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鷹由於身體虛弱,行動不便,賀章便找了一頂轎子。就這樣龍鷹便由賀章護送,向皇宮的方向行去。

從翠花樓徒步到皇宮,至少需要半個時辰,所以很容易與暴風雨遭遇。賀章道:「暴風雨即將來臨,趕緊加快腳步。」走了一刻鐘后,終於穿過兩個街道,現在離皇宮亦就有半刻時間的距離。

現在時間為戌時,雖然天氣不好,但街道上依然有不少路人穿行,街道兩邊還有一些小攤位在營生。然而此時時刻觀察著周圍環境的賀章現在內心並不平靜,越走越不安,總感覺將會有事情發生一樣。

突然,一根箭矢朝著轎子飛來。

賀章聞到破空聲,藉助兩邊商家門口微弱的魔法燈光,看到一根箭矢疾射而來,於是連想的時間都沒有,抽出自己的兵器飛身將箭矢磕掉。落地后的賀章,高聲說道:「全力戒備,有刺客。」

就在賀章話剛落,一陣陣密密麻麻的箭矢射來,還沒反應過來的兵士便被射死射傷十幾個。龍鷹由於身上帶著魔法道具,開啟魔法道具便能開啟六級魔法聖光天使守護,所以尋常的箭矢難以傷到他絲毫。

在路人尖叫爭相逃跑時,周圍的一些攤主和路人卻拿出兵器直撲轎子而來,賀章帶人迎了上去,一時間打得昏天暗地,慘叫聲不斷,而在轎子中的龍鷹卻在想到底是誰乣置自己於死地。

本次行動的刺客修為都不高,人數又少,所以不一會就被賀章他們壓著打,等留下了十幾具屍體后,便又撤退。剩下兵士剛要追逐,賀章伸手制止,說道:「窮寇莫追,保護太子要緊。」

賀章看著轎子上插著的許多箭矢,走過來彎腰行禮,說道:「太子殿下沒事吧?」

龍鷹見外面沒有動靜,知道刺客已經被打跑,於是用出極力平淡的語氣,說道:「本太子是真龍子孫,幾個暗槍冷箭豈能傷到我。」

賀章撇著嘴巴,心道還不是身上帶著魔法道具,不然剛才那一輪箭矢不將你射成馬蜂窩才怪。

「踏踏」一陣腳步聲走來,走剛鬆懈的眾人又高度緊張起來,待看清是巡邏的兵士才鬆了口氣,於是再次啟程並且速度加快,路上還增加了兩批巡邏士兵的護送。

剩下的路程沒有危險,並且安全到達皇宮。龍鷹由兩個兵士攙扶著走進皇宮,此時天色尚早,龍仁還未休息,正在御書房處理政事。龍仁雖然算不上明君,但是處理政事還是十分積極的,不像有一些皇帝只知道享樂,不思進取,最後落個國破家亡的下場。

「陛下。。。陛下。。。」一個小太監急急忙忙的跑進書房,口中還不停的喊著「陛下」。被打斷的龍仁有些不悅,看著跪在地上慌慌張張的小太監,說道:「又發生了什麼事呢?」

小太監說道:「回稟陛下,太子殿下找到了,現已進宮,過會便來見陛下。」龍仁當即激動的站起身,說道:「什麼?你說太子回來了,我的鷹兒又回來了。」

小太監肯定的說道:「是,陛下,奴才親眼看見太子殿下由賀章將軍陪同進宮。」龍仁得到確切消息,大喜,說道:「賀章不愧為帝國棟樑,有他在,朕可以無憂矣。」

龍仁見到跪在地上的小太監,於是說道:「你還跪在這幹什麼,還不速去迎接太子去。」小太監連忙磕頭,應道:「是,陛下。」之後,小太監便退了出去。

一刻鐘后,龍鷹和賀章才到達御書房,由此可見皇宮之大,非同想象。

龍鷹進入御書房,一見到龍仁,便跪在地上哭泣起來。賀章不屑的看了一眼龍鷹,便向龍仁行了一禮,說道:「陛下,末將已經將太子安全帶回。」

龍仁看在跪在#**小說/class12/1.html地上哭泣的龍鷹,雖然有些心疼,但還是狠心說道:「哭,就知道哭,沒用的東西,朕怎麼選了你這個沒用的皇子來當太子,你看看你,現在哪有半分像太子的樣子,你要是有你二弟和五弟一半的聰明機智,朕就可以放心的將江山社稷託付給你了。」

