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嘯天再次叫嚷起來,這簡直也在打天一教的臉!

天一教是幹什麼的,這可是仙道十門的翹楚,任何其他勢力都要臣服在他們的腳下。

韓易竟然要他們加入自己的寒戰聯盟,這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龍嘯天!我不想再聽到你的這種語氣說話了,如果你真的不服氣,我可以將你留下來。」韓易突然嚴肅的看著龍嘯天。

就在韓易的話音剛落,整個麒麟一族全部動了起來,虎視眈眈的看著龍嘯天。

「好!韓易!很好!」龍嘯天怒氣橫秋。

「好了!我不想再聽到你們誇我了,你們走吧,我只想和血手閣主好好談一談。」韓易指著龍在天。

眾人看了看,卻沒有任何移動。

「你們現在不走,難道真的要我改變主意留下你們嗎?」韓易突然喝斥道。

龍嘯天與龍傲天這才帶著眾人離去。

不過,韓易也注意到了他們身後有兩位老者,一直陪伴在他們左右,這兩個人雖然不聲不響,可是誰都知道,這應該就是天一教的隱藏力量——仙人境高手。

韓易之所以沒有動手,也正是因為這兩名老者的緣故,一旦鬧起來,對誰都沒有任何好處。

「你找我不會還是關於王語馨的事情吧?」龍在天笑著問道。

「當然!我當然要問關於語馨的問題,我只是好奇,你到底將她藏在什麼地方了?」韓易狠狠的盯著龍在天。

他感覺自己上一次就被龍在天欺騙了。

因為人是被他們抓走的,他卻不知道在什麼地方,這麼大的事件,尤其作為王語馨身份這麼特殊的人物,他怎麼會不親自過問?

所以,這一次,韓易不能再放過龍在天。

「其實,就算你再怎麼問我,我還是一樣的答案!我不知道。」龍在天也很堅定。

「可是,根據我的調查,王語馨一直在你們血手閣手中,這個你怎麼解釋?」韓易冷聲說道。

「這個問題,我不需要跟你解釋。」龍在天搖了搖頭。

「如果你解釋不清楚,我也就無法放你離開了。」韓易嚴肅的看著龍在天。

「其實,就算你殺了我,我也不知道她在什麼地方!因為她的身份很特殊,誰也無法預料她的未來將會是什麼,我只能告訴你,你最好還是理她遠點,否則對你並非一件好事。」龍在天突然皺著眉頭說道。

「這麼說,你還是知道一些內幕的!說給我聽聽,我自然會放你離開。」韓易盯著龍在天的眼睛。

「其實,你根本沒有必要了解這些事情,我只能告訴你,其中牽扯到天界的種種因果,你即使能夠稱雄九州大世界,但在天界的眼中,你覺得自己有可能撼動人家的地位?!」龍在天的話語非常貼切。

「我想知道,你為何要將血手閣這麼快曝光在眾人的視線?」韓易突然詭異的一笑。

他看得出來,龍在天的話,好似都很真誠,並沒有弄虛作假的意思。 但是,從這一點也看的處理,王語馨的事情,好像並沒有那麼容易處理了。

這已經不僅僅是簡單的至陰之體的事情了,王語馨的身上,好像還有其他的東西沒有被玄發現,同時,也有一些未知的秘密等待自己去探尋。

「血手閣其實早已經違背了我當初定下的規矩,從與魔族開始合作的那一刻,就已經將自己推到了風口浪尖上,我又何必繼續隱藏下去呢?」龍在天笑了笑。

「既然如此,血手閣也就意味著解散了?」韓易皺著眉頭問道。

「當然沒有,只是全部隱藏起來,進入九州大世界,或許你們長生門之中,也有血手閣的人。」龍在天得意的笑道。

「你想讓他們滲透到各個門派,然後有所圖謀?」韓易突然問道。

「當然!這是其中一個目的!」龍在天點點頭。

「還有一個呢?」韓易不解。

「還有一個就是為了他們自身著想,我不想讓他們繼續像獸類一樣活著,我希望他們能夠找一個更好的生活方式,這也算是讓他們解脫吧。」龍在天也不禁感慨。

「你都已經將他們培養成機器,當然要聽你的話,他們如何能夠解脫?」韓易笑了笑。

「當然!這也要看他們自己!我讓他們隱藏的時候,沒有安排任何時間,任何地點,任何形式,全部靠著他們自己,就算到時候,我的召集令發出去,他們不回來,我也不會介意,因為一切都是上天註定的。」龍在天笑著說道。

