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在你的主子面前獻功,就得拿出實力,光靠嘴皮子說,可是只有白痴才會幹的事"。

冷烈瞥了一眼魁梧大漢,冷淡淡的說道。

"拿出實力?哈哈,小子你會為你說這句話而感到後悔的"。

魁梧大漢聽了冷烈的話后,先是一聲大笑,像是聽到了很好笑的笑話一樣,但旋即眼神陡然一冷,冰冷的聲音卻讓整個銀甲軍瞬間運作起來。

"蛇衛聽令,結困殺陣,擒拿此子!"。

"喝!"隨著魁梧大漢得聲音落下,原本包圍整個玄城門口的銀甲軍突然開始收縮起來,靈力也是自每一個人的體內湧出,然後開始依次相連,隱隱間,有著融合的跡象。

"靈丹境中期?這每一個銀甲軍士兵的實力竟然到了靈丹境中期!"。

冷烈心中一驚,看著那已經將自己重重包圍的銀甲軍,從那散發出的靈力波動,的確已經到了靈丹境中期。

在冷烈為銀甲軍的實力感到驚嘆時,那收縮合攏的銀甲軍在距離冷烈還有十米左右時,突然停了下來,接著後面的的銀甲士兵身體一躍,穩穩的落在了前面士兵的肩上。

短短數個呼吸間,百人之數的銀甲軍已是圍成了一個足有四層高的圓形人牆,靈力流轉間,正好形成了一道龐大的靈力光圈,而冷烈恰恰在靈力光圈的中心。

"收!!"。

看到光圈成形,立於人牆上方的魁梧大漢一聲重喝,手中印法一變,靈力涌動間,一掌對著虛空按下。

嗡嗡。


站在靈力光圈中心的冷烈,在魁梧大漢一掌按下的時候,彷彿聽到有著細微的嗡鳴聲在耳旁響起,緊接著他便看到,那原本靜止的靈力光圈,突然開始快速收攏起來。

而收縮的中心,正是他!

冷烈深吸了一口氣,幽黑的眸子中倒映著那對自己快速收攏的靈力光圈,下一霎那,眼神陡然變冷,靈力涌動,腳掌猛地一踏地面,身體沖向半空。

同時,那蘊含著恐怖勁風的靈力拳頭,對著眼前的靈力光圈,狠狠的砸去。

看到冷烈想要以蠻力破開困殺陣,魁梧大漢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譏諷的笑容。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帝神錄》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帝神錄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當冷烈一拳轟在了那靈力光圈上時,靈力光圈也是輕微抖動起來,但僅僅幾個呼吸間,光圈便恢復如初,而那收縮的速度卻是依舊不減。

"嗯?"察覺到靈力光圈的變化,冷烈眉頭一皺,旋即落到地面,那泛著許些疑惑的眸子盯著上空收縮而來的靈力光圈。

冷烈清楚,他剛才的一拳可是用上了全力,就算是達到了靈丹境巔峰的武者挨了都會受一點輕傷,可是這看似薄弱透明的靈力光圈卻僅僅是輕微抖動了一下,並沒有那種絲毫破裂的跡象。

並且冷烈隱約能夠感覺到,他轟擊在靈力光圈上的力量有大部分好像被分散開了,唯有一小部分才真真實實的攻擊在了靈力光圈上,而這一小部分可是不足他出手力量的十分之一!

"力量分散??"

冷烈嘴裡輕輕念叨了一句,腦海里回憶著他剛才出手攻擊靈力光圈的景象,然後目光掃了一眼那些銀甲士兵,看到那些盔甲上流轉的靈力光芒時,冷烈頓時明白了這所謂的困殺陣。

"這銀色盔甲倒是不錯",冷烈輕贊了一句, 放開那頭怪獸 ,如此而來,他出手的靈力就會被這百人的銀甲軍所分散而開,每一名銀甲軍士兵所承受的靈力攻擊將會非常少,再經過這銀色盔甲的抵禦,就幾乎相當於沒了。

而且,他還發現這銀色盔甲不但能抵禦靈力攻擊,還能將上面的靈力化解成純粹的能量而吸收掉,所以冷烈他才會讚歎這盔甲。

明白了困殺陣的原理,冷烈也是放棄了用靈力破開陣法的想法,這種陣法雖然能夠免疫靈力的攻擊,但它卻無法免疫其他屬性的能量,就比如……靈火!

