為什麼就談到了錢上面?

都是華人。

她怎麼就學得是這般的勢利了?

好好的其他東西不學。

嗯,還有祖國傳統的美德不保留。

偏偏就要學本地女孩子的現實。

這不還真就是和那個Ai差不多的風格嗎?

難道,這些本地華裔女孩子也早就給同化了,並且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以至於見到同胞沒有熱情親切不說。

還開口閉口就是錢。

難道是要斷了他對同胞的所有念想嗎?

「那當然了。沒有錢的話,我們怎麼在這裡生存?」

既然如此,Frank也就只有訕訕走開的份了。

還是回去洗洗睡了吧。

他也不會過多責怪她們的功利。

人家沒有說錯。

事實也是如此的。

不過,從現在起,他就真是絕了和華裔女孩子交往的心思。

一再遇到兩個狠角色,固然是誘因。

然而,他心裡也是不太想的。

覺得太熟悉彼此背後的文化傳統。

那文化的包袱會不會太重?

和她們在一起,可能會既是像左手握著右手的毫無感覺,又完全談不上什麼新鮮感的吧?

至少,這雙方都是知根知底的,左右也就不好深入交流了。

Frank不願意再多想什麼。

大概和她還有她們整個一類,自己以後就是淡淡的遠遠的,這樣點點頭就好。

再不然就是這樣每次遇到的時候,眼神交匯一下,隨便問候一聲,已經很算得上是溫馨有愛的氛圍。

那樣也就已經夠了吧?

儘管這個女孩子還挺仗義地暗示和他可以有條件地交往以外,也還提到了為他介紹她的親朋好友一二的。

但Frank覺得,自己真就還不需要見識更深刻的現實。

那不過只會讓他回憶起來,在國內或者國外,更多類似或者更甚的女孩子。

於是立馬也就偃旗息鼓。

這樣的淺嘗輒止,還算是明智之舉。

從今以後,也會永遠都自覺地選擇和她們只做那最普通的朋友。

再說了,管她那麼多做什麼呢?

他不是已經打定了主意,要過一種簡單而庸俗的生活,追求那各種觸手可及的幸福嗎?

Frank也還希望,自己這個念頭能夠一直堅持下去。

那樣的話,大概無論是睡著還是醒來,他都不會再想著孤單了吧?

但現實永遠都是那樣的讓人疲倦不堪。

回到酒店,迎接Frank的也不過是那樣熟悉的一幕。

「Frank,快來見見這幾個女孩子!」

Bon看到他心事重重的樣子,主動又發出那招牌式的邀請。

這個老頭子的選偶之旅,看起來還是無休無止地持續著。

但現在Frank卻是十分懷疑。

Bon不過就是打著這個續弦的幌子,暗地裡卻進行著荒唐的勾當罷了。

根據Frank看人的經驗,很多時候,像是Bon這樣對本人都如此摳門的人,應該是從來都不會對這些有求於自己的女孩子大方得了的。

連半點都是不會的。

Bon這一類人,大概就是宿務這個池子裡面,鯊魚一般的存在了吧?

對他們來說,這些女孩子,或者單身母親,不過就是一道正餐之後的小甜點而已。

——就算她們粉身碎骨前來奉上自己,也還不夠他們填牙縫。

甚至咬進嘴裡,也不會有半點的異樣感覺。

想到這裡,Frank馬上就打消了要把那個建築設計師單身母親介紹給Bon的念頭。

本來他真是有這個打算的。

但是眼下這樣的一幕,根本就是對他的當頭棒喝。

Bon還會缺少這樣的選擇對象嗎?

而且,還好他沒有那麼做。

要是做了,結果會是很顯然的。

那也不過是往她的傷口上,再殘忍地割開一刀而已。

或許,本身的經濟獨立,就已經是她當下最好的選擇和路徑了。

正如同她自己覺悟到的那樣。

看來那種說法是正確的。

——往往家庭教育不好,學校也沒有教育得好的孩子,殘酷的生活很快就會教育好。

也許這才是生活的本質。

一定要用殘酷的一面來促進人們的成長。

但是,很不公平的一方面在於,像是Bon這樣心思叵測的人,卻好像是沒有遭遇到什麼不幸。

貌似做錯事也不會被懲罰。

Frank馬上又覺得這其實也沒什麼好羨慕的。

像是Bon這樣,每天都不挪窩地,老是躺在床上玩電腦,又有半點意義嗎?

