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和黃武都有些呆愣了,因為他們看到那些劫匪們,看著墨九狸的眼神,都跟要吃人似的!

特別是為首的黑衣男子,聽到墨九狸的話,臉上的表情簡直諷刺不已,打算不跟墨九狸幾人廢話,直接把人殺了!

「我們幾個上,殺了他們,這些人自己活膩了,我們就成全他們!」黑衣人冷笑的說道。

接著他們八個人紛紛往前走去,打算直接到靈舟上,殺了墨九狸幾人!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除了墨九狸和三界外,黃文和黃武,還有其餘劫匪們,直接石化在原地了!

因為對方的七個神王中階的強者,還有一個神王初級的強者八個人,不過往前走了一步,身體就先後倒在了地上,並且一個個七竅流血,還都是黑色的血液,不過瞬間,劫匪中實力最強的八個人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黃武回神問道:「哥,我是不是在做夢啊?他們都死了嗎?」

「好像不是夢,確實都死了!」黃文也跟著顫抖的說道。

好半天黃文和黃武才回過神來,轉頭一看墨九狸和三界已經在烤肉了,頓時黃文和黃武看著墨九狸的眼神,簡直崇拜不已!

竟然不用動手,就滅掉了八個強者,這也太強悍了吧!

「主人,你太厲害了!」黃武看著墨九狸滿眼小星星的說道。

「是啊,主人,你是我見過最強的人了,太強悍了啊!」就連黃文也忍不住崇拜的說道。

墨九狸看到兩個胖子崇拜的眼神,整個人都不好了,簡直沒眼看了都! 這句謊話說的我自己都有些害臊,其實我就是因爲好奇秦晴的過去,纔想看看她的日記。這跟案子,沒什麼直接的聯繫。

果然,秦嵐也聽出了我的心虛,撅起小嘴,搖搖頭:“你騙人,調查案子怎麼會用得着我姐姐的日記?她的日記,已經半年都沒再寫過了。”

這下我更尷尬,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但很快,我就發現秦嵐的眼神中露出了狡黠之色,嬌笑道:“好了,未來姐夫,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是想多瞭解瞭解我姐姐吧?其實我對這本日記也很好奇,要不然咱們一起看?”

我頓時滿頭黑線,真是個機靈古怪的丫頭,沒想到竟然存着這樣的心思。不過她都叫我一聲“姐夫”了,我可不能表現的太猥瑣。

“咳咳!”我正色道:“偷看別人日記是不好的,我剛剛只是有些心急,想找到你姐姐的下落,纔想看看她的日記,找找線索。這日記,咱們還是不看了吧!”

秦嵐的臉上露出失望之色:“那好吧,雖然我也很好奇姐姐到底遇到了什麼情況。但偷看她的日記,她肯定會生氣的。有些事,如果她想說,以後一定會告訴我們的。”

她的話讓我臉頰發燙,我以前也是跟她有着同樣的心思,剛剛爲什麼就突然鬼迷心竅,想偷看秦晴的日記呢?幸好秦嵐這丫頭心思單純,沒想太多,不然我的身上以後都要帶着污點了。

沒錯,關於她的過去,如果到了合適的時機,她會跟我說的。我這麼急切的想知道,也不是什麼好事,顯得我很不信任她。

最後我還是把日記本放回了原來的抽屜中,而且把抽屜原樣鎖上。略微一忽悠,秦嵐就表示絕對不會開始把這個祕密泄露給秦晴,這是我們兩個之間的小祕密。

秦嵐這丫頭,還真是招人喜歡,跟她聊了一會之後,我已經打心眼裏把她當自己的妹妹看待。從她的口中,我也知道了很多關於秦晴的消息。

她們姐妹倆一個比我大兩歲,一個比我小兩歲。秦嵐現在才二十二而已,今年剛大學畢業。但是在秦晴幫她安排了工作之後,就突然消失,這半年來都是她自己一個人生活。

從她的言談舉止中,我都能看到一絲秦晴的影子。她很崇拜自己的姐姐,把秦晴當成自己的榜樣,但可惜讓秦嵐沮喪的是,無論自己多麼努力,都沒姐姐優秀。

這一點我能理解,秦晴的身上肩負的責任太多,容不得半點鬆懈。而秦嵐有個這麼強大的姐姐照顧着,無憂無慮,當然不會有秦晴那種對自己的狠勁,成就有限。或許秦晴也就是不想讓妹妹像自己這麼辛苦,想給她營造一個安穩的生活環境。

