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三揚起拳頭就要再打,嚇的羅森父子,連滾帶爬跑了。

“秦先生!”

“這個給你!”

“好好休息!”

月神透亮的星眸與秦羿對視了幾秒,從袖子中取出一個白色的瓷瓶,遞給了秦羿,眼中多了一絲異樣的情愫。

“謝謝!”

秦羿點了點頭。

月神轉身而去。

望着那曼妙的背影,秦羿嘴角浮現出一絲苦笑。

月神不知道爲何要做這樣的決定。

憑藉着超強的念力,她能清晰感觸到秦羿心跳不齊,血液逆流的虛弱狀態,她意識到秦羿很可能是透支自己的身體,請來了那尊可怕的神王。

這時候只要出手,可以輕鬆斬殺面前這個人,搶走鄧教授!

但不知爲何,她始終下不了手。

或許是出於教義仁慈之心,或許是別有原因。

她一點也不希望看到這個桀驁、孤清的東方少年,有哪怕一絲絲的意外。

如果可以,她希望與他是朋友,而不是敵人。

“教授,這地方不安全,詹姆斯與羅森他們隨時都有可能殺回來,請立即跟我轉移。”

秦羿對鄧普與唐華道。

“秦先生,你知道的,我不想給別人的東西,誰也別想得到,給我一個理由!”

“陳自在、落葉歸根!”

“相信我!”

秦羿握住鄧普的手,正然道。

落葉歸根!

多麼簡單的四個字,但對鄧普來說,卻是一生的奢望。

而陳自在,那是他曾經的導師,也是生物科學界的泰斗!

陳老代表的是他的追求與理想!

再加上回歸故土之念,一切足夠了!

“我相信你!”鄧普堅定有力的回答。

“約翰,可以行動了!”

秦羿從口袋裏拿出手機,撥打了電話,然後遞給了黑三。

黑三接過手機,張開大嘴,直接嚼了個稀巴爛吞進了腹中。

片刻,早已撤身戰場的約翰,駕駛着一架藏在山後的直升機悄然而至。

秦羿等人上了機,直奔東旗米國總部。

一下飛機,秦羿安置鄧普等人。

待回到密室,再也支撐不住,張嘴吐出一口黑血,徑直暈死了過去。

迷濛中,他感覺一絲絲清涼,如同清晨的露水一般,滲入到他周身的每一寸血肉,總算是壓制住了腦海中毀天滅地的撕裂疼痛!

眼前漸有了亮光,萬家寶與黑三正焦躁不安的在牀邊踱步。

一張熟悉的臉,正湊在他跟前,拿着月神給的瓷瓶,拼命的倒騰着。

“臥槽,怎麼就沒了呢,師父,你可千萬別有事啊。”

那人說着一口流利的華夏語,叫罵道。

“我,我這是在哪?”

秦羿掙扎着坐了起來,揉捏着太陽穴,警惕問道。

“哇,侯爺,你醒了!”

那人驚喜大叫道。

正是米國最大財閥家族,羅斯家族的繼承人,秦幫的老朋友,保羅!

“侯爺放心,這是我家裏,就是米國總統,也不敢搜查到這來的。”

保羅霸氣十足的介紹道。

這倒是不假,連米元都是他們家族操控的,家族內,議員衆多,還真不是一般的強。

“侯爺,多虧了月神給你的這瓶聖水,你不知道,你昏睡了三天,吐血不止,我,我們都快嚇死了。”

萬家寶道。

“教授呢?”

秦羿問道。

“侯爺,情況不太妙,現在軍方與光明工會、黑暗工會,都在瘋狂的尋找你和教授!”

“整個航空、邊境都實現了管制,嚴密搜查你們的動向,對方是佈下了天羅地網啊。”

“不過你放心,我已經把教授安排了一處絕佳之所。”

“他在東旗的地下金庫,不誇張的說,沒有我的指令,就是用導彈,也休想炸開金庫的大門。”

“再說了,保羅先生一直在幫我們周旋,短時間內應該不會有事。”

萬家寶介紹道。

“我知道了,家寶,你把金庫的通行卡給我,暫時就待在保羅這,哪兒不用去。”

“保羅,你這哪有柳樹。”

秦羿問道。

“在莊園後山,有一座湖,那裏有!”保羅道。

“好,令你們族人,三天內,任何人不允許靠近湖泊。”

秦羿叮囑道。

“侯爺放心,我會與黑三親自監督,決不讓任何人打擾您。”

保羅點頭道。

秦羿意識到突破已到了破不容緩的時候了, 羅斯家族,花園!

