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晶核,這是埃辛大陸魔獸體內的精華,只有三級以上魔獸的體內纔會有,一級二級的也許實力太弱,還沒有形成。大陸上也研究過魔獸晶核,大多數人認爲它是魔獸的力量源泉,雷雲的理解很簡單,魔獸晶核就相當於能源供給,比如電池,很多機器有了電池才能驅動。既然它是魔獸力量的源泉,那麼可不可以服用來增加人類的實力呢?

這件事,埃辛大陸也驗證過,還爲此死了不少人,死的人都是因爲體內力量失控爆體而亡。一些鍊金大師還有魔獸研究專家認爲,魔獸晶核中的力量太過濃縮,人類服用後沒有能力吸收,當晶核被服用後,一瞬間爆發大量的力量足以撐破人類對力量控制的極限,從而導致暴體而亡。

前人的實驗過程中,有服用比自己等級高的魔獸晶核,瞬間爆體而亡,也有服用同級的魔獸晶核,稍微成了片刻再爆體而亡,最後還有服用比自己等級稍低,低個一到兩級的魔獸晶核,最長的沒超過半天也是同樣的下場。

直到最後一次實驗,有一位7級職業者,服用了三級的魔獸晶核,結果生存下來,可惜他的實力不但沒有增長反而還有些衰退。專家們給出的解釋是,太低級的魔獸晶核,它的力量不但對人類沒有幫助,反而因爲魔獸晶核反吸收人類本身的力量導致實力有些下降。實驗中有和魔獸晶核同屬性的人,也有不同屬性的人,但是結果都一樣。

多次的實驗後,人們終於放棄了直接服用魔獸晶核來增加實力的念頭,而是更多的把魔獸晶核用在一些魔法陣的驅動,武器裝備的加強,或者是一些別的用途,比如鍊金。這也造成了埃辛大陸雖然魔獸晶核值錢,但也沒向昨日雷雲賣的那一枚那樣,賣出天價。

現在,博得告訴雷雲魔獸晶核可以和五彩果一起服用增加實力,當得知五彩果的特性後,雷雲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至少,昨日激烈的拍賣,剛纔多特夫人的話雷雲還歷歷在目,這樣的話……雷雲眯起了雙眼,嘴角也跟着彎起,這是雷雲等人來到逐日島後得到的一條最有價值的好消息。


就在雷雲準備把衆人召集起來宣佈這個消息時候,卻發現侯三還沒回來,包括後來去尋找他的喬和塞西莉亞,雷雲心頭有種不好的預感,放棄了召集衆人,一個人站在院子裏開始施法,空間偵查。

很快,他感應到了三個氣息正在接近自己,距離已經很近了,不過,有一道氣息非常微弱,接着,雷雲的腦海中出現侯三奄奄一息的畫面。

“豔華,立刻跟我來。”雷雲衝進豔華的屋子喊道,把正在和莉莉絲聊天的豔華嚇了一跳。雷雲沒有理會兩者的驚愕,他直接拉起豔華就走。

剛走到院子,就迎面碰上喬與塞西莉亞,以及他們分別抱着的侯三與小靈。豔華看到侯三的樣子,立刻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她馬上取出法杖開始施法。一道光芒從天而降籠罩着侯三,這正是大復原術,它的治療效果可能不是最強的,但它能持續恢復對象的生命力,對重傷者再好不過。

雷雲鐵青着臉走上前,制止了準備開口的喬,然**住侯三背後的奇特兵器,回頭的對豔華示意了一下。豔華種族的點點頭,立刻開始準備強力治療術,這是作爲白金牧師的豔華能使用的最高單體治療術了,也許過不了多久,她就可以使用9級禁咒,光輝大地了。

噗呲,得到豔華的首肯後,雷雲以最快的速度拔出了侯三背後的圓刃,一股鮮血從侯三的傷口飈射而出。在大復原術穩住侯三的生命力後,雷雲纔敢如此做,若不然,很可能這一下就要了侯三的命。

這一幕正好被聞聲趕出的其他人看見,卓如冰捂着嘴,臉色蒼白的看着侯三,不過她沒有激動,強壓住悲痛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豔華治療。

