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點零5,第一波戰機從雲層裏冒出廬山真面!以一個大隊“天隼”戰機爲先導的高破襲機羣尖叫着俯衝下來,以近900公里的急速俯衝撕開日軍空防力量,率先將炸彈丟在福江島日軍前哨防空陣上,隨即轉過頭來,憑藉令人難以分辨的靈活身形盤旋俯衝,不停的對這裏的防空火力點瘋狂掃射!

“轟轟轟!”破襲機羣攜帶的炸彈不斷爆炸,騰起一團團眼的火柱照亮下方昏暗的小城,熾烈的焰火頃刻間吞噬數十間房子,兩座剛剛準備好的雙聯裝高射炮被直接命中,炸碎成一堆零件四面飛射開去!

長起飛的戰機到來了!駐守警備的日軍飛行大隊怒衝衝的迎頭撲上,以四十多戰機應戰來襲機羣,不顧天色昏暗視野不佳的惡劣條件,義無反顧的衝上前來跟他們死磕!

而在破襲機羣身後,一波雙引擎中型轟炸機一掠而過,就在雙方戰機攪合成一團的時候,一頭扎進長崎上空,朝着下方的城市敞開投彈倉,數以百計的小炸彈不停的灑落下去,將大片大片的城市變成不斷擴大升騰的煙火!

“他們攻擊的目標是九州!”不等來襲機羣對準下一個目標,九州防衛部隊已嚴厲要求空軍立刻謹慎起來,從各地起飛朝着長崎突進,務必不能讓他們對海港中的艦船發動攻擊,否則損失大了!

“日軍本土防禦已經調動起來,主力空軍開始升空投入戰鬥,1號目標一切正常!”預警機中,下方日軍的大範圍活動實時監測情報不停的傳來。

1號目標不動的話,就一切都好辦!恭郎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看來這一招引蛇出洞的作法還是比較成功。

自從美軍發動空襲日本本土的行動以來,他就知道想要完全毫無知覺的偷襲日本是比較難的。日本人並不是傻子,他們在五年前就已經知道山東空軍有襲擊他本土的力量,因此對這邊的防禦警戒那是相當的嚴密,特別是開戰之後,就更加不可能放鬆,因此完全不被發現的偷襲是不可能的。(〕中國那麼大,狗腿子漢向來從出不窮,所以在計劃之中,必須充分考慮那些敗類和日本間諜人員的影響。

因此,必須安排一個足夠令日軍失態的誘餌!這便是對其本土九州島的攻擊!

美國戰機空襲其本土,被日本國土防衛部門視爲奇恥大辱!他們絕不允許這樣的事再次發生,那將極大的打擊國民自信心,萬一工業生產帶的七大城市被攻擊,對軍事生產更有不小的影響,不得不小心翼翼!

現在既然有敵軍的明目張膽的襲擊,那麼不管以任何代價,也必須阻止他們造成更大的麻煩,否則很多人便要因此而下臺倒黴的!所以,他們動員的效率是無比之高!

而這,正是恭郎所希望看到的!

“告訴‘黑魚’繼續監視目標有情況隨時報告。”

濟州島以西十公里外的海面上,一艘碩大的潛艇載浮載沉,黑漆漆的粗大身形在水面下輕輕的晃動着,伸出水面的潛望緩緩轉動着,搜索觀察周圍的動靜。電訊室內,雷達屏幕上不斷閃動着的光點均勻平靜,沒有更多的意外情況出現,一道道安全的報告不停透過電波發送出去。

高天上,預警機攜帶的對海對地雷達也在一刻不停的工作着,兩方正在進行的戰鬥和隱藏前行都在它的指揮下按部就班的進行,一切狀況盡在掌握中。

5點1C,日照的第二波攻擊機羣殺到濟州島上空,負責破襲的戰機呼

一頭紮下去,從三千米高空猛下降到兩三百米高離着最近的機場塔樓丟下機腹攜帶的炸彈,拉開空襲的序幕!

“轟轟轟!”驟然爆發的巨大聲響一下子驚醒這座安逸的孤島,完全沒想到會遭到重點照顧和打擊的朝鮮守軍驚慌失措!很多人光着從營房中竄出來,尖叫着四處亂鑽,活像一個個被踢了的娘們,糟糟不知道該做什麼才!

日本軍官迷迷瞪瞪爬起來,隨即耳裏響起戰機俯衝時發出的尖利咆哮,頓時大驚失色的撅起鑽進掩體之下,只覺得下面一陣劇烈震顫,屋頂上灰塵“嘩啦啦”的灑落到頭頂,他們一下子明白怎麼回事了——空襲!

“空襲!快拉響警報!快向派遣軍司令部報告!趕快阻擊!”雜亂無章的令不停的下達出去,衣衫不整的士兵匆忙尋找自己的長官尋找指揮,軍營裏一團!

緊隨破襲機羣后的轟炸機羣毫不客氣的飛到預定目標上空,刻意壓低了高度瞄準下面一排排整齊劃一的停機坪,細小的炸彈灑出華麗麗的直線,間隔十來米一顆的灑落下去,“轟轟”一路轟炸過去,頃刻間熾烈的煙火就吞噬掉十幾架戰機,沖天火柱照亮機場!

