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逸咧嘴,盯著周鵬玩味的獰笑了起來。

周雅真的是茫然了,她不明白為什麼三長老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周安山也傻眼了,他就算是做夢,也想不到竟然會有人提出這樣的要求,讓別人抽自己的耳巴子。

「三長老,這,這小子打了你?」

周安山上前一步,畏懼的看了一眼林逸之後,才湊近周鵬的耳邊小聲說道。

可周鵬一聽,抓住桌子邊緣的大手卻慢慢的鬆開了,臉上那陰鷙的神情,也換成了燦爛,討好的笑容,微微扭頭,用眼睛的餘光看著周安山高深莫測的笑道:「安山,你可知道,我為何要求林少打的我的耳巴子嗎?」

「林少?」

周安山一聽,頓時麵皮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心想,你剛剛還叫人家小砸種呢,不過現在三長老都成了個屁了,他自然也不願意冒頭。

反正這次的事情,雖然明面上是讓他來督辦,可是實際上,一切掌控權可都還在周鵬的手中,當即彎腰恭敬的笑道:「安山不知。」

「吾日三省,今天,咱們都著相了啊!我讓林少一連打我兩個耳巴子,為的就是提醒我自己,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太得意了,事不可做盡啊!」

周鵬意味深長的笑道。

林逸一聽,這次倒是輪到他傻眼了,厚顏無恥之徒他見過不少,可是如周鵬這樣的,那絕比是上天入地獨一份。

別人也許不清楚周鵬心中的想法,可兩世為人的林逸如何能不清楚呢?

第一巴掌太快,周鵬無法確定林逸的實力,不過卻已經不敢小覷了。

所以他提出了讓林逸打他第二巴掌,為的便是想要暗中觀察林逸的速度,如果他有把握利用境界輾壓林逸,自然會在耳巴子落在臉頰上的時候,抓住林逸的手掌,甚至不介意斬了林逸。

可很遺憾,他依舊沒有看清楚林逸的是如何出手的,所以編造出了這什麼狗屁吾日三省,歸根結底還是怕死。

這下便連周雅都明白了周鵬心中所想,看向周鵬的眼神兒不禁有些怪異。

不過周鵬倒是無所謂,反正他三長老的身份地位擺在哪裡,只要他不死,那就誰也無法撼動他今天的地位。

「咕嚕!」

周安山一臉震驚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完全被周鵬的無恥震驚到無以復加,甚至連現在該說什麼都不知道了。

「林少,這次我代表周家前來跟你洽談之前誤會的事情,我周家願意做出賠償!」周鵬接下來的話,更是宛如晴天霹靂一把,把周安山雷的里焦外嫩。

「三長老,你當初可不是這樣跟少爺保證的啊?」

周安山焦急的吼道。

「嗯?你在質疑我?」周鵬一聽,頓時面色陰沉了下去,他招惹不起林逸難道還招惹不起周安山嗎?

周安山一看到周鵬那陰鷙的眼神兒,頓時身體一抖,急忙惶恐的說道:「不敢!」

別看他在周家是少爺,地位似乎非常的尊貴,可是在長老這種級別的強者面前,那還真是連個屁都算不上。

「不知道周家能夠拿出什麼樣的賠償呢?」林逸一臉玩味的盯著周鵬,眸子深處有用殺機在涌動。

這種連臉都能夠不要的人,簡直比隱藏在暗處的毒蛇還要兇殘,讓人防不勝防。

「呵呵,林少有什麼要求,只管說,我回去轉告,定然要促成周家跟林家和解。」

周鵬看著林逸一臉真摯的笑道,那神情彷彿一點都沒有察覺到林逸眼中的殺機一般。

「瑪德,老奸巨猾啊!」林逸在心裡重重的嘆息了一聲,這周鵬的態度簡直好的跟伺候皇帝的太監一樣,他想要殺對方連理由都找不到。

臉讓你打了。

如今還這麼好的態度。

如果強行動手,就連他自己都有點看不過去了啊!

