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曉曉嚇得出不了聲,旁邊的小明卻是無礙,發出一聲驚恐的尖叫後,轉身撒腿就跑!

喂喂!你怎麼不腿軟啊?!

黎曉曉望着小明的背影,繼續熱淚盈眶。

至於任天……這貨沒有買任何血脈,自然是看不到鬼了,看到小明跑的比兔子還快,還疑惑的嘀咕着,“這人咋了?一驚一乍的?嚇我一跳。”

跑出幾十米後,小明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只有他一個人,扭頭往回看了一眼,發現黎曉曉和任天還站在那裏一動沒動,不由得心生愧疚。

哎,我膽子咋這麼小呢,有兩個天師在這裏呢,我怕什麼呀這是……

羞愧的小明又小跑着回到了原來的地方,不好意思的看着黎曉曉,“黎天師,對不起啊,我就是下意識,不是故意的……”

這時候黎曉曉總算是緩過來一些,腿依舊是軟的,不過倒是能說話了。

他雲淡風輕的看着小明,“沒事,普通人見到鬼這反應很正常,不過你不用害怕,黃山村這些村民的鬼魂都是普通遊魂,不會攻擊我們的,只有厲鬼才會傷人……你現在相信我的話了吧!”

“嗯嗯,那我們現在去水潭那邊?”

黎曉曉卻皺着眉不吭聲。

他並不想去水潭那,楚人美的本體可是在那裏呢,雖然說是喝了水潭的水纔會被殺,但誰知道楚人美會不會發神經的攻擊他們?這黎曉曉可不敢賭,就他這小身板,不夠楚人美捏一把的。

超強兵王在都市 他可沒忘記,在電影世界裏被殺死就真的死了,他根本沒必要冒這個風險。

黎曉曉一直沒忘了自己的初衷,他可不是來降妖除魔的,之所以跟小明說這麼多,其實只是想從他這接個支線任務,可是都過了這麼久了,一丁點兒任務提示都沒出現,怎麼辦?

想了想,黎曉曉搖搖頭說,“現在還不行,厲鬼殺人越多就越強大,那楚人美殺了黃山村66個村民,兇厲無比,我們兩個不是她的對手,得找個幫手才行。我們是大陸來的對香港不熟,你知不知道哪裏有道行高深的天師?”

“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可以打聽一下。”小明從諫如流,“天色也晚了,你們在我家住一晚,我晚上打聽一下,明天一起去找幫手。”

“好,就這樣安排!”

……

深夜,黎曉曉和任天洗的乾乾淨淨後在小明家舒適的牀上睡得香甜,而楚人美所在的水潭一段距離的地方迎來了兩個不速之客。

葉輕眉已經換了一身運動裝,背上揹着和魏強一樣的大登山包。她手裏拿着一張不知道從哪裏弄來的供水規劃圖,對比着圖紙在地面測量着。

幾分鐘之後,她確定了位置,用腳踩了踩腳下的土地,“就是這了。”

魏強沒有質疑,立刻掄起手中的工兵鏟開始挖掘,葉輕眉收起圖紙也取出一把工兵鏟挖了起來。

兩人挖坑的速度飛快,很快挖出一個大土坑,坑底露着一截粗大的水管。

“這就是給附近幾個區供水的主管道了,挖斷之後這幾個區的人就喝不到水潭的水了。”葉輕眉換了一個錘子,開始敲擊水管。

魏強也拿出錘子敲擊,一邊遺憾的說着,“可惜我們沒辦法提前一天進入這個電影世界,都過了一天了,估計喝到水的人很多。”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這水管線路經過的地方可不是什麼荒山野嶺,一路都有人,我們不花時間做一些安排的話,分分鐘就會有人報警抓我們,引來警察那就麻煩了。反正喝了水也不一定會立刻死,電影裏面除了第一個死的Rubbish之外其他三個人都是過了幾天才死的,主角是被楚人美直接殺死的,不計算在內。”

魏強點點頭,沒再說什麼,他也明白葉輕眉的計劃已經是最合理的了,這也是他願意和葉輕眉組隊合作的原因,這個女人雖然本身實力不是很強,但真的很聰明,做事情從來都是井井有條,特別是僞裝公職人員或者是計策安排一些市政事宜更是拿手好戲。

兩人力氣都很大,很快就把厚實的水管生生砸斷。

“把坑埋上,儘量拖延他們修復水管的時間。”

魏強吭哧吭哧的埋上坑,問,“我們現在就去殺楚人美?”

