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紋令吸收這麼多靈氣,讓楊柏的先天之氣更加雄渾,而丹田也在緩慢的提升。不過此時楊柏卻依舊盯在最後的貨架之上。

「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有一層金光擋住金瞳視線?」楊柏實在搞不懂,為什麼看不穿最後一間貨櫃。

四周的古玩上的靈氣,統統都被楊柏給吸收了,楊柏慢慢的朝著最後一個貨櫃而來。輕輕一揮手,貨櫃大門轟然而開。而就在楊柏打開貨櫃門的時候,倉庫當中突然傳來警報聲。這一聲聲尖銳的警報聲,讓倉庫大門響起一個個人影。

「誰,出來!」葉善的手下猛的出現在倉庫,郭雄山跟隨在後面,相當緊張的看著倉庫,同時手中居然拿著一把手槍,這些人的手中都拿著武器。

「郭總,這裡沒有人?」這些手下衝進倉庫當中,檢查半天,任何人都沒有。郭雄山的目光卻陰沉的又掃視一圈。

「放屁,沒人能夠激發報警,你們這些廢物,我可告訴你,一會大天會社請來的高手會降臨在這裡,你們都好好學,人家才是鐵血之兵,你們這些人都是廢物。」

郭雄山的話,讓這些手下鬱悶的低頭,不過還是很仔細的檢查貨櫃,的確沒有掃任何的貨物,尤其最後一個貨櫃,又一次被打開,露出裡面灰撲撲的一件物品。

總裁禽不自禁 「滾,都給我戒備,今天晚上,這些東西都準備裝上飛機!」郭雄山一揮手,領著眾人已經離開。

「今天晚上就裝走?葉善,你連國寶都送給大天會社?」最後一件貨櫃的旁邊,突然裂開一道縫隙,楊柏陰沉的臉走了出來。

報警器已經被楊柏給毀掉,看著裡頭高大的兵馬俑,楊柏的臉色相當的不好。完美無缺的兵馬俑,不知道葉善用了什麼辦法居然得到。

這件兵馬俑相當的奇怪,臉部居然是綠色的,這件兵馬俑楊柏曾經在電視當中看過。要知道當初兵馬俑出世的時候,渾身都是有彩繪的,只是被氧化之後,在幾分鐘內全部都消失不見。

可其中一件兵馬俑絕對是國寶中的國寶,因為這件兵馬俑的臉部和身體都是綠色的,就算用現代的儀器也檢測不出來,為何經過氧化之後還能夠是綠色。

「這件兵馬俑是不允許運出國的,葉善怎麼就得到了?」楊柏好奇的看著這件兵馬俑,金瞳之下,兵馬俑的體內依舊存在一層金光,就是這層金光阻擋了楊柏的探查。

「葉善,你真的該死。不過這綠臉的兵馬俑,的確不同,這金光到底是什麼?」楊柏情不自禁的朝著綠臉兵馬俑摸去。

就在楊柏觸碰到兵馬俑的時候,楊柏的懷內的龍紋令突然發出龍吟一樣的聲音,這樣的聲音,讓楊柏身體一震。

金色的氣體轟然從兵馬俑的體內轟然而出,金光剎那間突然消失,化為一道黑霧。黑霧當中,一條黑龍轟然升騰而出,朝著楊柏就撲了過來。

「這什麼?」楊柏大吃一驚,本能的想要揮手抵擋。可是楊柏的雙手卻穿透黑龍,黑龍直接就衝進楊柏的丹田所在。

「轟!」一股熾熱的能量猛的擴散開來。楊柏整個丹田都發生驚濤駭浪,先天種子早就退避開來。如今的金丹正猛烈的顫抖,每一次顫抖,楊柏都彷彿痙攣一樣,渾身的毛孔當中都散發一股股黑氣。