「如果龍家由你掌舵,我相信龍家不會滅亡。」韓易點點頭。

這個龍在天,所考慮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經過嚴密的計劃,甚至更多的是大氣磅礴。

這種決定,這種多大事件的把握,絕對要超越自己掌管天一教的哥哥龍嘯天。

「好!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也就不為難你了,不過我要警告你,我不希望聽到任何關於語馨危險的事情,不然我一定不會放過你。」韓易擺擺手。

龍在天點點頭,直接轉身離開了。

韓易沒有繼續問什麼,這樣的人,如果他不想說,就算是死,他也不會多說一個字。

他不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這樣的人,最為傲氣,同時也最為講義氣。

韓易只希望與龍在天這種性格的人成為朋友。

「主人,聯盟的事情?」

黑麟看到龍在天走了之後,不禁上前看著韓易不由問道。

「聯盟?對!聯盟!以後聯盟就正式成立了。」韓易轉過神來點頭說道。

「寒顫聯盟?」黑麟繼續確認。

「當然!從今天開始,寒戰聯盟就成立了,我是第一任盟主。」韓易笑了笑。

這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耀,雖然也還是自己的封的,可是誰能想到,就在幾十年前,自己還是一個天天挨揍的愣頭小子。

寒戰聯盟就這樣宣告成立。

盟主之位,當然是韓易來做,不過,具體的管理,他真的不行。

「黑麟族長,寒戰聯盟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韓易又來當甩手掌柜的了。

「是,主人。」黑麟長老一直對韓易非常非常客氣。

「好了,從今天開始,你們不要叫我什麼主人了,直接稱呼我韓易就好。」韓易微微一笑。

總是被一群仙人境高手稱為主人,終歸有些不好。

「是,主…韓易。」黑麟有些彆扭的說道。

「好了!你們現在馬上重新整合麒麟一族,我要帶領一些高手前往九州大世界,從今天之後,九州大世界,必然要重新留下麒麟一族的威名。」韓易朗聲說道。

韓易的話音響徹整個南疆,這也是對其他種族的一種震懾。

同時,也宣告著麒麟一族將會重返九州大世界。

果不其然,韓易的話,直接震驚了整個南疆所有的部落。

麒麟一族乃是擁有祖訓的,世世代代不得走出南疆,可是今天,一個人類的強者直接改變了他們的祖訓,宣告數萬年的祖訓就這樣被解開了。

這可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件。

同時,其他部落也在思索,是不是自己也派出族人前往九州,現在的九州,就好似一塊肥肉,誰都想啃幾口。

很快的,黑麟將整個麒麟一族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同時韓易也從天之幕府之中帶出數十頭麒麟聖獸,這些課都是半仙級別的麒麟聖獸。

浩浩蕩蕩,韓易直接來到易鼎村。

「韓易,這裡是什麼地方?」黑麟問道。

韓易將其中兩名仙人級別的麒麟聖獸留在麒麟一族之中鎮守,黑麟和另外一名高手跟著韓易來到易鼎村。

「這裡是我曾經居住過的地方,也是我曾經誕生的地方。」韓易微微一笑。

其實,他也是在自嘲,因為王破曾經告訴過他,他或許真的不是韓四的親兒子,可是自己到底是神么人呢?