而冷烈正好擁有靈火,就是他體內神秘的紫金火焰,雖然不清楚其品級,但他卻能夠動用紫金火焰,這就已經足夠了。

"怎麼,不反抗了?小子,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就憑你靈丹境的實力,休想破開困殺陣。"

總裁的秘密愛人 ,嘲諷的說道。

對於困殺陣吸靈特效,他可是有著足夠的信心,因為在以前,憑藉困殺陣可是整整困住了五位靈魄境武者,而其中更是有著靈魄境後期的武者。

"是嗎?"冷烈看了一眼魁梧大漢,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笑容,旋即腳掌再度一踏地面,數個呼吸間,便已是到了靈力光圈面前。

看著那還在收縮的靈力光圈,冷烈眼神一冷,右手抬起,靈力迅速覆蓋整條手臂。一掌對著面前的靈力光圈,狠狠地拍去。

"哈哈,小子你可真是愚蠢啊"魁梧大漢先前突然看到冷烈那嘴角處的詭異笑容時,心中猛然一緊,以為冷烈真找到了什麼方法破開困殺陣,但當看到冷烈依然想用靈力來破開困殺陣時,魁梧大漢忍不住大笑出聲,這困殺陣可最不怕的就是靈力。

"咔嚓……"

然而魁梧大漢的笑容持續沒多久時,一聲細微的破碎聲卻使魁梧大漢的笑容瞬間僵住了。

在冷烈手掌與靈力光圈接觸的地方,一個並不起眼的小洞悄然浮現,但隨即小洞所形成的裂縫卻猶如蜘蛛網一般蔓延而開,短短几秒鐘,便已是覆蓋整個靈力光圈。

嘭。

靈力光圈僅僅堅持了一個幾個呼吸,便在魁梧大漢有些僵硬的面容下轟然破碎。


"噗……"。

光圈破碎,首當其衝的便是那些圍成人牆的銀甲士兵,由於靈力光圈與他們心神相連,所以在靈力光圈破碎的瞬間,他們也是遭受到了創傷,每一個人的嘴角都出現了淡淡的血跡。

那足有四層高的人牆也是轟然倒塌。

"你……混賬,我要殺了你"。

魁梧大漢在人牆倒塌時才反應過來,看到那受傷的銀甲軍,一抹怒火猛然自心中燒起,他在城主面前非但沒有立功,反而使銀甲軍受到創傷,他的處罰是受定了,而這一切全都是拜眼前的冷烈所賜。

魁梧大漢由於怨恨而使的面龐看起來猙獰無比,然而就在他準備去斬殺冷烈時,一道冷喝聲突然在其耳旁炸響。

"一群廢物,給我丟的臉還不夠嗎?退下"。

魁梧大漢聽到這道聲音裡面蘊含的許些怒氣時,身體忍不住微微一顫,而後那蘊含著濃濃殺意的眼眸,看了一眼冷烈后,便自半空中落下,然後便乖乖的退到了一邊。

冷烈看到那魁梧大漢竟然站在一邊,只是用怨恨的目光看著自己,但卻沒有絲毫的出手跡象,冷烈眉頭一皺,就在這時,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重重的靈力威壓朝自己而來,同時一股強大的冰冷殺意已是鎖定了自己。

冷烈目光一轉,便看到那不遠處的衛玄竟是一步步向自己走來,而且,最讓令他驚容的是,在衛玄靈力的威壓下,他體內的靈力卻變的極度遲緩。

冷烈深吸了一口冷氣,僅僅憑藉著靈力的威壓,讓他體內的靈力已是失去了作用,這衛玄的實力絕對強大!

這樣的人物,可不是他能夠應付的,看來這次麻煩倒是大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帝神錄》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帝神錄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衛玄的腳步雖然很緩慢,但冷烈發現,衛玄每一步落下時,他承受的威壓卻是逐漸在增加,而且,更令冷烈心驚的時,在衛玄緩步行走間,這片區域的靈氣竟然出現了細微的波動!

引動天地靈氣,這可是只有那些武道大能才能做到,而這些大能無不例外都成了異界大陸的一方巨擎。

雖然衛玄距離那些武道巨擎還有很大的差距,但能夠憑藉自身實力,能夠引動細微的靈氣波動,衛玄的實力也足以自傲了。

至少,現在的冷烈,在衛玄眼中,恐怕跟螻蟻沒什麼區別。

而面對衛玄這樣實力的人,冷烈的面龐上也是布滿了凝重,體內靈力也在瘋狂的運轉來抵抗那來自衛玄的威壓,即便如此,衛玄的威壓依舊是令冷烈胸口起伏,呼吸有點急促,密密麻麻的細小汗珠也是布滿了額頭。

但即使這樣,冷烈的眼睛依舊盯著那緩步而來的衛玄,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的怯怕與慌亂。

衛玄僅僅想要用威壓就使自己屈服,那也太小看他冷烈了。


"嗯?"衛玄看著那在自己威壓下依舊昂首挺立的冷烈,眼中也是掠過一絲驚異,一個個小小的靈丹境後期武者,竟然能夠抗下他的威壓,要知道,他的威壓即使是靈魄境中期的武者都不一定能夠抗下,而靈丹境後期與靈魄境中期可是整整相差一個大的境界!

