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大堂里出來,藍櫻和柳若冰跟在了陸方身邊,一個一直帶著滿意的笑容,另外一個卻如平常一樣,一臉冰冷。

「你嘴皮子功夫確實過人,這一點我不否認,我希望你以後還是不要再招惹我,不然後果自負。」

柳若冰冰冷的聲音響起,語氣中也帶著一絲讚許的味道。

「那是,我不僅嘴皮子功夫好,我很多處的地方功夫都非常好,你要不要嘗試一番?」

話不多說,就開始調戲,這是陸方一貫的行事作風,哪怕是在這三千世界里,也改變不了他這輕浮的表現。

「你….找死!」

柳若冰被氣得小臉通紅,亭亭玉立的地方更是一陣起伏不定,但她卻不能出手,再怎麼說,這裡也是大堂門口,在這裡搞出太大動靜的話,必會招惹到她師傅的注意,如今藍櫻又在陸方身邊,就算她想出手也是不可能的,藍櫻必然會阻攔。

「登徒浪子,永遠是狗改不了吃屎。」

最終柳若冰只能憤怒的開口罵道。

「切,你以為我願意當登徒浪子?不是我說你,就你這樣的樣貌,和我大姐藍櫻比起來,簡直是天和地,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像你這樣的相貌,根本入不了我法眼。」

陸方這一番話差點沒把柳若冰給氣炸了,她在門派中有著第一美女之稱,此刻竟然被陸方說成是那種平凡的貨色,她豈能容忍?

「還是我小弟最有眼光,這寒冰派里,我就不相信有其她人會比我藍櫻更可愛。」

藍櫻對陸方這一番話非常滿意,臉上再次露出爛漫的笑容,把柳若冰氣得差點沒吐出一口血,最終只能深呼出一口氣,強行忍住心中的憤怒。

「你們在這裡吵吵鬧鬧的幹嘛?」

就在這時候,背後突然傳來了一聲極其冰冷的聲音,冰潔靈不知在什麼時候出現在他們身後。

「請師傅恕罪,我們不過…..」

「好了,這些我都明白,若冰,近來我可是聽說,附近鎮子出現了一群雇傭兵,他們行事極其囂張,更是在我們地盤中肆意妄為,毀壞我們的寒冰派的名聲,你就帶著陸方出去好好的教訓他們一頓,也好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寒冰派的威嚴。」

說完,冰潔靈沒有任何猶豫,直接轉身離開,而陸方倒是眼前一亮。

冰潔靈竟然讓我出山?

這是什麼情況?她就不怕我會逃跑?

陸方心中很不解,不明白冰潔靈這番話到底是為何意,可冰潔靈都已經發話了,陸方也不能違抗,哪怕他不是寒冰派里的弟子,他也必須聽命了。

柳若冰也十分的懵逼,這種出任務的事情,雖然她以前也有經常做,但每次都是她單槍匹馬前往,這一次,師傅居然讓她和陸方一起去,讓這討厭的傢伙跟在身邊,豈不是要被他給煩死?

奈何,師命難為,柳若冰只能冷冷的看了陸方一眼,隨後走在前面。

「這麼好玩的事情,師傅居然不讓我去,真是太偏心了。」

藍櫻聽到這樣的事情后,嘟起了可愛的小嘴,似乎對這一次事件的分配非常不滿,不過她也沒有想跟著去的意思,她知道師傅的古板,如果她跟上去的話,她必定不會同意。

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陸方和柳若冰下山了。

這也怪不了她師傅,藍櫻在門派中可是有著小魔女的稱號,什麼樣的人都敢整,各種整人的法子層出不窮,要是讓她去到外面豈不是要亂套了?

陸方跟著柳若冰的步伐,很快就來到了門口處,如楚香雪所說的,門口設置了一個結界,就像之前遇到天老碰到的那個小型的薄膜一樣。

柳若冰從身上拿出一個玉牌,隨後放在旁邊一個凹槽上面,結界在這一刻變得一閃一閃的,柳若冰沒有過多的動作,拿回這個玉牌,隨後快步走出了門口,陸方也非常聰明,大步跟上了柳若冰的步伐。

狼與兄弟 就在陸方和柳若冰剛走出結界時,結界已經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陸方有點好奇,想伸手去碰一碰這結界,這時卻傳來了柳若冰冰冷的聲音:「如果你手不想要了,你隨便觸碰吧,這結界可是我們寒冰派祖上流傳下來的,威力十分大。」

聞言,陸方趕緊收回手,這才想起之前在山洞中用石頭砸結界產生的反應,那石頭直接被炸得粉碎,足以說明這些結界有多麼強大的能力。

「好像很牛逼的樣子。」

陸方努努嘴,隨後跟上了柳若冰的步伐,柳若冰疑惑的聲音卻響了起來:「牛逼?什麼意思?」

「嗯?就是…..就是很厲害!」

陸方有點無語,他現在才想起來,這裡是三千世界,華夏的網路語言他們自然不懂!