「該死,這是什麼?」楊柏都要無法承受這股巨疼,在這巨疼之下,楊柏發現金丹也在轟鳴,一道道龍吟之聲傳來。

金丹在瘋狂的旋轉起來,金丹之上的水火符文更加清晰,無數的龍鱗一樣。此時的楊柏的瞳孔深處已經徹底化為金色。

「轟!」金丹一次又一次轟鳴,慢慢的變大,楊柏經脈好像更加寬闊了,一道道靈霧好像已經化為血水充斥在楊柏的體內。

皮膚之下的黑氣突然增發乾凈,楊柏的衣服卻都已經髒兮兮的。此時金丹慢慢的沉淪,如今的金丹簡直就跟龍丹一樣,上面都是龍鱗。楊柏的意識剛剛觸碰,就感覺一絲絲奇特的威力,讓眾生臣服一樣。

「我,我這是怎麼了?」楊柏彷彿經歷一場磨難,在磨難的後面,楊柏居然看到一條黑龍在跟自己搖尾。

「我的金丹,我的先天之氣?」楊柏有點傻眼,金丹異變成怪獸級別,散發那層威力,都讓先天宗師楊柏心驚。

而體內的先天之氣,以前就算雄渾也頂多算湖泊,如今卻猶如大江大河,生生不息。楊柏只是輕輕激發,就能夠感受到無以倫比的先天之氣。

三花聚頂已經徹底消失,楊柏好像返璞歸真,身上任何的強者的氣息都沒有了。除非楊柏主動激發,而且就算激發,楊柏總覺得自己猶如凶獸一樣。

以前丹田金丹畢竟沉寂,如今好像佔據了主動,先天種子好像徹底的臣服退避。

「先天宗師之後,還能夠晉陞嗎?剛才這條黑龍到底是什麼?難道這世上真的有龍?」楊柏疑惑的看向綠臉兵馬俑。

如今這個兵馬俑的內部已經能夠讓楊柏看清楚了,楊柏居然看到兵馬俑的內部居然有一枚玉印。

「這,這是秦始皇的玉印?」楊柏更是一愣,看著玉印之上那血紅的文字,楊柏雖然看不明白,可是能夠在兵馬俑體內放置玉印的,也只有秦始皇。

「傳說始皇帝乃是黑龍轉世,難道古代真的有龍的傳承,剛才我吸收的黑龍,是龍氣?」很多疑問,讓楊柏頭有點疼。

「不管了,反正這個國寶絕不能夠運送出去,這裡面的能量都被我吸收了。等擊殺葉善這些人,都交給溫天成處理!」

楊柏並不知道,這件綠臉兵馬俑重新被檢測的時候,那枚玉印震撼了古玩界,那絕對是國寶中的國寶。

楊柏猛的消失,可是很快就出現在另一個方向。楊柏居然發現自己的速度更加快了,甚至都不用隱身都猶如鬼魅。

「我的速度和力量?」楊柏低下頭來,左右看了看,髒兮兮的衣服,弄的楊柏猶如乞丐一樣。不過雙手的皮膚都更加白了,甚至以前幹活的老繭都已經消失不見。

「完蛋了,我真成小白臉了?」楊柏鬱悶的摸了摸臉頰,就要拿出手機看一下。 楊柏剛剛放下手機,突然感受到一股殺意。體內的先天之氣轟然爆發出,在身前形成一個無形的護罩。