龍鷹聽父皇這麼一說,心知不好,明顯是父皇給自己提醒,如果再有惹其不悅的事發生,必將會廢除自己的太子之位,到時無論誰登上皇位,自己這個前太子必死無疑。

於是龍鷹停止哭泣,想站起身來,不過身體虛弱的很,很難站起來,小太監見到情況趕緊去將龍鷹扶了起來。

龍鷹說道:「父皇,你可給兒臣作主啊,父皇你可不知他們可是怎麼虐待兒臣,還有。。。。。。」龍鷹話還沒有說完,便被龍仁打斷話頭。只見龍仁怒道:「夠了!還嫌丟人丟的不夠,給朕站到一邊去,一會再找你算賬。」

待龍鷹站到一邊后,龍仁便對著賀章說道:「太子能夠找回,還要多謝賀愛卿,明日早朝朕對賀愛卿自有重賞。」

賀章立即行禮道:「謝陛下。不過陛下,有一件事末將不知道該不該稟報陛下?」

ps:求推薦!求收藏!求紅包!求禮物!咳咳,金牌、紅包和禮物在哪裡?



/, 賀章幫自己找到太子,龍仁自是十分高興,因此對賀章頗有好感,說道:「哦?愛卿有話直說,朕聽著便是。.」龍仁深知御人之道,對賀章的稱呼不著痕迹的由「賀愛卿」轉換成「」愛卿。

賀章小心翼翼的說道:「陛下,末將在護送太子途中,遭到一群不明身份的人攔擊,不過已被末將擊退。」

龍仁聞言大怒,一事未平又起一事,自己還沒死了,就已經不把自己這個皇帝看在眼裡,等自己死後,那龍家江山豈不危險。

龍仁平復下內心憤怒,問道:「可知都是些什麼人?」賀章望著龍仁,並沒有開口。龍仁見其沒有開口,而且臉上一副為難的樣子,便說道:「愛卿但說無妨。」

賀章見龍仁發話,於是說道:「軍中之人。」龍仁一聽賀章說是軍中之人,心中有點不相信,說道:「愛卿有何根據證明那些殺手是軍中之人?」

賀章道:「那些殺手先射了一輪箭矢,末將看過箭矢,那箭矢名為半邊扣箭。」當說道這裡時,賀章身後的一個太監上前將手裡橫捧著的箭矢,遞給龍仁,正是從那轎子上取下的。

龍仁拿起箭矢仔細的看了一眼,說道:「愛卿,此箭有何特別之處?」賀章說道:「此箭乃軍中特製,民間不曾流傳。陛下請看,此箭的箭頭為扁平銳三角形,頂端尖細如針,後部有二個倒鉤,非常鋒利,殺傷力巨大。」

龍仁又仔細拿在眼前看了看,點了點頭,說道:「朕明白愛卿的意思了,看來有人不想帝都平靜啊。」龍仁說完,便閉眼沉思。

半柱香時間后,龍仁睜開眼睛,說道:「愛卿此事不可再傳六耳,朕自有決斷。愛卿就先下去好好休息,明日朕只有賞賜賜下。」

賀章道:「那末將告退。」說到這,行了一禮,便退出了御書房。

待賀章離開后,龍仁又揮手讓御書房內的幾個太監在門外侍候著。

龍仁背對著龍鷹,左手摸著右手大拇指的玉扳指,語氣極其平淡,道:「說說吧,今日的事情是怎麼回事?最好不要對朕有任何隱瞞,不然就是朕也救不了你。」

龍鷹豈能不知自己現在的處境有多危險,於是將今日發生的前前後後的事,都一五一十的說與龍仁聽。龍仁聽完后,便沉思不語,而龍鷹心裡卻急的很,如坐針氈,他需要龍仁一個肯定的答覆。

