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嫣然有些不悅,「媽,都要吃飯了,切什麼水果啊。」

「飯前吃點水果也很正常,剛剛才送來了一些進口水果,很新鮮呢,你過來幫我。」

齊嫣然雖然不快,但也只好陪著齊媽媽過去。

齊家有一些傭人,齊媽媽又怎麼會親自動手,一看就是想要和女兒說些什麼。

不管齊家這是不是鴻門宴,顧錦也安然接受了。

廚房裡。

齊嫣然耷拉著一張臉,「媽,你幹什麼?」

「嫣然,我們取消計劃吧,司先生看著真的很喜歡那個女人,要是計劃失敗,我們一定吃不了兜著走。」

「媽,你們怕這怕那,只要你按著我的計劃走又怎麼會失敗?」

「那萬一呢……」

「沒有萬一,就算有萬一我還是他的救命恩人,他不會對我怎麼樣。」

說著嫣然往橙汁裡面放了一些白色的粉末,然後搖勻。

兩母女一人端著酒一人端著橙汁從廚房走了出來,「抱歉,讓你們久等了。」

「沒事,齊太太你不要太客氣了。」

從頭到尾顧錦所表現出來的都是溫婉大方的模樣,讓人挑不出任何問題。

如果不是自己女兒的原因,齊爸爸覺得這兩人真的才是天作之合。

一人高貴如王,一人柔情似水,也只有在他身邊的時候司厲霆身上才會有一些人情味。

「聽說司太太剛生產沒多久,不適合飲酒,喝橙汁可以嗎?」

因為產後顧錦的奶水不足,後面就用奶粉代替,她很久都沒有餵奶了。

齊媽媽端來橙汁,顧錦也並沒有推辭。

「謝謝。」

齊媽媽給司厲霆倒上酒,因為是分酒器提前就分好了的。

每個人面前都是獨立的紅酒,司厲霆掃了一眼他面前的分酒器。

「我的太滿,我和你換。」說著他就要向齊爸爸更換。

當他才說出這句話,齊媽媽臉色就一變,「喝多少算多少,不強求的。」

她似乎很害怕司厲霆將紅酒換了,司厲霆深深看她一眼,「好,那就不換。」

隨著他這句話落下,齊家人才鬆了一口氣,幾人的表情被司厲霆和顧錦收入眼底。

她們能有什麼打算顧錦早就心裡明白,這麼拙劣的手段就想要對付司厲霆。

嘖,齊嫣然還真是要將自己的好感全部作沒。

這場戲越發好看了,顧錦默不作聲。

席間齊家父母十分熱情,一直在問司厲霆這些年發生的事情。

司厲霆始終淡淡,注意力在顧錦身上,不停給顧錦夾菜。

齊嫣然主動夾起一塊排骨遞給司厲霆,「司先生,你吃這排骨,我還記得以前你最喜歡吃聚寶齋的糯米排骨。

這是我們特地從聚寶齋請來的廚子,味道一定和以前一樣。」

司厲霆並沒有接,「現在不喜歡了。」

「那這個呢,你以前也喜歡的。」

「我不喜歡別人給我夾菜。」

一句話就直接堵了齊嫣然的口,齊嫣然只好默默放下了手中的筷子。

顧錦隨手把自己碗里多餘的菜夾給司厲霆,「厲霆哥哥,你夾太多我吃不了。」

齊嫣然捏緊了手中的筷子,她怎麼敢將自己吃剩下的給司厲霆。

那個高傲的男人會忍受嗎?一定不會的。

誰知道司厲霆想也沒想就咬了下去,在她們心中司厲霆是高高在上的神,任誰也不能接近他。

就算是他的伴侶也要捧著,而忽略了他其實也就是一個普通的男人,會寵著自己心愛的女人。

這頓飯對齊家人來說吃得並不舒服,司厲霆愛答不理的態度,不管你說什麼他也不會有太大的反應。

齊嫣然一直想要拉近彼此的距離,不過司厲霆就和銅牆鐵壁一樣沒有任何弱點讓她進攻。

齊家人給顧錦敬了幾杯酒,看著顧錦喝下橙汁她們才放心。

司厲霆的酒幾乎見底,外面的天色越來越晚。

顧錦扶著頭,齊媽媽立馬道:「司太太,你是身體不舒服嗎?」

「我有些困。」

「我們這裡有很多空房,我扶你過去休息一下,我老公一直念著厲霆來好和他下幾盤,你先去休息等他吧。」

「也好,厲霆哥哥,我先去休息。」