「我從未有聽說過這樣的形容,也不知你到底是哪裡的人。」

柳若冰的聲音還是冷的沒溫度,但這一句話卻引起了陸方的警惕,不由得笑著說:「沒辦法,在山裡長大的孩子就是這樣,什麼都不知道,我們有我們的方言,不過在這座山裡憋了這麼久,我也想出去走走了。」

說著,陸方很舒服的伸了一個懶腰。

柳若冰冷冷一笑:「不要想耍什麼花樣,你要記住,現在只有你我兩個人,如果你敢對我做出什麼無禮之舉,你就算死在這裡也不會有人知道,所以在這些時間裡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氣,可懂?」

「你這是在威脅我??」

陸方目光凜凜的說道。

柳若冰也在這一刻停下了步伐:「沒錯,我就是威脅你,那又怎麼樣?」

「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這樣的本事。」

陸方也是來氣了,柳若冰這小妞開口閉口就是要殺了他,這讓他非常的不爽。

「好,今天我就讓你死在這裡!」

柳若冰眼神閃過一絲寒芒,手中忽然出現了一股極其冰冷的寒氣,手中不知覺的形成了一把純冰打造而成的冰劍,這是她用內力凝結而成的武器,劍身鋒利無比,哪怕是堅硬的石頭,也能一刀劈開。

沒有任何的猶豫,柳若冰揮動手中的劍,往陸方的心臟部位就是一刺。

讓她驚訝的是,陸方卻在這一刻露出了邪邪的笑容,隨後手中突然出現了幾個極其生澀的手印,原本正在揮手的柳若冰感覺身體一重,一股強大的壓力傳來,讓她整個人的動作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土系鬥技??」

柳若冰睜大眼睛,這才想起之前陸方和土行者戰鬥的時候,好像有使用過這一招,原本柳若冰還以為陸方能使用那種鬥技,完全是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沒想到戰鬥結束了之後,他還能使用這重力技能,並且放在她身上。

五行屬性相生相剋,柳若冰修習的功法,本就是水系功法,陸方所施展的卻是土系鬥技,土克水,這是永遠改變不了的事情。

這重力壓在她身上,感覺到了一絲絲威脅的味道,但柳若冰的實力本就比陸方強,這一刻,只見柳若冰揮動全身的元力,身體上發出一絲淡淡的白光,身上的重力也在這一瞬間全部消散。

「牛逼牛逼!!果然是實力壓制啊。」

陸方讚許的鼓掌,臉上充滿了笑意,絲毫沒有任何想戰鬥的意識,原本柳若冰是想狠狠的給陸方一個教訓,讓他以後不敢再調戲自己,可這一刻,她發現自己生不起氣…..

「哼!以後最好不要招惹我,不然的話後果自負。」

絕品神相 留下了這麼一句,柳若冰轉身離去,她真的想不明白,這是什麼情況,怎麼突然之間就有點下不了手呢?這種情況以前從未出現過。

經過這次的事情,陸方也變得非常乖巧,這一路上幾乎沒有多說其他話,一直跟在柳若冰身後,陸方此刻才發現,四周的門口布滿了雪白的雪花,寒冰派更是建立在一座高峰的峰頂,一路走下來的時候感覺到了一股極強的寒冷之氣。

當陸方來到山腰的時候,發現這裡的雪開始慢慢變少,再走一段時間的時候,就看不到雪的蹤跡了,反而有一絲灼熱的感覺,這他媽壓根是冰火兩重天,這氣溫改變的也實在太快了。

山腳的不遠處,有一座城池的存在,柳若冰帶著陸方走進了這座城裡,在這期間並沒有遇到任何的麻煩,門口的兩個護衛好像已經認識了柳若冰,看到柳若冰的時候還給她進行一些必要的禮儀。

「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進入了這城池后,陸方有點迷茫,根本不知該去哪裡找那一群雇傭兵。

「哪裡熱鬧就去哪裡,我相信他們還在這城裡,只要仔細尋找,就可以找到他們的身影,寒冰派的面子絕對不能丟。」

淡淡的留下了一句,柳若冰繼續耐著性子找。

找了足足一個時辰的時間,柳若冰和陸方終於來到了一處賭場的位置,這裡的情況異常熱鬧,當然,柳若冰和陸方並不是沖著這些熱鬧事情而來的,他們感覺到場子最裡面竟散發出一絲濃烈的氣息,想來裡頭有些不凡的人物。