龍仁沉思過後,便轉過身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龍鷹,看的龍鷹心裡直發毛,心想父皇不會開始好男色了吧,聽說近幾年都沒碰過一個妃子,這裡面沒情況說給誰都不會信,更別說他的兒子了。

龍鷹弱弱的說道:「父皇,有什麼問題嗎?」結果龍仁的一句話沒差點將農業雷倒在地上,只見龍仁說道:「你的御女之術漲進不少啊,被那麼多醜女子**竟然沒有絲毫厭惡之色,要是換做他人不是哭天喊地,便是尋死尋活。」

龍鷹心道如果你要是被西門琴那樣的貨色蹂躪幾年,你的反應定然與我相差不大,所謂習慣無常便是此理。

龍仁一提及那些又胖又丑的女子,便讓龍鷹想起家中的那位,悲從新來,眼淚不自不覺的流了下來,道:「父皇,兒臣這幾年一直被西門琴那潑婦蹂躪,家中連一個丫鬟都不給兒臣留一個,還請父皇批準兒臣休了她,讓兒臣脫離火海。」

龍鷹剛說完,龍仁就急著說道:「不行。」龍鷹哭道:「父皇,為什麼?」龍仁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父皇讓你娶了西門琴,便是促成和西門家的聯姻,同時也是為了鞏固你將來的地位,父皇的一片的心意,難道你還不明白嗎?」

龍鷹聽完龍仁剛才的話語,眼睛卻是一亮,因為他已經得到自己要的答案,那是龍仁明顯還是要將皇位傳給自己。龍鷹道:「兒臣有朝一日定要殺了她,以雪我龍家的恥辱。」

龍仁#**小說/class12/1.html道:「一個小小的西門琴就將你搞成這樣,將來如何成大業。一個女子而已,等你登上皇位,有千百種方法讓她消失,都不會讓西門家有所察覺。再說了,就算察覺如何,他西門家難道會為一個女人和我龍家翻臉。」

龍鷹低頭道:「父皇教訓的是。」龍仁點點頭,道:「對於今日發生的事,你有何看法?」龍鷹組織了一下語言,道:「兒臣認為白天和晚上的不是同一路人馬。」

龍仁讚賞的看著龍鷹,說道:「哦?說下去。」龍鷹受到龍仁的眼神鼓舞,繼續說道:「白日的那兩個女子應該是想破壞兒臣的名聲,並沒有要取兒臣的性命,不然兒臣早已送命。至於晚上的那些刺客,下手狠毒,應該是想殺掉兒臣無疑,兒臣認為他們應該是。。。。。。」

龍仁正聽著,見龍鷹不語,就說道:「認為什麼?說出來,朕不怪罪你便是。」龍鷹小心翼翼的說道:「兒臣認為這兩件事都有可能是其他的皇子做的。」龍仁怒道:「胡說。」

其實龍仁也在懷疑可能是別的皇子對太子痛下殺手,而且心裡也有幾個懷疑對象,但是他不願意往這方面想,俗話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割了哪一塊都會感覺到疼。

過了良久,龍仁才又說道:「你先回去休息,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朕自會查個清楚。回去后,記得加派人手,最近帝都不是很太平,沒事就不要出府,待在太子府練練劍技也好。」

龍鷹道:「兒臣會遵照父皇的旨意,請父皇放心。」待龍仁滿意的點頭后,龍鷹又道:「那兒臣告退。」看著龍鷹離去的背影,龍仁長嘆一口氣,不知道自己這個兒子什麼時候才有出息,才能像自己年輕的時候能夠獨擋一面。

ps:求推薦!求收藏!求紅包!求禮物!咳咳,繼續求金牌,求紅包禮物,爭取讓弄月上金牌榜。



/, 翌日,朝議,宣政殿。.

