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級和D級的進化變異動物都是對應二流武者,不過這C級的進化變異動物比起D級的進化變異動物要強大很多,無論是力量、速度、反應速度等等都要強大很多。

「等下我試試能不能引走它,你們趁機採摘朱果~」

唐小虎想了想就準備來一個調虎離山。

「如果它不中計的話,我們就只能強攻了,到時候力量最大的王影和牛興祖,你們兩個要當主力,看看能不能打破它的防禦,我會把握機會將它的眼睛給弄瞎。」

想了想,唐小虎又將B計劃給說出來,進化動物的智慧不算低,或許未必會中調虎離山的計謀。

眾人一聽,微微點頭,唐小虎不愧是老獵人,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也只能如此,不過王影倒是對唐小虎微微多看了幾眼。

唐小虎猶如靈活的猴子一般繞了一圈,繞到眾人的對面之後才悄悄的朝嗜血豬靠近,他發出的動靜很小,幾乎微不可查。

可是當他進入到離嗜血豬十米左右的距離時,還是被嗜血豬給發現,本來正在睡覺的嗜血豬一下子看向唐小虎,猩紅的眼睛閃爍著凶光。

「咻~」

一道寒光從唐小虎的手中激射而出,速度極快,目標是嗜血豬的一顆眼睛。

唐小虎擅長飛刀,幾乎例無虛發,他上千斤的力道,這飛刀飛出去,蘊含的力道極為可怕,比起狙擊槍的子彈來也不會相差太遠。

你與春風皆過客 「噗~」

然而這嗜血豬的反應也是很快,它龐大的腦袋隨便一轉動,立刻就避開了自己的要害眼睛,飛刀射到它的腦袋上面,僅僅只是刺破了它的皮,被它堅硬的骨頭擋住,飛刀掉落在地上。

「這骨頭真是夠硬的,這點傷,對它沒有絲毫的影響!」

王影看著一切,心中對於這頭嗜血豬的實力也是有一個大概的了解,皮膚堅韌無比,骨頭非常硬,想要殺它,必須要攻擊到要害的地方,只是這很難、很難。

「哼~哼~」

被飛刀攻擊,這頭嗜血豬也是凶叫起來,猶如一台重型坦克一般急速的朝著唐小虎追過去,長著鋒利獠牙的嘴巴一張開,露出了血盆大口,所過之處,草木都被撞倒,大地都在微微震動。

