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宗之所以會急著統一,還主要是因為隨著最近些年大陸局勢發展的加快,東海卻一直忙於內亂,這已經讓他們感到了危機行。所以他們想要統一,統一不僅是自保,而且是擴張。

東海六大魔宗任意拿出來一個,大陸其他勢力都會感嘆一聲,實力不錯。但真要問起他們害怕嗎?

有什麼好害怕的,總體實力也就和我們差不多,就算比我們高上一點,但還能滅了我們啊!

的確是沒什麼好怕的,但是六大魔宗聯合到一起呢?一旦東海魔宗得以統一,那麼對整個大陸來說都不會是什麼好消息。

統一后的大陸,可以北方和南疆全都不是對手。所以北方那些各大宗派的巨頭們,還有南疆『血祖』、孟千影這些個輕易不出現的人們,現在都一個個地出現了。當然了,他們來自然不是為了恭賀無極大會的舉行。

他們來,反而是來破壞無極大會的舉辦的,他們是絕對不允許東海的魔宗統一的。所以,這次他們來了。

但是西域就不一樣了,特別是佛門,在有了佛魔之後,不僅有了傳說中的大陸第一高手,還是唯一的一個一派雙靈天的存在,他們並不是很怕魔宗的興起。相反的,他們是想促成魔宗的統一,然後和他們一起兩分天下。

隨著他們實力的不斷加強,佛魔也已經發覺了,以前很積極覆滅儒門的道門現在也有點不積極了。何嘗是不積極啊,甚至是有點想聯合的樣子了。

而正好這次道門的天道子,儒門的浩正還正好是聯袂出場的。唇亡齒寒的道理他們又豈是不懂,所以他們這次就是來給大陸高層看一看的,也給佛門的人看看,表示我倆現在關係很好,所以我們兩教關係也很好。

當然了,他們也不是很願意魔宗統一的。而在得知佛魔已經與噬魂魔宗勾搭上之後,他們就決定到時候關鍵時刻幫上天魔宗一把,讓噬魂魔宗和佛門的陰謀不能得逞。

而他們還沒出手,雲裳便出現了。

這才是老牌的靈天境強者啊!而剛剛突破了靈天境的修羅城主易歸葬也正式亮相了,並且照實讓人驚訝了一把。

而他們站到了天魔宗這一陣營當中,讓噬魂魔宗和佛魔有點一拳打空了的樣子。

所以,現在就變成了天魔宗表面上的實力沾點優勢,但道門和儒門的那兩位就又不淡定了,這次他們就又朝著噬魂魔宗說話了。再加上其他那些實力的阻撓,這次無極大會最終罕見地以零傷亡結束了。

而結束之後,也是有人憂愁有人開心。

但事實就是,無極大陸就這樣在一片歡聲笑語中結束了。既然不打仗,那麼自然就應該要開心些嗎?

當然了,這些結束並不意味著永遠就這麼結束了。最結束的最後噬魂魔宗還提出了十年後,他們將在他們的地盤上在舉辦一次無極大會。

對此,天魔宗是舉了雙手贊成。而這也讓四宗聯盟的人不斷地搖頭,暗下痛罵,但他們再怎麼做也改變不了結果了。

不過,這不還有十年嗎?這十年裡,可是會發生很多呦!

事情到了這兒,不管怎麼說,幾乎所有人的東海之旅都已經畫上了一個句號。但易天師和呂青絲可還沒有,甚至他們現在才剛剛起了個步。

可惡的地獄啊!

而現在,在終於遇見了人類后,還是可以交流的人類后,易天師胡扯八扯地扯了些之後,終於忽悠到看見他們的那些人把他帶到他們的部落去,去見見他們的族長。

族長!

他應該知道的很多吧! 族長很神聖的一個詞,是應該知道很多,至少他自己的這個部落里,他要屬於知道的最多的一個。

但族長就算是知道,為什麼要給別人說呢?而現在,這個別人毫無意外地便是易天師和呂青絲。

他竟然不說!

易天師和呂青絲同時鬱悶了。這個部落的不是很強,就連實力最強的族長也不過藍天境巔峰的實力,表面上和呂青絲一樣,但實際上,呂青絲可以很明白地說,要論戰鬥力的話,她是可以甩這個族長好幾天街的。

而且易天師還有個大圓滿後期的傀儡。

可人家不說就是不說,他們也不能就這樣逼人家吧!有本事,你來搜查我的記憶啊!