「砰!」眼前的倉庫大門,出現一個窟窿,同時一枚子彈在金瞳放慢的速度下,緩慢而來。楊柏的先天護罩已經徹底打開,一道波紋閃現,這枚子彈穩穩的擋了下來。

不過楊柏的身形也閃現一旁,要不是剛才先天之氣改變,或許這突然出現的子彈,都能夠傷害楊柏。

「楊柏,出來吧,你已經被包圍了。」葉善冷冷的聲音傳來,順著大門縫隙一道道光亮射入進來。

「八嘎,楊柏你居然跟蹤過來。」渡邊雲極度兇殘的吼著,此時楊柏能夠看到外面已經出現一名名穿著特種軍服的男子。

「葉善,渡邊雲!」楊柏從倉庫當中走了出來,葉善和渡邊雲冷冷的站在遠處的庫房門口,身旁許多手下護衛。

「果然是你!」渡邊雲看到楊柏真的出現在倉庫當中,更加瘋狂起來。

「殺了他,G只要能夠殺死他,我給你們十個億!」渡邊雲猛的朝著一名高大男子吼去,遠處的場地之上,還停著好幾架直升機。直升機的旁邊一名絡腮鬍男子冷冽的走了過來。

「渡邊,你確定?」這名絡腮鬍男子,就是雇傭兵的頭G,世界鑽石傭兵組織血煞一元,也是R國人。

「我當然確定,我要他的一切,我要跟他有關的任何人,都要死。」渡邊雲相當瘋狂,知道楊柏是先天武者,居然想要科技武器,斬殺楊柏。

「是嗎?就他?讓你這麼痛恨?他到底是什麼人?」絡腮鬍冰冷的說著,三十多名雇傭兵已經開始興奮起來。

「放心,他只是一個農場主,不過他很厲害,很能打。」葉善冷冷的說著,同時也知道渡邊雲受到驚嚇,沉穩說道。

「如果你們血煞能夠解決他,而且包括他身後的人,我們紅日鋼廠也會出十個億!」葉善的話,讓這些雇傭兵都狂吼起來。

「看來你很值錢?」絡腮鬍卻依舊很冷靜,剛才就是絡腮鬍用特殊的狙擊步,結果楊柏並沒有任何傷害,這讓絡腮鬍慢慢的舉起手來。

隨著特殊的手勢,就看到前方雇傭兵猛的四散開來,同時從背包當中拿出一個個特殊的槍支。

「我值不值錢不知道,不過你確定要接受這樣的任務?」楊柏冷漠的看著絡腮鬍,對於國際傭兵組織,也就從葛寶山那裡了解一下,這個血煞要比原先的火狼強的太多。

「二十個億,誰能夠不動心,就算你擁有超強武道,我們也有辦法。你們這些武者都過世了,那些隱居不出的老傢伙,根本不知道現在的戰鬥是靠什麼。」

絡腮鬍淡淡的笑著,而葉善和郭雄山也獰笑的看著楊柏。渡邊雲在渾身戰慄,畢竟剛剛經歷麻生太郎被斬殺的事情,讓渡邊雲有點驚慌。

「葉善,你勾結大天,居然把這麼多的好東西,都輸送給大天。你知道這是什麼?你這個混蛋!」楊柏森冷的看著葉善。

「閉嘴,楊柏,你懂什麼,大天會社的勢力不是你能夠想到的。你以為我憑藉什麼能夠建立紅日鋼廠?」

「你懂什麼?殺了你,誰知道?楊柏,你就是個二愣子,憑著方鋼血氣,就剛針對我,針對大天會社。」

「哈哈,現在你看到了嗎?這就是你的下場。」葉善相當開心,終於能夠報仇了。葉善的手中也拿著一把手槍。

「楊柏,給我跪下,只要你跪下求我,我或許能夠放掉你身邊的人。比如趙艷紅?林嬌?羅彩?對了,還有你的表姐田秀?」

「萬雪就留給老郭,是不是?」葉善狂笑連連,旁邊的郭雄山也開始興奮起來。

「那是,而且周芷燕應該留給葉總你,當你兒媳婦也行,要不你留給自己,或許還能夠剩下更好的種!」

「哈哈哈!」無比張狂的笑聲,響徹夜色當中。那些葉善的手下,也都獰笑起來。

「你們找死!」楊柏當然聽到葉善的話,每一個人名都讓楊柏冷酷下來。就在眾人狂笑的時候,楊柏一抬手。

「不好!」楊柏離著那麼遠,將近十多米,兩道寒芒猛的出現在葉善和郭雄山的面前。楊柏的出手太快了,可就在楊柏出手的時候,葉善卻猛的把郭雄山拉到面前。