“唉,我剛參加工作,正準備努力掙錢,讓姐姐能輕鬆點。沒想到姐姐一失蹤就是半年,回來的時候,我也變成了這個樣子。”秦嵐說到這的時候,都快哭出來了。

我趕緊安慰道:“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我們倆也會幫你找到兇手,讓兇手繩之以法,讓你……”

說着說着,我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現在秦嵐已經是鬼魂狀態,就算是能幫她報仇,也改變不了什麼,無法讓她復活。

看到我也有些難過,秦嵐反過來安慰我:“好了,姐夫,我知道我自己的狀況。等一切都塵埃落定之後,我就要下去投胎了,下輩子我還想跟姐姐做姐妹。不過這次我要做姐姐,照顧她。”

我一時語塞,她們倆估計沒有機會下輩子再做姐妹了。秦晴爲了我,已經失去了投胎的機會,這點我都不敢跟秦嵐說,怕她爲姐姐傷心。

我的沉默,讓秦嵐有些誤會,笑着解釋道:“姐夫,我就是說說而已。到時候我下去投胎,你們倆還要在一塊呢。不過等我有了新的生命之後,你們一定要找到我啊,我還想再見到姐姐。”

我真的快要被感動哭了,她們姐妹倆的感情這麼深,想必秦晴聽到這些之後,也沒法再板着臉,說不定會哭的稀里嘩啦。

從秦嵐的口中,我得知了秦晴的下落,她是去找孟老了。原來秦嵐之所以靈魂還得以保存,也多虧了孟老出手。

當時秦嵐遇害之後,靈魂被一個黑袍的鬼魂帶走。但孟老突然出現,搶走了秦嵐的靈魂,把她安置在自己家,並且留了後手,只要秦嵐不走出自己的家門,就不會有危險。

我也試着讓秦嵐回憶自己遇害時的情景,但她根本沒看到兇手的樣子,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眼一黑,恢復意識的時候就已經發現自己成了鬼魂,被一個黑袍鬼魂抓着往前飛。

再次回憶當時的情景,秦嵐渾身顫抖,那黑袍鬼魂給她留下了很可怕的心理陰影。她覺得很委屈,自己也沒做過什麼壞事,爲什麼會有人想害自己?

我只能盡力安慰秦嵐,讓她從可怕的回憶中擺脫。她此時的狀態,根本回憶不到什麼有用的線索,我果斷放棄,不願意再讓她遭受二次心理創傷。

安頓好秦嵐之後,我離開了她家,臨走時她還不忘叮囑我,一定要對她姐姐好。不用她說,我自己也有分寸,瞭解到秦晴的身世之後,我才知道她以前過的多辛苦。

我肯定不會辜負她這種心地善良的姑娘,以後要對她更好。我也相信她就算是對我隱瞞了什麼,也絕對不會害我。

等我走出小區的時候,發現蘇陽竟然失蹤了,看門的保安告訴我,蘇陽拿了盒好煙跟他套了會近乎之後就離開了,再也沒見到他出現。

我急了,自己怎麼就那麼大意,忘了蘇陽也處於危險之中。我連忙給蘇陽打電話,但他的電話打不通,他停在小區外的出租車也空空如也。

我又趕緊讓保安調監控出來,起初他還有些不樂意,但我騙他說自己是警察,還拿出一張用靈氣僞造的證件在他眼前晃了晃,他纔不情願的調出監控錄像。

監控錄像中顯示,蘇陽在離開了保安室之後,就徑直回到了自己的車上,再也沒出來過。可我剛剛分明去看了,車上沒有他的身影。

“你看,他自己回到車上了,我沒再見過他,不關我的事。”保安誤以爲我真是警察,趕緊推卸責任。

我皺了皺眉,問道:“你們剛纔聊天的時候,他有沒有說自己要去哪?你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現象?”

保安連連擺手:“沒有,絕對沒有,他就是問了點雞毛蒜皮的小事,請我抽了幾根菸之後就走了。”

保安不像是在說謊,那蘇陽到底去了哪?他不是那種走了也不打聲招呼的人,難道是被什麼人抓走了?

