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一凡面色淡然,聲音冷漠道:「起來吧,我剛從大明王界出來,修為更加精進了一步,氣息內斂,你沒從背後認出我,我不怪你。

不過這個叫侯耀祖的,調戲了我朋友,你知道該怎麼辦嗎?」

「是是是!我一定給凡爺和凡爺的朋友們一個滿意的交代!」

「哎,注意你的措辭,我只有蘇菲這一個朋友。

其餘的人,沒有資格與我地府天君交朋友!」

言罷,鹿一凡摟著蘇菲,大步流星的離開。

在場之人,尤其是楚生,全都悔的場子都青了!

可誰又能想到鹿一凡是鐵老大的老大呢?

鐵牛在後面如同狂信徒一般,大聲吼道:「吾等侍奉無上至尊地府天君之人,恭送天君!」

待到鹿一凡走後。

鐵牛的眼神中瞬間噴出了實質性的火焰!

鼻孔里的熱氣,一股接一股的噴出!

想到侯耀祖居然敢得罪凡爺,他恨不得將他碎屍萬段。

「王八犢子,給老子起來!」

鐵牛一腳踏在了侯耀祖的腹部,生生將他的腹部給踏裂開來,腸子和內臟流了一地。

侯耀祖被劇痛驚醒,一臉恐慌的看著鐵牛。

「老……老大……」

「我草里麻辣個大血13啊!!!你竟然敢得罪凡爺!!!!我撕爛你這張賤嘴!」

刺啦!

在楚生等人瑟瑟發抖的眼神中,鐵牛竟生生將侯耀祖的嘴巴給撕爛了!

鮮血噴洒了一地,侯耀祖哀嚎連連,滿地打滾。

鐵牛冷哼一聲,對著手下道:「將此人埋在太極谷的仙靈果樹林立,定時給他灌入恢復靈氣的仙水,讓他天天受蟻蟲撕咬之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侯耀祖聞言,嚇得涕淚直流,顧不得已經被撕裂的嘴巴,哭著口齒不清的求道:「鐵老大……求您……不要啊!」

「不要?凡爺如同我再生父母,你辱他,便是騎在我鐵牛的頭上拉屎撒尿!

拖下去!不要讓我再看到他!」

萌妻討喜:老公太高冷 鐵牛大手一揮,手下立刻將侯耀祖給拖走了。

此時,鐵牛陰森的眼神沖著楚生臉上一掃。

楚生立刻感覺一股強烈的殺意襲來。

「貌似,剛剛你也對凡爺不敬了吧?」鐵牛眼神微眯的陰笑道。

楚生嚇得立刻跪在地上求饒道:「鐵老大,我……我是不認識凡爺才那樣說的!要是我知道那是凡爺,您就是借我一萬個膽子我也不敢那樣啊!」

「你們幾個說說吧,他到底有沒有對凡爺不敬?說清楚了,我可以放過你們。」鐵牛對著其餘的幾個男男女女道。

這些人可是看著侯耀祖生生被鐵牛給撕爛了嘴的,哪個還敢不說實話啊!

一個個的搶著將剛剛楚生的所作所為,倒豆子一樣的倒了出來。

鐵牛越聽越生氣,越聽心裡越是煩躁。

他恨!

他恨自己為什麼沒能第一時間趕到,居然讓凡爺受了那麼多的委屈!

抓住楚生的頭和腳,鐵牛狠狠一用力,楚生便被鐵牛生生壓成了一團血肉模糊的肉醬!

接著他張開巨口,啊嗚一口將其吞入了腹中。

「啊啊啊啊!!!!」

包廂內的所有男女都嚇的尖叫了起來,當場把今天吃的東西都吐的乾乾淨淨了。

有幾個男生看到這一幕,甚至大便都失禁了!