數十架轟炸機的一次俯衝,就將濟州島最大的機場送入地獄!數百顆炸彈的反覆蹂躪,把所有停泊戰機炸成碎片不說,連油料庫和旁邊的空軍宿舍、指揮塔和跑道都一點沒有放過,轟炸機前頭的三挺機關炮毫不客氣的來回掃蕩一切可以看到的活物和建築物,直到哪怕一棵樹都陷入大火熊熊燃燒才放手。(〕

最後,佈雷戰機將數以百計的各色雷丟棄在跑道上,杜絕了機場相當段時間內再次投入使用的可能!

第三波青島的機羣殺到!它們沿着光州、釜山、漢城等等重要目標的線路一路轟炸過去,毫不客氣的粉碎一切預定軍事目標,在當地反抗軍滲透特種部隊的配合下,將日軍設立在這裏的機場、兵營、軍火庫、車站、油料庫以及重要軍事單位統統納入到狂轟濫炸的範圍,傾盡彈藥意掃蕩,不留一點死角!

在九州上空跟日軍糾纏了個來小時的第一波破襲機羣丟下炸彈打下十幾敵機之後從容後撤,引導其空軍主力追了上去,快到中間線的時候,接應機羣突然殺到,迎頭將日軍機羣打得七零八落潰不成軍,逗引之間完成漂亮的誘敵任務,爲主力轟炸機羣贏得時間和機會!

濟州島和朝鮮南部大部分日軍據點陷入火海當中!扔光了炸彈的打光了槍彈的轟炸機施施然調頭返回山東,留下一片綿延數百公里的火焰帶,是從天空看下去,恍如整個朝鮮半島都在燃燒一般,僅僅是這一次的轟炸投彈量,就達到了兩千多噸!縱貫朝鮮南北的鐵路線甚至都被炸出來十七八個斷裂帶,主力補給線暫時陷入癱瘓當中!

災難並沒有結束,當天下午,接到轟炸結果報告後的東北方面軍前方部隊趣大發,令附屬空軍兵團參與到這一場新的作戰當中,從渤海灣畔起飛的戰機成羣結隊的肆虐在平壤、沙裏州等北朝鮮地區的日軍軍事要地,不管是工廠還是軍營,機場還是車站,逮着什麼炸什麼,反正黃鎮山長官的命令就一個——炸平他們!

而空軍司令部接到的命令是,要把對日本空軍轟炸作戰形成常態!只要空軍戰士不累,只要戰機還能夠起飛出戰,那就一刻不停的將本土生產的巨量彈藥統統的拉到日本本土去,拉到朝鮮後方去,拉到翅膀能夠飛行到的一切地方去,從今往後,不能讓日軍過一天生日子,不能讓他們從容休息發動攻擊,要讓日本本土和東北之間徹底斷裂開來,讓他們眼睜睜看着關東軍派遣軍被一口口的吃掉,眼睜睜看着這塊海外疆土從眼皮底下丟掉!他們的所謂皇國大業從地球上消失!

同時,對日軍的海上破交戰正式拉開序幕!國防軍首次公開在上海建立潛艇基地,在廣闊的東海、南海和黃海、渤海、日本海以及琉球羣島外側,展開瘋狂的破交戰!總數六十餘艘的潛艇部隊神出鬼沒,成羣結隊的對日軍運輸艦隊展開瘋狂圍堵獵殺,個月內造成的損失噸位達二十萬噸以上,極大的影響了日本本土以來的外來資源需要,牽制了日軍聯合艦隊的擴張攻擊!

不僅如此,蘭海域的第二隊潛艇編隊也一刻都沒有閒着!狹窄的馬六甲水道盡管被日軍佔領了半,但另一半卻牢牢掌握在蘭方軍手中,日軍努力數月都沒能打開一個口,眼睜睜的看着以婆羅洲、金州、爪哇島爲基地的空軍四處橫行爲所欲爲,配合潛艇部隊不停打擊他們的運船隻,令其不論出海峽攻擊澳洲印度,還是北上增援緬甸進攻部隊,都異常的辛苦,此消彼長之下,掠奪來的資源根本不足以趕上損失的數量,個月被幹掉的運輸船噸位都令他們頭疼的要命,而至關重要的越南和東北鋼鐵廠、鐵礦供給也面臨斷炊的危險!

日軍終於怒了!這樣的挑釁簡直是把他們當子耍!停駐在吳港一直捨不得用,一向用來作爲本土決戰利器的三“大和級”戰列艦終於擠出一來,“信濃號”戰列艦經過一番掙扎後,增援到北上渤海灣的“美濃號”超級航空艦艦隊當中,準備好好的給中國人一點顏色看看,同時日軍放置不用的潛艇艦隊也紛紛從老巢內出來,開始與中國人展開捉迷藏似的反潛作戰!

中日戰爭,到此才真正進入到第一個**!這中海陸空一體化的瘋狂作戰模式對於資源的消耗是無止境的!日軍被拖入泥沼中僅僅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發現一個大的麻煩——石油快供應不上了!