我立即給一木大師打了個電話,讓他派警察調查一下。一木大師在警局也說不上什麼話,有些爲難,但最後還是斬釘截鐵的說盡力查。

不得已,我又撥通了王叔的電話,得知自己的寶貝徒弟失蹤之後,王叔都快瘋了,要不是沒在我面前,肯定會跟我打起來。

“丫的,你好歹也是他師叔祖,你怎麼不好好保護他?我的寶貝徒弟要是出事了,我饒不了你!”王叔隔着電話衝我吼道。

我自知理虧,嘆息道:“蘇陽也是我兄弟,我當然不想他出事,放心吧,我一定會找到他。”

“哼,你在那別動,我現在就過去。我王建偉這輩子就收了這麼一個寶貝徒弟,你知道找到一個繼承我本領的人多難麼?丫的,可千萬不要讓我的寶貝徒弟出事!”王叔有些氣急敗壞。

我對王叔有些無語,蘇陽到底有什麼天賦,我並不清楚。但他口口聲聲的說蘇陽是他的寶貝徒弟,爲什麼不教他點真本事?那樣他也不至於完全沒有自保之力。

掛了電話之後,我又去蘇陽的出租車旁勘察了一圈,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他就這麼憑空消失了,任何痕跡都沒留下。

不到十分鐘,王叔就到了,想必一路上也是驅車狂奔。他的面色鐵青,當然沒給我什麼好臉色。等我把剛剛的事情都講了一遍之後,王叔皺着眉頭,走到了蘇陽的車前。

緊接着,他從懷中拿出一面鏡子,整個鏡子的邊框呈現出八卦的形狀。王叔自顧自的嘀咕道:“幸虧把老祖宗的這件寶貝帶來了,要不然還真不好查到我那寶貝徒弟的下落。”

我也沒敢插話,生怕他突然爆發,先跟我幹一架。他拿着鏡子對着出租車,口中唸唸有詞,片刻之後,鏡子中出現了蘇陽的身影。

剛開始我還以爲這鏡子能直接看到蘇陽此時身在何處,漸漸的我才發現,原來這鏡子中出現的影像只是之前蘇陽回到出租車裏時的畫面。但這個功能已經很強大了,讓我很是震撼。

鏡子裏的畫面中,蘇陽抽着煙,慢悠悠的走到了車門前。剛打開車門,蘇陽的臉上露出詫異的表情,不知道說了句什麼。

緊接着,我看到蘇陽嬉笑着坐進車裏,副駕駛竟然還坐着一個人。畫面一轉,副駕駛上那個人的面容出現在鏡子中,那張臉分明是我的! 第4007章

而其餘的那些劫匪們,最後回神全部都驚恐的看著墨九狸四個人,不明白髮生了什麼,自己的老大等人就死了!

現在他們是動也不敢動了,畢竟剛才墨九狸說了,動一下會死的,之前他們可能不會信墨九狸的話,但是現在卻由不得他們不信了,因為地上的八具屍體,已經在告訴他們動一下的後果了……

「你……你竟然用毒,卑鄙!」許久,一個之前攻擊結界被反噬重傷的老者,靠在一邊的樹邊,看著靈州上的墨九狸怒道。

「切,你們一群打劫我們的人,有什麼資格說別人卑鄙,剛才你們對我們的靈舟做過什麼,需要我提醒你們嗎?輪卑鄙無恥,誰比得過你們這些人啊!」黃文看著對方諷刺的說道。

老者聞言頓時語塞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確實,事情都是他們錯在先,如果不是看走眼,覺得對方的靈舟看起來不怎麼樣,打劫對方的話,今天的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剛才他們十多個人被對方的靈舟結界反噬的重傷時,就應該察覺到對方不簡單,應該離開的,但是他們沒有,反而打上對方靈舟的主意,最後落得這個下場!

瞬間老者的臉色更加蒼白了幾分,他明白今天他們算是宰了,搞不好都要死在這裡了!

老者也不再說話了,老者能夠想到的,其餘人自然也想到了,一個個全部都是後悔不已,外加生無可戀的低著頭,縱然明知道自己可能會死,但是他們也沒有人動一下!

畢竟,對於他們這些靠著打劫為生的人,向來都是把頭系在褲腰帶上生活的,他們不怕死,也最怕死!

墨九狸壓根沒去看那些人,做好烤肉后,四個人就吃了起來,吃飽喝足,墨九狸這才看向剩下八十多人!