龍仁剛坐到龍椅上,只見西門鶴走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禮節,然後說道:「陛下,臣聞昨日太子遭到劫持,救回后在回皇宮的路上,又再次遭遇不明身份的人刺殺,由此可見帝都治安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好,因此臣建議大力整頓治安,將外來勢力驅逐出境,以保我帝都平安。」

宇文浩然站出來說道:「外來勢力豈能說逐就逐,難道丞相大人想挑起帝國與各國的戰爭?還是丞相大人自己別有用心。」

西門鶴道:「你胡說,臣對帝國忠誠之心可昭日月,皇上你可得為臣做主啊。」

龍仁緊鎖眉頭,說道:「丞相,驅逐外來勢力會引起兩國外交問題,此事不可再議。但是,在朕的眼皮底下,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發生刺殺皇子事件,你們說他們置朕於何地?還有沒有把朕放在眼裡。」

龍仁後面幾句幾乎是吼出來的,可知內心很憤怒,後果很嚴重,所謂天子一怒,伏屍百萬,流血千里。

群臣齊聲道:「陛下息怒。」

龍仁道:「息怒?朕息怒的了嘛,他們要斷朕的子嗣,朕就誅滅他們的九族。昨日太子再次遇刺一事,由刑部接手,限日破案,一定要捉拿道兇手,朕倒是要看看誰有這麼大的膽子。」

此時群臣噤若寒蟬,除了幾個大佬級人物,其他都嚇得不敢說話,龍仁要的便是這個結果。天子不發威,都當自己老矣,還真以為朕管不住你們,欺人都欺到朕的頭上了。

龍仁目光如劍,望了下面低著頭的大臣們,說道:「沒事再稟奏就退朝吧。」

各位大臣聞言均鬆了一口氣,終於可以離開這個地方了,每日的早朝都是提心弔膽,說不定哪次說錯話,頭上的吃飯傢伙可就移家了。

可是就在龍仁要起身之時,一個中年官員走了出來,向龍仁施了一禮,道:「陛下請慢,臣有要事稟奏。」下面的大臣都知道重點來了,就連龍仁都知道他下面要奏的是什麼內容。

此人為御史大夫白高,不習武,但大多官員都不想得最他,只因為此人生了個犟脾氣,逮著誰便彈劾誰,以敢諫為名,雖不遭各位大臣的喜歡,但亦有不少民間高手的追隨,安全方面倒沒有太大的問題。

龍仁最怕見到白高,每次都搞的自己頭疼,但人家是忠臣,自己也不能隨便罷免,不然自己英明的形象遭毀。

龍仁看著白高,裝#**小說/class12/1.html出很累的樣子,說道:「白愛卿,有何要事要奏?」

白高拱手說道:「微臣今日要彈劾太子。」

白高話剛落,只見西門鶴站出來,怒道:「白高你大膽,竟然敢彈劾太子,太子乃是日後的皇帝,身份何等尊貴,豈容你隨便彈劾。」

白高道:「白某倒是想問問丞相,帝國法律有哪一條規定大臣們不可以彈劾太子,想當年陛下幾位親兄弟犯法不是照樣午門斬首了嗎?」

西門鶴詞窮,無力反駁,便哼了一聲,回到原位。

龍仁道:「白愛卿說的對,太子若有罪,照樣要彈劾,要罰,不然帝國養你們這些官員有何用。」

群臣再此齊聲道:「陛下聖明。」龍仁道:「白愛卿要彈劾太子哪門罪狀?」

白高道:「臣彈劾太子,身為太子不思檢點,光天化日之下進娼妓之所,聚眾淫樂,敗壞皇家聲譽,臣還聽聞,**之音傳至街道,現在路人皆知,大街小巷都已傳遍。陛下,臣懇請陛下廢太子,立二皇子為太子,以正視聽。」

此言一出,文武大臣震動,本以為只是彈劾太子而已,沒想到居然要主張廢掉太子。

龍仁道:「昨日太子是被劫持,但愛卿所奏此事,還需查證,等。。。。。。咳咳。。。。。。」龍仁說道這,突然劇烈咳嗽了起來,陸公公趕緊過來攙扶著龍仁,關心的說道:「陛下,沒事吧。」