族長長的挺瘦的,有種賊眉鼠眼的感覺。但這樣的人,也可以說是聰明的象徵。

「其實也不是不能說。」在明確地告訴易天師和呂青絲不能說之後,看到兩人鬱悶的樣子,就知道這次的事有戲,便又語重心長地說道了。

嘿嘿,原來是要提條件啊!你不早說,害的我們擔心這麼久。

當然了,嘴上易天師還得很客氣地問道:「那要怎麼樣才能說呢?」

自從見到這族長之後,呂青絲便把說話的任務都交給了易天師。她要做的就是有時候通過各種各樣的表情來提醒易天師。

這不,她有撇嘴了。

對於易天師這種態度她並不滿的,如果不是怕有損形象的話,她就直接想開打了。

而族長呢?

他其實是一直想和呂青絲說話的。畢竟易天師和呂青絲相比,易天師的實力還差點。而呂青絲卻是才和他同等級的存在。但不知道為什麼呂青絲一直不和他說話,一切都是由易天師代勞的。

所以,對易天師這個發言人,他自然就沒有好口氣了。

「除非你們能留在這,那麼你們想知道什麼我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覺得怎麼樣啊?」

怎麼樣?當然不怎麼樣了。

「族長啊,我們是要去這個空間的中心的。待在你這的話,就算是知道了我們想知道的一切,又有什麼用呢?」易天師也提高了音量。

他們的目的當時是離開這,而想離開這,他們兩人的綜合想法就是必須到這個空間最強的中心去一趟,畢竟就算是離開,也應該去各方面知識知道最多的也應該是中心區域了。而就算是離開不了了,也至少得去中心證明一下吧!所以呢?這中心還是必須得去了。

而他們問的問題,便是如何才能去中心。當初易天師搜查記憶的那隻狼形野獸,雖然知道有個中心,卻不知道路。

族長笑是一笑,道:「嘿嘿,也沒說讓你們呆這呆一輩子啊!呆一個月就好了,怎麼樣?」

「一個月?」易天師納悶道。一個人還是可以考慮的,而同時他也感覺到了如果呆一個月的話,肯定不會有好事的。

事實上,也真是沒好事。

「嘿嘿,還有二十多天,我們和一個敵對的部落會有一個比試,所以想請你們去壓壓陣,幫上一把。」族長終於說出了他的真實目的。

「那對方的實力怎麼樣呢?」對於這問題,是必須得問清的。

思忖片刻,族長有點沮喪地說道:「肯定是比我們的強了,到時候就不知道會來二個藍天境巔峰的強者,還是三個。所以我才會留你們的。」

其實主要那她,而不是你。

族長很沮喪啊!見易天師還沒答話,族長又說道:「你們呆在這的話,我再給你們一人一個長老的位子怎麼樣?」

易天師沒有回答,呂青絲卻是很好奇地開了口:「說說這個長老是怎麼回事吧!」

族長笑道:「如果姑娘能留下來的話,我們蒼鷹部落大長老的位子就是姑娘的了。而且還是永遠的。」

一見呂青絲開口了,族長自然不用搭理易天師了。

沉思了一會兒,呂青絲問道:「如果我是大長老的話,那麼他要做什麼長老呢?」

他?

話題又到了易天師的身上。

想了想,族長說道:「至少是個長老,不過排名的話肯定會有點靠後!這個你也得理解嗎?當長老必須得要服眾。其實長老的最低限制便是藍天境,所以說……」

所以說,有個長老就不錯了。而且這個排名肯定不是有點靠後,很有可能就是最後一名。

把族長的潛在意思想了之後,呂青絲笑了笑說道:「明白,我明白!不過,這規矩不都是人訂的嘛,這樣吧,如果讓我做大長老,他做二長老,我們就留下來並且幫你們,怎麼樣?」


「成交!」族長興奮道,猶豫都沒猶豫便說道。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大長老都賣出去了,再搭個二長老又算什麼呢?