「三界,你們去把他們身上的儲物戒指等,都收上來吧!」墨九狸看著三界幾人道。

聞言,三界,黃武和黃文三人,直接從靈舟上跳下去,先是把地上躺著的八個神王強者的儲物戒指擼了下來,接著把其餘人的儲物戒指儲物袋都給搜颳了下來!

然後回到靈舟上,把東西都放在墨九狸的面前!

墨九狸一看,八十多個人,竟然有一百多個儲物戒指和儲物袋,這些人還真的是很富有啊!

墨九狸直接手一揮,所有儲物戒指等上面的契約關係,全部都被抹掉了,不少人因為契約反噬忍不住吐血了!

一個個全部都震驚的看著墨九狸!

他們沒想到小和尚這麼厲害,到底是什麼人啊,可以一次抹掉他們所有人和戒指間的契約啊!

這一刻,他們是真的後悔,今天打劫墨九狸等人了!

墨九狸讓三界幾人把戒指裡面的東西都倒出來,三界和黃文兄弟立即動手,將一百多個儲物工具裡面的東西都倒了出來!

「主人,看起來他們這些人沒少打劫靈舟啊!」三界看著眼前幾乎把整個靈舟空地都堆積成山的東西,忍不住咋舌的說道。 王叔的臉瞬間就黑了,我也很是詫異,竟然是間理店那小子出手了?他爲什麼會對蘇陽下手,難道連環殺人案的幕後黑手就是他?

“葉不凡這老不死的,養了個好徒弟啊,就特麼喜歡搞一些見不得光的事。要不是打不過他,我早就先把他弄死了!”王叔破口大罵。

我有些無語,他也就敢在背後罵罵,真見到葉老的時候,還不是點頭哈腰?至於間理店那傢伙,王叔不是他的對手,在他面前也根本囂張不起來。

“得,既然是那個傢伙帶走了蘇陽,我們直接去間理店要人。不管是誰,都別想動我兄弟。”我果斷的上車,準備開車去理店。

但王叔擺了擺手,制止了我:“羅漢,別衝動。你現在這個狀態闖過去,就別想出來了。葉不凡雖然人品不怎麼樣,但實力強悍。不說葉不凡,就是面對韓羅,我們兩個加起來也不一定是他的對手。”

“韓羅,他是誰?”我有些不解的問道。

王叔撇了撇嘴:“還能是誰,當然是你的那一魂二魄,就是跟你長的一模一樣的傢伙。他自己取名韓羅,本意就是要逆轉自己的命運。”

我叫羅漢,他自己取名韓羅,意圖很明顯。但我很不服,我好歹也是煉氣化神中期的境界,現在又有剪魂在手,未必就怕了他。

“韓羅現在已經是煉氣化神後期,而且他最擅長用各種邪法,實力遠一般的煉氣化神後期修道者,就算距離煉神還虛也只是一線之隔。我們只能回去請孟老出手,不然要不回蘇陽。”王叔解釋道。

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了,我覺得孟老很可能知道連環殺人案的內幕,不然怎麼能救下秦嵐的魂魄。但他明知道有人在作案,爲什麼不出手製止?

要放在以前,我肯定覺得孟老冷血無,事不關己,就冷眼旁觀。但隨着對孟老的瞭解越深,我越能理解他,他肯定是有別的苦衷。

就像陽陣內生的一切,孟老也不是沒有能力管。但他出手,就會破壞陽陣的平衡,造成更大的危害。

關於孟老的實力,之前我和秦晴都隔霧看花,根本不清楚。目前看來,他絕對是最強悍的那一撥,早已經達到了煉神還虛境界。如果孟老出手,要回蘇陽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去醫院的路上,王叔一直很沉默,其實他很擔心孟老拒絕出手。我有些不解,我和王叔同時去求孟老,他沒理由拒絕,這件事對他來說不是難事。

“你還是看的不夠透徹,其實如果只是葉不凡一個人,我們王家也有人能對付他,回去請幾個老古董來,他自然乖乖的把蘇陽給我送回來。但葉不凡的背後,可是整個道家。”王叔解釋道。

我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王家可能不懼怕葉不凡,但卻不敢跟整個道家抗衡。孟老就不一樣了,他的份特殊,且不說他跟道家的淵源,就單憑他的實力,道家也不敢拿他怎麼樣。

