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章完) 喘息片刻,我又看向皮衣客,就問:“你之前去哪了?”

皮衣客僵硬的朝我笑笑,說:“本來是想走走看看的,沒想到一下走遠了,回來的時候你們已經出發了。”

我莫名其妙,他走了之後我們至少還等了一個多小時,看什麼東西能花這麼長時間?

我還想再問,卻被瓜哥打斷了,他說:“走吧,我們出去,此地不宜久留。”

苗苗皮衣客他們都點點頭,轉身朝着來時的路走去。

路上,皮衣客就問我們有沒有發現什麼,我將第墳區發生的事和他說了一遍,他點點頭,沒發表什麼看法,反而是說:“我來找你們的時候,有別的人進來了。”

我心臟一抽,之前就預感到有人幫我拿鑰匙,就是爲了帶他們進來,沒想到一猜即中。

“什麼人?”我急忙問。

“沒看見人,只聽到了大門開啓的聲音。”皮衣客搖頭道。

“難道他們是想進入第三層?”瓜哥道。

“什麼第三層?剛纔那個墳區難道不是第三層嗎?”

我奇怪道,那裏明顯是往下走的,而且落差還挺大,既然這裏是地宮第二層,那哪裏就應該是第三層了。

女帝打臉日常 “當然不是,那只是埋葬亡人用的墳墓。”

苗苗搖頭,對我解釋道:“這裏的原住民明顯是一種太陰崇拜的穴居文明,往往帶有等級森嚴的特點,最高等級的一般是他們的祭祀階層,你有在這個村莊發現任何一棟像樣的建築嗎?”

我搖頭,心裏有點點明白了,這裏弄不好是原住民最底層的人居住的,難怪這麼大,而且墳區看起來也亂糟糟,又亂又差。

“這裏明顯是給底層人居住的,貴族不會和他們雜居,穴居文明的特點是越往下越尊貴,所以這裏至少還有一層,是提供給貴族階層居住的。”苗苗又道。

我點點頭,這就通了,難怪之前心裏總覺的有點不對勁,就是外面的祭祀大廳莊嚴肅穆、規規整整,和這裏幾乎沒有規劃的亂和差形成了太明顯的差距。

敢情還有別的地方!

這就對了,有遞進纔是對的,一個破落村子的人不可能建出那麼龐大的祭祀大廳出來,而且還兼顧了威儀和藝術。

此外,經苗苗這一提醒,我還想到了另外一夥人,三百年前的大西軍!

他們既然來過這裏,卻沒有留下任何蹤跡,只能說明一點,他們去了別的地方。弄不好就是瓜哥說的第三層。

“有具體方向嗎?”苗苗向皮衣客尋味。

“大致在門口的位置。”皮衣客道。

“去看看。”苗苗道。

於是,我們一行人又加速往來時的方向一溜小跑奔回去,山坡下坡的走了很久,我都累的都快不行了,才終於回到了進門的位置。

還好那個溺鬼偷襲我們失敗以後,似乎知難而退,沒有再用鬼打牆糾纏我們,否則更麻煩。

我用手電朝四下看了看,沒發現有別人,也疑似的蹤跡。

“入口會在哪?”瓜哥看了看四周,皺眉問。

苗苗凝眉沉吟了一會兒,緩緩道:“祭祀階層肯定是定期要主持儀式的,所以不會離大門太遠,而且爲了方便進出,應該會休整道路,看看周圍的路有沒有不一樣的。”

我們一聽,裏忙打着手電朝四下看,看有沒有不同的路。

“應該是這條!”很快皮衣客就有了發現,手電指向大門右側的一條路。

我也看了一下,發現這條路確實不一樣,筆直筆直的,又寬又大,從旁邊的地形配合起來看,明顯有人工開鑿的痕跡。這和村子裏面其他的路有不小的區別。

“去看看!”苗苗看了一眼,便直接帶頭走向哪裏。

我們跟上,發現路兩旁也有些區別,那些亂塗亂刻的圖刻也不見了,變得更加精美,更加有序。

又走了幾分鐘我們來到一扇石壁前,苗苗看了一下,便說:“這應該就是第三層的門了。”