葉輕眉看看天色,搖頭,“等天亮吧,晚上和厲鬼戰鬥可不是什麼好主意,先找個地方睡一會養足精神,明天正午去殺她。”

“好!” 一大早黎曉曉就被小明從被窩裏拽了出來,哈欠連天的問,“這一大早的,幹嘛啊?”

小明神采奕奕的揚了揚手中的紙條,“我打聽到了香港最厲害的一個抓鬼天師,我們現在去拜訪他吧!”

“哦哦。”

三個人隨便在街邊吃了點早飯,就馬不停蹄的照着地址找到了那位黃天師的老巢。

經過一路小明的介紹,黎曉曉對這位黃天師也有了一點了解。

和黎曉曉想的不太一樣。

黎曉曉覺得香港的天師都應該挺忙的,而且屬於有錢又有名的那一類人,畢竟鬼多嘛,電影裏不都是那麼演的?

不過小明這個本地人卻說,受到追捧的那些都是擅長風水之術的天師,擅長抓鬼的天師……講真,要不是黎曉曉要他查,他還真沒聽說過。

他們要找的這位黃天師就是抓鬼天師界的翹楚,出場費高不說,也不會輕易出手。

“我們應該給黃天師多少出場費?”小明問。

“消滅厲鬼是替天行道爲民謀福祉,是正義而偉大的事業,怎麼能談錢這麼俗氣?!”黎曉曉滿臉肅穆、義正辭嚴。

“哦,好像很有道理……”小明若有所思,又問,“那請問二位天師是怎麼賺生活費的。”

“乞討啊!”任天脫口而出。

“咳咳……”黎曉曉一巴掌把任天拍到一邊,轉移話題,“還沒到嗎?這什麼地方啊?都是破爛小巷子,黃天師不會就住在這裏吧!”

“高人都是有些怪癖的吧。”小明隨口說着,一邊瞟了任天一眼,似乎意有所指。

“是啊是啊,任天師祖上是丐幫的,遺傳了一些怪癖。”黎曉曉滿嘴胡謅。

“……”

三人最後停在一條幽靜巷子的古舊院門前,敲門之後,一個身穿白色唐裝、提着鳥籠子的微胖老者開了門。

“請問是黃天師家嗎?”黎曉曉很禮貌的問道。

“大陸來的?”老者驚奇的看着黎曉曉,用港式普通話自我介紹,“天師當不起,鄙人黃水波,不知小友遠道而來所爲何事?”

黎曉曉頓時熱淚盈眶,終於有個會說普通話的了,雖然極其不標準吧,但聽着真特麼的親切啊……

“黃天師,我們這次是有求於您……”

幾人進了屋裏坐定,黎曉曉絮絮叨叨的把事情說了一遍,最後抱拳請求道,“還請黃天師出手替天行道。”

“哦。”

黃天師不置可否,不緊不慢的喝了兩口茶,才笑眯眯的開口,“黎小友,你說的那隻厲鬼吧,我知道,楚人美嘛,對吧!”

“您知道?!”黎曉曉一腦門子問號,“那爲什麼……”

“你想問我爲什麼沒收了她是吧!”黃天師打斷黎曉曉,不緊不慢的喝着茶,“黃山村出事的時候,我還沒出生呢,那厲鬼的年紀可比我大得多,我入行之後就知道了楚人美,不過我的師尊也告誡我了,她不是我們能碰的,這幾十年,可是有不少天師都想殺美證道,不過無一例外,全都身死道消。”

“啊?”黎曉曉皺眉,“這不對吧!之前楚人美被銀鐲子鎮壓,從沒出現過,只是這次屍骨被挪動銀鐲子掉了纔出來害人的,怎麼會有天師被她殺死?”