龍仁眼神示意了一下陸公公,陸公公立刻明白,陛下是裝病,於是說道:「陛下今日身體不適,現在退朝,來人啊啊,扶陛下回去休息。」立刻有兩個宮女過來攙扶著龍仁離開。

各位大臣又不是蠢人,明顯皇帝是裝的,但也沒有辦法,於是再次齊聲道:「恭送皇上。」等出了宣政殿,龍仁便挺起腰身,又生龍活虎的去御花園賞花去了。

宣政殿里,西門鶴看著白高,譏諷道:「不知道白大人收了其他皇子多少金幣,竟然如此替他們賣命。」白高哼了一聲,道:「本官賣命的是帝國,不是某一個皇子。」

西門鶴道:「白大人真是高風亮節,老哥佩服的很。」最後哼了一聲,走出兩步,道了一聲:「什麼東西,我呸!」白高聽見剛要去爭執,便被其他官員拉住,畢竟四大家族可不是好惹的。

像白高這樣的官員,無論是葉劍天還是南宮雄都不會與之結交,因為此類人過於耿直,不會討人喜歡,所以白高在帝國朋友很少,但此人也不以為意,認為臣子盡忠便是如此。

五皇子府邸。

五皇子正在院內修鍊鬥氣,每日早晨是天地靈氣最為活躍的時候,所以修鍊的效果最佳。只見五皇子不停的揮舞著巨劍,時上時下,一招一式,都用了全身力氣,體內也在不斷的運轉著鬥氣,右腳踢起一塊巨石,飛身一劍,便將巨石劈碎。

便在此時,龍殺從外面進入到院子里,龍樓眼光瞥到是龍樓到來,便收劍站立。龍樓接過一個丫鬟遞過來的濕毛巾,擦拭著臉面,對龍殺說道:「是不是有什麼消息傳來?」

待龍樓揮退旁邊侍候的丫鬟,龍殺這才說道:「剛剛從宮裡傳來消息,說白高大人彈劾太子一事未能成功,皇上裝病避及此事,可見皇上並不想責罰太子。」

龍樓道:「沒想到父皇偏愛大哥到這種程度,不過事在人為,只要他一日未即帝位,那麼本皇子有的是機會,實在不行只好聯合其他皇子公主了。」

ps:求推薦!求收藏!求紅包!求禮物!咳咳,繼續求金牌,求紅包禮物,爭取讓弄月上金牌榜。



/, 龍殺道:「主子說的是,可那幾位皇子沒有一個是好相與的,個個是野心勃勃,儲備力量,主子若與他們聯合,恐怕不是上上之策啊。.」

龍樓道:「你說的我又豈是不知,得好好想想這以後的路該如何走才是。」

龍殺道:「主子,那眼下的路,該如何走?」龍樓道:「眼下既然無路可走,不如靜觀其變,避過這陣風頭再說吧。對了,昨晚沒留下什麼痕迹吧。」龍樓所說的「昨晚」自然是指昨晚刺殺太子之事。

龍殺道:「主子放心,沒有留下任何線索。「龍樓道:「那就好,沒有想到萬箭齊發都沒有射死他,他的命可真大啊。」

龍殺見龍樓有點頹廢,於是安慰道:「主子不必灰心,自古帝王都能被刺殺,何況太子呼?當年陛下不也是差一點就。。。。。。」

龍樓「哼」了一聲,不甘心的說道:「要不是有當年的事情,哪會有今日的龍鷹。我二哥乃是當今皇后所生,可是太子之位卻輪不到他,其他皇子都有怨言,更不說我二哥母子了。」

龍殺道:「現在陛下是鐵了心的要傳位給太子,依龍殺看,皇后和二皇子不會就此罷休,不然太子即位第一個便會對付他們,第二個才會輪到主子。」

龍樓嘆道:「自古無情帝王家啊,如果我能有十四妹一半的快樂多好啊。」龍殺道:「十四公主聰明伶俐,單純善良,深得陛下和眾位皇子的喜歡,所以一般情況下不會禍及到十四公主。」

龍樓目光堅定,道:「誰敢傷害十四妹,就算拼上一死,本皇子也要將他斬殺。」從龍樓此番言語可知,十四公主雖然調皮,令眾位皇子躲避不及,但實際上是愛護的表現,是對十四公主的寬容。