我也細細打量了一下,發現石壁中間真的又一條縫隙,應該是門的樣子,門旁邊還有兩幅非常有感染力的浮雕。

左邊那一副,最上面是一個獠牙鬼面的人形怪物,頭上生一對獸角,身上還殘繞着一黑一白兩條兇惡的大蛇,怪物下方站着兩位身披獸皮的人,弓着身,恭恭敬敬的捧着一個類似於盤子一樣的東西,上面赫然是兩顆人頭。

人形怪物的眼神特別有感染力,氣場格外強大,光瞧一眼就感覺它似乎要活過來一樣。

而最下方一羣人,有跪的,有匍匐的,跪着的還好,那些匍匐在地的人完全是衣不蔽體,許多人把腚都露出來了。

右邊那副圖刻則是一個格子圖,最上面是很多手拿工具器皿的人,下面則是穿獸皮的人,此外還有好幾層,看着都差不多,弄不清是什麼意思。

苗苗用手電掃了幾下,便解說道:“圖刻的意思是,裏面是供奉神靈的地方,非神靈的奴僕不得進入。”

“神靈?”我嘀咕了一句,把手電光照向那個身纏惡蛇的怪物,心道里面都是人,就只有這個不太一樣了,難道這就是神靈。

皮衣客看出了我的疑惑,說:“之前就和你說過,太陰崇拜很容易演化成拜

鬼,現在看來,果真沒錯。”

“咕咚!”

我嚥下一口唾沫,背脊嗖嗖的直冒寒氣,之前還沒證據,現在可以說是鐵證如山了。

什麼樣的神靈會長成鬼麪人身,還帶兩條兇蛇?恐怕只有鬼了!

原住民門崇拜過鬼,那下面會不會真的有鬼?

幽靈號碼曾經說過,鬼在人間笑,這個預言到底過去沒有?之前一直以爲是那個魔化的兇靈,但現在來看似乎不是。

恐怕鬼子人間笑的預言還沒有過去!因爲兇靈太容易被解決了,我只是去拜了一個洪字碑就把它解決了,太容易了。

這麼容易的話,幽靈號碼還有必要預言麼?

盯着那個怪物,我心裏惴惴不安,總有一股不好的預感,之前還沒怎麼發現,現在一看,總感覺它的眼神似乎盯着我在看,像活過來了一般,無比滲人。

“小心點,我開門。”

接着苗苗扭頭對我們說了一句,接着她便將門旁邊的小凸點上輕輕扭了一下。

“轟!”

就聽一陣沉悶,轟的一聲並不是面前的門開了,而是我們腳下的地面突然露出一個黑漆漆的口子,直接將一行人吞沒!

“不好!”

我心臟狠狠一抽,中機關了!

接着我只覺眼前一黑,“嘭嘭嘭”也不知道磕碰了多少下,一陣頭昏眼花後,重重的摔到一個很結實的地方。

久久之後,我纔回了神,定睛一看,發現自己竟然掉進了一個大籠子裏面,而且此時只有我一個人,苗苗他們都不見了,估計是落到別的地方去了。

那個按鈕根本不是開門的,而是一個陷阱!!

但讓我送了一口氣的是,這裏的籠柱子雖然足有人的大腿粗,但卻殘破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什麼人破壞的了。

我艱難的起身,打量了一下週圍,發現籠子外面只有一個出口,出口外是一個條甬道,也不知道通向哪裏,上面有很多月光石,挺亮堂的。

之後我檢查了一下身體,發現除了膝蓋摔得有些紅腫以外,其他地方基本就是蹭破點皮,並無大礙。但我的並沒有放鬆下來,神經依然緊繃着,因爲又落單了!!

又歇了一會兒,我撿起地上一根石頭棒子一步步朝外面走去,心裏暗暗祈禱,可千萬別出什麼邪門的事!

走了一陣,突然聽到了一陣腳步聲。我以爲苗苗和瓜哥他們,就急忙跑到轉角口去看,可這一看之下,卻大吃一驚。

不是苗苗他們,而是一個很熟悉的背影。

陳久同!!

……

(本章完) 陳久同!

我急忙縮了回去,心臟砰砰直跳,想不明白,爲什麼進來的是他?

難道是他就是那個暗中幫忙我讓我取得鬼鰩尾鉤的人?

可細細一想又覺的不是,他應該沒有這麼大的能耐。

曾經他對鬼鰩動過手,就是那次他帶我去冷水洞碰到守棺靈的那次,他用死豬將鬼鰩釣起來,還轟了三銃,結果還是讓鬼鰩逃走了。

從那次的結果來看,他並不是很瞭解鬼鰩,而且動手非常匆忙,和後面隱在暗處就將鬼鰩困在小水潭的手段似乎不在一個水平上!