日本的反潛技術太差,是一個非常大的麻煩!他們建造技術、設計能力都非常優秀的“伊”系列潛艇無論在排水量、航速、魚雷系統和動力系上面都有不俗的表現,是在至關重要的雷達和聲納技術

着致命的缺陷!相對於中國海軍來說,他們簡直樣!包括他們的那些反潛驅逐艦在內,都拿那些改裝了通氣管技術和AIP動力系的潛艇一點辦法都沒有!最糟糕的是碰上可以在潛行狀態下發射“音響制導魚雷”或者“尾流制導魚雷”的“宋”級潛艇的時候,那簡直是一場災難!

於,在浩瀚的南海上,中日潛艇艦艇之間的碰撞較量爆發出一次次可笑可悲的碰撞!擁有這時代最先進技術代表的中國海軍潛艇部隊在日軍眼裏幾乎成爲不可戰勝的死神!攜帶有24枚魚雷的“宋”艇自持能力超強,依靠電池組的靜默潛航能力令人無從偵查把捉,即使是日軍的重型巡洋艦也拿他無可奈何,除了“大和級”戰列艦,竟是沒有一種艦艇是真正安全的!

連續兩個月的海上、海下、空中破交戰戰果輝煌!從5月底一直到七月初,日軍幾乎沒能從東北運回一點成批的資源材料,沒能將本土的部隊和裝備安安穩穩的運抵東北戰場,從北九州到瀋陽的通道完全被封堵,就連最後的依靠——本土到朝鮮清津的航道都被潛艇騷擾的日夜不安朝不保夕,此等情形下,東北戰場收到的影響就太大了!

到了6月底7月初的時候,日軍的疲態開始彰顯,美國太平洋艦隊的反擊開始後,南方局勢一再惡化!在鐵血近衛軍的幫助下,中國遠征軍守住了曼勒防線長達一個半月之久,最終日軍不得不繼續增兵兩個師團,以總數六個師團將近二十萬人的強盛兵力對緬甸北部瘋狂攻擊,在付出了將近七萬人的代價後,他們勉強佔領曼勒,逼迫中國遠征軍分路撤退。(〕

英印軍跑的最快的,早在5月間,他們便一再後撤直到撤入印度境內,遠征軍的主力在曼勒防線與日軍拼命廝殺後,終因後方補給不暢,配合作戰不利等等因素,最後守不住曼勒而棄守後撤,第5軍杜聿明部被迫逐步撤到密支那地區穩固後防綢繆捲土重來,第6軍主力在東枝前線與血第三軍合作固一個多月,堵住正面陣不讓日軍寸進,然卻在6月間,因爲曼德勒防線的後撤導致右翼空虛,被日軍乘虛而入,以一個師團的兵力狂猛進攻,最後防守不住退守臘戍,部分隨鐵學軍退到薩爾溫江東岸堵住日軍前進的步伐。

殿後的第66軍第38師孫立人部因爲協議問,不得不陪同保護英印軍然返回印度,作爲盟友的承諾,他們成爲這股喪家犬一般的隊伍的保護者,看住英國人的大門。其餘66軍兩師部隊一部退守臘戍,一部拉回昆明修整。

日軍33師團追擊未果後,在密支那停住腳步,因爲就在這段時間裏,一條跨越山川從昆明溝通過去的補給線幫了大忙,從昆明起飛的運輸機不斷空投物資,美國人的大量運輸機也終於開始參與支援作戰,令弟5軍戰力恢復不少,反過頭來將日軍逼住不得前進。

臘戍方向,後撤防禦部隊面對日軍的咄咄逼人攻勢節節後撤,隨即被鐵血軍第三軍主力主動出擊接應下來,日軍攻勢立刻被瓦解,止步於曼德勒不得前進,至此,日軍控制緬甸的戰略目標並未達成,大本營在調整美國參戰、中國發瘋後的戰略之後,準備發起新一輪的迅猛攻擊。

而根據三國合作協議,中國遠征軍的第二期部隊也開始選拔整總數超過十萬人的隊伍經過分批次的換裝之後逐步往昆明集結,下一次的大戰正在默默醞釀!

此刻,最不好過的,便是身處東北富庶之地的關東軍!經過5月的大敗之後,第一條防線全盤瓦解,國防軍攻勢迅猛,很快陳兵第二道防線。

到此,煙大將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決戰遼西的戰略是多麼的愚蠢!一切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的戰略戰術都是徒勞的,因爲最根本的一個條件——戰鬥力,他們解決不了!

空軍完敗,裝甲師團完敗,大炮部隊完敗,陸軍步兵還是完敗!他唯一學到的一點便是,子彈和炮彈密集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精神是不管用的,步兵、裝甲兵、陸航兵和空軍合成一體作戰的時候,敵人是沒有破綻的,相形之下仍舊保持二十年前戰鬥模式的日軍落伍了太多!僅僅是在坦克的運用上,他們差的不是一星半點,那簡直可以用千萬公里來形容!