「這次事情是誰做的,讓他自己滾出來道歉,另外,從我林家拿走的十倍償還!」林逸看著周鵬冷冷的笑道。

「什麼?你好大的膽子,你可知道……。」

周安山一聽頓時怒了,瞪著眼睛就看著林逸吼了起來,只是話說道一半的時候,卻迎上了周鵬那充滿殺機的眸子,頓時後半句話便被他吞了下去。

「好,事情就這麼商定了,我現在回周家轉告林少的要求,一定會儘快答覆的。」

周鵬起身,抱拳,恭敬的說道。

「滾吧!」

林逸大手一甩,興質闌珊的說道。

「呵呵,好,後會有期!」

周鵬不敢廢話,急忙朝著外面走去,周安山之看了林逸一眼也不敢再廢話了急忙跟了上去。

三長老的臉都打了,他就算是在智障,也知道這林逸不一般了啊!

當即一行人灰溜溜的離開了藥店。

周雅黑杏乾的大眼睛帶著一抹詫異痴痴的盯著林逸。

「怎麼了?沒有見過我這麼帥氣的男人?」

林逸扭頭,看著周雅莞爾一笑道。

這周雅雖然現在落魄了,可是骨子裡那種天生自帶的高傲,以及那婀娜多姿的完美身材,依舊還是像一塊兒磁石一般死死的吸引著男人的目光。

「傻小子,你姐姐我都一把年紀了,什麼樣的帥哥沒有見過啊?」

周雅回過神兒,那冷漠的臉上浮現了一片紅暈。 隨後神色凝重的說道:「周家傳承久遠,雖然我只是一個分支,不過倒也知道一些秘密,類似於三長老這樣的也僅僅只是外院的長老。」

「哦?這麼說還有內院了?」林逸來了興緻。

「不錯,內院的長老,那都是人中龍鳳,隨便拿出來一個都足以讓整個華夏抖三抖,宗師之境,也僅僅只是進入內院的最低門檻而已。」

周雅看著林逸無奈的說道。

這次林逸打了周家的人,便如同打了周家的臉面,周家定然不會善罷甘休的。

誠然,林逸的實力很不錯,可那又如何?

一個人如何能夠對抗一個龐大的家族?

那可是宛如帝國一般恐怖的存在啊!

簡直不可撼動。

「呵呵,那倒是有意思了啊!修行之路不寂寞了。」

林逸意味深長的冷笑道,不過他的心裡也越發的好奇了,不管是周家,還是龍家,這可都是一等一的家族,為何會對他們家的工廠出手呢?

「難道那工廠有什麼好東西?好到足以讓他們這樣的大家族都眼饞?」林逸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了這麼一個想法,隨後急忙看著周雅笑道:「我還有事兒就先回去了,我跟周家的事情,你不要管了,放心,我自己能夠解決,相信我。」

「喂,等等!」

周雅一看林逸竟然要走,以為對方是怕了,這心裡雖然稍稍有一絲失望,不過倒是沒有表現出來。

畢竟周家真的很強,林逸擔心自己的未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周姐還有什麼事兒?」

林逸有些詫異的問道。

「這裡的藥材,我也用不上了,而且如果周家下次過來的話,怕是也會進入他們的口袋中,既然這樣,所幸送給你好了,你等著,我幫你打包!」

周雅說完,便邁開鎂腿朝著儲存藥材的倉庫走了過去。

林逸嘴角微微上揚,雖然周雅已經儘力隱藏自己的情緒了,可他依舊還是在周雅的目光中感覺到了一絲失落。

「是因為我急著要走嗎?」林逸莞爾一笑,不過到也懶得去解釋。

不一會兒的功夫,周雅就拎著一個塑料袋走了出來,裡面裝著的全部都是最上等的藥材,光是野生人蔘就足足有八根,至於其他的如黃芪,天麻,金錢草等等更是有十幾株之多。

「瑪德,周姐以前的男人到底是誰啊?這也太恐怖了吧!全部都是野生的,就算是省長之流也無法做到啊!」

林逸一臉咂舌。

「你拿走吧!希望對你有點用!」

周雅看著林逸神色平淡的說道。

「呵呵,何止有用啊!簡直是有大用處啊!」林逸激動的接過了這些藥材,隨後放下了一張銀行卡在桌子上,「這算是補償,如果不夠,周姐隨時開口,千萬不用為我省錢。」

「好!」

周雅簡單的說道。

林逸見狀尷尬一笑,便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看著桌子上的銀行卡,周雅的眉頭微微一皺,心裡突然浮現了一個想法,隨後拿起銀行卡就走到了POS機前面,當看到上面顯示的數字,一直毫無波瀾的周雅張大了那宛如烈焰一般杏乾的小嘴,上面竟然顯示有接近五個億。

