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人身體變身後,變成近四米高的體形,行動不便,卻是靈活的雙手雙腳抱在一起,就地一滾,像圓球似的滾向旁邊。

地面輕微的震了幾震,沙土被高高的濺起,再落於地上,露出幾個大小不一的坑洞。

「再來,斬!」

五道身影落地后,腳尖輕點,順勢又撲了出去,趁機斬向那還在滾動的巨大魔人,

「落弒!」

「暴真擊!」

「絕靈殺!」

「藤殺!」

「驚雷斬!」

五道不同的強大力量,勢如破竹般狠狠的擊中那巨大的身體。

魔人巨大的身體被強大的力量擊中后,身體向後滑行了五米左右,方堪堪停了下來。

滑行中,帶起暗黑色的土石飛濺,地面上露出一條長長的痕迹。

「嗷嗷……。」

魔人被擊中后,發生驚天的慘叫聲。

「再來,斬!」

五人相視一眼,一鼓作氣,不給魔力反應的機會,再次調動體內的仙力,再次發動了一次攻擊。

魔人忍著巨痛,從地上艱難又笨拙的爬了起來。

他身上剛剛被擊中的地方,皮開肉綻,血流如注,一條條血線從他龐大的身體上滴落下來。

剛爬起一半,魔人就見到那五個卑鄙的小螞蚱,又一次發動了攻擊,眸色一戾,蒲扇大的大掌在地上重重一拍。

借勢,他龐大的身軀從地上彈了起來,同時調動身體內的魔力,身體升到了半空中。

險險的躲過了又一波的攻擊。

「嘭……」

五道強勁的力量擊空,落於地面上。

地面輕微的晃了晃,沙石飛揚,地面上又被擊出了幾人大大小小的坑洞。

「人,類!」

半空中的魔人生澀的吐出兩個字后,頭上的彎彎尖角已經發動了攻擊,一波波風刃打著旋的分別擊向五人。

「啵,噗……」

五人中,有兩人被擊中,身上出現了不同的傷口。

頓時血流如注,身形暴退!

另外三人也不好過,一人飛快的閃躲著,企圖躲開攻擊。

一人舉起武器,調集力量,奮力迎擊。

還有一人生生受了一擊后,揚起武器,不管不顧的發狠沖了上去。 龍清月坐在大石上,眯著眼睛四下觀看著,越看眉頭皺得越緊。

這三萬漢子,原屬帝金甲衛,拱衛著北帝宮的安全。隨便放出一個,都可以說是強者。

戰鬥經驗豐富!

早前,姐嫌棄他們的裝備太差,已經給他們換過一批。

兩年多的時間,或許因為他們一直團體作戰,幾乎差不多都已經適應了這種戰鬥方式。

突然分開作戰,這些人已經完全不適應了。

若不是姐配備給他們的裝備強悍,這一小波魔人與魔獸,早已經收割走了他們不少人頭。

魔人本就好戰!

變身後,身體堅硬如黑耀石般,很難破掉他們強悍的身體,也很難給他們帶來實質性的傷害。

變身後的魔人戰鬥力非常彪悍,一人頂三人!

也就是說,這群人,也許被姐帶廢了?

這樣的結果,是姐不能接受的!

龍清月眯了眯眸,眸底閃現出一抹狠戾,當即做下了決定;

這一場戰鬥結束后,隊伍丟下一地的魔人、魔獸殘肢殘骸。

他快速前進了三十里后停下,休息整頓時,龍清月站在隊伍的前方,一言不發,冷冷的看著這群人。

莫如涯硬著頭皮站在不遠處,不靠敢近她。

他敏銳的感覺到公主殿下身體周圍,似有若無的散發出一股淡淡的凌冽殺氣。

再偷眼看向那群毫無知覺的漢子們。

莫如涯撫額,不敢再看下去!

糙漢子們相互給對方上完傷葯后,再服下療傷葯,打坐恢復已身後,這才驚覺情況不對勁!

再看公主殿下,「老常,你丫滴快看,公主殿下臉色好黑,咋回事?」有人像是發現稀罕事般,抓著旁邊的兄弟問。

被叫做「老常」的人,扭頭仔細看了幾眼龍清月後,搖了搖頭,「不知。反正公主殿下臉黑成那樣,肯定是有事發生!」

「我去,我怎麼就問你這個白痴了呢?喛,我看吶,公主殿下估計是對咱們剛剛的表現不滿意了!」

「……」

三萬人小聲議論的聲音並不小,七嘴八舌的說什麼都有,聽得龍清月小臉更黑了。莫如涯,急得額頭上起了一層細汗。

龍清月冷冷的清咳一聲,「咳,我說你們夠了吧?!」

她清冷的聲音一出,雖然不大,但三萬漢子們幾乎立即安靜了下來,瞪大眼睛,似乖寶寶般,一動不動看著龍清月。

龍清月淡淡的再掃視了一圈后,唇角勾起一抹嘲諷,

「說起來,你們也是帝宮的金甲衛,拱衛著整個北帝宮的安全。可是剛剛我一看,我心就涼了!也許你們會問我為什麼?嗯,我也想問你們為什麼?」

說到這裡,她故意的頓了頓,看向那群漢子們。

果不其然,這群人中,幾乎很多人都露出了迷茫之色。

「哼!」龍清月冷哼一聲,身上瀰漫出淡淡的威壓,

「本公主非常慶幸,往日去北帝宮搗亂之人不是魔人,也無比的慶幸,魔界與仙界被各自封印,倘若不然,你們說說,你們遇到魔人的襲擊,有幾個人能活下來?

