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兒也在啊!外婆已經叫人把做好的衣服端到你們的寢宮去了,明天要記得穿上。”

“謝謝外婆,齊兒和哥哥一定會記得穿的。”

“好!外婆先帶你孃親她們過去試衣服。”

“嗯!”蘇齊乖巧的點了點頭。

“陌兒,父王也說了,黎夏國皇室就只有你們姐妹四人,女兒也就只有你和念兒,你父皇尋思着讓你們和雲軒兩頭佔,念兒以後嫁了人也是一樣的,陌兒你意下如何?”

司徒若嫣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畢竟這樣做的話,還得看姑爺同不同意,姑爺家的身份地位還不輸於一個國家。

不過看沐雲軒對陌兒情誼,只要陌兒同意,他應該不會反對,她原來也是打算這樣做的,兒女本就只有兩個,她謀劃這麼久,不就是爲了讓自己的兒女有一席之地嗎?

蘇紫陌聞言,倒是有些意外,父王爲什麼會這樣做,要有多愛自己的兒女們纔會坐到這一步,其他國家的女兒都是爲了聯姻而生,而她和姐姐,卻能擁有黎夏國的公主的地位,這樣一來,她們都會擁有自己的封地。

“父王和母后一片厚愛,陌兒怎麼承受得起。”

司徒若嫣停下腳步,握住蘇紫陌和蘇紫唸的手,“陌兒,念兒,孃親愧對你們兄妹三人一輩子,要是連這一點我們都不能爲你們坐到的話,孃親當初就真的會以死謝罪了,你父王一生就娶了我一個妻子,並且承諾我一生一世一雙人,你父王他最終還是做到了。”

“所以母后是四國之間最幸福的一個。”

蘇紫念柔柔一笑,她要是也能像孃親和陌兒一樣,找一個能一生一世相守一輩子的人。

想到那個人,蘇紫念心裏莫名的痛了起來。

“所以母后也希望你們能幸福,你們姐妹倆,念兒溫婉如水,陌兒你明眸澄淨若秋水,絕代風華,一看到你們,母后就覺得很驕傲。”

司徒若嫣拉着她們兩姐妹的手往前走,母女三人邊走邊聊,讓後邊跟着的宮女們羨慕不已。

看着握着自己手的手,蘇紫陌心裏暖暖的,不管自己是誰,簡陌也好,二十一世紀的蘇紫陌也好!這一世的蘇紫陌也好,她這一世就是司徒若嫣的女兒,因爲她握着她的手,讓她感受到母愛。

豪門第一寵:老婆不好追 三人一路走一路說,一片溫馨的場面,納蘭文昊和蘇清絕,納蘭憶老遠就看到他們,父子三人不約而同的笑了笑。

冷戰霸道老公 “絕兒,憶兒,向着我們走來的三個女人是我們生命中的最重要的三個女人,我們以後要拼盡一切把她們保護好!”

“就是不用父王說,絕兒也會那樣做的。”蘇清絕笑得一臉燦爛,有一個家,真的很幸福。

納蘭憶笑看着自己的孃親和兩個姐姐,她們是自己見過的最漂亮的女子了。

納蘭文昊和司徒若嫣陪着兄妹三人試穿了衣服到最後,衣服都很合適,也很漂亮,蘇紫陌非常的喜歡。

試穿完衣服以後,納蘭文昊和司徒若嫣有事去忙,姐姐作爲長公主,也忙了起來。

蘇紫陌又閒了下來,看了看子陽宮的方向,她也不想回去,因爲那你有一個火氣連天的男人正在等着她呢?

猛的,周身被充滿男人味的黑影籠罩,蘇紫陌只覺得後背發涼,閉上眼睛,嘴角微微抽動着。

沐雲軒看着她的模樣,他嘴角忽然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他不言不語,冷硬的五官張揚霸道,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加上揚,冷冷又逼近一步。

蘇紫想逃,卻又知道他修爲的境界,芊細的身子抖了三抖,隨即,她睜開眼眸,艱難的扯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雲軒,好巧啊!你今天沒事嗎?

“陌兒你很希望我出去嗎?”沐雲軒再逼近一步,雙眸寒意如冰,危險冷魅。

蘇紫陌一顆小心臟跳到了嗓子眼,點頭如搗蒜,然後又覺得有些不對勁,又使勁的搖了搖頭。

然而這一次她還沒來得及開口,下一刻便感覺腰間一緊,整個人已經到了沐雲軒的懷裏。

四目相對,氣氛古怪。

下一刻,一聲聲咆哮,直衝九霄雲,震盪山河。

“唔!”