又一道白光,侯三的面色也漸漸有了一絲紅潤,不規則的呼吸也變得平穩多了,看樣子是睡着了,只是背後那觸目驚心的傷口太深,一時間還不能癒合。

接連施放兩個高級魔法,豔華並沒有太過消耗,可見豔華的實力已經很接近聖級了,再次施放了大復原術,豔華這纔有些變色。

雷雲接過侯三,緩緩的把他安置在房間內牀上,然後拉着卓如冰道:“三哥沒事了,我們出去吧,讓他靜養一下。”

卓如冰點點頭,擦乾淚水,隨同雷雲來到了院子,這時大家都已經自發性的集合,沒人說話,他們都在盯着雷雲。

“喬,說說情況。”雷雲沉聲道。這個院子是獨立的,已經被雷雲他們包了下來,說話沒有什麼避諱。

喬點點頭,詳細的把營救侯三的過程說了一遍,包括最後疾風的出現救人,然後給人恐懼的感覺,一直到兩人逃跑。

整個過程雷雲一直沒有說話,直到喬說完後,雷雲又思索了一會才緩緩問道:“你是說,那些人爲了這個孩子才和三哥打起來的?”


喬和塞西莉亞對望了一眼,一起點頭。

雷雲走到塞西莉亞身邊,看着這個小男孩。小男孩的臉有些髒,過耳的頭髮也很凌亂,樣子就像是街邊的小乞丐一眼,但是他的眼睛卻格外的亮。

“你叫小靈?”雷雲問道。

小靈直視着雷雲5秒左右,然後把頭轉向侯三的房間,沒有回答。

雷雲皺皺眉,聲音稍微提高了一些再次問道:“你叫小靈?或者說,你叫飛靈?”雷雲想到了飛靈審判者的特徵,以及他的消息,這個男孩身上沒有一絲力量,雷雲判斷這個小男孩就是任務通緝的飛靈審判者。

5秒鐘後,小靈喃喃的說道:“我叫小靈,不叫飛靈。叔叔他沒事吧?”

雷雲道然知道小靈口中的叔叔是誰,緩緩點頭道:“放心吧,他沒事。”

雷雲想了想,再次對着塞西莉亞問道:“塞西莉亞,你確定你看到的是疾風?”雷雲聽到疾風的出現,以及兩人對他的描述,心中好像是抓住了什麼。

“是的,”塞西莉亞回道:“肯定是疾風,他的實力我根本看不透,而且後來樣子很奇怪,好像變成另一個人,從他身上我感覺到恐怖,好像我們不走他就會殺了我們一樣。”塞西莉亞的聲音還帶着後怕。一旁的喬也點頭附和。

雷雲皺起眉頭暗道,疾風也來了?他是什麼時候來的,難道跟隨我們一起?雷雲剛纔抓住的一絲靈光就是疾風的隱藏。

從一開始,疾風在消失後自己就無法感應到他的氣息,現在想想,這和真正的盜賊隱遁有些不一樣。就算是現在,自己也沒有把握能夠感應到疾風的存在,這不可能是一般的隱遁。雷雲忽然發現疾風身上的祕密很多,甚至比自己還要多。

“大家都回去吧,抓緊時間修煉,今天晚上到我們的新家後我將有一個重要的好消息宣佈。豔華,博得,你們來我房間一下。”

房間內只有雷雲,豔華,博得和小靈,卓如冰去照看侯三了。雷雲把所有飛靈審判者的資料都回憶了一遍,他有八成把握可以斷定,小靈就是飛靈審判者,可是,他在這個孩子身上感覺不到一點危險和力量。

“豔華,給小靈治治傷,他的體內有一股力量正在慢慢的破壞他的身體。”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爲雷雲開始就用時空之力探查了小靈的身體,在他體內完全沒有任何尋常的力量,包括文森特說的時間力量,但是,雷雲卻發現他體內有一股強大的外力正在殘食他的身體,看起來,這股力量在他體內已經很長時間了。