陰陽龍針直接穿透郭雄山的眉心和咽喉,讓郭雄山驚恐當中,死死的抓住葉善的手。

「老郭,你放心走吧,我會給你報仇的,哈哈哈!」葉善也瘋了,用郭雄山擋住了自己,同時對著身邊的手下吼道。

「給我殺了他!」這些手下猛的掏出手槍,朝著楊柏就打了過去。整個倉庫都響起雜亂的槍聲。

楊柏的身影猛的消失不見,鬼魅的身影,朝著葉善就撲去。這樣的情況,血煞這些人都冷靜的看著,只是把渡邊雲給保護起來。

「不對,混蛋,渡邊總,讓血煞動手!」葉善震驚的看著楊柏,楊柏的每一個殘影,都讓葉善徹底震驚。

「轟!」葉善身旁的手下,就感覺地面震動,一股狂暴的力量,讓這些人橫飛出去。楊柏已經心狠起來,出手就傷人,先天之力化為游龍,一股股氣流把這些手下統統轟殺當場。

葉善的身邊越來越少,葉善瘋狂的舉起手槍,朝著閃動的楊柏殘影,連續打了幾槍。

「不!」子彈都已經打光了,依舊無法打到楊柏。而此時的楊柏已經鬼魅的來到郭雄山的身邊,猛的抓住郭雄山的脖頸。

「渡邊雲,救我,G救我!我有錢,我給你們錢!」葉善從來沒有這麼驚懼,感受到楊柏的殺氣,葉善的褲子都要濕透了。

「葉善,都是你這個廢物,如果不是你,我們怎麼能夠損失這麼多。你的用處已經沒有了,這批貨物運送回國,你也要被我們拋棄。」

渡邊雲陰狠的看著葉善,朝著絡腮鬍吼道:「一塊殺了,葉善的錢,我照常付給你們!」

「成交!」絡腮鬍點了點頭,猛的一揮手。這些絡腮鬍的手下,手中突然亮起一道道光束,交織在一起,形成一片網狀。

「激光武器?」楊柏就是一愣,而就在愣神的功夫。一名雇傭兵的手中,突然扔出一個黑盤。

黑盤扔在楊柏的腳下,楊柏猛的退後。而就在這退後的同時,無數的光線轟然爆發出來。巨大的能量蘑菇雲轟然炸裂開來。

「轟隆隆!」一股強悍的能量持續擴散開來,剛才所在的地面已經徹底的坍陷。 錦鯉小王妃:重生美容聖手 滾滾塵土當中,葉善已經徹底身死。

「圍殺!」絡腮鬍冷笑的戴著墨鏡,一道道特殊的光影出現。楊柏躲在倉庫旁邊的一幕,讓絡腮鬍指了指前方。

「先天武者?如今什麼社會了,哈哈哈!」絡腮鬍急速的前行,那些血煞的雇傭兵也極快的速度沖向楊柏躲藏的方向。

「沒有用的,無論你怎麼隱藏,都能夠被顯示出來。就算你是異能者,也無法逃脫我們的追擊。」

絡腮鬍相當專業了,尤其墨色眼睛是特殊的裝備,這些雇傭兵好像經歷過跟異能者的作戰,無論從裝備,還是戰術之上,都相當的特殊。

戰國之平手物語 「這些傢伙能夠看到我隱身?」楊柏連續的晃動,身後的激光從來就沒有斷過。尤其楊柏的前方突然出現另一個個紅盤。

「這是什麼?」楊柏剛要躲避開來,這些紅盤突然轟鳴聲一聲綻放開來。一股股音波充斥楊柏的身上。

「隊長,抓到了!」這些音波摧毀一切,讓楊柏的頭都要炸裂開來,頓時無法隱身,被死死的定在地面之上。

而就在楊柏被聲波控制的時候,一名名雇傭兵的手中,突然多出奇怪的武器,這些武器射出一道道電線,轟在楊柏的身軀之上。

「啊!」楊柏渾身又一次顫抖起來,電流充斥全身。楊柏的意識又一次模糊起來,就在楊柏倒向地面的時候,一隻腳穩穩的踩在楊柏的身上。

同時一把特殊的黑芒手銬,拷在楊柏的手臂之上。絡腮鬍的軍靴,就這麼踩在楊柏的臉上。

「渡邊先生,看到沒有,就這麼簡單!」絡腮鬍相當得意,憑藉這些軍用設備,就算楊柏是先天宗師也沒有用。

「不愧是血煞,早知道你們這麼專業,我就應該請你們。唉,師傅,你死的太冤了。」渡邊雲也是心中激動,怪不得如今武道沉淪,就憑著這些科技的東西,這些訓練有素的人,都能夠把先天宗師給拿下來。