那吃驚的樣子,萬幸的是林逸不在這裡,否則,看著那張大的杏干小嘴,怕是難免會多想啊!簡直不要太杏干。

「呼呼,看來這小子應該也是某個家族的子弟吧!」

周雅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說道。

一回到東海大酒店,林逸便直接交代,讓陳天行給他看門,而自己則是衝進了練功房,有了神府煉化這些藥草什麼的可是極為簡單的事情,那傢伙,簡直比吃經驗丹更讓人舒服。

僅僅只是花費了一個小時的時間,林逸便把這些藥材跟人蔘全部都煉化完畢,不過神府這個貪吃的傢伙依舊還是吸收了不少的靈氣。

以至於林逸也僅僅只是到了煉骨境後期,不過實力倒是足足提升了五倍有餘,也算是不錯了。

看著自己白凈的拳頭,林逸咧嘴一笑,一拳打了出去,pia!虛空中傳來一聲炸響,宛如鋼鞭在抽打空氣一般,讓人頭皮一麻。

「嘿嘿,現在,宗師之境在我的手中怕是連一招兒都撐不住吧!」林逸一臉得意的大笑了起來,神府實在太過逆天了,幾乎對他進行了全方位的強化提升。

「也不知道我的神府如果提升到下一個境界,能夠給我帶來什麼影響呢?」林逸雙眸放光,滿懷期待的笑道。

按照諸天萬界的記載,神府那可是天地間最恐怖的存在,每一次境界的提升,對於修仙者來說,那好處都是無法言喻的。

「吱呀!」

練功房,房門被打開。

陳天行一臉激動的沖了上去,「主人氣息似乎又強大了。」

「呵呵,僥倖精進了一些,不值一提,你這麼高興,可是那銀球有了下落?」林逸看著陳天行淡淡的笑道。

陳天行一聽,頓時眼睛一亮,哈哈大笑道:「我主果然不凡啊!不錯,已經查到了,那銀球是本地陳姓的一個家族擁有的,不過幾乎不在外界流動,所以才會耗費了一些時間。」

「陳家?」

林逸一臉茫然。

上一世,他們林家雖然破產了,不過他大小也是個富二代,這中江市的名門望族,他就算是沒有見過,也應該聽過才對,可是陳家,他搜腸刮肚也想不起有這個家族啊!

「他們一直很低調,甚至如果不是查到他們頭兒上,屬下都不知道在咱們中江市竟然還隱藏了這麼一個家族,他們似乎跟中原陳家溝的人有些關係,也是全族練武。」

陳天行解釋道。

「呵呵,好,你去忙你的吧!我明天親自拜訪一下陳家!」

林逸冷冷的笑道,竟然敢對他痛下殺手,這陳家也真是死不足惜啊!

不過在這之前,他決定還是先去自己家工廠那塊兒地看看,自從林家破產之後,哪裡可一直被查封著,根本沒有再興土木。

「是!」

陳天行恭敬轉身離開。 而林逸則是出門騎著韓雨菲的機車,來到了林家之前的工廠。

兩棟五層高的樓房,外牆已經有大片的脫落,充滿斑駁的感覺,曾經的鐵大門上,也是銹跡斑駁,透過鋼筋之間的縫隙,能夠清楚的看到,裡面已經雜草叢生了。

甚至以前很乾凈的馬路上都長了不少的雜草,回憶如潮水一般,不斷的在林逸的腦海中回蕩,在這裡的日子,可以說是他最幸福的日子。

整天無憂無慮,工廠簡直就是他的樂園,可自從破產之後,他的人生便出現了滑鐵盧,以前的朋友對他冷嘲熱諷,甚至見面還經常取笑,嘲諷他。

自己的父母,更是因為辛苦勞作身體出了問題,最後撒手人寰,離開了他,也正是在那種萬念俱灰之下,他才想要在山中尋找一處清靜之地,想要安息,卻沒想到竟然讓他找到了一處仙家洞府,從而踏上了修行之路。