錯愛一生 黃天師瞥了黎曉曉一眼,“誰說她被鎮壓了?只是之前埋在墳裏沒有媒介害遠處的人罷了,你送上門試試看她能不能殺得了!”

哦哦……

黎曉曉總覺得黃天師在忽悠他,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

“這麼說來,黃天師就是不願意出手了?”

黃天師點點頭,“不是不願意出手,是不願意送死,我勸你們也別管了。我這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都不操心,你們兩個大陸人操心那些人的死活幹什麼?我們是天師又不是救世主,少管閒事才能活着長久啊——”

“碰不到自然不管,但既然碰到了,必須要替天行道!”黎曉曉滿臉慷慨激昂,一口氣說出自己的終極目的,“可惜我們也知道自己道行淺薄肯定不是楚人美的對手,既然黃天師不肯出手,能否借我們幾件法寶一用?我倆意外流落香港,身上什麼都沒帶……”

黎曉曉說完,目光真摯的瞧着黃天師。

沒錯,說什麼請天師出手替天行道之類的……黎曉曉自己都不相信,他一開始想的是請黃天師出手,他們就可以以幫忙爲由跟黃天師免費學兩手抓鬼的術法,運氣好說不定還能免費獲得個道脈。

誰知道黃天師不願意出山,黎曉曉不願意空手而歸,眼睛一轉就來了這麼一出,能忽悠幾件法寶也是好的嘛!

至於說借了要不要還的問題……借一天也是借,借一百年也是借嘛……

黃天師依舊笑眯眯的,很爽快的一口答應,“好啊!”

啊?這麼痛快?

黎曉曉愣了一下,旋即狂喜,哈哈,法寶啊,這麼容易就忽悠到手了!

“法寶都在這裏,你自己看吧!”黃天師說着,在空氣中點了一下。

黎曉曉瞬間呆滯。

他面前出現了一個透明的光幕,上面顯示了一個名爲‘黃水波的倉庫’的商店界面,上面羅列了三十多件捉鬼的道具,購買使用的貨幣是……靈幣!

臥槽你大爺!!

這黃天師竟然是一個遊戲裏的‘隱藏商人’!

黎曉曉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嘴脣顫抖着,不知道該從何吐槽。

“黎小友?” 太子有疾奴家有葯 黃天師依舊笑眯眯的,“不知道你有什麼看得上的嗎? 夫勐如 我可以給你打九折。”

透視神醫兵王 折你大爺的!你就是打五折我也買不起啊!

黎曉曉悲憤無比,一句話也不想和這個奸商說,扭頭就走。

任天撓撓頭,也跟了出去,小明無奈,跟黃天師禮貌告辭,也跟了出去。

“黎天師,現在怎麼辦啊?”

黎曉曉擡頭看了看天色,又想起那兩個‘高玩’,心想着那倆人現在在哪兒呢?是不是已經準備去殺楚人美了?他有沒有機會蹭點好處呢……

思索了片刻,黎曉曉做了決定,“走吧,我們先去水潭看看。” 葉輕眉癱坐在水潭邊拼命的吸着空氣,就好像八百年沒呼吸過一樣。

她臉色蒼白如紙,溼漉漉的頭髮滴滴答答的滴着水珠,在臉頰上流成縱橫交錯的痕跡,驚恐和後怕的表情還未完全從臉上褪去,讓她看上去不像活人,倒像是一隻女鬼。

剛剛在水潭底的經歷讓她一想起來就渾身顫抖,從進入遊戲到現在,她從未離死亡如此近過!