唐小虎一看嚇得趕緊往後面逃跑,同時不忘抽身又激射出一道寒光,目標依然是是嗜血豬的眼睛。

「哼~哼~」

嗜血豬反應極為快速,再次輕鬆的躲過要害,它的速度比起唐小虎要快很多,雙方十米左右的距離,幾乎是眨眼間就要被縮短,眼看著唐小虎就要被它給撞倒。

不過在跑出了幾十米的距離之後,它的速度一下子又變慢了,竟然沒有繼續追下去的樣子,對著唐小虎凶了幾下,又慢慢悠悠的回到朱果樹的旁邊。

「我靠,竟然真的不上鉤,不過還好不上鉤,不然虎哥就懸了。」

正要衝上去採摘朱果的牛興祖頓時就立刻叫看出來,果然和預想的差不多,這嗜血豬智慧不低,竟然不上當,要不然被引走幾秒鐘,以四人的速度,完全可以將所有的朱果摘光。

「靠,這速度,太快了~」

唐小虎這邊剛剛也是被嚇得不輕,眼看著自己就要被追上,自己都已經聞到了嗜血豬血盆大口散發出來的腥臭味了,沒想到它竟然沒有再追上來。

此時他都忍不住一陣后怕,一向自詡速度快,這一次也是主動說要去引開嗜血豬,差點就載在這裡了。

以嗜血豬的速度和重量,即便是不咬唐小虎,單單是簡單的撞過去,再加上獠牙的鋒利,也足以將唐小虎給直接開膛破肚,甚至是給蠻力撞死。

「怎麼辦?」

眾人一下在沉寂下來,剛剛僅僅是見識了嗜血豬的速度就如同一盆冷水澆在眾人的心頭上,將眾人內心之中的興奮給澆滅。

這朱果雖好,可是想要得到這些朱果,眾人絕對要出現傷亡,C級進化獸的嗜血豬速度太快了,又非常的聰明,竟然不會中計。

另外這嗜血豬的防禦也非常強,唐小虎的飛刀非常的厲害,可是大中嗜血豬之後,僅僅只是讓他傷了一點皮毛,根本就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痕,想要殺了它,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個不小心,王影、唐小虎五人的小隊很有可能會全部交代在這裡,C級的進化變異怪獸可不是他們這些野路子出身的剛剛堪堪達到二流武者水平的小隊能夠對付的。

PS:嗯,老牛應該是最早起床的吧,祝大家新年快樂!! 唐小虎再次繞回來,五人又聚在一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瞪眼睛,一時都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

「難道真的要硬上?我們五人絕對要被留下幾人在這裡。」

薛飛有些不甘心的說道,眼看著幾十顆成熟的朱果,算下來每個人能夠分到十多顆,足以增加上千斤的力量,如此大的機遇,光是看著那幾十顆赤紅的朱果都忍不住眼睛變紅起來。

「它的速度太快了,力量也肯定很強,C級的嗜血豬和D級的嗜血豬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存在,如果我們不小心被它給咬到或者撞上的話。」

牛興祖也是苦皺著眉頭,眼睛死死的看著那顆朱果樹,實在是不甘心。

「如果能夠攻擊到它的弱點,我們還是有機會殺死它的,只是……」

謝雲龍的下半句沒有說出來,這嗜血腦袋很聰明,反應也足夠快,雖然弱點不少,像眼睛、嘴巴、肚子、尾部等等都是弱點,但它會很好的保護好自己的弱點,輕易根本就別想攻擊到。

「我是不甘心,即便是強上,我也要試試,這可是幾十顆朱果,即便是平分也足以增加我們上千斤的力量,如果我們增加了上千斤的力量,實力大增,以後也會走的更順、更快一些。」

唐小虎同樣眼神之中帶著不甘,死死的看著遠處又重新回到朱果樹底下睡覺的嗜血豬,他不會如此輕易就放棄的。

「那就上,即便是死了也無所謂,反正我早就已經是孤家寡人了。」

牛興祖握緊了手中的斬刀,非常堅毅的說道。

王影、謝雲龍、薛飛三人互相對視一下,彼此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甘心,互相點點頭,打算強上了。

「我們分五個方向,以我的飛刀為信號,同時進攻,生死有命富貴在天,死在了嗜血豬手下也不要怪誰。」

唐小虎看了看其他幾人,將手中的飛刀耍出漂亮的刀花,有一種慷慨悲歌,視死如歸的感覺。

其他幾人互相看了看,點點頭,接著王影幾人開始繞著小山坳行動起來,很快,五個人就分別處在五個方向,彼此小心翼翼的朝著中間的嗜血豬摸去。

王影盡量的讓自己的動靜更小一些,緊緊的握住手中的點光長槍,眼睛看著前面的嗜血豬,王影的位置比較不錯,處於嗜血豬的背部,大家也是考慮到王影長槍的優勢,想著王影有機會的話給嗜血豬來一發。

「咻~」

嗜血豬的正前方,一道寒光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攻擊向嗜血豬的眼睛,頓時其它四個人猶如暴走的獵豹瞬間衝上去。