遼寧區的各大城市,說到底都是平原佈防,一旦步兵對抗守不住,塹壕堅守戰在對方瘋狂的轟炸和戰車碾壓之下毫無價值!失去了制空權的他們,就像漏雨的房子,上面下多大,下面的就有多大,根本都防不住也攔不住!

打城市游擊戰?這似乎是個主意,可惜的是,國防軍從來沒想過要那麼做!他們從一開始就秉持的“摧毀”戰略被忠實的執行下去,所到之處盡成焦土一片!人口密集的遼寧佔據了東北三省一多半的人口,這些人避開戰爭炮火後,丟開的城市鄉村的確給了日軍很不錯的遊擊陣,不過可惜的是,比他們更熟悉這一切的,是數不清的義勇軍游擊隊,這些人被打壓十來年後沉渣泛起,凡小規模活動的日軍碰上他們,那就是個死!況且不管什麼樣的伏擊陣,在主戰坦克帶下的戰車集羣面前,連一分鐘都頂不住,這樣的悲哀,令人哭都哭不出來!

6月底,遼河西岸已經全盤失守,遼南至關重要的盤山縣被攻克,國防軍順勢南下圍攻營口,將旅順北上路通道徹底割裂,裝甲兵團越過遼河之後開始猛攻破爛的瀋陽,一旦瀋陽被克,那麼日本關東軍鏈接朝鮮的重要通道將完全斷裂,關東軍的未來,將更加的艱難!

7月中旬,被擠壓到無路可走的煙大將終於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氣,命令朝鮮警部隊和遼寧各方部隊全部集中到遼河以東防線,下定決心,準備與國防軍來一次生死決戰!(閱!〕 亥時初,董其秀生下了一個女嬰。沈穆軻在守靈,是第二天早上才知道的,大失所望,而且這孩子的生辰日也不好,是沈老太爺的死忌日,讓人感到有點膈應。

董其秀也很失望,可孩子已生下來了,就是一個女孩,不可能將孩子塞回肚子里,生個男孩出來,只能另想辦法。董其秀等沈穆軻走後,把她的奶娘厲婆子喊了進來,主僕商談了許久。稍後厲婆子揣著銀票,就離開沈府去辦事了。

沈丹遐年紀尚小,還不能穿著孝服,去靈堂上哭喪,因而沈老太爺的死,對她的生活沒有多大的影響。

沈家的四位姑太太和姑老爺帶著孩子們都趕回來奪喪,沈丹遐見到了一大堆表兄表姐,不過她年紀太小,實在是記不太清。

沈家辦著喪事,但也沒忘了討回公道,畢竟不可能讓沈老太爺就這樣冤枉的死掉。沈老太爺和祥清侯府都是堅定的新帝派,是他們支持新帝宮變,登基為帝的。正所謂,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皇上是懲處不行,不懲處也不行。

朝堂里爭論不下,最後是趙后出面,大義滅親,把趙公葑送去了德令哈城修築城牆。趙老太太捨不得小兒子,在趙後面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趙后見母親哭得傷心,不得不把話說明白來勸她道:「母親,殺人是償命,若沈家一定要追究到底,小弟就沒命了,讓他去修城牆,不過是緩兵之計,到德令哈城,離錦都這麼遠,沈家人哪裡知道後面的事?等過一兩年,就說城牆修好了,小弟就回來了。這件事也淡下去了,沈家想追究也沒法追究了。」

趙老太太一聽這話在理,如是也不哭了,回家打點,送趙公葑去德令哈城,又再三叮囑他,要老實點,不要再惹事,好早點回錦都城。趙公葑先是鬧,不肯去吃苦,趙老太太把趙后勸她的話,透露了一些給他聽。趙公葑是很信服他這個姐的,如是就滿口答應去德令哈城了。

在趙公葑離京這天,一個算命先生在沈府門外求見。沈家在辦喪事,哪有空見他?他卻道:「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有生有死,有死有生,死者去,生者來,世道有輪迴,生生不息。他是她,她是你。前世男,今生女,悲事不用悲,喜事應當喜,」

這話他有意說得含糊不清,門子隱約聽到生啊死的,心念一動,就把這人請了進去,通報給沈母。

沈母是並不虔誠的佛門居士,但佛教講究的輪迴,她是信的,也愛算個命什麼的,就把人給喚了進去問話。

那算命先生掐指一算,問道:「老太太,貴府在辛卯月庚申日這天,有一悲事,有一喜事,老朽說得可對?」

悲事自是沈老太爺離世。

喜事?

董其秀生個小丫頭片子叫喜事?

沈母遲疑。

算命先生目光閃了閃,道:「添璋弄瓦,皆算喜,貴府應該是男去女安。」

沈母嘆道:「我三兒的一個妾室,在那天的晚上生了個女嬰。」

「老夫先前就說了,前世男,今生女。說句不敬的話,令夫是不敬菩薩的,原本是要墜三惡道的,但因老太太您敬,惠及令夫,他才沒有入惡道,重歸沈家門,為得就是隨老太太您一起敬菩薩,再修個男身。」算命先生繼續忽悠道。

這話入了沈母的耳,人生莫作婦女身,百年苦樂由他人。沈老太爺雖沒寵妾滅妻,但身邊也沒缺了女人,兩個活生生的庶女,杵在那兒給她添堵。她信佛敬佛,何嘗不是想來世做個男人?