哪怕總是有著回不完的Facebook的評論和信息,或者一直受到那些層出不窮的女子青睞。

他也不會覺得有意思。

永遠都要嫌無聊的。

可能唯一有點建設性的做法,就是Bon還會隔三差五地轉發各種有趣的帶評論圖片。

上面一般都帶著一兩句稍微有些哲理的話語。

和圖片的內容也很配。

這樣就比較好地掩蓋住了Bon的真實意圖。

也讓那本來噁心的行為,更加具有欺騙性。

之前Frank也不知道那是從什麼網站上抄來的。

直到有一次他也搜索到了著名的「”e」網站。

上面真是什麼東西都有,博大精深。

要發到Facebook也很簡單。

就是複製和粘貼各一次。

這就算是Bon用來釣魚的餌吧?

只是Frank越來越奇怪。

都過去這麼久了。

為什麼Bon還沒有半點收線做出選擇的意思啊?

「Frank,我現在一點都不急的。要知道,我可是她們的搶手貨。」

Bon得意地沖他眨眨眼睛。

這也是事實。

本地女子,大概是連做夢都想要遠嫁到歐洲,還有米國,J國H國去的。

Anna還有Evelyn,記不得還有誰。

以前和他聊天時,都無一例外地流露出一臉的嚮往。

木葉養貓人 「那些都是富國啊。。」

問過她們。

為什麼本地人如此想要嫁過去,或者是和那些老白人過日子。

她們就會說到,他們可都是那些富國的國民,可以帶本地女子回國去的。

而且,就算不能夠跟著去外國。

他們還都有退休金。

單單憑著退休金,就可以在宿務這裡過上很好的生活了。

總之,好像人人都是很期待的樣子。

Frank從來沒有打聽過Bon,或者其他老白人每一個月的退休金會有多少。

但看看Bon所謂的酒店過渡期生活,大致就是稍稍好過這裡的單身母親們。

要是換了他過的話,估計是早就已經餓死了。

更不用說還要負擔起另一個女人,或者她的孩子們生活的負擔。

於是,Frank也就只好對Bon的得意洋洋,報以同情的眼神了。

也不管對方能不能理解。

其實,Bon也是太自以為是了。

這樣一種生活方式,別人稍稍動動腦筋,也就能夠想明白了。

沒有什麼技術含量。

也就沒有半點炫耀的必要了。

不過,Frank也總算明白了。

為什麼之前Bon一直要莫名其妙地說到,宿務這個城市的和平和繁榮,其實都是用金錢贖買回來的了。

大概指的是從F國南部的那些反叛組織,或者KB主義分子那裡。

城市的高層會這樣做,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可能就是有著來自世界各地,不計其數的歪果仁,比如像是Bon這樣的。

因為真心,或者假意,但卻是長期持續地熱愛著這片土地。

進而定居下來養老。

他們當真也是老了,也還就走不動了。

所以是絕對不希望有什麼暴力和恐襲事件來打擾自己的餘生。

與此相對的就是,這樣的需求,就會對當地ZF形成一股巨大的壓力。

到後來,ZF也就不得不花費一定的代價去購買安全保證。

只是,時間一長,維護這種租賃來的安穩的代價。

大概就是會越來越大的吧?

但Bon今天也有些異常。

好像精神不是太旺盛。

神情中帶有一絲疲倦。

平時Bon可是像個小夥子那樣的精力充沛。

一逮住機會,總是要對Frank說教好一陣子的。

「你還好吧?」

「身體有些不舒服。也還沒有吃飯。」

Frank並沒有多想什麼。

Bon本來就是那種不怎麼吃飯的人。

好像也不怎麼需要食物,每天躺著床上就行了。

Bon遲疑了一下。

還是期期艾艾地說出口來。

「我的退休金賬戶出了一點問題。現在還沒有收到錢。」

「而且,我的身體一直都有老毛病。腎臟方面的。」

「所以,打算現在就回瑞典一趟,把那該做的手術做了。說起來,都已經拖了好幾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