湖泊連綿無盡,冬日的寒風吹來,泛起一圈圈的漣漪。

在湖邊的密室外!

約翰與保羅守在門外,已經整整七天了。

“約翰,你說侯爺不會有事吧,當初他跟咱們說好的,可是三天啊。”

保羅咬着雪茄,吞雲吐霧,憂愁問道。

“侯爺是神,神的心思不是咱們人能揣測的,咱們就老老實實在這等着好了。”

約翰無比篤定的回答道。

密室內,秦羿凌空倒懸,魂核飄蕩在半空,黑暗能量化作一道道濃霧被吸入了天靈!

秦羿浩瀚的魂海,瘋狂的吸納着這無窮的精神之力。

強大的能量完全包裹了他的整個身軀,如同覆上了一層黑色的戰甲,而且戰甲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頭部向腳尖蔓延。

戰甲幽光閃爍,鋒芒畢露!

終於,戰甲完全包裹了他的身軀!

九轉幽冥訣第四轉:幽冥戰體,已成!

“蒼天助我,幽冥戰體,是金丹期才能擁有的神通,身體可扛千萬斤神力,經脈、血脈、丹田擴張十倍有餘!”

“有戰體相助,便是在地獄也可站穩腳跟,水火不破,神力不催,衝鋒陷陣,所向披靡!”

秦羿緩緩倒旋落地,縱覽一身漆黑戰甲,傲然狂嘯。

“哦?”

“看來這一次真是否極泰來,突破機緣也到了?”

正欣喜,丹田內突起一股滔天惡浪,開始狂衝境結。

浩瀚的真氣,在強大能量的助力下,仿若千萬匹野馬,肆意狂奔。

“真沒想到路西法的能量與我的真氣如此契合,而且是如此強大,一魂之力,無窮無盡,除了填充魂海,丹田亦受益不少!”

“破!”

秦羿盤腿而坐,默唸心法,控制真氣衝境結!

一道關!

狂猛的真氣,直接衝破了築基後期境結!

這要是往日,秦羿只怕直接就爆體了,但現在有了強悍的幽冥戰體,他的本體,已經到了金丹期巔峯,就是在地獄也可爲衝鋒陷陣的百夫長,實力可以說是一飛沖天!

“不夠,不夠!”

真氣仍是生生不息!

秦羿抓起一把蛟蛇丹,倒入了口中。

再破!

吼!

秦羿仰天怒吼一聲!

轟隆!

境結再破,秦羿丹田金光大盛,原本築基靈臺,化身爲一顆透亮可見的金紫丹元!

他竟然直接從築基中期,連破兩層境結,踏入了金丹初期。

丹球急轉,真氣運轉更急、更強!

秦羿愈再破一道關,突入到金丹中期,然而金色丹元內的紫氣不足三成,離圓滿突破機緣,仍有天壤之別,境結自消!

籲!

秦羿心知突破金丹中期,遙遙無期,也不再強求,運轉周天,平息收功。

“金丹初期,相當於神煉中期武尊,擁有至少兩山百萬斤的實力!”

“且看我的極限之力!”

秦羿此刻只覺渾身有用不完的氣力,尤其是魂海神識,強大無比,方圓十里,連一隻螞蟻爬行的聲音都能清晰感應到。

而且,他感覺自己的身子更輕了,雖然還不足以施展後期的飛天遁地之法,但這正是脫凡入聖的入門之感!

“雷動功,第十動,雷戰天下!”

秦羿猛地雙拳舉天!

轟隆!

十成氣力,驚天一拳,極限實力達到可怕的三山之力,一百五十萬斤,!

霎時!

山莊巨震!

兩道神雷從天而降,轟塌了半邊山頭。

神雷所至,萬物俱毀!

羅斯家族!

正在召開內部大會的國際大佬們,商討激烈,驟然大地一震,緊接着平地爆響,大佬們直接被這股突如其來的巨震給掀翻在地,還以爲是有炮彈來襲。

“發生什麼事了?”

保羅的叔叔奧斯曼打電話,質問安保。

身邊的人全穿越 彩雲之南,山海以北 安保那頭也是亂成了一鍋粥,驚呼道:“後園,柳湖附近,發生了事故,正在調查。”

“不用了,立即封鎖消息,任何人不得靠近柳湖半步!”

奧斯曼心中一舒,嚴正叮囑道。

……

於此同時。

光明公會總部,一個白衣長鬚老者,望着羅斯家族方向,對衆人道:“羅森,不用找了,咱們的對手就在羅斯家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