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翔放出靈識探入了鬼族將領的丹田裏面,驚奇的發現它體內有着渾厚的神元,跟當初的雄擎天竟然不相上下,達到了天靈七重的境界。

這讓龍翔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這個鬼族將領的修煉資質也太逆天了吧,簡直比龍翔還要厲害不少,能把鬼族將領抓住一定是雄擎天無疑。

只有他纔有這個實力與它對抗,此時的雄擎天正凝行在虛空之上,龍翔發現他的實力竟然也有所提升,從原來的天靈七重突破到了天靈八重的境界。

龍翔心中萬分疑惑,不知道爲何雄擎天會把鬼族將領抓到這裏來,按理來說鬼族將領生活在幽魂地獄當中,雄擎天應該不會注意纔對啊。

一系列的問題浮現在了腦海裏面,此時他正混跡在人潮之中,因爲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鬼族將領身上的緣故,儘管有不少人認識龍翔,但卻也沒有發現他。

這也正符合龍翔的心意,既然沒人發現他,那他也用不着急着找雄擎天報仇,先看一下事態的發展,爲了保險起見龍翔擠身到了一個沒人認識他的人羣中。

在他周圍的人都輕聲的交頭接耳,對被囚禁在囚神陣當中的鬼族將領議論紛紛,龍翔也趁此機會偷聽了個大概。

“你知道嗎?聽說雄擎天在幽魂地獄當中一塊石碑裏面發現了一塊龍晶,但是任憑他怎麼擊打那塊石碑,都不能在那塊石碑上面留下絲毫痕跡。”

“怪不得,囚神陣當中的那傢伙應該是鬼族的傢伙吧,它長期生活在幽魂地獄當中,說不定有打開石碑的方法。”

“正因如此,所以雄擎天才會把它抓起來。”

聽了他們之間的談話,龍翔渾身猛然一顫,“雄擎天怎麼會發現那塊石碑裏面有龍晶?難道說他也是一個賭石高手?像龍晶這樣的無價之寶,既然給他發現了,應該會悄無聲息的奪取才對啊?爲什麼又把這個消息散佈出去呢?”

這個問題讓龍翔百思不得其解,難道是因爲他自己無能的緣故,所以想要引來衆多強者的加入嗎?不管怎麼說,這件事一定非同尋常。

龍翔本以爲這次回來取龍晶,進展應該非常順利纔對,但是現在看來一切都似乎不太容易,如果真的是引來了四面八方的強者,那可就真的麻煩了,龍晶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

此時雄擎天降落在高臺上面,冷冷的看着囚神陣當中的鬼族將領,“怎麼?到現在你還是不願說出打開石碑的方法嗎?難道你想死嗎?”

聽了雄擎天的話,靜靜躺在囚神陣當中的鬼族將領蠕動了一下身子,然後才慢吞吞的站了起來,就算是面對死亡的威脅,在他的臉上也看不到一絲恐懼之色。


相反只見他嘴角勾起一抹森然的冷笑,“哼,人族的敗類,龍晶那種至高無上的寶物豈是你這種人有資格擁有的?我勸你還是早點打消了這個念頭吧。”

“不過我的確是知道打開石碑的方法,就算告訴你也無妨,因爲你根本就沒有那個能力得到。”

聽到鬼族將領終於坦白知道打開石碑的方法,雄擎天臉上閃過一抹興奮之色,只見他迫不及待的問道。

“什麼方法?快告訴我。”

“很簡單,只要你有太古神兵。”

“嘎!”

這個答案讓雄擎天爲之一愣,別說是上古神兵了,就算是中古神兵他都沒有,如果真是這樣,那它的確與龍晶無緣了,只是他依舊不甘心。

“哼,不就是上古神兵嗎,我就不相信整個幻靈鏡還找不出一樣來。”



“哈哈,就算你找到了又能怎麼樣?我說過你沒資格擁有龍晶。”鬼族將領冷笑一聲,卻是激起了雄擎天心中的怒火。

“放屁,如果老子都沒資格擁有,那誰還有資格?難道是你嗎?”

“非也非也,依我看,當初我在幽魂地獄當中遇到的那個少年纔是唯一有資格擁有龍晶的人。”說到這裏,鬼族將領臉上露出了回憶的表情。

“少年?是誰?”