做完這一切,鐵牛深吸一口氣,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在他看來,今天鹿一凡所受到的一切羞辱,都是因為自己沒早點趕到。

他一指眾人,冷漠道:「若是讓我知道你們任何一個人,有對凡爺不敬的。

上窮碧落下黃泉,我必定會找到你們,將你們吞進肚子里!」

所有人唯唯諾諾,點頭稱是。

待到鐵牛一走,眾人如同做夢一般,難以相信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另外一邊,蘇菲跟在鹿一凡身後,表情顯得非常不自然。

鹿一凡不禁笑道:「怎麼了?感覺你怎麼跟個受凍了的小雞仔似的,哆哆嗦嗦的?」

(本章完) 蘇菲看了鹿一凡一眼,眼中儘是敬畏的道:「一……啊不不不,凡爺,之前……是我不知道您老人家的身份,才用那種態度對您的。

請您老人家多多擔待了。」

別約陌生人 鹿一凡搖頭笑道:「不用跟我這麼客氣吧?你還是叫我一凡吧,這樣比較親切。」

蘇菲立刻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道:「那怎麼能行?您身份這麼顯赫,我一個學生怎麼配?」

「有什麼配不配的?我說行就行!」鹿一凡道。

「那這樣吧,我就叫您凡哥吧,您不能再拒絕了,這是我最後的底線了。」蘇菲堅持道。

「哎……好吧,隨你吧。」鹿一凡點點頭道。

「謝謝凡哥了!」

蘇菲小嘴甜膩,主動貼了上來,勾住了鹿一凡的手臂,將豐滿又柔軟的巨(和諧)乳包圍住了鹿一凡的手臂,磨蹭的他心神蕩漾。

蘇菲雖然只是學生,但是審時度勢,察言觀色的本事可不小。

否則,她一個普通出身的學生,又怎能結交到楚生那種公子哥?

當得知了鹿一凡是鐵牛老大的那一刻,蘇菲就在心裡暗暗發誓。

一定要用盡全力抱住這跟大腿!

不,這已經不叫大腿了,這簡直就是擎天柱有木有!

只要跟凡爺沾染上點關係,以後自己在漢東省,豈不是能橫著走?

一想到這,蘇菲就恨不得將鹿一凡撲倒在地,把他給吃掉。

看著蘇菲那灼熱的眼神,鹿一凡心裡都有點兒發毛了。

「今晚的事情,你不要說出去。還有讓你的那些朋友也不要說出去。」

靜靜的陪著蘇菲走了一段路后,鹿一凡開口打破了沉默。

時光靜悄然 他還想在紅塵歷練心境,如果被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還歷練個毛?

蘇菲其實才不想其他人知道鹿一凡的秘密呢!

況且鹿一凡開口了,蘇菲是萬萬沒有膽子違背他的意思。

所以當鹿一凡一開口,蘇菲就急忙點頭道:「凡哥您放心,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會說一個字。

我的那些朋友也都是知道輕重的主兒,不會出去亂嚼舌頭根的。」

鹿一凡滿意的點點頭。

走了一陣子,兩人來到了漢東大學的女生宿舍樓下。

「凡哥,時間還早,要不要去我們的宿舍坐坐?我是住一個人的單身宿舍喲!」

女生宿舍樓下,蘇菲眨巴著漂亮的眼睛,紅潤的嘴唇吐出無比誘人的話來。

鹿一凡久經風月,怎麼聽不出蘇菲的話?

再說,就這種情況下,哪怕是個處男,用屁股也能想的出,上去坐坐是啥意思。

鹿一凡搖搖頭道:「今天就算了,以後吧。」

見鹿一凡不願意上去,蘇菲眼神中透露出濃濃的失望和幽怨。

卻也只能道:「好吧……但是凡哥要說話算數哦!改天邀請你,你可不能拒絕哦!」

說完,蘇菲還挽著鹿一凡的胳膊,把小嘴附在鹿一凡的嘴邊,低聲道:「偷偷告訴您哦,我這棟宿舍樓,可是全漢東大學美女的聚集地!

