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可惜。

林逸的速度太快,根本就沒有給它足夠的思考時間,兩人的拳頭便狠狠的再度撞在了一起。

這一次。

虎踞更加的不堪,整個人直接像是一枚炮彈一般急速的朝著兩百米之外的山體落下。

「砰!」

驚天巨響,整座山頭都猛的一晃動,彷彿發生了驚天大地震一般。

而後。

一個深不見底的山洞便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嘶嘶!!!」

倒吸冷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天降萌妃:皇叔,寵翻天! 一名名強者全部都傻眼了。

暖暖沁人心 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啊!

以力量著稱的虎踞,竟然直接被打進了山體之中。

「嗷嗚!!!!」

一道蘊含著無盡怒火的咆哮驟然在山體內響起,震的整座山頭都猛烈的晃動起來,似乎在宣告他的不滿一般。

「哼哼,還不服氣呢,我倒要看看你的骨頭有多硬!」

林逸咧嘴一笑,再度風馳電掣的沖了出去。

隨後,眾人的耳邊就響起了一連串的悶響聲。

「砰砰!!!」

那傢伙簡直就像是在打架子鼓一樣,直接把站在山頭四周的妖獸都嚇傻了。

它們就算是做夢也想不到,這個世界上竟然有這麼恐怖的人,能夠壓著虎踞暴打啊!

「人類,這件事兒我跟你沒完,你丫的趕緊放了我!否則,無垠森林一定會追殺你至死的!」

虎踞憤怒的吼聲不斷的響起,可心裡也忍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恐懼之色啊!

第一次,他跟林逸的碰撞,它雖然倒飛出去了,可在它看來差距並不是很大。

可第二次卻不然了,他可是顯聖了,借用了一絲先祖之力啊!

可結果呢?依舊不堪一擊啊!

甚至比上一次被打的還要慘!

這心裡如何能不害怕呢?

它很清楚自己遇到了強者。

真正的強者!

它現在唯一能夠依仗的便是無垠森林這塊兒金字招牌,希望林逸能夠有所畏懼,放它一條生路,否則,今天它死定了。

「呵呵,我缺少一個坐騎,你可有興趣啊?」

林逸輕飄飄的聲音在山林之中響起。

周圍山頭的強者一聽,一個個都被嚇的牙齒都忍不住開始打顫了。

坐騎,這可是無垠森林內強者們的夢魘啊!

它們之所以不願意走出去,不正是因為不想成為坐騎嗎?

「小子,你不要太囂張了,我無垠森林之中的強者跟你們有約定,不得強迫!」

虎踞咬著槽牙,猙獰的怒吼道,它的血脈跟身份可是非常恐怖的,如果成為了林逸的坐騎,那豈不是讓祖上蒙羞啊!

「我有殺伐真經一卷,可渡你成為殺伐之神,我有靈丹萬顆,可助你提升血脈登上監兵神君的寶座!」

林逸居高臨下,盯著虎踞冷冰冰的說道。

「什麼?你竟然有殺伐真經?」

原本一臉憤怒的虎踞一聽,那充滿殺戮怨毒的眸子頓時猛的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監兵神君這可是他們一族最高的榮譽了,自盤古開天闢地到現在,也只不過寥寥幾人才有這樣的成就啊!

殺伐真經那更是他們一族的無上至寶,只是猶豫年代久遠,以至於已經斷了傳承,它們也只是偶爾能夠聽到這個名字而已,至於其中記載的是什麼根本不得而知。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這東西絕對是它們一族的無上瑰寶,也是最適合它們一族修行的東西。

它虎踞的血脈本就不錯,若是能夠得到這殺伐真經,將來的成就簡直不可限量。

可霸天虎跟天心此時卻面色大變啊!

在這無垠森林內最忌諱的便是坐騎這件事兒,甚至這兩個字都是禁忌啊!

可現在,林逸竟然要強迫佔山為王的虎踞當他的坐騎,這豈不是等於要捅馬蜂窩了啊!

以至於兩人被嚇的都急匆匆的朝著林逸所在的山洞沖了過去。

「恩?你們做什麼?」

林逸從山洞內走了出來,看著火急火燎的天心跟霸天虎好奇的問道。

「林少不可啊! 重生福晉求和離 在這無垠森林之內,千萬不能提坐騎啊!」

「師弟,你來崑崙虛的時間尚短,坐騎在這裡就是禁忌,萬萬不能再說了啊!」

兩人看著林逸焦急的勸說道。

林逸看著無比擔心的兩人,咧嘴輕鬆的笑道:「你們放心,既然是禁忌我自然不會再說了。」

「主人,主人,我答應了,你快把這火焰收走啊!」

虎踞焦急痛苦的吼聲,驟然從山洞內傳來。

天地間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

不管是虎踞的小弟,還是天心跟霸天虎,都傻眼了,一個個目光獃滯的站在原地。

「虎踞竟然答應了?」

每個人的腦海里都在不斷的重複這個問題。

林逸聞言,嘴角浮現一抹得意的笑容,心念一動,落在虎踞身上的紅蓮業火便悄然收回。

一股燒焦的味道從山洞內傳出,虎踞踉蹌從山洞之內走了出來,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股的糊味兒,看向林逸的目光充滿了濃濃的畏懼之色。