「或許我們已經找到正主了。」

說著,柳若冰沒有任何猶豫,走入了場子里,一進場就吸引了一大群人的目光,柳若冰的相貌絕對沒得說,標準的瓜子臉,精緻的五官,凹凸有致的身材,沒有哪一處不是吸引別人的目光,特別是柳若冰穿著的衣服更是一襲白衣,更有吸引力了。 「喲,哪來的美女?長相也是夠水靈的,要不要跟哥玩幾把?別的哥可能沒有,錢哥可是一大把一大把,隨便你怎麼在這場子里玩,贏的算你,輸的算我的,你看如何?」

才剛進入這場子里,就吸引到了一個身材強壯肌肉發達的光頭男子,男子臉上還有一道長長的刀疤,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他說話的時候,眼中帶著濃濃的輕浮之色。

「不想死的話,立刻給我滾,不然後果自負。」

,非常的冷酷,說出這一番話,大有一種女俠的味道,站在旁邊的陸方也沒有插手,而是雙手抱胸,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他可以很舒服的成為一個吃瓜群眾。

「喲,這暴躁的脾氣,老子就是喜歡,這樣在床上才會更加有味道。」

光頭男子根本沒有在乎,的話,臉上的輕浮更是濃了幾分,竟然開始動手動腳,那厚實的大手隨時想對著,那亭亭玉立的地方伸去。

光頭男子的動作,讓陸方心中升起了一絲幸災樂禍。

我操,這傢伙真是膽子夠肥的,這種地方我想都不敢想,沒想到他還敢動手動腳的,真是好奇他的下場啊。

陸方心中一陣感嘆,再一次往後退了幾步,一副看好戲的模樣。

在光頭男子的手快要接觸到那亭亭玉立地方的時候,突然感覺手上傳來一股極其冰冷的氣息,凍得他的手都有一種不能動彈的感覺。

光頭男子心中大驚,不由低頭一看,發現柳若冰柔嫩的小手,不知在何時捏住了他強大的手臂,手臂卻傳來了一股刺骨的冰冷,讓他整隻手都不由得覆蓋著一層厚厚的冰霜。

神威之主 「我說了,你這是在找死。」

冷得沒溫度的聲音從柳若冰口中傳出,話語中還多出了一絲殺意,面對這樣的褻瀆,引起了柳若冰的殺心。

此刻柳若冰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冷氣越來越多,光頭男子感覺身子都變得僵硬了起來,甚至有一絲不能動彈的感覺。

這一刻,光頭男子終於反應了過來,他招惹到了一些不該招惹的人,眼中流露出了濃濃的驚恐之色。

「你,你到底是誰???」

好像意識到了一些什麼,光頭男子露出了深深的恐懼,身為一名修鍊者,他明白元氣外得需要什麼樣的實力,以他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和一個聚合者對抗。

聚合強者在這裡就相當於頂尖高手一般的存在,屬於大神一般的身份。

「我是誰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你這隻手已經廢了,這是你想調戲我的下場,之前我已經提醒過你了,你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說到這,柳若冰沒有任何猶豫,單手一甩,光頭男子那龐大的身形被被甩了出去,並且在空中劃出一個完美的弧形,撞在了旁邊的門上,堅硬的大門被撞爛了。

被擊倒的光頭男子滿臉痛苦之色,一隻手已無法動彈,多數是被柳若冰給廢了,那寒氣已經侵入了他的左手,骨骼被寒氣所破壞,這就說明他這輩子已經變成了一個殘廢。

感覺到柳若冰的強悍,現場的人紛紛向後退一步,看柳若冰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恐懼,心中升起了一句話,果然是帶刺的玫瑰!!

「還有誰不服氣,儘管出來?」

柳若冰皺著眉頭看著現場這些身強力壯的男子,眼中充滿了寒意,讓所有的人都不由自主的一退再退,硬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出來。

「都是一群窩囊廢,沒有實力還敢泡妞!笑話。」

柳若冰這番話讓陸方臉色微凝,最終只能無奈的搖搖頭,話說,柳若冰也太針對了吧,也不知她這一番話是針對這些人說的,還是針對自己說的…….

啪啪啪!!