龍殺聞言身體一震,恭維道:「主子真是仁厚之心,他日成為君主必是紫龍之福也。」龍仁當然亦謙虛兩句,然後再與龍殺商談著其他的事情。

此時葉府,葉聖天那座優雅小院。

葉聖天和三女剛用完早飯,便見到葉香拉著葉靈兒衣服,想偷偷的溜出去。

葉聖天內心偷笑,臉部則不苟言笑,擺出一副十足主人的架子,說道:「香姐姐這是準備和靈兒去哪裡玩啊?要不把公子我也帶上。」

葉香勉強笑道:「公子說的是哪裡話,我和靈兒妹妹有些私房話要說,公子#**小說/class12/1.html去了不方便。」葉香說道這,便偷偷的示意葉靈兒趕緊離開。葉靈兒會其意,朝葉香略微點頭,便要隨其離開。

葉聖天故意說道:「哦,是要說私房話啊,那公子倒是不能聽了,不過你們怎麼能不帶著你雲姐姐了?你看你雲姐姐都有意見了。」葉雲心中亦在偷笑,在葉聖天剛說完,葉雲就裝出一副極其受委屈的樣子。

葉香看著葉雲的委屈的樣子,知道葉聖天沒有說假話,於是過去拉著葉雲的雙手,道:「對不起,雲姐姐,我不是故意的。」葉雲撲哧一笑,道:「公子是逗你的,你還真上當啊,自己往圈套里鑽。」

葉香「哼」了一聲,跺了跺右腳,嘟著張嘴,抬腳便要出去。可惜葉聖天又豈能讓她如願,想趁機離開,也不問問自己是否同意。只見葉聖天說道:「香姐姐香先別急著離開,公子還有事問你了。」

剛走兩步的葉香,聽到葉聖天的說話聲,心知這次死定了,轉回頭,傻笑道:「公子有什麼事待會再說?奴婢還要給花澆水了,都已經好幾天沒有澆水了。」

葉聖天目不轉睛的盯著葉香,說道:「你的那些花花草草皆為凡品,等有空公子去找些仙品來給你。現在坐下吧,公子還有事問你們兩人。」葉香和葉靈兒對望,都是搖搖頭,表示無奈,於是又重新回到座位。

待兩女坐下,葉聖天道:「都說說吧。」葉香露出疑惑的神色,道:「公子,您讓奴婢兒說什麼啊。」葉聖天似笑非笑,說道:「你難道不知道嗎?要不要公子給你提個醒啊。」

葉香大眼睛眨了眨,眼神中透露著迷茫,說道:「奴婢真不知道公子要奴婢說什麼啊。」葉聖天看著葉香露出一副死豬不怕熱水燙的樣子,心想不信公子今天還治不了你丫的。

於是,葉聖天便說道:「昨天某兩個人出去買生活物品,一直到晌午才回來,這段時間內不知道有沒有發生一些趣事?雲姐姐想不想聽一聽。」

葉雲莞爾一笑,順著葉聖天的意思,說道:「當然想了,奴婢最喜歡聽有趣的事兒。」葉聖天望著葉香,道:「既然你雲姐姐也想聽一聽,那香姐姐不防就說說吧。」

葉香看著兩人一唱一和,明顯是知道了昨天的事情,但是自己又不願失去了顏面,再說自己煉製合歡丹也將被葉雲和葉聖天知道,之後還不怎麼笑話自己。哼,打死本小姐也不開口。

葉香道:「昨日奴婢和靈兒妹妹在鬧市街口見到有耍武藝的,於是便和靈兒妹妹觀看了一會,一時間忘了時辰,如果公子要責罰就責罰我吧,與靈兒妹妹無關。」

別看葉香這話說的有多大義凜然,將所有過錯都擔在自己身上,實則上巧妙的將葉靈兒拉下水,因為她發現葉聖天和葉雲根本不責問葉靈兒。

葉香稍一思考,便知道其中關鍵,因為葉靈兒不會撒謊,便是撒謊亦會被三言兩語拆穿,現在公子明顯是看自己的笑話,又豈能讓你們如願。

葉香說完,下面的小腳就輕踢了一下葉靈兒小腿,葉靈兒小腿受到撞擊,見是葉香使壞,於是看向葉香,正好葉香又看過來。

葉靈兒再次受到葉香的眼神示意,於是急忙附和道:「是啊,香姐姐說得對,昨天的那人耍的可好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