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閻王直接就拒絕了她,並且也沒有簽字,甚至還說,她有暗算他的心思。

如今想來……

這個宮清婉還真是下了功夫的。

只不過對手使用的方式,有些出其不意,並非是他們當兵之人,擅長使用的招數罷了!

陰謀詭計!

如何巧妙的使用,果然是一門學問。

關於這方面的課程,若是有時間,還是需要多跟少夫人好好學習的! 兩個人位於辦公室中,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著,時間也消逝的很快。

大約是一個小時之後,會議也差不多該結束了。

某副職確認了時間差不多了,便引領著顧彤前往會議室的方向走去。

……

厲焱位於會議桌的前端,他面色冷清,沒有任何的感情,他菲薄的唇開啟,道:「關於這樣的工作計劃,我不想再看見第二遍了!這是我第一次這樣說,也希望是最後一次!」

他的食指在文件上敲打了兩下,富於著節奏感。

然而……

會議廳之內,卻沒有多少人有閒情逸緻,去理會他手下敲打的節奏,更多的則是處於煩亂之中。

他們心中皆都在想,這位新來的總經理,還真是夠難搞的,無論是怎樣的策劃案,他都不滿意。

他們都已經絞盡腦汁了……

可是他就是不願意妥協。

宮清婉的心腹,亦或者是分公司的老人,都有種這位總經理,想要大洗牌的感覺。

很多的老人互相對看,他們皆都能看出各自眼底的慌亂……

公司的副職盛清寧率先忍不住了,道:「總經理,這一回企劃案的完成,花費了許多時間,已經算是最完善的方案了……」

他的話裡有話,明裡暗裡意有所指,更有種厲焱在難為這些員工的意思。

厲焱的唇角浮現出冷漠的笑容,他一字一頓道:「公司的精英們,花費數日拿出了最完善的企劃案,居然是這個樣子!這樣的工作方案,我不滿意!」

厲焱並非是什麼都不懂,他的心中有一套權衡的方案,很明顯,他對於眼前的這一套方案,根本沒有滿意度。

甚至認為這些人的水準不達標,不能夠滿足他的理想值,不然,就是有其他原因的。

厲焱就是這樣的性子,無論是在任何的工作崗位上,都要將事情做到最好,且還要盡善盡美,更何況這是厲家的公司了。

其中任何的差強人意,都是不能容忍的。

這個……

盛清寧皺了皺眉,道:「厲總經理,到底哪裡不滿意,可以詳細的說說看,我們一起研究一下,也能整合出最好的辦法……」

有些人就是這樣,一旦有了刻板印象,就直接形成了自己的偏見。

盛清寧的心中早已認定,厲焱就是故意找茬的,正是因為如此,他的字裡行間,都會透露出厲焱沒事找事的意思。

話語中,傳遞著他的想法,使得在場的所有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厲焱的身上,且表達出同盛清寧同樣的意志。

這樣的情況,倒是有些逼宮的意思了!

他們強制性的想讓厲焱做出某些妥協,甚至手段強硬的不行。

然而……

若是這樣,就想讓鬼閻王服輸,那麼他們還真是想的太多了。

厲焱挑了挑眉,他的聲音冰冷,聲線平緩,道:「若是所有的事情都讓我親自做,我還要你們做什麼!」

這一段話落在地上。

整個會議室中鴉雀無聲,所有人全都不敢多發一言……

他們更沒有想到,總經理居然會這樣的強硬……

然而,轉念想想,他說的也沒有錯誤…… 厲焱的話語,確實沒有任何的錯誤,他現在的身份是分公司的總經理,若是所有的事情,他全都大包大攬的完成了,那麼還需要下面這些人做什麼呢。

他們真當以為,厲焱是什麼事情都不懂,剛入公司,特別茫然的大少爺了!