呼……!

“沐雲軒,你瘋了。”這裏都是進進出出的宮女,這個混蛋,他居然在這種地方吻她。 而沐雲軒這樣的舉動,讓周圍的宮女和太監都停了下來觀看,幾人聚在一起竊竊私語。

豪門女傭:惡魔總裁寵上癮 蘇紫陌一臉爆紅,就算自己的思想在開放,被人這樣當中強吻,也免有害臊的時候。

“是我瘋了嗎?早上你是怎麼對我的,你以爲逃走了就沒事了嗎?”

沐雲軒身上散發着危險的氣息,眯眼看着她,這個小妖精,早上她那大膽的動作,讓他很享受,可也讓他用了很長時間才把火給滅掉,好不容易把火滅掉以後,又被兒子奇怪的問題問答答不出來而逃跑。

“哦,對了,雲軒,你們昨天晚上的人事情做得怎麼樣了,我都忘記問哥哥了,剛纔只忙着試衣服。”

蘇紫陌突然轉移話題,這個時候轉移話題是最好的選擇,不過她心裏很清楚,這個小氣的男人是不會輕易的放過她的。

一看她轉移話題,沐雲軒心裏一陣好笑,晚上在收拾她來來得及。

“大哥昨晚連夜把孩子的屍體送給他們的家人了,也給了他們的家人一些銀子,雖然不能彌補他們失去孩子的痛苦,當多少也能給他們一些安慰,這下你不應該內疚了。”

“那楊晉鵬和姬煜呢?”

“楊晉鵬和姬煜半夜起了衝突,楊晉鵬半夜就離開了,姬煜被我殺了,他在修煉焚身決,所以纔會派人四處去抓孩子,而且焚身決已經被我化爲灰燼了。”

一聽,蘇紫陌蹙眉,“可惜上次皓月國叛變的時候,讓他給逃走了,要不然這一次也不會讓這四個孩子無辜死去。”

“陌兒,上一次是我的失誤。”沐雲軒眼眸裏一閃而過的內疚。

“不過暗衛稟報,楊清清也來了黎夏國了,應該就住在附近的別院裏,我已經派人去查了,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

“看來楊清清也是打算孤注一擲了,讓人驚訝的是,她的傷這麼快就好了,而且還長途跋涉來到了黎夏國,她的目標一向不是幽冥宮嗎?爲何最近她老是盯着我們呢?”

總裁爹地酷媽咪 一聽,沐雲軒眼眸裏一閃而過的晦暗,提起幽冥宮,他是不是應該把幽冥宮的事情告訴陌兒呢?在加上他前幾日他收到了師傅的來信。

“陌兒,我有些事情想告訴你。”想了想,沐雲軒還是決定把他幽冥宮的身份告訴她。

看了看沐雲軒的神情,蘇紫陌的表情微微嚴肅起來。

“什麼事情?”

“陌兒,聽我說完以後我知道你會很生氣,但我不是有心隱瞞你的,而是時機還未到。”

沐雲軒最擔心的就是她會生氣。

“那現在你是覺得時機到了,要告訴我了?”

蘇紫陌心裏發慌得緊,這個殺千刀的,她居然還有事情瞞着她。

“也不是,陌兒,前幾日,我接到師傅的信,師傅一直懷疑他的兒子沒有死,很有可能就在楊清清的身邊,師傅讓我好好查一查,因爲當年是楊清清殺了我師母的,隨後孩子和楊清清也不知去向,現在有了楊清清的消息,我師傅纔會出現在江湖上。”

“這就是你隱瞞我的事情?”蘇紫陌有些不相信的問道。“那楊清清和你師傅是什麼關係?天門和幽冥宮纔是世仇啊?”

“陌兒,這只是其中一個,還有一點就我沒有告訴你的,其實幽冥宮的宮主就是我。”

說完,沐雲軒緊張的看着蘇紫陌,心裏祈求陌兒不要生氣。

猛地,蘇紫陌如雷擊一般,定定的愣在原地,沐雲軒居然是江湖上那個神祕得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幽冥宮宮主?

隨後,蘇紫陌由驚訝到眼睛雪亮在到興奮。

沐雲軒一直觀察着她臉上的表情,而他的表情隨着她臉上的表情而變化,看到她臉上的興奮,沐雲軒突然一愣。

“哇!我的夫君真有本事,一個雲城聖主已經夠讓人羨慕嫉妒的了,又是幽冥宮的宮主,作爲你娘子的我,是不是太幸運了?”