顧錦很是配合,齊媽媽見她中計心情極好,計劃已經成功了一半。

司厲霆沒有阻攔,任由著齊家人表演。

酒過三巡,他的身體已經有些燥熱,齊嫣然看了齊媽媽一眼。

齊媽媽立即開口道:「厲霆,你是不是醉了?醉了的話就先去房間休息一下吧。」

萌寶來襲:媽咪快嫁我爹地 「我太太呢?」司厲霆冷冷問道。

「厲霆哥哥,我帶你去找她。」

齊嫣然上前想要扶司厲霆,司厲霆卻是往旁邊閃了一下避開了她的手。

他徑直走上樓,齊嫣然趕緊跟上去。

齊媽媽和齊爸爸看著兩人消失在二樓,齊媽媽臉上有些愉悅之色。

「要是他真的成了我們女婿,我們齊家就能飛黃騰達了。」

齊爸爸緊緊皺著眉頭,「我怎麼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什麼?不是一切都按照我們的計劃進行的嗎?很順利。」

「就是因為太順利了反而不對勁。」

這件事怎麼都透著一些古怪的地方,齊爸爸沒覺得太幸福,反而覺得有些不安。

司厲霆在詭譎多變的商場都能屹立不倒,他會這麼容易就中計?

「老公,你就是白擔心,雖然司太太是長得不錯,咱們嫣然年輕貌美,哪個男人會不喜歡?

只要他沾了嫣然的身,我們就可以以此威脅他,這樣一來我們就能成為他的岳父岳母。

一家人都做著春秋大夢,司厲霆被帶到一間房,房間是被精心布置過的,一看就是女人的房間。

他站在床邊,」我太太呢?」

齊嫣然朝著他走近,溫柔的看著他,「厲霆哥哥,難道非要她不可,我不行嗎?嫣然已經長大了。」

萬古無敵天帝系統 說著她拉開自己的裙子拉鏈,裡面穿著性感,足夠讓男人為她瘋狂著迷。

然而戰在床邊的男人臉上一片淡然之色,彷彿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座石雕而非性感的女人。

「這就是你的目的,支走我太太,然後勾引我?難道你不知道我已經結婚並有一子?你這種行為叫什麼?」

齊嫣然被他這麼說自然是覺得羞愧的,可她怎麼能放手。

「厲霆哥哥,我喜歡你,三年前我就喜歡上你了,你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司厲霆連眉眼都沒有動一下,「齊嫣然,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現在收手我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否則……」 在齊太太心裡顧錦時常都是笑咪咪的,覺得她可要比司厲霆好對付多了。

女人最是心軟,尤其是生過孩子的女人,只要一會兒自己故意賣慘,不相信她不會心軟。

現在齊家的這個樣子也並不用賣,本來就夠慘了。

「嫣然,我跟你說,一會兒司太太下來了你一定要好好求她,我們家所有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

「媽,我知道。」齊嫣然不甘心道。

她怎麼甘心呢?明明自己才應該是名正言順的司太太,是自己和司厲霆先認識的,救司厲霆的人也是自己。

就因為爸爸一時做錯了事情,導致自己沒有機會,反而讓另外一個女人坐享其成。

看到齊嫣然臉上的表情,齊媽媽就害怕她又壞事。

「嫣然,一會兒你一定要收斂脾氣,媽媽知道你心裡不舒服,可是齊家的生死就在你手裡了。

你不想你爸爸的公司破產吧?你外婆她們年齡大了,經不起打擊。

不為了自己也要為我們其他人,我們齊家走到今天的地步不容易啊!」

「別說了,我知道。」齊嫣然聽到就覺得煩,除了煩之外她還無可奈何。

她要是有一點辦法也不會來這裡,可是她又能有什麼辦法呢?