她和魏強已經儘量高估了楚人美的實力,但現實總是讓人絕望,楚人美的真正實力比他們想象的更加厲害,即使兩人穿着全套的潛水設備揹着氧氣瓶、渾身貼滿了防禦符文,一進入水底還是瞬間陷入了楚人美編織的幻境之中。

他們在幻境中看到了自己的鬼魂,實力稍低的葉輕眉更是被幻境中的楚人美一把扼住了喉嚨扯掉了氧氣管,如果不是魏強及時使用了他們準備的保命符籙,葉輕眉此刻已經死了。

然後魏強拽着她浮上水潭,沐浴在正午的陽光下,才讓葉輕眉感覺自己活過來了。

旁邊的魏強看着比葉輕眉好點,但也好不到哪裏去,臉色非常難看。

“你喝進潭水了?”魏強看着葉輕眉。

葉輕眉的氧氣管被拔掉可不是幻覺,而是真的被拔掉了,至於是被誰拔掉的就不好說了,也許是葉輕眉自己,也許是魏強,畢竟兩人那一瞬間都中了楚人美的幻術,這就是厲鬼的可怕之處。

它們沒有實體,不懼怕任何物理攻擊,但它們本身卻擁有許多強大的能力,比如說控物,比如說楚人美這種直指精神的幻境攻擊,也就是直接控制人。

這種能力無疑很可怕,玩家本身精神力達不到和它相抗衡的地步,對於這樣的攻擊根本就毫無辦法。

葉輕眉和魏強都是資深玩家,他們決定來拿楚人美一血的時候對自己都是信心十足,認爲以自己的精神力完全可以在楚人美的幻境中掙脫,即使準備了那一枚昂貴的符籙也是出於資深玩家的謹慎而已,從沒想到會真的用到。

可現在,底牌用掉了,倆人卻連楚人美的毛都沒摸到一根,葉輕眉還被迫喝下了潭水。

這個電影世界的任務時間是12天,現在纔算是第二天,還有十天,喝下潭水的葉輕眉在這十天中隨時有可能被楚人美攻擊,除非他倆不睡覺,時刻警惕着,不然葉輕眉根本沒辦法活着離開這個電影世界。

緩過來的葉輕眉也想到了這一點,聽到魏強的問話臉色更白了,輕輕的點點頭,“喝了。”

兩個人都沉默着。

此刻說什麼都是廢話,兩人都不是喜歡說廢話的人。

半晌。

魏強擡頭看了看來路的方向,“有人來了。”

葉輕眉點點頭,攏了攏溼漉漉的散亂長髮。

隨着腳步聲,三個人出現在葉輕眉兩人的面前,都認識。

一個是主角小明,一個是進入電影世界的時候見到的菜鳥玩家黎曉曉,另一個是半夜鬼鬼祟祟尾隨他們不知道要幹嘛的另一個菜鳥。

黎曉曉看到兩人也不意外,剛想打招呼,卻被任天搶了先。

“你們倆在這打野戰啊!”任天佩服的看着倆人,看倆人身上的狼狽,估計戰況激烈呢!而且,竟然敢在厲鬼的老巢打野戰,想想就覺得很刺激呢!還是老玩家會玩啊……

任天已經從黎曉曉口中知道那兩個人是遊戲裏的老玩家。

葉輕眉和魏強瞪着任天,滿頭黑線。

哪兒來的智障?!這樣的配角肯定活不過五章!

如果任天聽到倆人的心聲,一定會得意的炫耀一下,你們錯了!偶已經活過五章了!這已經是偶出場的第六章了!

黎曉曉看着狼狽的倆人,若有所思。

看來,他們已經刷了一波楚人美了啊,不過結果顯而易見,楚阿姨魔高一丈,他倆不是楚阿姨的對手,看來他是高估了倆人的實力。

想到這裏黎曉曉心裏對老玩家的敬畏也少了許多,有些遺憾的說,“你們沒殺死楚人美啊,我還想現場觀摩一下高手怎麼收服厲鬼的呢。”

魏強黑着臉沒搭話,葉輕眉勉強笑了一下,“是啊,楚人美的實力超出了我們的預計,準備不足,失敗了。”

雖然少了敬畏,但黎曉曉對葉輕眉的感官卻不差,畢竟人家曾經無條件指點過他。

“誰還能百戰百勝呢!再厲害的高手也有失敗的時候。”黎曉曉安慰葉輕眉,“姐姐不用灰心,下次準備充分一定能拿下這個厲鬼的!”