“哎?”豔華立刻施放魔法對小靈進行偵查,奇怪的是,對所有人都沒有表情的小靈卻對豔華露出了微笑,看起來,豔華對孩子很有親和力。

“博得,我要你去落雨那裏幫忙,聽從落雨的安排,那邊雖然有新的僱傭者,但還不能完全的信任,還有,今天的事情絕對保密,尤其是關於這個孩子。”雷雲漸漸的已經成爲團隊的唯一核心,這種長時間形成的氣勢正向雷雲現在的表情一樣,不容抗拒。

博得立刻答道:“明白。”

豔華在給小靈治傷時候發現,小靈的身體好像和普通人不太一樣,可是又說不出怎麼個不一樣。在給小靈治完傷後,雷雲也給了豔華一個任務,讓她和莉莉絲一起去購買五彩果,並且要多買一些。

“沒問題!”豔華回答道,不瞭解五彩果內幕的她還以爲雷雲就是喜歡吃呢。出門前卻被雷雲叫住。

“讓喬也和你們一起去,不要在一個地方大量購買,後山好像還有一片市場,再那裏也買一些,嗯,等等,算了,你們等下和如冰一起去,把如冰叫過來我有事情交待。”雷雲說道。

“知道了。”豔華隨即走了出去,房間內只剩下雷雲和小靈。

雷雲則一直在盯着狼吞虎嚥吃東西的小靈沒有說話,他在思考,到底該拿這個小傢伙怎麼辦,殺了?開玩笑,若是雷雲開始知道這個任務的目標是一個十一歲的小男孩,打死雷雲也不會接。

放了?也不妥,這個小傢伙並不像是文森特說的那樣,看他的打扮,狀態,很有可能餓死路邊街頭。

帶在身邊?這不是個普通的男孩,按照文森特的描述,他應該沒有看起來那樣人畜無害,帶在身邊就等於多了一個不穩定因素,更何況自己這些人有着重要的目標……不過,雷雲總感覺這孩子身上一定隱藏着巨大的祕密。

拿不定主意就暫時不想,晚上再和大家仔細商量商量。 第一百七十一章 山道伏擊

“雷,你找我?”卓如冰已經來到了屋內,她的眼角還有未乾的痕跡。

雷雲把卓如冰拉倒自己腿上坐下,柔聲道:“如冰,不要難過了,三哥現在已經沒有大礙了,只需要靜養幾天就會好了,有豔華在,放心吧。”

卓如冰點點頭,小聲牢騷道:“若是昨天你肯讓我和三哥一起去,也許就不會出事了。”不等雷雲說話,卓如冰接着道:“這個孩子是誰?問出來了嗎?”


雷雲當然聽見了牢騷,苦笑下緩緩搖頭,考慮了一下說道:“這個孩子的事情有些複雜,晚上我們再說,現在有件事情要交給你辦,記得你昨天買的五彩果嗎?那個果子非常重要,詳情晚上再說,你和豔華他們再去購買一些五彩果,嗯,多買一些,鎮子裏買些可以再到後山的市場買些,不要引起別人注意,記住,在水仙鎮上我們的一舉一動肯定都有人監視。等你們回來,我們就出發去我們的新家。”

“呵呵,家這個詞我喜歡,”卓如冰輕撫了一下秀髮說道:“放心吧,我知道分寸。那我去了。”說完,卓如冰在雷雲的臉上輕吻一下正準備走出去,雷雲卻叫住了她。

“怎麼了?”卓如冰問道。

“哦,你和疾風接觸的時間應該比我長,簡單說下你對他的看法。”雷雲問道。

卓如冰在稍稍考慮了一下後說道:“我覺得疾風是個不錯的人,就是……嗯,太冷漠了,還有,我感覺他和一般的盜賊不一樣。”

“哦?怎麼個不一樣?”