算命先生臨走時,又說了幾句,「老太太謹記,前世事已畢,今生另有緣法,切莫一味糾結過去,當如何便如何,爺是爺,孫是孫。」

「多謝先生提點。」沈母雙手合十道。

沈母信了他的話,打賞了他三十兩銀子。讓下人送他離開后,把沈穆軻叫了過來,「明兒你把董氏生的那個女娃,抱過來給我瞅瞅。」

沈穆軻是知道算命先生這事的,見那孩子入了沈母的眼,回房跟董其秀說了。

董其秀嘴邊閃過一抹詭異地笑容,道:「以前也聽過這種事,只是沒想到會發生在我們家。」

「這是得了大機緣,才能發生的事,明兒我把孩子抱過去給母親看看,請母親為孩子取名,你看如何?」沈穆軻問道。

「當然好了。」董其秀沒想到還有這意外之喜,滿口答應。

次日,沈穆軻把孩子抱去給沈母看,不知是受算命先生的暗示,還是沈母老眼昏花,覺得孩子眉宇間與沈老太爺相似,在沈穆軻請求她給孩子取名字時,欣然同意。

沈母給孩子取名叫沈丹念,沒有依從三房給孩子們用的走字旁,用了心字旁。

陶氏得知此事,記起董其秀的奶娘出門的事,隱約覺得這事是董其秀從中做了手腳,暗暗心驚,這個女人太厲害,居然將一件不好的事,硬掰成好事,難怪在夢裡,她鬥不過她。

七七四十九天後,沈老太爺就要出殯,沈家三兄弟和沈母商量守孝的事。三年孝期滿了,沈家三兄弟還要入朝為官的,怕人走茶涼,以後復職艱難。商量過後,不願長途跋涉的沈母和沈穆軾一房人留在錦都城,沈穆載一房和沈穆軻一房回魯泰守孝。

長子捧靈、幼子打幡,是大豐朝的習俗,他們兄弟回去禮數全了,沈穆軾回不回去,也就不重要了。周氏心中暗喜,林氏回魯泰,沈府的中饋就歸她管了。

雖然沈老太爺提前死了,但陶氏並沒有慌亂,夢裡九年後,也是長房和三房在回魯泰守孝的,立刻讓下人們收拾東西,該帶走的帶走,該封存的封存,該託付的託付。

董其秀就難辦了,沈丹念才一個多月,又因為所謂的投胎轉世之說,沈母要把沈丹念留在身邊。畢竟是身上掉下來的肉,董其秀捨不得,可是遠離沈穆軻三年不見面,他會不會忘記了她?

董其秀思前想後,一咬牙,把沈丹念丟給了沈母,隨沈穆軻一起回魯泰。

三月初九,沈家抬靈出殯。皇上先前,既感念沈老太爺不離不棄地扶持之恩,也為了安撫沈家,不但派了近身大太監每七日都來祭祀,還給了沈老太爺一個襄廣的謚號。

皇上都如此厚待沈家了,親王、郡王等勛貴人家豈敢怠慢,紛紛高規格地擺上了路祭。 俊六不這麼搞是不行了(諸夏3章)。現在情勢之危機。已經大本營和他們整個陸軍部所有人的估計。對於中國國防軍的攻擊力之強悍。決心之大都沒有充分心準備。更沒有想到對方會以這樣的手段來破交!

一個多月的時間裏。不算本土遭受的損失。單純從日本運往東北戰場的損失之大。和因爲裝備彈藥補給不及時造成的影響就幾乎顛覆了他的所有計劃!此刻的關軍用於抵抗國防軍進攻的武器彈藥。全部來自於儲備在吉林黑龍江準備與蘇聯發成衝突用的略物資。一旦這批物資耗盡了。那麼上百外關東軍就將面臨有槍有炮沒有彈藥。有戰機去卻沒有汽油的糟糕的。那幾乎是被人任意蹂躪的!

到今天。整條戰線上。國防軍都取的了連連勝利。在遼北的區。西北方面軍之包頭集羣的一個集團軍兵力兩個裝甲師爲前導。四個機械化步兵師爲側翼。總計十二人的攻擊力量從魯北源源不斷的涌進來。此刻已經佔領南安安廣等的。前鋒到達大齊乾安長嶺。截斷東北鐵路大動脈的西線。暫時止步於嫩江南岸的區。威脅吉林長春。並與中路突破的東北方面軍第二集團軍壤。

在中路。從開魯殺入的第二集團軍主力攻下通遼後。沿着鐵路線東進攻克燎原。前鋒到達懷德八面城康平一線。與北方部隊形成平推態勢。策應其主力攻略長春。

南路攻擊鋒線自不必說。此刻已經將大遼河東岸部拿下最南端攻擊線已經逼近營口和大石橋。一旦從此處打開缺口攻入蓋平。則日軍在遼東半島半個世紀的經營就要面結束的危險!