不是他,還有其他人!

我不自覺又想到了那個痦子女人,她似乎具備這個能力,上次在鬼冢的時候,還讓魔王之子的棺材發生了某種異變。

看她的樣子似乎所圖甚大。

只是如果猜測是正確的,那麼問題來了:陳久同怎麼會和她們攪和在一起?

之前獵殺鬼鰩,我一直以爲他就單純的想要除掉鬼鰩這個障礙,但後來發現明顯不是,鬼鰩不會無緣無故攻擊活人,這點皮衣客都說錯了。

陳久同獵殺鬼鰩明顯是衝着什麼東西去的,極有可能就是鬼鰩是尾鉤!

換句話說,他一開始就知道鬼鰩是尾鉤就是第二層的開門鑰匙!只是他失敗了,沒有取到,後來他轉而就對我下手,把我釘在散靈棺中埋了。

尾鉤、獵殺失敗、散靈棺,這三者中,我直覺之中一定有某種聯繫。

……

這些念頭說起來很多,但其實在我腦海裏不過是連連閃過而已,這時候腳步聲已經漸漸遠去。

我探出頭去看了一下,發現陳久同在前面一個拐彎消失了,於是急忙攝手攝腳的跟上去,想看看他來地宮到底是做什麼來了,身上到底有什麼祕密。

陳久同好像沒發現我,手上拿着一張紙左看右看,不斷的選擇方向。

我害怕他發現我,於是乾脆把鞋子脫了,這樣走路不容易發出聲音,他以前就害過我一次,現在保不齊還會害我,謹慎小心總沒錯。

跟了大約有半個多小時,我發現這裏好像是一座規模不小的宮殿,裏面都是青石鋪地,坐落有致,非常規整,比外面不知道強了多少,而且表面留下了非常明顯的歲月痕跡,牆根下都掉落了一層的石粉,要知道,這裏幾乎沒有風,能風化成這個樣子也只有歲月能解釋問題了。

走着走着我還發現,陳久同走路的樣子有些彆扭,感覺就像是有一條腿不好使

一樣,一拐一瘸的,甚至空氣中還散發着一股淡淡的異味。

沒多久陳久同在一座宮門前停了下來,然後便朝前前後後打量起來。我驚的急忙把縮回轉角,差一點就被發現了。

等過了一會兒,我又再伸出頭就看,卻發現陳久同不見了,剛纔也沒聽到他離開的腳步聲。我急忙跑道剛纔陳久同站立的位置,沒發現什麼痕跡,而且前面是一個死衚衕,走不通。

看了看旁邊一人多高的宮牆,我心說該不會翻進去了吧。

想了想,我就跳起來扒到了宮牆上,然後一點點伸出頭往裏面瞄去。

可剛放出視線,我就差點被嚇的魂飛魄散。

自己的對面赫然也是一雙眼睛,四目相對,正是宮牆後面的陳久同!!

此刻他嘴角正揚起一絲莫名的弧度戲謔的看着我。

“艹,被發現了!”

我手一鬆,立刻就縮回去想趕緊逃跑。

可鬆開之後,我卻發現自己沒掉下去,而是衣領被陳久同一把抓住了,他毫不猶豫的將我往裏面一扯,我就摔了進去,屁股重重的摔到了地面,感覺尾椎骨都裂開了,但我已經顧不得疼痛了,急忙往後面縮回去。

“我以爲是誰呢,原來是你。”

陳久同一步步朝我走過來,一雙眸子閃爍着,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花下獠牙:絕寵天價嫡女 “久……久叔,有話好好說,你……你別亂來。”

我冷汗一下就下來了,上次已經被埋了一次,我可不想經歷第二次;心裏也在暗罵,自己怎麼這麼倒黴,已經很小心了,結果還是被發現了。

“我上次沒動你,這一次也不會動你,不過……”陳久同話到最後,卻停住了。

“不過什麼?”我一邊往後縮,一邊問道。

“不過爲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先上一道保險比較穩妥。”陳久同道,說完一個箭步朝我衝過來,速度太快了,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下巴就被卸掉了,嘴合不上連話都說不出來。

緊接着就是兩處鎖骨一陣劇痛,我扭頭一看,頓時嚇的亡魂大冒。

又是鎮屍釘!