業火焚骨的痛苦,那簡直無法言喻,哪怕林逸已經收了業火,此時虎踞的識海中依舊還是有一陣陣的劇痛不斷的傳來,彷彿那種可怕的痛苦已經深深的刻畫在了它的識海之中一般。

「主人!」

虎踞看著林逸緊張恭敬的喊道。

「哈哈,好,你放心,跟了我絕對不會讓你難堪的,你將來一定會以你今天的決定而自傲!」

林逸咧嘴,神情強大而自信的笑道,上一世他能夠修到仙帝之境,對於四海八荒的了解程度,簡直堪稱是恐怖絕倫,只要他能夠進入仙域,從仙域之中徹底離開地球,到時候,他林逸將會展現出開掛的人生。

各種珍貴的天才地寶,對他來說都猶如探囊取物一般的簡單。

「是!」

虎踞低頭,恭敬的說道。

林逸見狀,咧嘴一笑,一排排萬獸凝血丹百年驟然出現在了虎踞的面前,一眼望去,竟然足足有幾百瓶,一瓶就算是只裝十顆丹藥的話,這也有幾千顆啊!

虎踞愣住了,一臉獃滯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丹藥,整個無垠森林最缺的是什麼?不正是丹藥嗎?

更何況這還是無比珍貴的萬獸凝血丹了,這東西在無垠森林中可是真正的硬通貨啊!

不管是剛剛誕生的小犢子,還是已經成為一方巨擘的大佬,吞下這萬獸凝血丹都能夠得到巨大的好處。

平時它們想要弄到一顆都已經是千難萬難了,可現在,林逸一下子竟然就給了它足足幾千顆,它如何能不震驚呢?

「主人,難道,這,這都是給我的?」

虎踞心中的不爽憤怒怨氣,在這一刻徹底煙消雲散了,激動無比的盯著林逸問道,那神情,別說讓它當坐騎了,就算是讓它當林逸的狗他恐怕都不會有什麼怨言了。

「當然,以後你只管修行就好了,需要什麼資源只管跟老子說,靈石什麼的我多如牛毛!」

林逸看著虎踞一臉傲慢的冷笑道,不過這話倒不是吹牛啊!

這東西他還真是多,最少他從礦坑之內得到的靈石,已經足夠他隨意揮霍了。

「多謝主人!我虎踞在這裡發誓,從今以後生死相依,患難與共!」

虎踞跪在地上,激動的大吼道,這次可算是心悅誠服了。

林逸不但實力滔天,最重要的是還如此富有,跟隨這樣的主人,在它看來絕對是它的運氣了。

「呵呵,好了,起來吧!帶路,先去找姚若天!」

林逸淡淡的笑道。

這次能夠收下虎踞也算是意外之喜了,以對方的天資實力,將來鐵定能夠成為林逸的一大助力,在收下了曹定功,任長風等人之後,林逸就一直沒有在輕易的收小弟了。

不外乎是因為已經很少有能夠讓他感覺到驚艷的存在,而且以任長風跟曹定功的資質,將來一旦成長起來,足以雄霸整個崑崙虛了。

非資質恐怖到了極點。

非命數恐怖到了極點的人,他林逸還真看不上了。

虎踞一聽,眉頭皺了一下,轉身看著周圍山頭上的小弟呵斥道:「都給我退下吧!」

眾人一抖,回過神兒了,急忙轉身朝著山溝溝里狂奔而去。

虎踞見狀這才收回目光看著林逸面色凝重的說道:「主人,他殺了金鵬王的小兒子,小金鵬,此時已經被金鵬王拿下,主人若是想要救他恐怕有些困難!」

「金鵬王?它有金鵬血脈?」

林逸眉頭皺了一下,面色有些凝重的問道。

金鵬又叫迦樓羅鳥,是神話中一種奇大無比的神鳥性情猛烈的神格化之巨鳥。曾為毗濕奴天之乘物。一般而言,大鵬鳥有世間大鵬鳥、化身大鵬鳥與智慧大鵬鳥三類。

世間大鵬鳥即是所謂的金翅鳥,是一種飛禽動物。金翅鳥伸展天生鐵的喙爪,翹著金剛鑽石的角,頂上有奕奕放光的寶珠,金眼如同日月般閃爍,宛如寶劍般的翅膀在空中舞動,銅色利刃的翎羽縫隙中降下熱沙雨,恆時居住在外海岸邊的樹上,以龍為食。

此鳥列屬八大部眾之一,與天、龍、阿修羅等共列位於佛說法之會座。

可無論哪一種金鵬,它的血脈都是無比強大的,上一世,林逸貴為仙帝之時就曾經見過一頭金鵬王,實力滔天,雙翅一震,便是十萬八千里,雄霸妖族,堪稱是無敵的存在。 如果這金鵬王真的有金鵬血脈,那這次想要救姚若天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畢寧他林逸現在也不是當年的仙帝啊!