眾人都靜靜的看著韓易,此時的韓易,被眾人簇擁著,韓易要在九州一炮打響,所以將這些人全部呼喚出來,震懾四方。

「走,去看看。」韓易直接落地,來到易鼎村的位置。

可是,易鼎村卻不見了。

落日山還在原處,可是易鼎村卻不知所蹤。

並不是整個村落的人都沒了,而是整個村落都沒了,包括人,還有那些房屋與地面。

整個地面一片荒蕪,易鼎村全部憑空消失了。

「這是怎麼回事?」韓易自己都懵了。

易鼎村直接消失,地面與其他地方沒有任何區別,也沒有發生過任何打鬥的消息,但是,整個村落,就這樣消失了。

「發生了什麼了?」黑麟問道。

「沒有什麼!可能是我記錯地方了吧?」韓易搖了搖頭。

這可是自己的家,自己怎麼可能記錯地方呢?

可是,這裡明明就沒有自己的家。

「語涵!?雨落?」韓易凝視著遠方。

「韓易?是你嗎?」花雨落的聲音傳來了。

「是我!」

韓易第一時間來到花雨落的面前。

「這裡發生了什麼?」

韓易出現之後發現,這裡除了花雨落之外,還有四位仙人級別的高手,卻少了王語涵與另外兩名仙人境級別的高手。 「什麼也沒發生,只是易鼎村不見了,我們根本找不到,語涵師姐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她說要去尋找易鼎村的下落。」花雨落解釋道。

「原來如此!」韓易為之一愣。

自己剛才竟然對自己產生了懷疑,自己的道心難道就這樣不穩固?

韓易一陣后怕,竟然對自己的內心產生懷疑,無疑說明自己的修鍊之途並不穩固,這樣以後是要出問題的。

「原來如此!看來,九州大世界還有高手!」韓易微微一笑。

整個人再次沒入天之幕府之中。

他直接來到蛋蛋居住的地方,他要問清楚易鼎村的下落。

「蛋蛋前輩?」韓易並沒有找到蛋蛋的身影。

「你小子又來找我幹什麼?」蛋蛋從虛空深處走出來。

「我想求前輩一件事情。」韓易嚴肅的說道。

「你是想知道易鼎村的下落吧?」蛋蛋突然說道。

「是的,前輩,易鼎村到底發生了什麼?難道已經被毀滅了?」韓易激動的說道。

這件事情既然從蛋蛋的口中說出來,這也就說明一定有什麼問題出現了。

「這件事情你不需要管了,易鼎村跟你沒有關係,它發生什麼也與你沒有關係。」蛋蛋直接拒絕。

「前輩!易鼎村真的對我很重要,我希望知道它確實沒有危險,我才能安心。」韓易激動的說道。

「我說過,易鼎村的事情,跟你沒關係,你好好修鍊,等你達到我這個層次,自然會洞悉一切,現在這個時候,你還是先守住自己的道心吧!」蛋蛋冷冷的說道。

韓易一怔,整個人瞬間后怕起來。

自己剛才是怎麼了,自己的道心竟然無數次開始破裂,竟然經不起一絲一毫的震動。

「蛋蛋前輩,難道也不能讓我得知它現在是安全的嗎?」韓易有些失落。

「不能!」蛋蛋瞬間拒絕。

「好吧!前輩,我走了。」韓易直接離開天之幕府。

既然蛋蛋都不肯說,那易鼎村一定發生了什麼大事。

「你們來到這裡之後,難道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嗎?」韓易返回之後向著花雨落問道。

「沒有,什麼都沒有發生,我與語涵師姐一起來到這裡,她說找不到易鼎村,於是讓兩位前輩陪著一起去了其他地方,好像要尋找她的父親。」花雨落解釋道。

「我知道了!你們在此地等候,我去去就來。」韓易瞬間消失不見。

他第一時間趕往龍城,來到龍城王家。

可是,依然沒有任何關於王語涵的氣息。

「她去了荊州?」韓易皺著眉頭。

雖然有兩名仙人境高手保護,韓易也不放心。

肯定有大高手進入九州大世界了,亦或者九州大世界一些隱藏中的高手也竄出來了。

可是,易鼎村到底得罪了什麼人,竟然全部被帶走了。

雖然自己也有實力將一個村落帶走,可是這樣一絲痕迹都不留下,韓易自負還做不到。

再說了,易鼎村的村民都是普通人,為何要將他們全部帶走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