“據我所知他已經被你逼得離開了東皇域,不過我相信他會在回來的,應爲他當初早已發現了龍晶的存在。”

鬼族將領的話已經說得很明瞭,雄擎天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那個少年指的是誰,“哼,原來是那臭小子,就算他有資格又怎麼樣?就算他回來又怎麼樣?沒有上古神兵,一切都是白搭,而且恐怕還得過我這一關。”

人羣中的龍翔冷笑連連,他沒想到鬼族將領居然還記得他,而且還說自己是唯一有資格擁有龍晶的人,就憑這句話,龍翔都不會讓雄擎天爲難他。 鬼族將領冷笑道,“哈哈,恐怕要讓你失望了,那個小傢伙手中有一把太古神兵,而且還是帝王之兵,當初他就是靠那把身邊劈開幽魂地獄。”

“而且能掌握如此絕世神兵的少年,資質又怎麼會差呢,等他回來取龍晶的時候,你已經遠遠不是他的對手了,就憑你還攔不住他。”

鬼族將領的話無疑是將雄擎天變得一文不值,要說他連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都比不過,這已經徹底將他激怒,目光森然的盯着鬼族將領,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哼,你個孽畜,不管怎麼說你今天都只有死路一條,我會讓你好好享受囚神陣給你帶來的快感,哈哈。”

隨着雄擎天的話音落下,只見他猖狂的打大笑了起來,可是就在下一秒鐘他的笑容凝固了,眼中滿是震驚之色,彷彿是看到了魔鬼一般。

“哈哈,老鬼,依我看今天死路一條的應該是你吧。”

龍翔此時從人羣當中緩緩升起,周圍的人瞠目結舌,呆呆的望着凝行在虛空之上的龍翔,之前龍翔一直都在隱藏氣息,所以周圍的人並未發覺龍翔是一位天靈境的強者。

而且看龍翔的衣着應該不是神禁軍,不過這時有不少都認出了龍翔,那些人毫無疑問就是當初與龍翔在幽魂地獄中患難過的兄弟。

“他不是龍哥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當初他不是被雄擎天逼得離開了東皇域嗎?他怎麼還敢來這裏啊?”

一大堆的疑問纏繞在衆人的腦海中,最驚疑的莫過於雄擎天了,當他看到凝行在虛空之上的那個熟悉的臉龐時,他呆住了。

想當初龍翔也只不過是一位地靈鏡的武者而已,被他打得抱頭鼠竄落荒而逃,可是現在呢?他剛剛還在議論龍翔,現在龍翔居然破天荒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而且他能清晰的感覺到如今龍翔的強大,雖然只有天靈六重的深淵波動,但是那也是實實在在的天靈境武者啊,與當初地靈鏡的他比起來,在這短短的幾個月當中提升了多少個境界?

那個鬼族將領也是異常欣喜,龍翔的出現就是他救命的稻草,雖然他不怕死,但是誰不想多活點時日呢,況且他們鬼族馬上就要重臨世間,到那時是何等的威風啊。

而且他沒猜得沒錯,如今龍翔再次歸來,實力已經遠超於他,當初龍翔在地靈鏡五重的時候就能和他戰個平手,有着跨級戰鬥的本領,雖然他現在是天靈六重的境界,但是他相信天靈八重的雄擎天絕不會是龍翔的對手。

龍翔的出現就像是給鬼將打了一劑強心劑,可是雄擎天心中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龍翔的出現已經是他隱隱當中有了不祥的預感,他總覺得如今的龍翔已經不是當初那個任他蹂躪的少年了。

〔娛樂圈BTS〕共生

雖然心中有些驚恐,但是雄擎天畢竟是一域之主,他可不希望在自己的手下面前丟了臉面,於是他只好故作鎮定的打量了龍翔一番。

“哈哈,臭小子,原來是你,沒想到你居然還敢到東皇域來,莫非是不怕死了嗎?”

“哼,老梆子,小爺今日就是來找回當初丟失的尊嚴,廢話少說吧,讓我來見識見識這幾個月你都有些什麼長進,待會兒可別被我打得哭爹叫娘。”

龍翔的話引起場下噓聲一片,他們可不敢相信這話是出自龍翔之口,他們不知道龍翔爲何有這樣的自信,是無知還是無用衆人都是滿臉的期待之色。

“殺之陣,狂野颶風。”

隨着龍翔的兩聲爆喝,一層淡淡的幽藍光幕將他籠罩了起來,戰鬥力直線飆升到了天靈七重的境界,就算是一個殺之陣也足以讓龍翔幹掉雄擎天了。

“什麼?陣法,居然是殺陣,難道他是一個靈界師?不可能吧?少年靈界師?”