卓如冰再次走到雷雲的身前說道:“他的攻擊方式向來一擊致命,不分敵人是誰,並且,我感覺他的隱藏技巧根本不是盜賊的隱遁,具體我也說不清楚,總之,他在消失後就會給人一種壓迫的感覺,包括自己人,和我的隱遁完全不同。”

卓如冰走後,雷雲仔細思索了她的話,卓如冰的話和自己的判斷吻合,看來自己的猜測不錯,疾風根本不是一般的盜賊,也許,他根本就不是盜賊這個職業,到現在爲止,雷雲才發現對疾風的瞭解還是太少,只不過,雷雲還能回憶起在船上疾風眼神中的真誠。算了,很可能疾風跟自己這些人一起過來,卻又有着一些特殊原因需要單獨行動,至少看起來,疾風不是敵人,否則他不會出手救人,至於他的祕密……

雷雲輕按太陽穴長嘆一口氣,一連串的事情讓雷雲的大腦根本無法休息。看着眼前肚皮已經鼓起來的小靈,雷雲溫和的道:“小靈,你就在這屋裏睡一會吧,放心,我們對你沒有惡意。”

5秒後,小靈彷彿才聽見雷雲的話,擡起頭道:“好,我要和叔叔在一起,可以嗎?”小靈的眼神露出一絲期盼。

“現在還不能見他,叔叔受了傷要安靜的休息,不過我保證過兩天他傷好了就可以見他了,看得出你很累,你就在這裏睡一會吧,醒了之後可以好好洗澡再換件新衣服。”

小靈在5秒後點頭答應,按照雷雲的吩咐躺倒牀上。雷雲見狀後就走出門,他要去一趟蒼藍之翼的總部,找文森特詳細詢問些關於飛靈審判者的情報,順便再打探一下賢者議會的情報,必要的時候,雷雲會給對方點甜頭。

臨走的時候,叮囑妮可兒照顧侯三,還讓老牛,麗蘿和琳琳多注意已經睡着的小靈,並告訴他們有什麼事等自己回來處理,等自己回來後就要搬到新家了。這句話讓美女和老牛很高興,家,總是讓人想起溫馨。

水仙鎮的鎮民接近三萬人,算是一個大鎮子了,水仙鎮的中央市場在鎮子中央偏西的地方,這裏有兩條街,出售各種日常生活雜物,包括一些食物,野味。平日裏一些獵人狩獵的野獸都在這裏出售。

卓如冰,豔華,莉莉絲和喬四人正站在賣五彩果的攤鋪前和老闆說這什麼。

“我要五十個五彩果,幫我挑點好吃的。”卓如冰隨意的拿起一枚五彩果說道。

攤鋪老闆是個老太太,樂呵着說道:“姑娘,我這裏都是熟透的,個個都好吃,來來,先嚐一個。”說着,隨意的從果子堆裏拿出一枚遞到卓如冰的手中。

“嗯,果然是熟透的,幫我包起來50個,呵呵。”卓如冰一邊大口吃着,一邊隨意的取出一枚七星幣,水晶上寫着數字100。

五十個五彩果佔這個攤子的半數以上了,老太太樂呵呵的把果子一枚枚裝在布制的口袋中,正準備找錢,卓如冰擺擺手道:“不用找了。”

不遠處的一個雜貨攤上,一個其貌不揚穿着普通的中年人一邊和攤位老闆說這什麼,卻不時的擡頭看似不經意的輕瞟卓如冰幾人,當發現幾人已經準備離開,立刻扔出一枚七星幣,拿着手中的雜物跟了上去。

“如冰姐姐,你說,雷雲哥哥讓買這麼多五彩果乾什麼,就算吃也不用這麼多啊?”豔華邊走邊問道。她們的目的地是鎮子北邊的後山,那裏還有一處市場。

卓如冰已經把裝着果子的袋子收到了空間戒指。“晚上我們就要搬新家了,可能是準備買來慰勞大家的。”卓如冰邊和豔華說話,一邊不動聲色的注意側後方的一個路人。就在一開始,卓如冰敏銳的發現自己四人被跟蹤了,想起雷雲的話,卓如冰認爲應該是某個勢力派來監視自己這些人的。

卓如冰邊走邊留意,沒想到這個人一直跟着到鎮外,一直到鎮子外的市場,那個人似乎才消失在卓如冰的視野內。再次買了50枚五彩果,這次卓如冰是讓豔華負責購買,自然是裝在豔華的戒指內,幾人又隨便閒逛了一下便開始往回走。