牛興祖手中的大斬刀在地上拖著,粗壯的右臂有常人的大腿粗,此時青筋暴起,肌肉突出,現出他已經將力量集中到手臂上面,隨時都會爆發出可怕的攻擊。

謝雲龍身影極為快速,日本刀已經握在了雙手之中,散發出冷冽的寒光,猶如一道鋒利無比的疾風,所過之處,草木都隨風而飄散。

薛飛和王影兩人手中的長槍猶如離弦之箭,彷彿攜帶了雷霆萬鈞之勢,一點寒光閃過,猶如蒼龍出海,直搗龍潭虎穴。

「哼~哼~」

嗜血豬怒了,它前面已經放過了唐小虎,沒想到對方竟然再次過來,而且這一次竟然還帶了同夥,從五個方向向自己進攻,毫無疑問是沖著自己這顆朱果樹來的。

它猶如一台重型坦克一般,速度一下子就飆升起來,嘴巴一撩動,利用鋒利的獠牙就將唐小虎激射過來的飛刀給打飛。

接著它並沒有沖向唐小虎,反而一轉身徑直朝著薛飛衝過去,巨大的嘴巴張開,一股腥臭味將周圍的草木都吹彎。

「喝~」

薛飛見到衝過來的嗜血豬,一聲暴喝,手中的長槍狠狠的朝著嗜血豬的嘴巴捅了過去,嘴巴這裡也是它的弱點之一,同時薛飛身影也急速的向左邊偏移,不敢和嗜血豬正面對沖。

「咔擦~」

薛飛手中的長槍發出一聲脆響,雖然捅進了嗜血豬的嘴巴裡面,可是這木質的長槍根本承受不住雙方可怕的力道,遇到嗜血豬的骨頭,直接就被巨大的力量給折斷。

「噗嗤~」

接著嗜血豬長長的鋒利獠牙猶直接貫穿了想要躲開的薛飛,嗜血豬的速度比起薛飛的要快好幾倍,反應也比薛飛要快很多,在如此短的距離內,嗜血豬腦袋一動就直接將薛飛給切成了兩半。

薛飛到死雙眼都瞪得大大的,似乎非常的不甘心,馬上就要通過武道社的考核成為正式的武者了,沒想到還是死在荒野之中。

薛飛的死並沒有讓其它幾人停下手中的動作,都已經離嗜血豬如此之近了,逃跑肯定跑不過嗜血豬的,唯有戰鬥下去,將嗜血豬給殺了才有一線生機。

「開~」

身材高大的牛興祖雙目一瞪,一聲暴喝,巨大的斬刀瞬間劃出一道圓圈,攜帶著開山斷河的氣勢,用盡了自己全部的力量,瞬間斬向了嗜血豬的頸部,想要一刀將嗜血豬的腦袋給斬下來。

「一刀斬~」

謝雲龍雙目冷厲,手中的日本刀劃出一道弧線,弧線切向嗜血豬大腿,想要廢掉嗜血豬的一條腿來。

「噗~」

嗜血豬有智慧,它一點都不傻,它知道牛興祖的這道攻擊足以致命,現在又避無可避,所以它龐大的身軀也是靈活的閃動,躲開要害。

牛興祖的大斬刀沒有斬到它的頸脖子處,反而斬到了嗜血豬的脊背上,牛興祖可怕的力量,再加上大斬刀鋒利,大斬刀一下子竟然破開了嗜血豬厚實的皮層和肌肉,不過卻被嗜血豬堅硬的骨頭給卡住。

這一刀依然沒有對它造成什麼致命的傷害。

C級進化怪獸的皮、肌肉、骨頭等等都已經遠超過D級的進化怪獸,皮非常的堅韌,比起牛皮來還要堅韌不知道多少倍。

至於它的肌肉和骨頭,吸取了元氣之後,肌肉和骨頭的密度大增,不僅僅擁有強大的力量,也同樣具有可怕的防禦力,即便是子彈都很難遭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謝雲龍的日本刀非常的鋒利,但斬的是嗜血豬的前腿,這裡的肌肉和骨骼同樣非常的結實和堅硬,也沒有和預料之中的那樣將嗜血豬的這條腿給廢掉。