「上一世兒子不孝,讓你們受苦了,可這一世,我一定會讓你們長命百歲,享受人生的。」

林逸大手用力的握成了拳頭,咬著槽牙說道,隨後上前一步,大手一把抓住了那鐵鏈子,用力一拉。

「嘩啦!」

一陣脆響,鎖鏈直接斷開,林逸上前一步,推開了大門,朝著工廠內走去。

周圍到處都是一副荒涼的景象,林逸一個人直接走到了樓頂上,整個工廠內的一切都盡收眼底,只是觀察了一翻之後,卻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不管是在地形上,還是在地貌上,甚至風水學上,這林家工廠所佔的土地都沒有什麼特別出格的地方啊!

林逸皺著眉頭,直接從樓頂上跳了下去。

「砰!」

一聲悶響,宛如巨大的鉛球砸在了地上一般,隱藏在那一人多深雜草內的老鼠,小動物,都紛紛被這可怕的動靜嚇的朝著遠處逃竄。

林逸看著雜草叢生的院子,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隨後體內為數不多的靈氣,便緩緩的從體內溢出,宛如一層白霧一般,慢慢覆蓋了整個院子。

五分鐘后,林逸的目光猛的看向了西北角,隨後急匆匆的朝著哪裡走了過去,踢開上面的垃圾,一個長滿銹跡鐵板出現在了林逸面前,隱約從其中散發出一股可怕的氣息。

「瑪德,這下面是什麼啊!」

林逸歪著腦袋,一臉好奇,在他的記憶里,似乎工廠沒有這麼一處東西啊!

當即大手一把抓住了上面的鐵環,隨後用力的拉開!

「嘩啦!」

一股奇怪的氣味兒從裡面飄出,可林逸卻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在他體內的神府,在這一刻竟然躁動了起來,似乎下面有什麼極為珍貴的東西一般。

「我了個去!連神府都躁動了,看來下面絕對有寶貝啊!」林逸幾乎沒有遲疑,直接跳了進去。

「砰!」

大約下降了五六米之後,他才重重的落在地上,這裡的光線已經非常暗淡了,周圍的都是有些濕潤的泥土,空間也不是很大,僅僅只五六個平方。

林逸從身上掏出手機打開了燈光,四下的看了一眼,這一看,整個人頓時眼睛一瞪,一臉震驚之色。

周圍全是紅色的泥巴,乍一看,似乎並沒有什麼特殊的,可是卻有一股非常古老的氣息從這些泥土中傳來。

林逸眸光凝重,上前一步,慢慢把自己的大手放在了上面,頓時,喊殺聲驚天,一幅瑰麗壯闊的戰場場景驟然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無數身材魁梧,力量強大的戰士,揮舞著手中的那能夠劈山斷河的板斧,朝著前方殺了過去。

強者宛如過江之鯽一般,不斷從天空跌落。

炙熱的鮮血灑滿了戰場,沁濕了土地,染紅了天空。

整個畫面足足持續了接近五分鐘,當林逸終於從那種讓人驚恐,震撼的畫面中掙脫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像是從水裡面撈出來的一般,全身的衣服全部都濕透了。

「呼呼,呼呼!」

粗重的呼吸聲,不斷的在地下響起。

「瑪德,這,這難道是上古神魔大戰時留下的鮮血?」

林逸氣喘吁吁的嘀咕道,不過驚恐的眼神兒卻慢慢的恢復了正常,而且漸漸變得明亮起來。

那一副畫面的確太過驚悚了,也萬幸他曾經戰諸天萬界,見過不少大場面,否則,光是憑那恐怖的畫面,怕是就能夠摧毀一個正常人的神智,讓他變成瘋子。

「瑪德,這次是真的要發達了啊!」

林逸激動不已,有這麼多神魔鮮血浸泡過的泥土,他的神府說不定還能夠提升一個境界呢。

當即林逸盤膝而坐,開始緩緩催動神府,吸納周圍蘊含的那股荒古氣息,同時也從泥土中吸收那可怕的神魔血氣,當然了,經歷了不知道多少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