就在這時候,現場突然響起了一陣響亮的掌聲,緊隨著三個穿著麻布衣的男子從人群中走了出來,臉上儘是濃濃的邪意。

「寒冰派的天才弟子果然是實力不一般,讓我們長了一番見識。」

為首的一個男子留著異常飄逸的長發,眉毛特別的濃郁,頭上的造型特別奇異,平常人眉頭和眼睛是差不多相等的,他的眉毛竟長出了小半截,長相可以用妖孽來形容,他非常的帥氣,妖孽得不像人,臉上帶著邪邪的笑意,煞是迷人,放在華夏中,必會迷倒一大片的花痴少女。

男子的出現,讓陸方面色一緊,他感覺到了男子身上傳出了一絲讓他非常不舒服的氣息,也不知這一絲氣息到底所謂何意。

看到來人道出自己名頭,柳若冰冷冽開口:「你是誰??為什麼知道我?」

柳若冰也感覺有一絲不安的情緒從心中升起,身為一個聚合者,自然能察覺到這男子身上傳過來一絲讓她不安心的感覺,說明男子的實力應該在她之上。

「我的身份自然是不能說出來的,不過我倒是可以告訴你,你這次的下山目的,應該就是為了找我。」

妖孽男子笑呵呵的說道,語氣非常平淡,沒有任何想不客氣的意思。

他這一句話讓柳若冰警惕了起來,男子這句話已經說明了他的身份,他就是師傅口中說的那一群雇傭兵,到處敗壞寒冰派的名聲,這次下山目的就是為了找他們。

「你就是那個到處破壞我們寒冰派名聲的人?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冰寒臉,柳若冰再度開口,心中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大。

「在我說出之前,大家還是先離開這裡吧,畢竟一會發生什麼事情,大家都非常清楚。」

男子沒有正面回答柳若冰的話,而是把目光轉到了現場這些人身上,很明顯,是對現場這些人下逐客令。

這樣的話出來,現場的人也意識到一會要有大場面要發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就離開了這裡,一絲想停留的意思都沒有。

不到兩分鐘的時間,現場的人已經全部離開了,沒有任何人想觀看的意思,現場只剩下五個身影,剛才那三個男子還有柳若冰和陸方。

「說吧,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感覺你們身上的氣息不對?」

柳若冰非常的疑惑。

「至於我是誰,這一點不用我說你一會都會知道,我們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就是等你們寒冰派派人出來,現在來了個首席大弟子,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籌碼。」

妖孽男子說完,身上起了一股強烈氣息,這股氣息中還蘊含著濃濃的煞氣,煞氣里還帶著一絲血腥的味道。

「你們是血影宗的人?」

柳若冰驚呼一聲,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這妖孽男子,她終於反應了過來,難怪從剛才到現在,她一直都感覺這男子的氣息很不正常,原來他是血影宗的人。

「果然聰明,沒想到柳若冰小姐不僅長得這麼漂亮,腦子還這麼靈光,那我也不隱藏了。」

妖孽男子笑著開口,臉上還帶著客套的表情,像是和朋友交談一般。

柳若冰冷哼一聲:「血影宗消失了這麼久,突然又出現在這裡,到底所為何意?就不怕我寒冰派大舉消滅你們?」

說出這句話時,柳若冰的語氣中帶著濃濃的警惕,血影宗在紅極大陸中名聲很響亮,因為他們都是一些邪修,修習的都是一些害人的功法,但這種功法卻能讓他們實力大漲。

這也引來了很多人的關注,五大巨頭中,也有很多的弟子受到了他們的毒手。

所以,那個時候五大幫派聯手把他們給擊敗了,從那一次的合擊之後,血影宗就已經消失不見了,一直到現在終於現身了,讓柳若冰感到了一絲危險味道。

「這個我自然是害怕,不過今天我接到了我們宗主的命令,所以我們也無可奈何,還請柳小姐跟我們回去走一趟吧,放心,我們是不會傷害你的,只是想從寒冰派討要一樣東西。」

妖媚男子再次開口,說話之間,身上已經冒出了一股紅色的氣體,這股氣體和血霧有幾分相似,看上去異常的恐怖,其他兩個男子也在這一刻氣勢完全釋放出來,釋放出來的氣息都非常凌厲。

柳若冰眼神一凝,臉色不斷變換,身體的氣息也在這一刻散發出來。

陸方皺起眉頭來到柳若冰身旁,一臉警惕的看著面前這三個男子。

「我們該怎麼辦?這個傢伙的實力看上去好像挺牛逼的,我們二對上明顯不是一個好結局。」

陸方小聲在柳若冰耳邊開口,並不是他不相信柳若冰的實力,而是人數少了,是一件很吃虧的事情。

「還能怎麼辦,趕緊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