“下次……”葉輕眉慘然一笑,“恐怕沒有下次了。”

“葉姐,不用那麼悲觀,有我在呢!”魏強皺眉看着葉輕眉,語氣堅定,“我一定能保護好你,不讓楚人美得手!”

葉輕眉卻搖了搖頭,“老虎也有打盹的時候,還有十天,只要稍一鬆懈,不用太久,最多一分鐘,楚人美就能要了我的命。”

“我不會打盹!”魏強說道。

黎曉曉看看葉輕眉又看看魏強,從倆人的對話中聽出點端倪。

“姐姐,你……喝水了?”黎曉曉問。

如果對方是和自己一樣的高手,葉輕眉或許會遮遮掩掩,但黎曉曉和任天只是第一次進遊戲的菜鳥,對她沒有任何威脅,也沒啥好隱瞞的。

所以她坦然點頭,“是啊,着了楚人美的道被拔了氧氣管,灌了幾口潭水。”

黎曉曉回憶思索了一下,忽然笑了,笑的很開心。 “你笑什麼?!”魏強看到黎曉曉的笑容就感覺氣不打一處來,好想給他臉上一腳。

不知道爲什麼,反正就是這個笑容讓他很討厭。

“當然是開心才笑啊!”黎曉曉笑眯眯的回了一句,看向葉輕眉,“姐姐,你不用擔心,我有辦法保證你絕對不會被楚人美攻擊。”

葉輕眉聽了黎曉曉的話卻沒有什麼驚喜的表情,而是狐疑的看着他,“你能有什麼辦法?”

不是狗眼看人低什麼的,她這個資深玩家都解決不了的問題,黎曉曉這個第一次進遊戲的菜鳥說能解決,怎麼聽怎麼覺得不靠譜啊……要是她一下子就相信了纔是腦子有問題呢……

魏強的反應則直接的多。

他嗤笑一聲,“你有辦法?該不會是要花靈幣的吧!讓我們交易給你大量的靈幣,然後你去幫我們從電影世界的隱藏商店買道具?省省吧!這種騙術騙騙菜鳥還行,我們玩遊戲那麼久了,什麼樣的騙術沒見過?!”

呃……

黎曉曉瞬間坐蠟。

他沒想騙人,但的確像魏強說的,他不想告訴他們黃天師的具體位置,所以打算問他們要了靈幣去黃天師那裏買道具,黃天師的道具雖然賣的貴,但都是針對楚人美的,比如免疫楚人美精神攻擊的,就有可防禦一次的符籙和防禦十二天的護身符兩種。

護身符適合葉輕眉這種情況使用,售價一萬靈幣,黎曉曉打算跟倆人要兩萬靈幣,賺上一萬的辛苦錢。

反正看他們的樣子是不知道黃天師的存在的,更不知道護身符的價格,那還不是他說多少就是多少?

可是如意算盤打的是好,卻被魏強一席話給堵的進行不下去了。但讓他帶着倆人去見黃天師的話,他也是萬萬不願意的。

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隱藏商人的身份位置在一個遊戲裏有多重要,利用好了可以賺不少錢財呢,怎麼能弄得人盡皆知?

看到黎曉曉便祕一樣的表情,魏強冷笑一聲,“怎麼,被我說中了?”

“我沒要騙你們。”黎曉曉鬱悶的說着,“我是真的找到了一個隱藏商人,他售賣的道具裏有一個護身符,可以免疫楚人美的精神攻擊十二天,售價兩萬靈幣,買了這個護身符,葉姐姐不就沒事了?”

聽到黎曉曉的話,葉輕眉的眼神也冷了下去,這明顯是騙子的開場白啊!她剛進遊戲的時候就被騙子騙過,所以對於這些騙子是深惡痛絕。

“我用不着!”葉輕眉冷冷的回絕。

魏強更是話都懶得說,收拾好東西背起揹包,攙着葉輕眉就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