除此之外。新民經遭受了半個多月的轟炸。崩潰只掌之間。安臺遼中根本不是什銅牆鐵壁的塞。嚴重回縮的日軍主力密密麻麻的分佈在南滿鐵路上。以瀋陽城爲心。形成一個巨大的剿殺攻擊面。眼見的後面重型火炮部隊和裝甲兵團全部運動到位後決定遼寧乃至整個東北戰局的致命一即將展開!

6月中此前遲遲沒有動作華北方面軍終於完成動員集結。沿着佔領並修復的鐵路順利北上。分別河北察哈爾進入遼寧熱河。隨即緊跟着前方攻擊部隊的腳步填補後面留下的空白。穩固形式清剿日軍小股零散部隊。並展開進一步的大拆遷和大搶劫!該方面軍的0人加入之後讓國防軍總擊力量達到65萬步兵15萬空軍。總動員兵八十萬。佔國防軍全部量的百分之六十!

一方面是從全國各的源源不斷的輸人力後勤補給和彈藥武器。一方面卻是扣扣索索一日緊似一日的憋屈。相形之下的日軍之難過可想而之!這個時候他們才刻理解當初在他們攻擊下節節敗退的中國軍隊是一種怎樣的心情!特是37年開戰初期。他們兩個軍的兵力在華北席捲攻擊時中央軍面對他們的坦克大和飛機轟炸是怎樣的鬱悶憋屈。風水輪流轉今天到他們了!

俊六多麼希望國軍裏面能夠出現那麼幾支冒冒失失的部隊。不管是裝甲師還是機步師什麼的。只要他們成建制的突入日軍巨大的戰線內。孤軍深入攻擊某一個堅固的要塞堡壘然後這邊動員絕對優勢之力量對他們採取毀滅性的`擊。給對方一次深刻的教訓獲的一個足可以振奮民心國體的勝利。來改變這場戰爭的形態!

可惜天不從人願除了剛開始`破長城關塞的時候對方曾有過在熱河省內長驅直入瘋狂突破的做法之外。4月中開始。他們的腳步越發的緩慢而穩健。沿着重要的鐵路和公路。針對日軍的重要城市堡壘和陣的做正面全力打擊。每一次出動的步兵數量都不少於日軍。而炮火與裝甲力量空軍支援都是數倍的。嚴格按照死板的戰術推演結果往前打。哪怕是碰上大幅度潰敗的缺口也不貪功冒進。有餘力也用來鞏固現有的勝利果實。竟是一,都不浪費時間和精力!

這的敵人(諸夏3章)。在一次的勝利面前始終保持警惕和冷靜。不是腦子有毛病。便是真正的精銳和強大!俊六現在可以肯定。中國人跟德國人十幾年的合作歷程中。學到了德國人的嚴謹和古板。特別是德國參謀力量的傳承。對於和戰場推演的掌握。指揮者對戰略戰術的運用等等。他們中間或許出不來什麼很有性格的高級指揮和將軍。可是這樣的一支部隊。如同蟻工兵一般的嚴格執行鋼鐵一般的推進計劃。在有着那樣強大的軍事裝備和後勤輔助力量的支援下。攻擊能力的強大都是令人難以招架的!從這個意義上說。當初制定遼西決戰的策略。真的是錯了!有的時候人多並不代表就一定可以獲勝!

面對東北局的急劇惡化。大本營方面爭論的異常激烈!以東條英機爲首的主戰派毫不妥協的認爲。把仗打成這個樣子。關東軍方面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明道中國一定會展開反擊的情況下。沒有足夠加強邊防力量。在中國對日宣戰之後。沒有主動打破僵持局面。將主戰場引入華北。是極大的失策!

兵器局方面也遭到的申斥。從1937年戰後。明明感受到中國軍變化新武器裝備帶來的影響。卻沒有相應的出檢討。在後來的參謀部總結中。只將戰車的用和空軍新戰機的應用提到了一定高度。卻忽略了陸軍常規武器的效能改進對戰爭的影響。特別是在高速子彈投射武器上面。居然仍舊堅持戰鬥精神刺刀搏殺精準射擊和夜間戰鬥等等老掉牙的科目。而沒有相應的增強。一味的看着現有工業生產能力來約束軍隊彈藥消耗規模現在吃大虧了。誰的錯?

更不必說五年來。知道世界上已經出現反坦克裝甲武器的情況下。一廂情願的認爲只要改變戰用技術。加強戰車防護能力。就可以將這種難搞的武器防備住!現在證明。這是一個更加無恥的偷懶的藉口!

條英機本人也知道日本的狀況。軍和海軍歷來在爭奪資源和資金上面不遺餘力。因爲要遷就海軍的需要。陸軍武被迫仍舊保持幾十不變的樣子除機槍大炮術上加強不少外對於彈投放數量上面依舊卡的很死。許多輜重方面嚐嚐計算幾發子彈就能打死一個敵人的賬目。現在中國人那裏流傳出一個新的計算結果。是一萬發子彈對一個人!也就是說。人家可是爲日本的百萬大軍準備了幾十億發子彈甚至更多!