「楊柏,你個混蛋!」

楊柏被抬了起來,未等清醒的時候,渡邊雲一拳就砸了下去。後天罡風,讓楊柏的手臂斷裂,一口鮮血猛的噴了出來。

「八嘎,楊柏,現在你還狂嗎?」渡邊雲兇狠的笑著,旁邊的絡腮鬍指了指楊柏的手銬,淡淡說道。

「渡邊先生,你就放心吧,這是M國特殊的手銬,融入了秘銀,就算恐龍都無法掙脫出來。尤其他剛才已經被電流轟擊,沒死就不錯了,這個肉身的確有點意思?」 「36號,盛天娛樂,安月。」

安月趾高氣昂的走到了安寧前面,對於自己雖然是後來的但是插隊行了個便利很是得意。

進去之後,往台上慢悠悠的打量了許久,不忘跟每一位評委都進行了眼神交流,接著只是一句簡單的自我介紹果然就引得了幾個投資人的青睞,不說別的,就光憑著這個臉蛋,自帶話題。

有好幾個投資人相互都示意了下,起碼在第一印象上是比較出彩的。

緊接著安月報了自己今天要試鏡的角色——敏敏公主。

包括導演在內的評委一致投來了關注的眼光,之前就聽導演一直介紹說吳方導演推薦了一位安小姐很不錯,現在看來確實是那麼回事。

安月對評委席上的反應很是滿意,那些評委投資人對自己的肯定都寫在臉上呢,就差直接選布了安月這麼想著就更加得意了。

過了一會,見安月無話,秦導道:「先試鏡再說。」

這姑娘,她第一印象倒是不錯,難得投資人也中肯。

安月突然聽到直接試鏡是有幾分懵的,之前的宣傳最多也就是站個台罷了,正兒八經的試鏡這還是頭一回。

不過好在難不倒她,之前也稍微看了下敏敏公主的戲份,不就是要演一個嬌滴滴的公主嗎,撒嬌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她的拿手戲。

說做就做,雖然對面沒有人,但安月還是很自然的就發揮了出來,甚至即興改了劇本:「太子哥哥,你說,到底是要我還是她?」安月手指畫在空中,聲音嬌的能夠滴出水來,一臉小女兒撒嬌的表情。

看了這一幕,評委席上除了一個較為肥胖的中年大叔露出了欣賞的表情,其他幾個評委直接全體石化了,秦導臉色陰的甚至可以滴出水來了。

這是鬧的哪一出?

評委們盯著安月,她們要的是一個面對既是敵國太子又是心上人的大國公主,可不是什麼小女兒啊!