市場位於後山的禮拜堂和管理中心之間,這裏的冒險者很多,要到鎮子北門就要經過一截山路,此時正是下午,路上也有三三兩兩的冒險者經過。幾人前後也都有行走的冒險者。

迎面不遠處走來了四個冒險者打扮的人,四人全是男的,好像在聊着什麼開心的事,其中一個胖子正哈哈大笑。由於是普通的山路,僅能容三四人並肩而行,卓如冰身側的豔華主動退在了後面,莉莉絲跟在後面,喬則走在最後,四人變成了一排。這樣一來,對方只要錯開一人就能通過。

對面四人明顯沒有錯開的意思,他們似乎都沒有看到前方有人,依然邊走邊聊。眼看就快要與走在最前面的卓如冰接觸的時候。

卓如冰忽然喝道:“小心。”一把把豔華推到旁邊的草地上,然後消失在空氣中。

喬的反應最快,卓如冰消失的同時,他把身前的莉莉絲向着旁邊的草地一推,轉身雙手護在胸前。噗呲,四支利箭擊中了喬的胳膊,不過入肉不深。射箭的正是後方的尾隨兩名路人,一人手中拿着長弓,又搭上了兩隻箭。另一人卻一個跨步急竄到喬的身前,手中的單刀由上而下劈向喬。

喬沒有時間拔出胳膊上的箭只,對方的刀鋒上帶着詭異的波動,喬不敢硬接,一個側身準備閃避。砰!雖然閃過了正面的刀鋒,腳下卻升起一個大石柱把喬頂在空中,接着,空中出現了同樣的一個石柱,往相反的方向砸去,若是一上一下兩道石柱結合,就算喬不被壓扁也肯定會受傷。

幸好豔華的神聖庇護在兩道石柱合實前及時發出,砰!石柱的衝擊發出一聲巨響。塵土飛揚,兩根石柱不停的撞擊,然後不停的減少,瀰漫的塵土使得衆人暫時無法看見喬的情況。豔華也沒有時間去觀察,因爲後方的弓手已經向她連發4箭,四支箭不但攻擊豔華的身體,並且把她的退路也封死。

莉莉絲沒有閒着,立刻運氣土屬性鬥氣揮舞大劍來協助豔華防禦。前方,剛纔發出大石柱的土系魔法師正是那個大笑的胖子,胖子雙手再次施放一個魔法,地面上的泥土紛紛泛起,出現一個個不規則的土刺,呼嘯着向豔華和莉莉絲落腳的草地襲去。

而胖子身邊的另外三人有兩人分別衝向豔華和莉莉絲,剩下一人卻騰空跳起,向着剛剛抵消完石柱的地方砍去,這人兩手握着一把比莉莉絲的武器大得多的大劍。

這一連串的攻擊發生的太過突然,但看上去像是蓄謀已久,偷襲者配合的非常好。衆人根本沒有充足的準備就中了埋伏,導致現在的情勢非常危急。

噗呲!胖子正在施法的動作停了下來,卓如冰出現在他的身後,黑色的短刀已經扎進胖子的後背,但是胖子並沒有按常理般倒下去,而是回頭嘿嘿一笑,踢起一腳,卓如冰躲閃不及,一腳被胖子踢飛。

卓如冰在四人遠遠走來的時候就留心了,但她沒想到大白天的對方居然就敢動手,倉促之間出聲示警然後就隱遁繞到了胖子的身後,沒想到這個胖子居然是魔武雙修,身體如此強悍。胖子的這一腳絕不是魔法師能夠踢出來的,卓如冰被這一腳幾乎踢到了山腳下。

豔華和莉莉絲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弓手的攻擊雖然被莉莉絲格擋,但是接近着衝來的兩人纏住了豔華,讓她根本沒有時間來施放別的魔法,只能連續往自己身上施放神聖庇護,但是神聖庇護在那兩人的聯手攻擊下根本撐不過幾秒就碎裂。