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不爲之震驚,畢竟靈界師太少了,簡直是屈指可數,而且像龍翔這樣年輕的靈界師更是鳳毛麟角,如今在東皇域居然出現了一位,怎麼能不引起轟動。

在震驚之餘,雄擎天也動了,他畢竟是一域之主,手中掌握的戰技當然不少,其中大部分都是地階戰技,施展開來驚天地泣鬼神,讓龍翔心中都稍微驚訝了一番。

“天隕血煞。”

“轟隆隆。”

虛空之上黑壓壓一片,有的部分卻又紅似火,隱隱浮現出了隕石般的形狀,一種灼熱之力油然而生,對外界造成了極其恐怖的威壓,場下的衆人紛紛東倒西歪。

可是再看看龍翔一臉的輕鬆之色,彷彿根本沒有受到半點威脅一般,此時他也不甘示弱的從乾坤戒當中取出了青龍劍,此劍一出頓時又成爲了衆人的焦點。

“他手中那把劍好強,而且居然還是鍛造過的,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不少老者紛紛驚呼到。

而當那雄擎天看到龍翔手中的青龍劍時,臉上滿是震驚的神色,要說別人不清楚這把劍是什麼來歷也並不奇怪,但是他卻深知這把劍究竟是從何而來。

當初在龍青天的陵墓當中他就感覺到了青龍劍的氣息,可是任憑他怎麼找都沒有發現,而且他當初也知道除了他們還有別人在那陵墓當中。

如今當他看到龍翔手中的青龍劍,也終於明白了個大概,他知道當初在陵墓當中的那人就是龍翔無疑,他怎麼也沒想到竟然會是他,而且還繼承了龍青天的傳承。

龍翔可不管衆人是什麼表情,緊握着青龍劍施展出了無極劍陣,瞬間受到了龍元刺激的青龍劍脫離了龍翔的束縛一飛沖天,一道驚天光柱直衝雲霄。

一層淡淡的血紅色光幕自虛空洋洋灑灑飄落下來,形成了一道無形的牆體,身處劍陣當中的雄擎天早已麻木,他施展的天隕血煞早已被龍翔凌厲的劍氣絞成粉碎。

在驚慌之餘,雄擎天苦苦思索應對之法,他知道若是揹着劍陣纏住肯定死無葬身之地,這個結果可不是他想看到的,而周圍的人都被這一幕嚇傻了。

平日裏被他們視爲高高在上如神一般的男子,今日被一個白衣少年強勢鎮壓,絲毫不費吹灰之力,如此實力讓無數人汗顏。 就在龍翔以爲無極劍陣必將雄擎天擊殺的時候,突然場中的局勢發生了逆轉。

這時從不遠處傳來了三道破空聲,三股強大的能量波動迅速在戰場上拉開,龍翔心中大驚,這三股力量除了強大之外,龍翔還感覺到了靈界師的氣息。

都市再起風雲

當那三道身影出現在龍翔眼前的時候,來人的面貌證實了心中的猜測,果然就是當初烏龍山出現的三位靈界師,龍翔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這三人都已經達到了天靈鏡巔峯。

雖然這樣的實力還不足以對龍翔構成威脅,但是別忘了他們還有靈界師的身份,若是他們步下攻防輔三陣,使他們的實力達到地武三重也不是問題。

而龍翔目前能對付的差不多也在境界,這三位的出現無疑是給龍翔出了一個難題,龍翔可不會傻傻的認爲這三人不會阻礙自己辦事。

三位強者的到來瞬間就化解了雄擎天的危機,沒有了致命的威脅,雄擎天如釋重負,感激的看了三位靈界師一眼,臉上盡顯謙卑之色。

龍翔冷笑了一聲,當初這三位對雄擎天可是畏首畏尾,可是如今這三位已經是東皇域響噹噹的人物,也許不止是東皇域,就算是在其它地方,這三位靈界師也是高高在上的人物。

而這一切都只是實力的緣故啊,當然其中也不伐有那個敏感職業的頭銜,這一幕使龍翔心中變強的慾望愈來愈烈,若是龍翔的境界也達到了天靈巔峯,成就一定比這三人更來的傑出。

如今他已是初階高級的靈界師,而那三位也和龍翔一樣,就在龍翔走神之際,那三位老者負手而立,面色平靜的大量着龍翔,眼中閃過些許讚賞之意。

“這位小友,不知師承何派,年紀輕輕便有了如此實力,着實讓我等佩服,而且沒想到小友竟然也是一位靈界師,如果不是因爲咱們是敵對的關係,也許咱們能坐在一起把酒言歡。”