陳久同竟然在我兩處鎖骨插入了兩根鎮屍釘!

這一下我徹底倒在地上,上下肢完全不能動,完全失去控制力。

待徹底制住我之後,陳久同居高臨下的打量了我一眼,然後就抓起我朝着宮殿深處走去。

我喊不出,又被他癲的失去了方向感,也好一會兒自己才落到了地上,緩了緩神再

一看,發現自己正處於一個類似於大殿一樣的地方,中央是一個水潭,只是冒着類似於水霧一樣的東西,特別冷,像冰霧。

而最讓我心驚肉跳的是,貼近水潭的水面上一字排開三具棺材,被四根金屬鎖鏈懸空吊着。那些金屬鎖鏈的顏色亮白中帶着暗紋,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成的,上面凍上了一層白霜。

我洗洗打量了一下那三口棺材,頓時覺的有些眼熟,再一看才發現,這分明就是散靈棺!

和之前陳久同埋我的那口棺材雖然有些區別,但四周呈現發散狀的八根棱柱卻幾乎一模一樣,而且看起來似乎更加的精良!

陳久同打量了三口棺材一會兒,臉上終於出現了笑意,道:“天無絕人之路,總算找到了!”

我緊張極了,卻口不能言,只感覺地板冰冰涼,凍的特別難受,也不知道他說的找到了到底是什麼意思,好像是他一直在找這三口棺材一樣。

最關鍵的是自己曾經就被散靈棺埋過,九死一生逃出來,現在又出現了散靈棺,而且陳久同再一次制住了我,我本能的就想他會不會再一次將我釘入那三口散靈棺中?

陳久同回過頭看我一眼,似乎看出了我一半被嚇一半被凍的難受,於是將我提溜起來靠在旁邊的石柱子上。

接着他在我面前點上一支香,竟然就當着我的面開始脫衣服,不一會兒便將身上的衣服脫了乾淨。

露出的赤裸裸的身體,卻差點沒讓我的眼珠子驚的瞪出去。

他的身上沒有一塊肉是好的,渾身發黃發黑,許多地方甚至流出了黃色的水,肉居然都爛掉了!

甚至在他肋骨的位置發現白森森的骨頭都出來了,格外嚇人。

這哪裏是活人的身體,赫然是一具已經要開始發屍的屍體,除了頸脖往上和四肢,幾乎沒有一塊好肉!!

我突然想起了陳老二曾經對我說過的,說在陳久同身上聞到過屍臭味,敢情他說的不是醉話,而是真的。

陳久同人還活着,身體卻已經腐爛掉了!!

我腦子快宕機了,不明白一個人身上都成這個樣子瞭如何還活着,這麼濃烈的屍毒,誰能扛得住?

陳久同又回頭看了我一眼,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震驚,張了張口最後卻忍住了,什麼話也沒說,直接朝着冷水潭的棺材走過去。

到了棺材邊,他摸索了幾下將棺材打開,從裏面拎起一具屍體然後緊貼着屍體趟了進去,又把棺材蓋緩緩合上了。

……

(本章完) 這一幕更是讓我看得身體發寒,棺材裏面竟然有屍體,而陳久同竟然抱着屍體躺了進去,還合上了棺材蓋,他這是要幹什麼?

我腦子已經完全不夠用了,看着眼前不遠處陳久同點的那支香,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難道香燒完了,他就會出來,或者是別的什麼?

我開始胡思亂想。

這又是一具散靈棺,裏面有屍體,而且驚鴻一瞥發現,屍體保存似乎非常完好。

這和當初他埋我的情形差不多,我在棺材裏面呆了四十九天也沒出什麼事,完完好好的。

還有這處水潭,非常的陰冷,陳久同當初在老貓嶺埋我的時候,也是挑了個非常陰冷的養屍地,自己在棺材裏面的時候就覺得非常非常的冷。

現在,環境、人、棺材,幾乎一模一樣。只是棺材裏面的屍體不一樣,我還活着,是因爲洪慶生救了我一命,而裏面的屍體卻已經是屍體了。

照此推理,如果當初洪慶生沒有救我,我是不是也要像面前散靈棺裏面的屍體一樣,徹底成爲一具屍體,然後陳久同打開散靈棺,抱着我也躺下去?!!

極有可能!!

因爲場景幾乎一模一樣!!

陳久同分明是把當初沒做成的事,在這裏做成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