「安小姐,請你對下一頁的劇本演繹一下。」

可以看出來秦導在努力的剋制自己的情緒,還算是客氣。

「哦哦,好的。」安月以為這一幕自己已經過了,歡天喜地的又換到了下一幕。

醞釀了一絲情緒,「太子哥哥,你當真是不要本公主了嗎?」

毫無意外的,甚至都沒等安月試鏡結束,秦導直接就叫了停:「安小姐是吧?你可以回去等通知了,具體消息三日內會告知你的經紀人。」

安月毫無自知,倒是覺得自己剛才的表演十分的賣力,人物詮釋的也十分良好,出來的時候,對敏敏公主這個角色簡直是說是志在必得了。

內場的表演安寧就不得而知了,只是覺得安月沒一會兒就出來了。

滿臉得意:「敏敏公主這個角色我要了,姐姐還是別費力氣了。」

重生之別叫我男神 安寧沒答話,把手裡的劇本仔仔細細的又看了一遍,確保沒有什麼問題,剛好聽到了自己的人名字。

「37號安寧,盛天娛樂。」安寧合上了手裡的劇本,起身。

「姐姐,你可要加油啊,成功了再給我當背景板啊。」安月在身後刻意強調,就像是生怕別人不知道一樣,果然,其他幾個試鏡的藝人朝著這邊看了過來。

「這是?」

等剛一進去之後,安寧就傻眼了,上面坐了齊刷刷整整一排的導演製片人投資商,臉上都很陰沉,讓安寧懷疑進錯了地方。

「我叫安寧,今天試鏡的角色是敏敏。」

總裁的失寵新娘 隨著安寧這句話,她清楚了聽到了幾聲抽氣聲,試鏡到現在,女二女三基本上心裡都有定數了,但是敏敏公主這個角色還真的是讓人費腦筋,尤其是經過剛才安月那麼一著。

吃力不討好的角色,在投資人眼裡隨便找個有點話題有流量的人就夠了,但導演要求甚高,這個也不滿意那個也不滿意,這點安寧是知道的。

「安小姐?不知道安小姐跟剛才的安月小姐是什麼關係?」

安寧自我介紹過後,等了很久,最後還是中間一個臉色鐵青的男子問出聲來。

秦導在中間坐著,甚至壓根就沒有抬頭,似乎只想早點敷衍了事結束。

「安月是我的妹妹,我是姐姐。」這話一說完,秦導稍抬頭看了一眼。

「不是說了不用新人了么?」投資商接話過去表示不滿了,試鏡的藝人質量是越來越差了。

投資商朝著秦導問過去,滿臉懷疑,主要是安寧自身也沒有特別突出的特色,接連著上來的這兩姐妹讓評委很不滿。

「行了,安小姐,你可以回去等消息了。」又過了半晌,秦導直接說道,完全沒有讓安寧表演的意思。

安寧懵了,要說在自己之前已經有了確定的人選,那最多就是不繼續試鏡了。可是又讓自己進來了,一時摸不著頭腦。

對導演來說,飾演敏敏的演員能有很多,但是對安寧來說,只有一個。

「導演,請給我三分鐘。」安寧不能放棄這次機會。

其實這是一個沒法拒絕的問題,最終安寧拿到了三分鐘。

「開始吧,你只有三分鐘。」

沒有理會投資商的質疑,秦導也一直板著臉,直接對安寧說道。按道理來說,秦導一分鐘都不想多給,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安寧的眼眸,突然有個一絲動容。

或者,這對姐妹真的不一樣,果不其然——

隨著秦導話音剛落之後,所有人不得不屏住了呼吸,甚至動彈不得,因為安寧整個人給人的感覺突然變了一個樣子。

雖然身上穿的還是普通的衣服,但是氣質卻完全不一樣了,如果說之前安寧只是人群裡面一株普通的小白花,那麼現在,安寧就是一株食人花。

是的,她盯著前方的方向,一雙眸子竟然突然就紅透了,眼睛被生生的裹在眼眶中,將落未落。

製片人在上面看的突然緊了緊衣門襟,不知為何感覺身後有一陣冷風颼颼的灌進來,就連著後背也覺得突然出了一陣寒風。

安寧這會兒跟之前已經判若兩人了,原本平時看著毫不出彩的眼睛,竟然變的格外出神。

那眼神讓你毫不懷疑面前站著的就是敏敏公主本人,而敏敏公主面前的正是敵國的太子,質問她為什麼要陷害女主,敏敏嘴巴無意識的張了張,最終卻沒有說話,臉上漸漸的憋出來一絲紅絲來,怔怔的望著太子,倔強孤傲,卻能夠讓人理解。 楊柏被控制起來,渡邊雲一拳又一次砸在楊柏的臉上,楊柏終於感受到一種疼痛。而就在此時,絡腮鬍的手下已經拿出一個救生箱。

從箱子當中,拿出一個針管,慢慢的走向楊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