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力爆炸四氣,魂技噼裏啪啦,魂力遮天蓋日,烏煙瘴氣的。

此刻,左輪早已經逃之夭夭了,因爲只有有病的人才會站在那裏等着和龍陽拼命。

雖然不知道龍陽現在什麼情況,但左輪覺得這已經不管他的事了,死多少都不管,只要龍陽現在不爽就達到他的目的了。 龍陽一擊之下,萬人喪命啊,不少人都是被轟成了渣啊。


許久,所有的人都死完了,死的乾乾淨淨,整個廣場之上,連一片生機都沒有啊。

這個廣場也毀了,光禿禿的,什麼也沒有啊。

用廢墟來形容這還真是一個錯誤啊。

這時,天空上電閃雷鳴起來。

一場大雨下了起來,猶如瀑布一般滾滾而下。

龍陽漠視了周圍,許久纔是閃動翅膀飛天而去。

一場大雨將這裏淹沒,將那些罪惡的鮮血洗刷乾淨。

龍陽撿起龍珊死去的時候留下的那個塊紫色晶石離開了,他現在要做的事就是去找一塊風水寶地,然後將龍珊埋葬。

想來想,如果將她和龍舞葬在一起,那可真好啊。

說着,翅膀拍着,猶如光速一般,向龍城方向飛去。

而此刻,七玄門內,一切都靜寂着,到處都是廢墟,一切生機都消失不見了。

劍塵走了出來,看了周圍,拳頭捏的猶如鐵錘一般。瞳孔之中紅色密佈。

“靠,居然讓這傢伙走了,這到底是哪個蠢貨乾的?”劍塵怒聲喝道。

這時,從身後傳來一陣很小的聲音。

微小的難以捉摸。

劍塵一怔,轉身看去,只見左輪一臉哀容得到走來,很難看的模樣讓劍塵一看就想捏死這個人。

這時,左輪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聲音有些傷感,道:“師傅,你可要爲死去的師兄弟們做一些公道啊,那龍陽殺了我們這麼多師兄弟然後跑了,他可真該死啊。你要爲他們的報仇啊,那龍陽不知道從哪裏得到奇遇,魂力更加強盛了啊。徒弟我根本打不過他啊。”

劍塵冷笑,道;“你要是能打過他的話,你現在就不是我徒弟了。”聲音很冷,猶如在冰窖裏呆過似的。


左輪一聽這話,身子都顫抖了, 師傅今天的口氣與往日根本就完全不一樣,平日裏哪還會像今天這般。

頓時,左輪害怕了,心想師傅會不會怒氣沖天,然後殺了自己把。

此刻,劍塵看着自己這不成器的徒弟,真想一巴掌拍死,如今自己大計全被這混蛋搞壞了,心中怒意十足啊。

魂力開始涌動起來了。目光如刀,恨不得將這個垃圾徒弟拋屍。

左輪感覺到身旁有股氣息涌動,神經都開始顫抖起來,只感覺到有把刀在他身旁涌動,彷彿要將他切成碎片、

左輪額頭的汗滴流了下來,猶如豆粒那麼大。

此刻他心中焦急了,眼睛餘光看着劍塵的手,心臟都是提到嗓子口了。

他怕了,雙腿開始顫抖起來了。

嘴巴開始胡亂動了。

“師傅,龍陽肯定會回來的,徒弟向待罪立功。”

說這話時,劍塵的手已經距離左輪只有絲毫了, 眼看那一掌就要拍落下來。

在這話音剛落下的時候。

左輪的眼睛都快要閉上了,卻感覺到那股迎面而來的氣息停了下來,開始由肆虐變的溫順。

這時,左輪不敢喘氣啊。

許久,劍塵微微一笑,道:“好徒弟,你這方法極爲不錯,戴罪立功,師傅給你這個機會。”

這時,左輪才大口喘着粗氣,額頭上的汗水猶如水流一般。

“那現在我們七玄門該怎麼辦啊?”

劍塵微微一笑,只要下玄門還在,那就有辦法,就算只有我們兩個,那也沒什麼事的。

左輪一聽,已經從劍塵話語之中感覺到自己能活下去的好消息,伸手擦了擦頭上汗。


“那個徒弟,兩天之後,給你舉行婚禮。”

此話一說出口,左輪懵了,什麼,爲自己舉行婚禮。

難道是諸葛靈珊,左輪笑了,沒想到這事居然發生了, 他現在就想娶諸葛靈珊,然後好好的蹂躪一下她,好讓龍陽那個小子後悔,後悔當初與他作對。

“謝師傅。”左輪笑了,當即跪在地上,大聲說道。


“師傅,在那舉行婚禮啊?”左輪問道。

“這裏.”劍塵直接脫口道、。


左輪一驚,四處看了看,只見到處都是廢墟,而且還被雨水澆灌,根本沒有一處好地啊,但是如今劍塵已經決定在那了,左輪有事也不敢說話了,如今能活下來而且還能娶諸葛靈珊,這已經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了。

“去通知其他門派,所有人都要給我這個面子,我徒弟舉行婚禮我要所有的人都給我來。”