老者的話將神遊太虛的龍翔拉回了現實,只見龍翔淡淡一笑,“呵呵,前輩此言差矣,如果你們今日不插手此事,我相信咱們也能把酒言歡。”

“哈哈,小友的想法未免有些天真,只是要讓咱仨坐視不管,這着實有些爲難我們了,畢竟這裏是東皇域,而我們身爲東皇域的一員,自然是不能讓我們偉大的域主有半點閃失。”

對於老者的話,龍翔感到無語,雖然有些正義凜然的味道,但是此話與剛纔的場面比起來倒顯得名不副實了,只不過龍翔也不好反駁,畢竟他還不想和這幾人動手。

可是事與願違,面對幾位龍晶的誘惑,就算是這三位也會爲之動容,那可是可以讓他們成爲龍騎士的絕世寶物啊,而且可遇不可求,如今好不容易出現了,他們自然是要除掉隱患。

而龍翔就是帶給他們威脅的人,只見其中一位老者開口道,“小子,只要你打消龍晶的念頭,也許咱們兄弟能夠繞你一命,不過若是你不識好歹,那我們也只能送你一程了。”

龍翔冷笑了一聲,“寶物一直都是能者居之,幾位有什麼資格讓我放棄?難道你們認爲自己就是那個能人嗎?”

龍翔的話讓幾人啞口無言,在東皇域他們的確算是能人,但是世界之大強者無數,若真是要來個強者排名,他們的確算不上什麼。

“既然如此,那就廢話少說,手底下見真招吧。”

“爲了不讓天下人恥笑我們三兄弟聯手對付一個小輩,所以就讓我來討教討教。”一位長鬚老者淡淡說道,他的實力在三位老者當中並不是最強,但是他有信心能夠輕鬆拿下龍翔。

他們想要做到公平公正,雖然龍翔心中佩服,但是他卻不想這樣,單打獨鬥對他來說沒有任何的懸念,而且還浪費時間。

“多謝幾位的好意,但是不必這麼麻煩了,幾位一起來吧,正好也讓晚輩試試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

龍翔的狂妄惹得周圍的人噓聲一片,在他們看來這三位老者任何一位都是神一般的存在,就算是域主大人也得敬畏三分,龍翔能夠對付他們其中一人就不錯了,至於單挑三人絕對是作死的節奏。

“好小子,口氣倒是不小,也罷,誰沒有個年輕氣盛的時候呢,這份魄力倒不是人人都有的,如果小友今日能在我三人手下撐過十招,我定讓你安然離去。”

“哈哈,多謝,不過晚輩可不只是要安然離去這麼簡單,龍晶我也一塊兒帶走。”

隨着龍翔的話音落下,四人同時動手,三位老者同時步下了攻防輔三陣,實力頓時飆升到了地武三重的境界,讓周圍的人驚歎不已,今天他們算是見識到了靈界師的恐怖了,同階無敵這句話一點兒也不假。

龍翔也同樣不甘示弱,催動着千萬竅血當中渾厚的龍元,一股強大且無形的龍威瞬間鋪天蓋地襲來,四周的人都清晰的感覺到猶如泰山壓頂一般,不得不調動神元奮力抗衡。

“攻之陣,狂野颶風。”

“輔之陣,殺伐狂血。”

“防之陣,龍鱗金盾。”


隨着龍翔的幾聲爆喝,幾層淡淡的光幕將他包裹了起來,戰力瞬間由天靈六重飆升到了天靈巔峯的層次,這一個驚天鉅變惹得周圍的人瞠目結舌。

剛剛龍翔對付雄擎天的時候也只不過步下了一個陣法而已,他們本以爲龍翔只是這個初階初級的靈界師而已,但是現在看來他們猜錯了,龍翔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初階高級靈界師。

而且對陣法的佈置作用似乎比那三位老者還要嫺熟不少,幾位老者心中也掀起了驚濤駭浪,要知道他們能到達現在這個境界可是努力了上百年的時間。


可是龍翔呢,年紀輕輕便已達到了他們這個境界,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他們心中隱隱有了不好的預感。 在衆人驚駭的同時,幾位老者也不甘示弱的調動着竅血當中澎湃的神元,頓時天地間在無盡龍元與神元的交織充斥之下黯然失色,虛空巨震大地顫動。

龍翔爆喝連連,“無極劍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