"這小子能夠破開困殺陣,倒也有幾分本事"看著那還在堅持的冷烈,衛玄心中呢喃一句后,而後一步跨出,站立在了距離冷烈不足六米的地方。

"你能夠破開困殺陣,確實讓本座有一點驚訝,但你敢無視我玄城城主府,你還是該死!"衛玄漠然的看著冷烈,冷聲道。

冷烈心中一聲冷笑,但由於衛玄威壓的緣故,說出來的聲音卻變得支支吾吾:"你……玄城……城主府……也……不過如此!"

冷烈把"不過如此"說的非常重,由於加了靈力的緣故,這四個字也是被周圍的眾人收入耳中,眾人先是一怔,但當看到衛玄那逐漸陰沉下來的臉龐時,眾人也是立即明白了過來。

這藍衣少年竟然在挑釁衛玄!!

當這一結論在眾人腦中形成時,一抹抹震驚也是籠罩了每個人心頭,玄城門口也是變的鴉雀無聲,然而那"不過如此"四個字,卻依舊猶如魔音一般,在每個人的心中響起。

先前準備出手的魁梧大漢此時也是有些驚訝的盯著冷烈,他先前清楚的感覺到冷烈的實力只是靈丹境後期,要不是衛玄阻攔,憑他靈魄境的實力收拾冷烈足矣,靈丹境後期的實力敢對衛玄說這話的人,這幾十年來,恐怕只有冷烈一人。


"難道這小子是某個大勢力的人,在扮豬吃老虎?"魁梧大漢心中突然冒出來這個想法,不然,就僅憑冷烈一個人,他可不相信冷烈面對城主衛玄會說這種話,因為憑他那點實力,無疑在找死。

在魁梧大漢這樣想的同時,衛玄的腦海中也是閃過了同樣的想法,但隨即又被否定了,在玄城周圍的大勢力,只有黑旗盟了,這小子如果是黑旗盟的人的話,他今日不可能會在玄城鬧一番,而且,他也能肯定,這小子絕不是黑旗盟的人。

既然這樣,那我就擒下這小子,免得再惹非議。

一念至此,衛玄眼神一冷,殺意陡然在雙瞳中浮現,再度一步跨出,在其面前,一道靈力形成的百丈長劍也是瞬間形成。

"我今日倒要看看,在你口中的不過如此到底是怎樣?"

話音未落,衛玄右手陡然一揮,面前的靈力長劍攜帶著驚人的氣勢,對著冷烈席捲而去。

"噗嗤",就在靈力長劍剛飛出時,一道吐血聲突然在冷烈身後的人群中響起,接著,距離玄城門口較近的人也是接二連三的吐出血來。

"快退,這是靈力所造成的餘威,不是我們能夠抗的"不知道誰喊了一句,眾人看了一眼那令人心悸的靈力長劍后,全都急急忙忙的後退。

在衛玄靈力長劍成形的那刻,冷烈就感覺到胸口中猛然一緊,一絲鮮血也是悄悄的自嘴旁溢出,他能感覺到,衛玄的這隨手一擊已是超過了靈魄境武者所擁有的靈力程度。

超過靈魄境,那就是靈宮境初期,也就是說,衛玄隨手一擊的靈力程度就已經達到了靈宮境初期武者的靈力程度。

"靈宮境初期?"冷烈的直覺告訴他,衛玄的實力恐怕比這還高,靈宮境初期的武者現在都能一指頭摁死他,更何況衛玄的實力比這還強。

這樣的人物不是他能所對付的,實力差距太大了。

現在能救自己的只有一樣東西,那就是雲炫在後山給自己的靈力光符,雲天也說過,遇到生命危險,即可捏碎靈符,但這樣來的話,冷烈知道此次的任務也將會失敗。

任務失敗的話,衛玄也就會察覺到天地門在調查他,今後定會防著天地門,如此一來,要想再調查,將會變的難上加難。

冷烈目光變換,而那百丈大小的靈力長劍卻是帶起刺耳的音爆聲,逐漸的在冷烈的瞳孔中放大。

"不管了,先逃命再說"看著那越來越逼近的靈力長劍,冷烈終是一咬牙,右手一翻,一道靈力光符便是閃現而出,看著那閃爍著光芒的靈符,冷烈手掌迅速合攏,就欲捏碎靈符。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略顯蒼老的輕笑聲卻是突兀的在這片區域響徹,冷烈合攏的手指頭也是在此時生生的停止了下來。

"哈哈,一城之主竟然對一個只有十七八的少年出手,正如這少年所說,你玄城城主府,不過如此"。

話音落下時,一道模糊的身影也是緩緩的出現在了冷烈的正上空,而當衛玄看到那身影時,瞳孔卻是陡然一縮。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帝神錄》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帝神錄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僅僅一瞬,衛玄的眼神便已是恢復了正常,雙目盯著那道身影,眼眸深處卻是湧現出了另一種東西。

似乎是……忌憚!!