虎踞一聽,對著林逸無比凝重的點了點頭,說到:「傳聞有,它們一族的力量大的驚人,便是剛剛誕生的嬰兒都有數十萬的偉力,爪子能夠開山裂石,戰鬥力十分恐怖。」

「這,怎麼可能,姚若天雖然實力不俗,可想要殺小金鵬恐怕也力有不逮吧?」

霸天虎瞪著眼睛,神情驚悚絕望的尖叫道。

如果虎踞所言是真的話,那姚若天可就難逃一死了啊!

「這就不知道了,不過姚若天現在的確是在金鵬的地盤兒。」

話落。

虎踞抬頭面色凝重的看向了林逸。

「呼呼,你把方位告訴我,你們留在這裡,我一個人過去看看!」

林逸神色凝重的說道,金鵬的速度對於霸天虎,天心,甚至這虎踞來說都是無比致命的,帶著他們去,很可能會有危險。

「林少,你這是什麼意思?姚若天也是我的朋友,我們妖族一脈可從來沒有貪生怕死之輩!」

霸天虎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扯著嗓子就咆哮了起來。

這話頓時讓一旁的虎踞麵皮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一臉的尷尬啊!它若是不怕死,怎麼會成為林逸的坐騎呢?

「林逸,你小子休想把我丟下,咱們可說好了,一起救人的,這姚若天是你的朋友,可同樣也是我天心的師弟,我欺負他可以,別人想要欺負他不行,再說了,我還沒有吃過金鵬鳥肉呢。」

天心抿嘴一臉傲慢的冷哼道。

「主人,生死與共,你既然要去,那我鐵定是會去的。」

虎踞看著林逸淡淡的笑道,雖然心裡有些沒底,不過妖族對於自己的諾言還是比較看重的,更何況剛剛林逸可是給了它不少的好處。

「這……好吧!既然你們都不怕死,那就一起去吧!」

林逸看著眼前的三人咧嘴笑道。

「主人請跟我來!」

虎踞說完,靈氣鼓動,便準備幻化成為妖獸。

林逸見狀,上前一步,白凈的手掌輕輕的落在了對方寬厚的肩膀上,體內磅礴的靈氣也猶如江河一般嘩嘩的湧入對方的經脈之中,驅散了虎踞體內的靈氣,咧嘴笑道:「我想欣賞一下這裡的風景,大家一起走過去吧!」

虎踞神情一怔,那憨厚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詫異之色,心頭在這一刻更是暖暖的,他的智商只是有點低,又不是智障,而且能夠修行到了化神期這種境界,已經足以說明了他智商的恐怖跟可怕,哪裡還能不明白林逸這麼做是為了它的面子呢?

「謝謝主人!」

虎踞咬著槽牙,盯著林逸感激道。

「呵呵,好了,帶路吧!別去完了給那個王八蛋收屍了。」

林逸咧嘴笑道。

「是!」

虎踞不在遲疑了,急忙朝著金光山而去,在這連綿不斷的森林之中,有名字的山頭很少。

可但凡是有名字的山頭,那一定就是恐怖到了極點的山頭,一定都是有巨擘居住的地方。

而這金光山正是如此。

此時金光山上一座囚牢之內,神情冷峻殘忍的金陵緩緩走了進去,看著階下囚的姚若天冷笑道:「姚若天,別說我不給你機會,外面現在已經準備好了五馬分屍,你現在如果把那東西交給我,我可以放你走,否則,今天你死定了,而且還會死的很慘,甚至你們一族都會跟著你倒霉知道嗎?」

一襲白衣勝雪,神情孤傲的姚若天聞言,抬頭盯著金陵冷漠的獰笑道:「我死又有什麼好怕的?我的族人死了又如何呢?東西你得不到,將來我的兄弟來,你也一定會死,我只是早一步下去而已。」

金陵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一個箭步沖了上去,直接把姚若天重重的踩在地上,憤怒的咆哮道:「你真的不怕死?」

王姬不容易 「哈哈,我真的不怕,要不你現在就殺了我啊!反正我在下面等著你,而且那東西你這一輩子都得不到咯,不過我倒是挺佩服你的,為了至寶,你竟然連小金鵬都給殺了,他可是你義父的親兒子啊!」

姚若天看著金陵咧嘴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哪怕此時被金陵踩在腳底,他的氣勢竟然沒有一點衰落的感覺,依舊還是猶如當日一般,孤傲不遜,宛如行走在叢林之中的孤狼。

「哼!你小子少在這裡胡說,金鵬明明是死在你的手裡的,現在要死了,還想要陷害老子?既然你不願意開口,那我就送你上路好了!」

金陵說完,扭頭看向了囚牢的外面高聲呵斥道:「來人,把姚若天給我帶到斬妖台上,我要讓他受五馬分屍之苦。」

「是!」

兩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驟然響起,隨後兩名身材魁梧的壯漢,急匆匆的沖了進來。

「見過金陵少爺!」

兩人恭敬行禮。

可金陵卻像是沒有看到一般,傲慢的轉身走了出去。

兩人急忙起身一人攙著姚若天的一條手臂就朝著外面拖走了出去。

斬妖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