這話說的霸氣,左輪很是高興,高興的快要合不攏嘴了。

說着,就是閃動着翅膀飛天而去。

龍陽在龍城上空,靜靜的俯瞰着下面,半天過了,他終於來到了龍城,看着這個故土,竟是產生一種依戀的感覺,看着龍家更是傷感啊。

突然腦海之中出現了自己的模樣,那個堅強的少年一步一步走來,三年的魂痕不能修煉,是他最痛苦的時候,也是他收貨最多的時候,在那段日子裏,學習了很多,

龍陽笑了,想起當初那些人,嘴角微微上揚。

身軀飛下去了。

落在龍家門口。

熟悉的紅色大門,不過好像換了一次油漆,看起來猶如新的一樣。

門口站着兩個護衛,身穿這黑色盔甲,怒目看着前方。

龍陽一笑,四處打量了一下,就是踏步向前。

一腳踏出,那兩個護衛一愣,擋在了龍陽面前。

“你是誰?爲什麼要闖我龍家啊。”其中一個守護喝道。

此刻龍陽苦笑啊,沒想到自己回家竟是被人擋在了外面,這傳出來可是要成爲笑柄的啊。

不過上下打量着這二人,龍陽微微一笑,開口道:“兩位大哥,這裏面住的是誰啊?”

兩個護衛一愣,粗眉大眼看着前方的這個少年,就彷彿在看一個傻瓜一樣。

兩人已經不想回答龍陽這個問題了。

各自拿着自己的武器站回了崗位。

龍陽一怔,苦苦笑了,腳步繼續邁了出去。

“再往前一步,殺無赦。” 隱婚嬌妻太迷人 ,緊了緊手中長槍,魂力都是爆喝而出。

龍陽真心無語了,繼續問了那個問題,道:“這裏到底住的是誰啊?”

那兩人白了龍陽一眼,看着龍陽那雙期待的雙眼,道:“這裏面住的是龍家人,龍家人你聽過嗎?”

龍陽點了點頭,心想自己就是龍家人啊。

“龍家可厲害了,聽說當代家主纔是厲害啊,好像是楚國的宰相吧,聽說就是他幫助楚國一統兩國的啊。”

兩名大漢越說越高興, 彷彿在說自己的事蹟一樣,眼睛之中全是期待和崇拜啊。

龍陽搖了搖頭,苦苦嘆了口氣,道:“你們瞭解口中的家主嗎?”

兩名大漢一愣,沒想到面前這個小傢伙居然說出這樣的話,先是一愣,片刻之後纔是開心說道,好像一談龍家家主這兩人就好像有無盡的力量。

說東說西,什麼以一己之力完成了什麼.然後加入東楚學院又是怎麼樣的輝煌啊。

兩人越說越激動啊, 唾沫飛濺,一發不可收拾。

龍陽一聽,苦苦無奈,他擡頭看天,緊了緊掌心中的紫色晶石,嘆了口氣,道:“他只是一個可憐人啊,他只是一個可憐人啊。”

兩名衛士一愣,聽到龍陽的話,都是憤怒了,自己崇拜的人居然被面前這個小子看扁了,心中不爽,就是拿起手中長槍,指着龍陽,惡狠狠的道:“你開口污衊我們龍家家主,該當何罪啊?”

此話一出,龍陽更是無奈了,看着二人,道:“ 我便是你們口中的龍家家主龍陽。”

兩人一聽龍陽的話,大眼瞪小眼,相互對視了許久,都是哈哈大笑起來了,隨後,臉色大變怒聲喝道。

“你這小子居然敢冒充我們龍家家主,該當何罪,快去隨我見管家認罪。”

現在,柳燦已經是龍家第一管家了,管理這龍家最大的財產,兵器和人脈。

此刻,正想出門去談一筆生意,可是剛過門口之時,卻是聽到陣陣爭執的聲音,先是一愣,隨即去門口去看。

遠遠看去,柳燦看到那兩個士兵與一個少年彷彿吵了起來,而且動起來武器。

柳燦一驚,這些守衛可是他精心挑選的,根本不可能隨便出動武器,怎麼可能這般不淡定呢?說就是迅速向前走去。

“什麼事?發生了什麼事?”

柳燦聲音很大。

那兩個守衛一聽柳管家的聲音都是收起了手中武器,扭頭看着柳燦,恭敬道:“柳管家。”

“發生了什麼事啊?”

“報告,這個小子硬闖龍府,被我兩擋在了門口,而且還辱罵家主。”

柳燦一聽,火冒三尺啊,心想那個小子居然敢罵龍陽,喊道:“那個小子在那?”

兩名士兵,這才退了後去,纔將柳燦的視野放開。

“龍陽….龍陽……”柳燦不淡定了,衝了上去。

兩名護衛一看柳管家的模樣,心中疑惑啊,從來沒有見過柳燦這樣啊,心中鬱悶啊,龍陽,龍陽,兩名守衛都覺得這個名字好熟悉,好像在那看過。

兩人搜索這自己的記憶,卻找不到在那聽過,一陣鬱悶之後。

這時,龍陽咧嘴一笑,道:“老柳,我回來了啊。”

“我操,你小子怎麼現在纔回來了啊,把這個爛攤子扔給我就走了啊,你還真是狠啊。”柳燦聲音有些激動,臉上肌肉都開始顫抖起來了。

“那不是有事啊,”龍陽笑了。

“快進來,在自己家裏還站在門口,你還真是第一人啊。”

龍陽一聽,邁步走了進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