這個世界就是弱肉強食,誰站在食物鏈的頂端才能掌握著所有的生殺大權。

而司厲霆恰好就是站在食物鏈頂端的那個男人,齊家在他眼裡就像是一隻小螞蟻,他隨便動動手指就能夠捏碎。

自己絕對不能再激怒他了,他對顧錦太好,顧錦才成了拯救齊家最關鍵的存在。

為了齊家,她只有忍下去。

「看司太太那麼溫柔的樣子,她應該很好相處吧。」齊爸爸嘆了口氣。

如果沒有醫院那件事發生以前,齊嫣然也會覺得顧錦一定是微不足道的女人。

然而在醫院的那件事卻讓齊嫣然心有餘悸,連著好幾天晚上都在做噩夢。

顧錦就像是從地獄血池裡面爬出來的惡鬼,當時齊嫣然都以為自己要被她給弄死。

那一面的顧錦估計只有自己才能看到過,自己的父母都還以為她很好說話。

儘管這幾次顧錦露面都是溫柔高貴的樣子,看不出來一點威脅。

但齊嫣然有種感覺,那個女人不好對付,說不定比司厲霆還要難對付。

此刻顧錦還在床上醒不來,她生了孩子以後體弱,加上有孩子的緣故,司厲霆一直對她百般溫柔呵護。

已經很久都沒有這麼放縱過了,司厲霆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

顧錦則是依偎在床上,一直睡到上午十一點才幽幽轉醒。

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沒有那個人的身影了,司厲霆也就只有剛剛發生車禍的時候消停了一些。

身體稍微好一點,他馬上又恢復成了工作狂。

美國那邊暫時有爸爸和莫森,但他到底才是總裁,一些重大決策比爾還是要交給他處理。

司厲霆所展露出來的能力遠遠在自己之上,從最開始的吃驚到後來的接受。

比爾覺得完全被自己的這個兒子折服,他的眼光獨到,手段霸道,比起自己當初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史密斯家族交給司厲霆他一點都不操心,自己的兒子會給他強大的安全感。

顧錦揉了揉眼睛,「厲霆哥哥。」

開口的聲音都是沙啞的,喉嚨裡面像是起火了一樣,想到昨晚的放縱,她也是無奈。

這男人對她還是一如既往的熱情,以前顧錦還有些擔心自己生了孩子以後身材走樣之類的煩惱。

結果司厲霆對她和以前一樣,顧錦也算是很奇葩的體質了。

人家懷孕的時候媽媽要長几十斤,孩子沒有補到營養,營養全都補給了媽媽。

顧錦正好相反,錦諾吸收了母體的營養,顧錦生完孩子也就比之前胖了十斤。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大出血的緣故,根本就沒有做什麼運動自己很快就瘦了下來。

人家懷孕母親被孩子吸收了養分,母親都會變醜變憔悴。

顧錦完全相反,不僅身材恢復如初,甚至比之前還要好。

仍舊腰細腿長,魔鬼身材。

懷孕的時候她就每天塗各種對身體有益處的橄欖油等,身上沒有一點妊娠紋不說。

懷孕和坐月子她吃的好東西不少,皮膚又白又嫩,小臉的皮膚都快掐出水來。

唯一和以前不同的是她身上多了很多女人味,用司厲霆的話來說。

現在的顧錦就是行走的春藥,時時刻刻都在勾引著他!

之前心疼她的身體他已經盡量控制自己,昨晚借著葯勁他狠狠的過了一把癮。

顧錦托著自己的小蠻腰,好久都沒有如此縱慾無度了。

嗓子眼都快乾得冒煙,她只好披著衣服起床。

腳才一下地就有些腿軟,她扶著床沿。

自己累得要死,那人還生龍活虎的樣子,男人和女人果然是完全不同的生物。

簡單的洗漱,赤著腳在衣櫃裡面找衣服。

司厲霆正好推開門,一眼就看到了套著他白襯衣的女孩。

昨晚的放縱身邊也沒有可穿的衣服,顧錦順手就撈起司厲霆的襯衣。

他身材高挑,自己穿著他的襯衣正好可以遮住臀部。

剛剛為了洗漱方面,她鬆鬆扎著頭髮。

經過一晚上的滋潤,皮膚超級水潤,用艷若桃花來形容也不為過。

修長的美腿入眼,小巧潔白的腳丫踩在綿軟的地毯。

她正彎腰在衣櫃找衣服,渾然不知自己這個模樣有多誘人!

「寶貝兒,找什麼,我幫你。」司厲霆從背後擁住她,磁性迷人的聲線在耳邊響起。

顧錦身子輕輕一顫,司厲霆輕輕一笑。

「你是屬幽靈的不成,走路都沒個聲音的,嚇死我了。」

小女人轉過身,朝著他看來,有些嗔怪。

她隨意扣了幾顆扣子,露出漂亮的頸項以及精緻的小鎖骨。

他只一低頭就能看到,呼吸漸濃。

「蘇蘇,你又勾引我!」

顧錦委屈,自己才說一句話。

「厲霆哥哥,別鬧了,我又累又渴,昨晚還不夠么!」

感覺到男人身體的變化,她欲哭無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