王叔擔心的是,孟老也有可能跟道家的某些老古董有協議,受到制約,某些事不便出手。要不然,以孟老嫉惡如仇的子,不會眼睜睜看着韓羅禍害無辜的生靈。

等我們急匆匆的趕到孟老的房間之後,卻沒有見到孟老的蹤跡,讓我驚喜的是,秦晴在這裏等着我。但秦晴的臉色不是很好看,不用動腦子也知道肯定是因爲她妹妹秦嵐的事。

秦晴不在邊的時候,我心心念念想見到她。真的見到她之後,我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最後還是王叔打破了僵局,急切的問道:“孟老在哪裏?我有急事找他。”

“蘇陽的事,孟老已經知道了。這件事,只能我們出手,孟老有他自己的顧慮。但你們放心,葉不凡也不會出手,這是小輩之間的事,只能由小輩來解決。”秦晴語氣淡漠。

我看到她的眼眶還是紅的,應該是哭過,我心一酸,安慰道:“別難過了,你放心,我一定會親手抓到兇手。”

秦晴轉過頭來盯着我,良久不說話,讓我心裏有些毛,最後她嘆息了一聲:“抓到兇手又怎麼樣?孟老都沒法讓我妹妹復活,你能?”

一句話噎的我差點岔氣兒,但我知道她的格,也知道她現在心裏也很難受,肯定不會跟她計較。我深吸了一口氣道:“孟老沒辦法,不代表我沒辦法。我可是逆命者,有逆天改命的本事,秦嵐的事就包在我上了!”

她還是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我,我本以爲自己誇下海口,會讓秦晴很反感的鄙視幾句,就算是能讓她泄一下緒我也是高興的。但很快,我現自己錯了。

秦晴的眼中,溢出晶瑩的淚珠,毫無預兆的撲進我懷裏嚎啕大哭:“怎麼辦,我沒照顧好妹妹,我以後見到爸媽該怎麼跟他們交代?都是我不好,我爲什麼不老老實實的守在她邊?她什麼都不懂,沒有我,她這半年到底是怎麼過來的?”

這是我跟秦晴認識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見到她這麼肆無忌憚的流淚,把內心最柔軟的地方都暴露在我的面前,我真的很心疼很心疼。

不用我使眼色,王叔就很識趣的離開了孟老的房間,出去時還體貼的關上了門。秦晴再怎麼強大,也是個女人,也需要有個肩膀依靠,雖然我的肩膀還不夠結實,但我有信心做她永遠的依靠。

哭哭啼啼中,秦晴一直在自責,覺得是自己沒照顧好妹妹,才讓秦嵐遇害。我只能東一句西一句的安慰她,也不知道我的安慰她能不能聽得進去。

其實我的心裏還是有些竊喜的,至少秦晴願意跟我哭訴,說明她願意把我當成值得信賴的人。大概過去了十幾分鍾,秦晴可能是哭累了,才總算是了下來,說起話的時候聲音還是有些哽咽,讓人心疼。

億萬獨寵:boss搶婚成癮 “孟老安慰過我,我妹妹的陽壽本來就不長,命中註定活不到二十四歲。她是天生殘缺,雖然看起來很健康,其實一直有先天心臟病,我從來沒讓她累過,也不敢讓她做劇烈運動。”秦晴邊擦着眼淚邊說道。

我也很貼心的幫她擦眼淚,她並沒有拒絕,這意味着我們兩個的關係又近了一步。秦晴又跟我說了很多關於秦嵐的事,但我最在意的還是其中一句話,孟老說秦嵐命格天生有缺陷,所以註定不會長壽。

我記得韓羅沒少做殺害別人,然後攫取魂魄的事。但因爲他殺害的人大都陽壽將盡,而且靠着跟某些鬼差有關係,沒人追究他的責任。這麼看來的話,連環殺人案還真的很有可能是韓羅下的手。

同時我在懷疑,這會不會是孟老故意給我留下的線索,讓我順着這個線索往下查?我越想越覺得有可能,漸漸有了思路。

“羅漢?你沒在聽我說話?”秦晴突然提高了聲音,聽起來很生氣。

我心中暗暗苦,剛剛想到關鍵的地方,還真沒仔細聽秦晴在說些什麼。這種時候走神,無疑會讓秦晴覺得我在敷衍她。

“沒,我一直在聽你講話,你不是在說秦嵐麼?我見到她了,真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我們倆聊的很開心。”我趕緊解釋道。

不管怎麼樣,先誇一頓秦嵐,絕對沒錯。果然秦晴也沒有再跟我計較的意思,只是白了我一眼,冷聲道:“剛纔的事,你全都忘記,我沒哭過,也沒跟你羅嗦過什麼。”