莉莉絲焦急的想去救援豔華,卻被後方使單刀的冒險者攔住,交手才知道,對方居然有着聖級的實力,莉莉絲張開勇氣光壞,這個時候,增加力量是最明智的選擇,光環也將喬的位置籠罩起來。

即使這樣,莉莉絲在和對方的單刀硬拼了一下後,雙手被震得發麻,對方可是聖級實力,雖然這裏的9級毀滅者比起埃辛大陸的聖級實力要稍弱,但也遠遠強於白金級別。

照這個情勢看來,若得不到增援,四人就會很危險,或者說,已經很危險了。 第一百七十二章 無法抵擋

雷雲一邊走在去往蒼藍之翼的路上,一邊想着關於魔獸晶核可以提升實力的問題,現在實力是一切的基礎,現在還不知道自己這些外來人能不能使用這個方法來提升,或者有沒有什麼副作用,若真的能夠使用這個方法,那簡直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就算對於以後對抗惡魔族也有巨大的幫助,埃辛大陸可不缺魔獸晶核,另外,逐日島的五彩果可是到處都是。

還好自己沒有把擁有大量的魔獸晶核的消息傳出去,包括擁有10級神獸晶核的事實,想到這裏雷雲不禁心底冒出一絲涼意,若是這個消息泄露出去,自己這些人現在就會處於極大的危險中,甚至會被羣起攻之。

遠遠可以看見,蒼藍之翼總部是一棟比較大的兩層建築,不得不說,逐日島純石塊的建築給人的感覺好事比較結實的,雷雲不禁暗自猜測這種建築可以抵抗幾級的地震。到達蒼藍之翼總部後,雷雲表明了身份立刻被帶了進去,路上,守衛不停的打量這個風頭正勁的綠葉傭兵團團長。

蒼藍之翼的總部可謂非常樸素,沒有什麼華麗的裝飾,不管是桌子,椅子,牆壁,地板都非常普通,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什麼大勢力的總部。在守衛的引導下,進入二層的一個寬敞的房間,房間內的文森特從椅子上站起來迎着雷雲笑道:“雷雲兄弟,什麼風把你給吹來了。”

雷雲微笑道:“呵呵,有些事情想問問副總長閣下。”說着,雷雲在屋內的椅子坐下。

文森特哈哈一笑道:“哈哈,雷雲兄弟太客氣了,若不嫌棄就叫我一聲老哥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說起來,文森特老哥,關於飛靈審判者的消息你還知道別的嗎?”雷雲問道。


“哦,飛靈審判者的消息,我知道的已經全都告訴你了,嗯,對了,有傳言,好像飛靈審判者只對想殺他的人才會動用能力,許多人接了任務之後,假意討好他,再下毒什麼的,不過那些人好像都已經成爲歷史。若我說,雷雲兄弟放棄這個任務算了,現在你也不缺錢,提升傭兵團等級可以靠其他任務,隨便給老西恩一點好處,簡單的高級任務還不是大把大把的到手。”

雷雲考慮了一下說道:“老哥說的事,我會考慮的,對了,最近賢者議會有沒有什麼大的舉動?”這句話是雷雲深思熟慮後才問出的,至於大的舉動是什麼,雷雲可不管,這只是雷雲的一個試探。

“沒聽說啊,哦,好像前幾天宣佈三個月後進攻另外一塊大陸,爲此在逐日島的範圍內招募精英戰鬥成員,實力只要在10級毀滅者以上都可以參加,鎮裏有一些冒險者已經動身去七星城了,哦,還有,賢者議會下個月好像有一大位賢者要去森藍島,途中在水仙鎮落腳。”

三個月後進攻埃辛大陸的事,雷雲已經知道了,招募強者也很正常,大賢者要經過水仙鎮?這倒是一個意外的消息,如果能接觸到這位賢者也許會讓事情變得更簡單。看起來再也打探不到什麼有價值的消息了,雷雲忽然問道:“老哥,夜妖是不是快要晉級了?”

文森特聞言一怔,接着笑道:“呵呵,這都被你看出來了……”文森特的話還沒說完,一陣敲門聲傳來。

“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