厲焱是戰場上的將軍,帶過團,布過陣!他按照同樣的處理模式,解決著公司的事情,保持著殺伐果斷的處事風格。

盛清寧臉色有些難堪了,他萬萬沒有想到厲焱如此強勢,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然而,厲焱說成這樣,有些話,他也不能再多說一言了,想到這裡,他暗自給手下人使了個眼神。

業務交接的經理接到了暗示,道:「可是厲總經理,無論我們怎麼做,你都覺得不滿意,這段時間開會都是這樣,你沒有章程,我們又該怎麼做呢。」

對呀,對呀……

下面的人,皆都同意他的說法。

厲氏集團,本就是要求很高的地方,在這裡工作,壓力大也是自然的。

選拔出來的員工,也是精英之中的精英了。

然而……

就在這樣的高壓情況下,厲焱還要求更多,本身就是難為他們。

很多人,皆都猜測,厲總經理是不是要大洗牌,徹底將厲家夫人宮清婉的人手清洗掉了。

剛入公司就這樣排除異己……

是不是太急功近利了……

果然,這個想法積壓的久了,還是會爆發的。

這位業務經理,就屬於是進入爆發的狀態了。

會議桌上的所有人各懷心思,皆都等待著厲焱的回應。

厲焱的態度非常淡漠,他的薄唇開啟,道:「你是?」

無非是兩個字……

落在了會議桌上,氣氛卻陷入了無比的尷尬。

業務經理臉色有些不好,道:「我是公司負責業務的經理吳根茂。」

厲焱慵懶的靠在椅子上,道:「亂彈琴,什麼時候,業務經理也管起公司案子的事情了,公司原來就這麼混亂嗎?」

這個……

盛清寧啞然。

吳根茂同樣尷尬非常,他咳嗽一聲,道:「我們也是需要交接的,若是上一步沒有完成,我們也沒有辦法展開業務,所以,我也著急呀……」

他巧妙的找尋到了一個理由,這個理由,算是眼前最為合理的借口了。

負責業務交接的嗎?

呵呵,按照常理來說,這些人應該是最閑散的了。

公司的業務往來處於停頓狀態,他們也不用過多的操勞忙碌。

業務部的那群人,全都在享清福,真當他不知道嘛。

厲焱勾了勾唇邊,輕聲道:「帥聽君令,兵聽帥令,吳經理懂這句話的意思嗎?」

吳根茂微微一愣道,道:「懂……」

厲焱挑了挑眉又道:「那這句話該如何解讀呀?」

解讀……

吳根茂瞥了一眼四周,只見會議桌上所有的眼神,全都落在他的身上了。

這句話,可不好解讀呀……

「大概的意思就是聽命行事吧!」吳根茂硬著頭皮解答出來了。

這算是最不會出錯的答案。

帥聽君令,兵聽帥令,都是上下級的意思。

這句話說深了會出錯的。

「吳經理說的沒有問題。」 「吳經理說的沒有問題,就是意思解釋的有些淺薄了,這句話若是再說深一些,就是各司其職,莫要本末倒置,帥聽兵,君聽帥的,就會出問題的,公司里絕對不允許存在這樣的規矩。」

厲焱的聲音平淡,不熟悉他的人,根本無法懂得他的情緒,道:「君為君,帥為帥,兵為兵,君負責安排,帥負責調動,兵負責行動,公司也是這樣的道理了!」

最近這段日子,厲焱的辦公桌上,堆積了很多無用的東西。

其中有公司的報表,財務的賬單,各種部門的合同,還有各部門的企劃案。

屬於他抉擇的,同不屬於他的工作,全都壓在他的身上,且還美曰,要儘快的適應。

初期的時候,厲焱確實要適應公司內部的章程,以及各部門的情況,所以也沒有多言,可是直至現在,他們還想用這些東西難為他,向他施壓,讓他妥協,這樣的做法,那就是大錯而特錯了。

吳根茂臉色發青,直接被三言兩語惹得左右不是了,道:「總經理……我們也是各司其職,只是事情沒有進展,因為您不滿意呀……」

厲焱再次抬起手,敲打了兩下文件,道:「若是連做到令我滿意都難,那我對你們的實力,也是有待考證了。」

上下級的關係就是如此,下級要做到讓上級滿意,所有的事情,全都是按照上級的意願為宗旨的。

若是現在讓上級滿意,都成為了苛刻的條件,那麼這個公司存在的意義也就不大了。

厲焱寸步不讓。

盛清寧頭疼不已。

然而,直至現在,他卻心中明白,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

想罷,他給吳根茂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別再說話后,道:「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厲總經理的意思去辦吧!」