因爲此。在國防軍內裝備的裏面自動火力佔了極大的部分。從步槍到機槍。無論射速還是彈藥基數都比日本陸軍要多了幾倍!這樣打起來。每一個

不不面對鋪天蓋的的子彈壓腦袋擡不起來的狀彈和飛機投彈上。同樣如此!

火箭彈火箭炮方。日本投入研究的時間太短該死的德國人又拒絕透露他們的到的技術。僅僅是把從中國人那裏的到的外購貨高價勻了一些來加上從中國央軍手裏想辦法弄出來的少量火箭彈。總算有些明白這種武器的結構和樣子。但是明白是一回事。造出來又是一回事!中國人在這上面花了十幾年的時間纔有的成就日本人想要一步登天?難!不論是火箭發動機還是前面的聚能罩技術。都需要一個發展的過程!

找原因是一回事繼續增兵跟中人死磕下去也是堅定不移的政策。主戰派認爲。中國的軍事工業和重工業儘管比較完備但是相當數量的戰略資源卻需要從外面購進運輸。

這裏麪包括最基本的高質量鐵礦石和石油。包括至關重要的銅和其他有色金屬。甚至是糧食之類。缺少了這些東西。以中國的儲備規模。頂多有三個月就會耗乾淨。在那之後。他們憑麼支撐這樣烈度的戰爭?就算他們現在已經開發出來幾個大鐵礦。也有了甘肅玉門油田和陝西延安油田那可憐的一年幾十萬噸的產量。可這樣的產量能起到什麼作用呢?以他們那樣的軍隊規模。沒有五百萬噸以上的產量是撐不住的!鋼鐵方面。沒有八百萬噸到一千萬噸的產量。他們也是扛不住這樣消耗的。這麼計算起來的話如果持續投入兵力頂住他們的瘋狂攻擊。就一定可以徹底幹掉他們!後在東北的關東軍一百三十萬了。再次深入動員的話從本土運去五十也不是不可能。可是真的有那個必要麼?在那麼狹窄的的方?主和派也是存的。比如說仍舊鬱郁不的志的石原莞爾。他和一幫當年跟隨西園寺的傢伙就一再宣稱。對支那戰爭要慎重。必要的時候可以主動和解。哪怕暫時退出東北也在所不惜!當前形勢下。日本的能力還不足以支撐這樣規模的兩線作戰。如果本土遭到嚴重的破交戰阻撓。那麼嚴重的資源危就會發生。本土一點礦產都不出來的日本。若是被阻斷一個月資源供給。都將是致命的!況且以日本的國民數量。動員超過三百萬的兵力出來。那可是整整一代的年輕人啊!以現代軍事的需要。日本支撐的起麼?

毫無例外的。他們的論調遭一致的狂批!三百萬算什麼?日本至少可以動員七百萬部隊戰。即使是歲的日本青年。也可以拿起武器與敵人作戰。這完全不問題!至於說完全的破交戰。這更是在開玩笑!整個太平洋的區。在那裏還有樣的敵軍艦隊存在?英美艦隊都被打敗了。雖然在“珊瑚海戰”和“中途島海戰”中吃了點小虧。可是你承認。在這片海域。少是在以日本四島爲中心的巨大環海區域內。是沒有任何艦隊力可以影響到日本的航運的。

至於很多人強調的國海軍。主嗤之以鼻!不過是隻有一艘航母帶幾十只艦艇。外加三艘用貨船改裝成的所謂航母。到現在除了在在蘭芳羣島內海跟日本艦隊繞圈子捉迷藏外不敢出來冒泡扎刺。連戰鬥勇氣都缺乏的艦隊。有必要重視麼?而他們的另一半—在山東沿海修整的艦隊更加不敢出頭找麻煩。要知道他們面對的。可是日本最強大的本土防衛艦隊啊!有着三艘“大和級”超級戰列艦的強大艦隊。他們敢出來。那是找死!

算來算去。也只有那些鼠一般藏在水下搞偷襲潛艇纔是個不大不小的麻煩。他們也的確給海運帶來不小的影響。只是相對於整個的日本海運規模和造船速度來說他們真的不算什麼!這樣的損失是可以忽不計的!

那麼。比較起來。受到封鎖的中軍隊到底能夠支撐多久。是可以精確計算出來的!就算他們解決了鋼鐵的問題。沒有石油。他們什麼都不是!等他們打光了彈藥的時候就是日本陸軍大舉反擊。一舉幹他們覆滅他們的時候!日本。是有這個能力的!

正基於這樣的理由。大本營仍舊堅定不移的執行堅持戰鬥決定!他們都相信。只要再堅持幾個月。就可以將中國的最後一點元氣消耗乾淨那時候就不存在所的兩線壓力。只需要全力對付英米人就好了況且日本的歐洲盟友德國。不也正在取的節節勝利麼?

但是。當決議到了關東軍方面的時候。俊六大將召開會議討論自己看到的知道的面臨的重要情況時卻遠遠沒有大本營那麼的樂觀!只有真正接觸到了現在的國防軍的人才知道。繼續支撐幾個月是多麼的艱難!這可是廣闊的東北平原啊不是浩瀚的大海和複雜的島嶼。對方的戰車可是長驅直入橫行霸道的!