「哼~」

接連受傷,嗜血豬的眼睛變的更加猩紅起來,它左右跳動,巨大的腦袋猶如巨大的撞錘一樣直接將牛興祖撞的飛了出去,人在空中就大口、大口的吐血。

「靠~閃人~」

謝雲龍感受到手中日本刀傳來的巨大阻力,接著一股巨大的力量從日本刀上反傳遞迴來,他瞬間就被帶動著飛向天空,一落到地上,看都沒有再看一眼,轉身猶如一道疾風一般逃走。

「王影,你好自為之,我也撤了~」

開始僅僅只是飛出一道飛刀的唐小虎此時已經來到了牛興祖跌落的地方,背起牛興祖,一邊疾跑,一邊高聲的說道。

幾人接連的攻擊都沒有對嗜血豬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可是薛飛已經死了,牛興祖生死未知,謝雲龍嚇的直接藉助機會閃人。

唐小虎的理智終於戰勝了貪婪的慾望,帶著自己熟悉的牛興祖跑路了,寶物雖好,但是白白送命是划不來的。

王影此時都已經沒有心思再去理會逃跑的兩人了,因為此時就只剩下自己一個,而且關鍵是現在自己離嗜血豬最近,這嗜血豬猶如一台坦克一般,竟然掉轉了腦袋對著自己沖了過來。

「拼了~跑肯定跑不贏它的!」

王影眼睛一下子瞪大,腦袋之中一片空白,此時已經根本就顧不了其它的東西了,和薛飛一樣,王影也選擇攻擊嗜血豬的嘴巴,想要從嗜血豬的嘴巴之中直接將它給捅死。

「啊~」

王影大吼一聲,雙腿微微的彎曲,接著整個人猶如彈簧一般激射出去,用盡了自己全部的力量捅向嗜血豬的嘴巴。

雙方的速度都很快,還沒有接觸,一股讓人作嘔的腥臭味就朝著王影洶湧過來。

「噗嗤~」

王影只感覺自己手中的長槍彷彿刺中了堅硬無比的鋼鐵,接著又瞬間彷彿刺穿了什麼,沒有什麼阻力,直接就貫穿了嗜血豬的腦袋。

然而王影還沒有來得及高興一下,嗜血豬巨大的質量再加上可怕的速度瞬間就撞了上來,王影瞬間騰飛,口中只感覺有什麼東西要湧出來,嘴巴一張,鮮血不斷的湧上來,大口、大口的吐出去。

「碰~」

王影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只感覺自己的大腦一片空白,雙眼之中出現無數的金星,整個人的身軀都麻痹了一樣,沒有任何的知覺,剛剛的撞擊,似乎將自己的靈魂都要撞的脫殼一般。

另外一邊,嗜血豬此時也轟然倒地,它的腦袋這裡,點光長槍從它的嘴巴之中刺進去,從後腦勺這裡貫穿出來,腦袋被刺穿,它的生命也很快消失,猶如一扇倒塌的牆一樣重重的倒下,連地面都微微的震動。

PS:求收藏、求點擊、求推薦票~~ 小小的山坳之中,一切都非常的平靜,這裡是這頭C級嗜血豬的禁地,平常根本就沒有其它動物敢進來。

此時,山坳之中,地面一片狼藉,殷紅的鮮血灑落在地,大片的草地被利刃切平,薛飛的屍體、嗜血豬的屍體一動不動的躺在大地之上。

「呼~」

足足過了好幾分鐘,王影這邊才緩緩的蘇醒過來,漸漸的恢復意識,只感覺自己彷彿散了架子一般,全身都痛。

「我竟然還活著~」

王影此時有些難以置信,被嗜血豬狠狠的一撞,自己竟然沒死,雖然全身都痛,但王影依然還活著。

「也是,我的力量超過2000斤,也就是說我的身體素質比起薛飛、牛興祖這些剛剛達到1000斤的人要強很多,同樣被撞,我的身體更強,所以我活了下來。」

「剛剛我肯定是捅死了嗜血豬,我的力量比起薛飛要大上千斤,而且我用的是全鐵的點光長槍,如果力量不夠,或者用的是木質長槍的話,說不定現在我就和薛飛一樣了。」

王影的腦海中急速的思考起來,稍微一分析,此時也是暗暗的捏把冷汗,要不是因為自己的身體素質更好一些,力量更大一些,還有就是岳老頭祖傳的點光長槍,這一次真的是要暴屍荒野了。