裡面不僅有藝術系的美女,還有醫學院,外語學院的美女哦!」

鹿一凡哈哈的笑道:「不就是女生宿舍嗎?美女我見的多了去了,沒啥看頭。」

蘇菲不服氣道:「對了,我們樓里還有傳說中的大明星,南宮舞也在這喲!」

「南宮舞?」

聽到這個名字,鹿一凡瞬間眼前一亮。

對啊,之前自己假扮鹿尼瑪的時候,不是收了南宮舞做小老婆嗎?

貌似南宮舞並不知道自己就是鹿尼瑪。

玩味的笑了笑,鹿一凡想了下。

自己要紅塵歷練心境,穩固修為,何不在漢東大學待一段時間?

想到這,鹿一凡點點頭道:「好,有機會一定來。」

蘇菲聞言便鬆開了手,在鬆手之前,蘇菲還輕輕的將紅唇印在了鹿一凡的嘴唇上。

接著她俏皮的朝鹿一凡眨了下眼睛道:「凡哥,我走了喲!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隨時找我!」

鹿一凡感覺自己有點兒喜歡這個青春可愛又透著嫵媚勾魂的女孩了。

嘴角微翹著,鹿一凡揮了揮手道:「行,早點休息吧,拜拜!」

當天晚上,鹿一凡便讓鐵牛給自己弄了一個漢東大學大三學生的身份。

並且是恰好安排到南宮舞的班級里。

夜晚,鹿一凡來到鐵牛專門連夜給自己購買的漢東大學旁邊的豪華別墅里,安心的睡下了。

翌日。

鹿一凡打包好行李,沿著別墅的小路出去,向著漢東大學走去。

走到一半時,卻是聽到一陣隱約的呼救聲。

「嗯?怎麼回事?」

鹿一凡眉頭一皺,身形一閃,朝著湖邊飛蘆葦叢沖了過去。

撥開蘆葦叢,就看到五個二十歲左右,身上紋著紋身,滿頭五顏六色頭髮的男子,正死死的按住一個女子的雙手雙腳和她的嘴巴。

那女子衣衫不整,兩條雪白的大長腿死命的掙扎著。

眼看著這群殺馬特一樣的社會青年,就要得逞了。

鹿一凡無奈的搖了搖頭,隨手一吸,一塊石子吸到了掌中,往那騎在美女身上的黃髮青年頭上一砸。

砰!

黃髮青年當場被砸了個趔趄,捂著後腦勺哀嚎了一聲!

其餘四人齊刷刷的扭頭看去。

只見一個穿著一身白色練功服,與這個時代顯得有些格格不入的年輕人站在他們不遠處,負手看著他們。

夕陽的餘暉照應在他的身上,宛如鍍上了一層金邊。

「草里媽!你誰啊?敢管我盧本偉的閑事!」青年大怒,厲聲喝道。

「這麼多男人欺負一個女人,太不厚道了點吧?」

鹿一凡聳聳肩膀,滿不在乎道:「我不過是路過的漢東大學的學生而已,只不過非常討厭你這種霸王硬上弓的方式。

愛一個人就去追!

霸王硬上弓算什麼?」

「啊,同學,快報警救我!我……我是漢東大學聲樂課的教授!」

聞言,鹿一凡仔細看了一下這名受害者。

她年齡大概三十左右,渾身上下充滿了一種優雅的氣質,身材也保養的非常好。

皮膚奶白奶白的,堪比二十歲的小姑娘。

腰細,臀翹,胸有大概E-cup,完美的葫蘆形身材,跟自己的小老婆白嵐有一拼。

而最讓鹿一凡覺得完美的,是她的聲音!

記住手機版網址:m.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這極品熟(和諧)女的聲音,宛若天籟一般。

不像小女生那樣矯揉造作,而是有一種御姐范兒十足的氣質,一開口便像是小奶貓一般在抓人的心,抓的人痒痒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