只不過有些喪氣話是不能說的。他也不想說!整個日本上下。沒有人甘給中國人。那簡直是一種不可接受的恥辱!他寧可去死。也不願意相信打不過中國人。這是很無理由的。應該有這個信心!

這是決戰之前的最後一次會議。除了派遣軍和關東軍司令部各主要官員外。凡是沒有在第一線指揮作戰的後備部隊和上將軍官都來了。大家都很清楚問題的嚴重性。同時也完全理解這次會議的必要性和決斷意義。

會議室裏。所有人都還保持應有的儀態。但是沒人臉上能夠看到輕鬆的表情。一張張死板陰沉的臉足以說明一切。俊六本人也高興不起來。

他也懶的說那些沒用的廢話。只是抖了抖手中的大本營決議報告。疾言厲色的對衆人說:“本營的決斷已經的到天皇的御準。我們可以到源源不斷的兵力增。護航艦隊出擊後。海運也會的到一定的緩解。所以困難都是暫時。我想知道。在戰鬥開始之前。諸君還有沒有更好的建議?這將關係到整個滿洲局勢和一百多萬士兵以及數百萬國民的安危。請盡力思考!”

“如果是這樣的戰部署。我不!”沉默的人羣中。突然一個平靜的聲音打破僵局。同時也將所有人的眼光吸引到他的身上。

“不同意?!”俊六的雙眼登時放射出滿含怒意的神光。冷冷的掃射向那個人。在這個時候。整個派遣軍內部是不可出現不同聲音的!任何不贊成戰鬥的。不可能出現在這個會場裏。到底是誰這麼大膽?

馬上所有人都認出來了。說話的人是剛剛隨着部隊從朝鮮過來的岡村寧次上將。這個傢伙也是佼佼者了。現在說出這樣話來。卻又是爲了什麼?

俊六對他的印象是比較深刻的。這個曾經當關東軍副總參謀長的傢伙。對於中國和

的研究相當透徹厚。傳說他最早的祖先是中國明將徐達。是個很有內涵和智的聰明人。更受到天皇陛下的多次嘉獎重視。在3年後中國局勢出現劇變。他就被派到朝鮮去穩定局面就近接觸中國方面的情治工作。據說卓有成效。這一。本是要將他派來作爲當自己助手的。可這個傢伙爲什麼要提反對意見呢?

“崗村君!你有別的什麼看法可以說。但是大本營的決策是不能改變的。難道你也會認同石原那些人的法。以爲我們應該主動跟支那人講和?撤軍?!”俊六的口氣非常嚴厲和不友善聽上去冷的。話音裏都帶着狠戾的情緒。

岡村寧次淡淡的答:“大本營的作戰決策我是贊成的!包括增兵的決議我也認爲很有必要嗎。但是對陳兵南滿鐵路與支那軍決戰的決議。我爲不妥當。並且對於堅持幾個月就可以完全變戰局的論斷。我認爲也需要商榷!”

此言一出。全場震!要知道今會場裏的人幾乎個個白頭。肩膀上都扛着花帶着星。隨便抓一位都是將軍。中將以上佔了大半。這麼多優秀的人公認的決斷他不贊同這不是有點狂妄?

俊六卻沒有立刻發火他一向知道岡村寧次是非常有主意的人。理論水平之高在日本也是出了名了。他既然這麼說。就一定有他的理由。

當前形勢如此複雜嚴峻。俊六正希望有人能替己分憂!因此。沒象其他人似的怒目相漲紅面孔只輕微的點點頭。不鹹不淡的問:“哦?有不同意見是好事。那麼岡村君認爲怎樣的戰略部署才更符合你認爲的正確呢?說說看!”

岡村寧次很清楚自成了矢之的。但卻一點不爲所動。站起來平靜的說道:“司令官閣下!我認爲前我們面對支那軍隊出於劣勢。不管是暫時的還是長期在不能解對方功力力量之前。僅僅增加軍隊數量是無濟於事的!如果單純是爲了消耗他們的力量和物資裝備我們應該捨棄容易被圍攻轟炸的城市和平原的帶。而改爲主動收縮到的形複雜的山川當中(諸夏3章)。令他們的優勢武器裝備不能發揮作用。而被迫與數倍的我軍進行山的作戰!樣一來我們不但能保證最小的傷亡代價最小的物資消耗。還可以拖延時間消耗其力量最大限度抵消重型裝甲部隊的殺傷力。一旦到寒冷的冬天那麼不管支那軍多麼強大。都會像蘇聯前線的德軍一樣。被天氣和的利給擊敗!”

“啊?!主動退讓?!開什笑。大日本帝陸軍什麼時候有過這樣的傳統?這簡直是比戰敗更加可恥。絕對不行!”

“難道岡村君以爲國兵會怕麼?我們爲了天皇和帝國大業犧牲是理所應當的。怎可以遇到麻煩和危險就躲避?你是存的什麼心思?!”

“讓出南滿鐵路?!那不是乾脆要旅順大連和整個遼寧都讓給支那軍麼?那樣一來我們存在還有什麼意義?!關東軍十幾年的辛苦經營。就這樣白送出去了?這是哪門子的戰鬥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