我有些無語,唉,女人翻臉的度真是比翻書都快。她如今似乎又恢復了以前那副冷冰冰的樣子,彷彿剛剛抱着我失聲痛哭的小女人根本不是她。

“對了,我妹妹心思很單純,你可不要騙她。如果讓我現你對我妹妹油嘴滑舌的,我一定讓你這輩子再也沒有油嘴滑舌的機會。”秦晴正色道。

我暗自腹誹,小丫頭心思單純是不假,但也是個古靈精怪的傢伙。不過貌似在秦晴的眼中,她妹妹就是一張白紙,容不得任何人污染,也害怕我把她帶壞。

等我們兩個走出孟老房間的時候,看到王叔正蹲在門口抽着煙,一臉愁容。覺我們出來,他立即湊了上來,眼神古怪:“你們兩個這麼快完事了?”

我一看他那猥瑣的眼神,就知道他心裏想着什麼齷齪的東西,沒好氣的說道:“乖師侄,趕緊開車去,咱們現在就去找韓羅,要回蘇陽。”

王叔的嘴角微微抽搐,嘆息道:“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早知道我就把你丫收爲弟子了。”

貧嘴歸貧嘴,王叔還是很利落的跑在前面去開車,他對蘇陽很關心,一說到要去救蘇陽,比誰都有幹勁兒。

等我們都上了車,王叔又犯了難:“現在天都還沒黑,間理店根本不會出現。我們難道要去理店門口守到半夜?”

貌似除了這個方法,我們還真沒別的方式能找到韓羅。正在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是一木大師來電。我心中一陣激動,會不會是一木大師讓警察查到了蘇陽的下落?

“喂?羅漢,趕緊過來,又有新的受害者了!”電話那頭的一木大師聲音侷促。?…?? 第4008章

「真沒想到打劫的都這麼有錢啊!」黃文也忍不住說道。

他們堆積在這裡的都是些別的東西,神石已經被他們收在其中一個戒指內了!

「看起來你們打劫了很多年了吧!」墨九狸看著靈舟外的眾人問道。

誰也沒出聲,那些都是他們一輩子的珍藏,卻因為這次錯誤的打劫,不僅小命不保,連珍藏也被沒收了,他們哪裡有心情回墨九狸的話啊!

現在他們一個個都鬱悶不已!

「誰老老實實,如實回答我的問題,誰可以離開!」墨九狸見狀淡淡的說道。

「我說,我加入他們已經三百多年了,我來的時候,他們的隊伍只有三十人,據說已經做打劫靈舟這行二百多年了……」墨九狸的話落下,立即有人開口說道。

「我也知道,我是第一個跟著大當家的,開始我們是在柳城附近打劫路過的修鍊者的,後來又遇到幾個人,所以我們才來到這裡開始打劫路過的靈舟,到現在已經近六百年的時間了……」另外一個老者聞言說道。

畢竟,他們都不想死啊!

「你來說吧,那個是你們的大當家的?為什麼要打劫?」墨九狸指著哪個老者問道。

「穿黑衣服的中年男子,是我們大當家的,其餘幾個強者,都是後來陸續加入我們的!我們大當家的原本也是柳城內,三等家族的少主……」老者聞言把他們的經歷說了一遍。

是很俗套的戲碼,為首的黑衣人名叫劉旭峰,老者是從前劉家的管家,柳城是中域內一個小城,劉家在柳城也不是大家族,不過是三等小家族,但是起碼吃喝不愁,劉旭峰這個少主也沒有什麼不.良嗜好!

但是劉旭峰的父親,劉家的家主卻嗜賭如命,劉家一直是三等家族最大的原因就是劉旭峰父親好賭,曾經因為欠下賭債被人砍掉一臂……

從那之後劉家主才算是安分了幾年不再賭了!

但是好賭的人想要戒賭是很難的,沒過幾年劉家主再次賭博,這次不僅輸了錢,還把整個劉家輸掉了,而贏了劉家主的人,就是柳城外黑山的一個二當家的!

劉家一.夜之間,被人搜刮一空,劉家的下人也全部跑了,就連劉旭峰的娘親和妹妹也都逃走了,那時劉旭峰在閉關,管家發現事情不好,就去密室通知自家少主。

然後兩個人從後山逃走了!

第二天發現劉家被一把火燒成灰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