蘇紫陌誇張的說道,心情大好的挽起沐雲軒的手臂,生氣,生氣有個屁用啊!會做生意的她,幹嘛要和錢過不去啊!這世界上誰沒有一點祕密呢?她蘇紫陌身上也是一大堆的祕密。

“陌兒,你不生氣嗎?”沐雲軒有些小心翼翼的問道。

“我爲什麼要生氣啊!雖然我們是夫妻,但是夫妻之間也不是完全沒有祕密的,而且你所隱瞞我的祕密並不會對我造成傷害,生氣只會讓我們之間彼此難受而已,我可是很大方的。”說着,蘇紫陌還向沐雲軒拋了一個媚眼。

沐雲軒聞言,眉眼開笑,“你啊?”伸手捏了捏她的俏鼻。

“陌兒,今天我無事,不如我們去逛集市吧?”沐雲軒一掃早上心裏的陰霾,此刻他心情大好!

“好啊?聽憶兒說,黎夏國的美食很多,今天就由我親愛的夫君請我吃好吃的吧!”

一聲親愛的夫君,讓沐雲軒心裏柔得出水,心情雀躍得就像坐到了雲端。

“娘子想吃什麼儘管點,爲夫通通爲你買單。”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兩人有說有笑的往宮外走去,身後是一片羨慕嫉妒的眼光。

數日來,黎夏國京都的街道比往日更加繁華熱鬧。

原因是黎夏國的太子突然回來了,相傳,黎夏國太子納蘭清絕,玉樹臨風,厚德載物,長得又比絕色美人更加傾國傾城,一下子成爲了無數閨中待嫁人心中的完美夫婿了!

於是乎,一時間無數閨閣少女,包括成了婚的老婦少婦們,一個個跟打了雞血般,打扮得花姿招展,就等着瞥一眼即將被冊封的太子殿下,冊封太子當天,祭祖之後,太子將會環遊黎夏國京城一圈。

蘇紫陌和沐雲軒站在人來人往的集市上,放眼望去,到處是琳琅滿目帶着民族色彩的各種商品,更多的是對黎夏國太子和兩位公主的人議論,整個集市上人山人海,熱鬧非凡。

街邊的雜耍攤上,各種花樣層出不窮,那驚心動魄,刺激無比的場面,叫一個只有人想不到,沒有人做不到的動作吸引着衆人的目光。

而一羣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一波一波和從蘇紫陌面前擠過去。

蘇紫陌被擠得七暈八素的,不滿的噘着嘴。

“雲軒,哥哥的名氣有這麼大嗎?這大街小巷的人們就像瘋了一樣,要是哥哥在場,哥哥一定會被擠扁的。”

沐雲軒緊隨其後,好不容易在密密麻麻的人海中擠出個頭,小心的扶着蘇紫陌走。

“陌兒,先別管那麼多,還是先想辦法離開吧,快喘不過氣了!”沐雲軒很討厭這樣人山人海的地方,他今天本想和陌兒好好逛街,給陌兒買些喜歡的東西的,哪隻大街上會這麼擠。

“你覺得這樣我們能走得出去嗎?”蘇紫陌看了看哪些瘋狂的女孩們,後天纔是冊封太子大典呢?而且哥哥要中午纔會出來遊街,這些女孩子現在就做準備,會不會太早了一點。

“嗯!”蘇紫陌被一個身體肥碩的夫人擠得差點摔倒。

下一刻,她怒從心上起,只見她振臂一呼,指着另一條街上嗓子一扯,大聲喊道,“太子殿下來了!”

一石激起千層浪,場面頓時陷入瘋狂。

街上的女子們瘋狂的朝着蘇紫陌指的方向奔去。

蘇紫陌和沐雲軒雖然被擠到了邊上,但是終於能喘口氣了。

“哈哈!利用哥哥的影響力絕對爆發。”造成這起動盪的始作俑者,蘇紫陌得意的仰頭大笑。

“你啊?調皮。”沐雲軒像護小雞一樣把蘇紫陌護在胸前。

“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這是小女子送給太子殿下的荷包。”

聽到人羣中有人叫太子殿下,人羣更興奮了,眼神更亮了!無數堅守在八卦崗位的少女,少婦,嬤嬤們,在第一時間將視線聚焦人頭最多的地方,豎起耳朵,伸長脖子,腳步艱難的往人羣裏擠去。

蘇紫陌有些傻眼了,哥哥不會真的在前邊吧!