「這裡血腥味太重了,必須要儘快離去。」

王影很快似乎想到了什麼,掙扎著爬起來,途中還因為身體疼痛而跌到了好幾次,嗜血豬的那一撞,真的差點要將王影給撞散架了。

「這些朱果可不能放過~」

王影看著中間的那顆朱果樹,樹不高,上面結滿了青色、紅色的朱果,青色的還未成熟,紅色的朱果已經成熟。

王影從嗜血豬的屍體上面將自己的點光長槍拔出來,長槍在朱果樹上面不斷的點動,一顆顆紅色的朱果就掉落下來。

「五十五顆朱果,現在倒是全便宜我一個人了!」

王影仔細的數了數,五十五顆朱果將王影攜帶的一個背包裝了一小半。

他並沒有怨恨唐小虎、謝雲龍兩人的逃走,因為從一開始的時候眾人就已經說好了,遇到不可敵對的強大進化變異怪獸可以不顧其他人直接跑路。

獵殺嗜血豬的時候也說了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當時王影也想跑,只是當時來不及罷了,不然,說不定王影現在也跑了。

「這顆嗜血豬的頭剛剛好拿回去交任務,至於這嗜血豬龐大的身軀,看來這一次是沒有辦法再扛回去了。」

王影看著嗜血豬龐大的身軀,心中微微的可惜,現在自己受傷嚴重,根本就沒有多少的力氣,即便是扛回去,路上再遇到剪徑小賊之類,到時候也相當的危險。

但僅僅扛一顆豬頭的話,重量有限,王影倒是能夠遊刃有餘,而且豬頭小,沒有多少肉,不會引人搶奪。

「噗呲~」

王影拿起牛興祖的大斬刀,手起刀落,一刀又一刀的砍在嗜血豬的脖子上面,接連砍了十幾刀才將嗜血豬的腦袋給砍下來,實在是受傷不輕。

「兄弟,對不住了,借你的衣服用下,等下我把你埋了。」

首輔追妻計劃 王影來到薛飛的旁邊,看著薛飛的慘狀,心中也是微微的嘆息,不過很快就收斂起自己的情緒,將薛飛的衣服給趴下來,包裹住嗜血豬的豬頭。

接著再用牛興祖的大斬刀在地上簡單的拋出一個坑,將薛飛的屍體掩埋,也算是入土為安,不至於暴屍荒野。

收拾完這一切,王影也是急匆匆的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這裡的血腥味太重,很容易吸引其它進化怪獸,不過好在位置真的隱秘,一個小小的山坳,非常不起眼。

返回基地市的路上,王影都非常的小心,耳聽八方、眼觀六路,生怕在這個時候遇到進化變異怪獸,也害怕遇到剪徑小賊。

名門暖妻:老公要聽話 非常幸運,一路無事,王影非常順利的回到基地市南門入口這裡,到了這裡的時候,王影才重重的鬆口氣,也算是安全了。

基地市的南門口,此時有大量的人進進出出,有組隊前往荒野狩獵的,有獵人小隊興高采烈扛著獵物回來的,也有陰沉著連,垂頭喪氣回來的隊伍……

王影發現了一些熟人,一起參加武道社入社考核任務的王家子弟,此時這些王家子弟一個個沉默不語,陰沉著臉,沒有了剛剛出發時的興高采烈的神情,眼神之中多了很多的東西。

有對荒野的恐懼,也有對隊伍死去的哀傷,更有餘生的喜悅、、、、、、總之非常的複雜,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不再像剛剛開始時那樣的閒情逸緻,嬉笑輕鬆,和周圍其它的獵人一樣,很自然的融入其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