很多事情,他不能做的太明顯了,再鬧下去,肯定是被炒魷魚的結果了。

如今之計,也就只能循序漸進了。

緩慢有序的推動,總比一下子給厲焱惹急了強。

「是!」會議桌上的其餘高層回應著,事已至此,他們也只能眼巴巴的看著,走一步看一步了。

會議室中,所有人各懷心思,厲焱堅守著底線,平靜的態度中,散發著勢氣,絲毫不肯讓步半分,直至散會……

會議終於結束了。

厲焱率先站了起來,他黑色的皮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奔著門的方向走去。

他剛走了沒有兩步,業務總監喬央柔就已經站起身來,她幾乎是衝到厲焱身後,道:「厲總經理……」

『吱嘎–』

會議室的大門被拉扯開了。

喬央柔原本想要出手抓住厲焱,卻因為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弄得措手不及,她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向前傾斜,奔著大門的位置摔了出去。

厲焱感受到了後方的變化,他剛出門口,就側身一閃,躲避開了喬央柔的動作。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熟悉的身影闖入了厲焱的眼帘,他深邃的眼底逐漸出現喜意。

顧彤動作輕盈,且就在剛看見厲焱的時刻,就已經飛快衝到門邊上,她不知從何處掏出一束玫瑰花,道:「老公,我回……」

「哎呦……」喬央柔跌跌撞撞的摔了一下,正好衝到了顧彤的身上。

喬央柔的手,措手打在玫瑰花上,玫瑰花不由被打了出去。 喬央柔的重心不穩,不自覺的就開始晃動了。

她腳下的高跟鞋,開始左右搖擺,她的身體向前傾斜,只差分毫,就會摔倒地板上……

喬央柔驚慌失措的不行了,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碰上這樣的事情,各部門的老總、總監、經理都在這裡,她這樣一摔,豈不是所有的面子也都摔沒了。

『吧嗒–』

顧彤眼疾手快,纖細的手臂攔住了她的腰身,她的重心穩定,並未因為喬央柔的晃動而左右搖擺。

然而,即便是這樣,她還是因為突如其來的重量,而使得身體向下傾斜,她急速高抬起右腿,一個飛腳踢出去,然後腳尖劃出一個半圓,又穩穩地站住了。

喬央柔緊緊地閉上眼睛,卻並未迎來想象中的痛楚,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相對於溫暖的懷抱……

難道是厲總經理,喬央柔的內心有些期盼,她的眼皮不由自主的睜開了一個縫隙。

可就是這樣一看,她的瞳孔卻下意識的收縮了一下。

並非是她想象中的厲總經理,相反的,則是一個美得出奇的女人,她豎起著自然的馬尾辮,簡潔休閑的一身服飾,從上到下的穿搭,給人的整個感覺,全都是隨意。

但是就是這樣,卻還是無法掩蓋原本屬於她的光輝,她就是這樣的艷麗,哪怕只是樸實的衣衫,都會顯現出高貴公主的氣質,就好像這一切都是無法否認的一樣……

喬央柔自認生得亭亭玉立,臉蛋也很耐看,追求者也是前呼後擁的,她自認,即便是同電視里的明星比較,她也是不輸分毫的。

即便是巨星立於眼前,她可能也會承認稍稍遜色,絕對不會有這種自漸形穢的感覺。

有的人就是這樣孤芳自賞,殊不知她只是井底之蛙,未曾見識到外界的絢麗多姿,當真正看到如此美貌的女人是,難免有些無法接受。

喬央柔就是這樣了……

眼前這位身手了得,動作敏銳的女人,是從哪裡蹦出來的?喬央柔心裡正在納悶。

顧彤單手接住了喬央柔后,卻也未曾忘記還在半空中的玫瑰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