而出現的那道身影也並未再說話,只是手臂一揮,便輕易的化去了衛玄的靈力長劍。

見到先前那險些將自己身份暴露的靈力長劍消失后,冷烈也是重重地鬆了一口氣,畢竟身份一暴露,那他此次的玄城之行也該到此結束,同樣的,他的任務將會失敗告終。

這對天地門來說無疑還是一個重大的隱患。

在鬆氣的同時冷烈將手中的靈符也是悄然收掉,剛要準備抬頭看向自己的上空時,眼前光芒一閃,一名身著黑衣的老者突然出現在了冷烈的前方。

"多謝前輩!"冷烈知道這是剛才出手救自己的那人,抱拳感謝道。

"呵呵,小娃子,先別急著謝老夫,老夫也只是奉命行事"黑衣老者輕笑道。

冷烈聞言,心中卻是疑惑不已,黑衣老者說的奉命行事,到底是奉誰的命?難道是大長老雲炫派來的?

黑衣老者似乎知曉冷烈心中所想,說道:"這你就別問老夫了,問了老夫也不會說的"。

冷烈笑了笑,道:"前輩說笑了,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叫我岩老即可"黑衣老者道。

"晚輩見過岩老"冷烈也是很有禮貌的說道。

黑衣老者,也就是岩老,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井水不犯河水,衛某似乎並沒有得罪過閣下,不知閣下如今卻是何意思?"從黑衣老者出現后,衛玄的眼睛便一直盯著黑衣老者,見到黑衣老者站到冷烈前面,衛玄便知曉,這黑衣老者分明是來保護冷烈的。

岩老聞言,卻是輕笑道:"老夫的意思,衛城主難道看不出來嗎?"。

衛玄臉色一沉:"這麼說,閣下是明擺著要跟我們城主府交惡,雖然閣下實力的確強大,但想要憑几句話就讓衛玄退卻,恐怕沒有那麼容易!"。

"容不容易老夫不知道,但此子老夫今天是保定了,只憑你城主府,恐怕還攔不住老夫"岩老凝聲道。

衛玄聞言,眼中掠過一絲凶芒,盯著黑衣老者沉聲道:"我玄城城主府是攔不住你,但這裡是天地門的範圍,閣下如此不講情面,休怪衛某無情,將此事報於天地門,對於你這種強者,天地門高層應該還是很上心的。"

站在岩老身後的冷烈,在聽了衛玄的話后,心中一聲冷笑,報於天地門?虧你衛玄能夠說出來,天地門又不是你家開的,你以為你說什麼,天地門就信什麼!

"呵呵,衛城主就不要拿天地門來壓老夫了,這種無用的話,衛城主還是別說了,好了,看來衛城主並不想留下老夫,那麼此事也就到此結束了,老夫也該走了!"岩老笑了笑,轉身又對著冷烈說道:"小娃子,走,我們也該進城了"。

"是,岩老"冷烈眼角撇了一眼衛玄,看到那無比陰沉的面龐時,心中也是快意不少。

"爹,不能放掉那小子,他……"衛靈看到冷烈要走,急忙對著衛玄說道,可話還沒說完,就被衛玄打斷了。

"閉嘴,你今天惹的事還嫌不多嗎?這幾天給我本分點!"。

HR小姐招夫事件簿 ,眼眸之中,凶芒閃爍,負於身後的雙手也是緊握著,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片刻后,身形一動,化為一道光影,掠上半空,消失在了玄城門口。

而就在衛玄掠上半空時,在其耳旁卻傳來了岩老那略顯老氣的聲音。

"衛城主就不要再打此子的注意了,如果此子受到一些損傷的話,你那玄城城主府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相信老夫,有說這話的資格"。

衛玄只是冷哼了一聲后,便已消失在了玄城上空。

在衛玄走後,衛靈也是在銀甲軍的保護下氣憤憤地離開了玄城門口,那些原本湊熱鬧聚集的行人,在那些銀甲軍軍威的壓迫下,也是乖乖地散去。

眾人嘴上雖沒說啥,但心中卻是震驚不已,想必這幾天中,今天在玄城門口所發生的事,會成為各大酒樓,客棧的頭號話題。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帝神錄》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帝神錄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城主府,大廳內。

衛玄正一臉陰沉的坐在青木大椅上,在其下面站著一位壯漢,壯漢一身金甲,面部也是被盔甲所遮蓋,唯有一雙透著許些鋒利的雙眼沒有被遮掩。

"於化,事情辦的怎麼樣了?"衛玄看著金甲壯漢,問道。

"一切都已辦妥,估計最遲明天,那邊派來的人將會到達玄城"於化恭聲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