蘇紫陌猛的眼眸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點了點頭,他個頭高,一仰頭就看到了騎着馬,帶着侍衛的蘇清絕被一羣女子圍着。

“啊……?”蘇紫陌一臉苦相,她真的沒有想到哥哥真的會在這條街上。

“走,陌兒,我們過去看看。”沐雲軒頓時來了興趣。

而蘇清絕有些手無措施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只是像平時一樣在大街上走着,怎麼會突然被人們圍住了呢?

“不好意思,各位請讓一讓。”蘇清絕很有耐心的勸解。

可衆人置若罔聞,舉着手中的禮物要送給蘇清絕,蘇清絕一時間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而不遠處,有一名長相清麗,一臉平和的漂亮女子,身後揹着一個小竹筐,正慢慢悠悠的走了過來,臉上帶着溫暖的笑意,完全不被周圍的一切所影響。 看着衆人不爲所動,蘇清絕給身後的侍衛隊長使了一個眼色

侍衛隊長會意,帶人大步上前,“各位,太子殿下還有公務在身,煩請各位退一步,把路讓開。”

這位侍衛隊長名叫格爾木,是納蘭文昊賜給蘇清絕的貼身侍衛,今年剛剛二十四歲,倒也年輕俊美,他一臉的嚴肅,讓衆名女子害怕得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

可是害怕也是一時的,蘇清絕本就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衆位女子又不怕的圍了過來。

格爾木一看,揮手讓身後的侍衛把周圍的女子攔住,給蘇清絕開路。

“太子殿下,這是小女子給殿下親手繡的荷包,請太子殿下收下吧!”一名女子癡迷的看着蘇清絕。

見有人大膽的給蘇清絕送東西,其他的女子更是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都想擠上前去給蘇清絕送禮物。

蘇清絕見狀,並沒有伸手去接,他很清楚接下這荷包以後的後果。

看着越來越擁擠的人羣,蘇清絕皺眉,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由於人太多,而且都是穿得花花綠綠的,蘇清絕的馬受驚,不斷的仰頭嘶鳴。

有一些在前邊又膽小的女子怕被踢到,驚恐的往後退。

“啊?”一些被踩到腳的小姐們發出驚叫聲,不斷的有人被擠得往後退。

而剛剛走到這裏揹着竹筐的女子,只顧看沿途的風景,路邊河邊的倒垂楊柳,嫩綠的楊柳樹上的枝葉在空中輕輕飄蕩,春風吹來,楊柳樹跳起了舞蹈,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好看極了,它那優美的姿態簡直可以和舞蹈演員比美,女子沿着路邊走,一路看得癡迷。

“砰!”一坨人肉直直的撲向她。

“啊!”女子反應過來,身子被撞得往外飛去,而這突如其來的碰撞,讓女子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她旁邊就是一條河,女子認命的閉上眼眸。

正當衆人看着女子不知所措時,一抹白色的身影從他們頭頂掠過。

手疾眼快的攔腰抱住女子。

女子猛地睜開眼睛,猛地映入眼簾的是自己一生從未見過的俊顏,一頭墨色長髮披散在身後,光滑順垂如同上好的絲緞,一雙桃花眼生的極美,眼角微微上挑,輪廓俊美之極,舉手投足之間瀟灑肆意,波光流轉之間,輕易便能勾人心魄,整個人給人一種如浴春風之感,一聲白色的華麗衣袍,讓他更加的俊美,女子心神瞬間被擾亂。

而面對女子驚訝又赤luo裸的窺視,蘇清絕只覺得臉上熱得快出汗了。

他也不由得多看了她幾眼

,小巧玲瓏的五官,精美的櫻桃小嘴,整個人給人一種清新靈動的感覺,特別是那雙剪水似的眼眸,裏面滿是羞澀與清澈。

四目相對,兩人如觸電般迅速的避開。

“哥,在抱下去你就要對這位小姐負責了。”

蘇紫陌玩味的聲音突然傳來,蘇清絕的一張俊顏徹底紅了,差點把懷中的女子放開。

而女子在聽了蘇紫陌的話以後,臉上兩朵久久未散。

“陌陌,你調皮。”蘇清絕紅着臉瞪了蘇紫陌一眼。

蘇紫陌吐了吐舌,沒有在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