別不服氣,就憑你們剛剛的表現,再看你們身上的傷,就足以證明,本公主所言非虛。單兵做戰,你們完全就是個渣!

剛才對戰時,你們最少的一組是三人,可是看看,你們幾乎個個身上帶著傷,若不是本公主英明,早早的就幫你們替換了武器裝備,你們說說,你們能破開魔人們的防禦嗎?」

「呃!」

龍清月的這番話說完后,幾乎大部分的漢子們都愣住了!

隨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打量幾番后,再看著自己身上的傷,幾乎個個都陷入了沉思:

是喲,大家往日可不是這樣的。

咱們不說個個成精吧,但可以說個個都是聰明人。

倘若不然,如何能被選進金甲衛?

大約,也許,這兩年他們這些人拋卻了一切,完全釋放了自我,依靠著公主殿下傳下的陣法,已經習慣了相互配合,團體作戰。

這樣一刀一個,像砍瓜切菜般的簡單廝殺,簡直太痛快,太爽了!

以往那些取勝技巧,戰鬥中的謀算、經驗,早就拋到九宵雲外去了。

只憑著本能或是陣法的配合去戰鬥,這樣只圖爽快的打法,若不是人多,裝備好,估計剛剛一戰之下,小命早沒了!

想到這裡,幾乎所有人都冷汗淋淋。

好傢夥,好懸哦,腦袋別在褲腰帶上,差點小命叫魔人割走了喲!

再抬起頭看龍清月時,滿臉的羞愧!

龍清月見這些人露出這樣的神色,點點頭,

心說,還好有得救!

幸好發現的早,再等幾年下去,這些人習慣了爽快的打法,怎麼舒服怎麼來,等回到外界后,這些人才叫真的廢了!

和他人戰鬥時,戰鬥對象可不是這些魔人、魔獸。

人家會無所不用其及的拚命,這些人再面對那些陰謀詭計時,恐怕只能乖乖的把自己的頭顱,雙手奉上了。

那種結果,可不是自己想要的!

見達到自己的目的后,龍清月非常的滿意

,「很好,看來大家都清晰的認識到自己的不足之處,大家都是聰明人,只是一時陷入了迷障而已。

記住,本公主要你們人人不但是單兵王,還要是團體精英中的精英,這才是本公主想要的結果!

本公主相信你們,一直以來你們做得都非常好!往後不用本公主多說,在這些方面你們定會很快的調整回來,接下來的行程中會遭遇到很多戰鬥,本公主拭目以待,出發!」

說罷,龍清月小手一揮,一馬當先率先出發。

一路南行,龍清月這一行人遭遇到大大小小的戰鬥十多次。

她身後的這些金甲衛們,被龍清月點醒后,很快就調整過來,恢復了往昔的狀態。

南行至千里后,剛走至一片兩面環山的峽道時,走在最前方的龍清月揚起了小手,「停!大家準備戰鬥,很大波的魔人喲!」

說罷,腳尖輕點,運轉混噬九轉煉體功法,與噬神戰靈劍法,宛如餓虎撲食般,衝進了黑壓壓、密密麻麻的魔人中。

莫如涯見龍清月已經撲了進去,取出武器高高揚起,大喝一聲,

「列隊,開啟陣法,殺啊!」

三萬金甲衛們瞬間移動,三個呼吸后便按「五行噬元陣」站好位,其速度非常之快,轉瞬就完成走勢站位。

可見他們對這個大陣的熟悉度已經宛如手足般。

莫如涯與陳立行、蔣時勁、葉令凡三隊的隊長,各司其職掌控調配著各小隊的隊員動向。 四道身影飛快的分圍住前方的龍清月,二話不說,便發動了兇狠的攻擊。

四道不同屬性的力量齊齊攻向被圍在正中的龍清月。

「哼,金剛咒!」龍清月空出的左手飛快起印,纖長的五指宛如靈巧的彩蝶般

連連輕舞。

瞬間印成,龍清月給自已連下了兩道金剛咒。

以她真實的修為,這四個魔人同時的攻擊,就算是她站著不動,也不會傷她一根毛。

只不過,她現在是「楊靜月」。

她調動體內的紫焰靈訣的仙靈之力,狠狠的貫入炙靈劍中,快速的揮舞著炙靈劍迎向四道不同的強大力量。

「嘭嘭嘭……」

「啊——!」

四道強勁的力量被龍清月暴出三尺長的劍芒揮開,落於四周的魔人們身上,炸開!

只見,血霧炸開,有的魔人被落下的強大力量波及,來不及躲閃呼痛,便被炸成了血霧。

殘肢零落的灑落於地面,龍清月周遭僅此一擊,便被清空出方圓二里的空圈。

見此情景,龍清月心神一凜,身形晃動,快速的向魔人方陣最裡面飛去。

四個魔人緊隨其後飛身追去。

此一舉,龍清月怕放開手腳后,波及身後的三萬金甲衛。

只有越往後,這些人越安全。

飛行中,龍清月抽空臨空暗暗打量了幾眼,她暗中估計了一下,這波魔人大約有三十多萬的樣子,

「嘭……」

一道攻擊擦著龍清月的身體而過,落於地面上炸開。

「轟!嗷嗷……」

地面上緊接著炸起了幾朵血霧,密密麻麻的魔人一下哄散,向四下逃竄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