族長的興奮倒是把呂青絲給驚到了。還沒等呂青絲說話,族長便又說道:「那你們先在這等等,我就去給你們安排住處,和擔任長老的儀式。」

「當個長老,還有儀式?」呂青絲又驚了。

「當然的。」族長道,「放心好了,很快的。你們等等,儀式差不多要明天,我先去準備一下。」

說完,族長便興奮地離開了。

這時,又只剩下了易天師和呂青絲了。

「你又做我的主了?」沒人了,易天師也要表現下自己的不滿。

呂青絲沒有生氣,反而笑著回答道:「又不是一次兩次了,不用這麼在意嘛!反正你的下輩子都已經是我的了,就當我提前預支一點了。」

關於下輩子的事,一提起來,易天師又是一陣的苦水啊!


「可不準生氣哦,不然的話我們就離開這吧!」呂青絲溫柔的勸道,也不做主了。這時候,信用也早都已經被他們拋到一邊去了。

「就呆這吧,不用走了。」易天師搖搖頭道。

看著易天師的反應,呂青絲又笑道:「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嘿嘿,所以說,以後聽我的就行。反正不聽我也有辦法讓你聽!」

這個時候,易天師通常是用沉默來表達自己的不滿,此時也不例外。當然,對此呂青絲也早都熟悉了,於是便繼續很淡定地站在那。

這時候,剛剛離去還沒多久的族長便再次回來。

「嘿嘿,都安排好了。儀式是明天一早舉辦,現在我就先帶你們去住的地方吧!」族長滿臉春風地說道。


這速度。神速啊!

呂青絲也不由得讚歎了一下族長的速度。

而說道住的地方了,呂青絲也表現出了足夠的熱情,「那我們就去看看吧!」

自從來到這『地

獄』,都有十多天了吧, 予你深情,換我薄情 。晚上除了干夜路外,休息也就是隨便找個地方一座。

而現在,有個地方躺,她還是很高興的。

「有點簡陋,你們將就將就啊!」族長把他們領到住的地方之後,笑嘻嘻地說道。

看了看眼前這兩間用幾根木頭做的連在一起的簡易房間后,呂青絲還是無所謂地點了點頭:「沒事,不簡陋,不簡陋。」

雖然建造房間的除了木頭就是木頭,甚至連床和屋內的設施也都是木頭的,而且還有提醒一點,這木頭,說的是那種直接把樹看下來進行輕易加工的圓木,而不是木板。所以說,這房子不但下雨會露,而且就連隱秘性都很差。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省材料,即使是圓木,它也沒有一根挨著一根,而是兩根之間還留了至少有一根的空隙。

聽到呂青絲說的不簡陋之後,族長也不再解釋了,又交待了兩句之後,便很匆忙地又離去了。

這時,呂青絲也聽到了易天師難得地對她笑道:「你也太違心了吧,這可是你說的不簡陋啊!以後別找我抱怨啊!」 能小小地刺激呂青絲一下,易天師還是有點小興奮的。

不過他的興奮也沒有持久,呂青絲現在對易天師的原則就是,就算自己受點委屈、受點欺負也不要緊,只要不要易天師在她這找到自信就行了。

「哼,我說不簡陋,就不簡陋,大不了搬進去和你一起住就行了。」呂青絲這話說的。說完之後,雖然看起來是呂青絲受到了委屈,受到了欺負,但再一看兩人的表情。很明顯的受欺負受委屈的是易天師。

當然了,在易天師心裡,他也不是受了委屈,只是好男不跟女斗,該和呂青絲保持點距離還是需要保持的。

我的心裡愛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李煥雪。

易天師心裡還在不斷地重複著這句話,他知道他此刻也只能憑藉著這句話來抵抗呂青絲的進攻了。如果沒有這句話,易天師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都已經被攻陷了,淪落了。

表面上受了委屈的易天師繼續用沉默來表示著抗議,而呂青絲則依舊是看著易天師微微笑著。

對於呂青絲和易天師來說,這只是他們的一個小插曲而已,這樣的小插曲在他們現在的生活中還是能經常見到的。


雖然這房間的確有點簡陋,但呂青絲都沒說簡陋,易天師身為一個男人,他又怎能說簡陋呢?

住了進去之後,讓易天師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呂青絲很乖滴呆在了自己的房間,並沒有和她說的那樣,跑進易天師的房間來。

但因為兩個房間只是用簡單的圓木隔開的,所以只要抬頭一望,對方房間的情景都會盡收眼底。所以,儘管是在不同的房間里,易天師還必須在各個方面都得注意一下。

能不尷尬的話,還是不尷尬的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