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誓,鬼誓可信麼?”郝大寶譏諷道。

“好了!”趙小川打斷了兩人,說道:“現在不是爭吵的時候,按照穆皇后的說法,明天就會結婚,所以我們必須儘快做決定才行。”

郝大寶和蘇雨晴面色凝重地點點頭,不再多說什麼。

趙小川在此時嘆息道:“其實還有一點是我最擔心的!”

“什麼事情?”郝大寶問道。

“那就是我的父母怎麼辦?”趙小川道。

兩人一愣,隨即陷入了沉默之中,關於這點他們只關心趙小川,差點忽略了。

……

正當趙小川三人正在商量着有關於怎麼讓趙小川濤混的事情時,外面關於趙小川大婚的事情已經穿的沸沸洋洋。

御鬼盟內,郝仁皺着眉頭看着手中的信件,沉思片刻,對着身邊的人道:“讓盟主準備準備,再通知金家和陰陽世家的人準備去原貴族學校一趟吧。”

黑暗議會一名面容蒼白的老者接到消息,幸喜若狂,對下面的人喊道:“先生小姐們,這是進入華夏的一個好藉口,記住了!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輪迴者。”

地下實驗室中,軒轅無敵緩緩地睜開眼睛,對部下說道:“讓政府加強警戒吧!這兩天的華夏又要不安寧了。”

米國,總統望着眼前的培養基,轉頭看向身旁的人,道:“約翰,華夏國的穆皇后邀請我們去參加婚禮,我們也準備準備,另外我想要把生化者一號帶上應該沒有問題吧?”

霓虹國,一個美女跪在神社中,低聲道:“神明大人,我們族人一定會接回天照大神的。”

各個國家暗流涌動,將目光都投向了皇城之中。

一時間皇城成爲了世界焦點,無數的御鬼師和勢力涌向貴族學校中。

幾乎在當天晚上,原本還算冷清的皇城就開始變得擁擠不堪,甚至發生了好些械鬥。

當然最後自然是被穆皇后手下的王平率領大量的鬼兵給鎮壓了。

不過即使是這樣,王平也還是有些忙的焦頭爛額。

“莧兒,你當真要這麼做?要知道時間實在是太倉促了,現在我們還沒有準備好,如果那些勢力趁機攻打我們,我們的皇城很容易就會被破掉的。”

大殿之中,王平滿臉擔憂之色,同時有些不解穆皇后爲什麼會突然之間決定要趙小川結婚,而且還是娶兩個女人。

“放心吧!我已經利用鬼璽在這輪迴之地中召喚出了不少的鬼物死靈,這些人根本無足畏懼。”穆皇后淡淡道。

“可是我們對這些勢力的力量並不清楚!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如果我們連這些人的力量都不知道,就貿然做準備,這無疑是事倍功半啊!”王平焦急道:“還有趙小川本人似乎也並不喜歡這樣子,我們這麼做…….”

“哼!由不得他不喜歡,我們這麼做都是爲了他,他有什麼資格不同意?”穆皇后怒道。

“可是我們做的一切不都是爲了讓趙小川本人變得強大麼?”王平嘆息道:“也許我們的手段是可以讓他變得強大,不過這樣做很明顯會讓他對我們失去信任,這麼做真的好麼?”

“信任?他相信的恐怕只有他的那些兄弟和自己!”穆皇后冷笑道:“好了,有關他的事情你就不要再提了,還是好好地看住皇城中的那些勢力吧!”

“要知道明天就是輪迴者大婚的日子,估計會有很多的勢力前來搗亂,我不希望出現什麼差錯,當然如果他們敢鬧事的話,那就不要留情,讓他們知道這裏到底是誰的地盤。”

王平幽幽地嘆了口氣,他雖然不知道穆皇后爲什麼生氣,但是多年來的習慣還是讓他聽從穆皇后的話。

只不過在快要離開時,他猶豫一會兒,說道:“莧兒,有件事我要給你說一聲,那就是魏延似乎又有新的動作,你看我們?”

“不要管他!”穆皇后道:“我留下他只不過是爲了當初劉家藏寶地罷了,據我所知,劉家當年收集了不少有關本源輪迴碎片的消息和掌控了九龍印,而魏延當初背叛諸葛老匹夫也是因爲這個……總之,先留着他,如果他有什麼異動,再殺了他不遲。”

王平微微點頭,然後一抱拳向着外面走去。

……

“冷靜,一定要冷靜下來!”

趙小川心中不斷地對胡籽說道,好不容易纔安撫住了胡籽對眼前黃大師的殺意。

黃大師依附在康惠身上,滿臉笑容地看着趙小川,絲毫不知道自己性命在鬼門關上走了一遭。

“唔,不愧是輪迴者,沒想到經歷了當初的大戰,這才短短三天時間就已經恢復了,而且連精神力似乎都已經到達了生死境,這簡直是不可思議。”黃大師笑着說道。

趙小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轉頭道:“大寶,你說的要帶我見一個人,莫非就是眼前的黃皮子?”

黃皮子這三個字一出,黃大師臉色變得難看起來,而康惠眼中也閃過一絲殺機。

郝大寶神色有些尷尬,用責備的眼神看了趙小川一眼,然後哈哈笑道:“小川,你看你這話說的,黃大師怎麼着也算是舟舟的師父,有什麼話不能說的?”

說話間,郝大寶邀着兩人坐在了椅子上。

趙小川坐下後,沉默一會兒,看向黃大師,開門見山道:“好了,說吧!你讓大寶叫我來是爲了做什麼?”

黃大師有些氣悶,當初趙小川在他眼中雖然不凡,但是卻恭恭敬敬,而現在沒想到到變成自己求他了。

不過黃大師是老江湖,自然不會將情緒表現在臉上,笑道:“趙小川,你也不必這麼對我抱有敵意! 婚成名就:歡喜娶妻一點通 我知道你對我有敵意是因爲胡籽的事情,畢竟你可能不知道你已經開始融合其他輪迴者的殘魂,所以讓你的性格上潛移默化的發生了一些改變,而我則正是來幫你的。” 微微細雨之中,盧天佑雙目緊閉,倒在地上。

他身上沒有任何傷口,但五臟六腑,渾身筋骨,已經全部碎裂。

秦穆然已經很控制自己了,如果不是考慮到現場人多,場面血腥,影響不好,盧天佑現在連具全屍都留不下。

秦穆然目光,微微抬起,看向陸家門外的其餘打手。

「還有誰想繼續當陸家的狗,我今天心情不好,不介意多殺幾條狗。」

秦穆然笑道。

陸家門前的保安和高手,早已下破了膽子。

蜜寵嬌妻:王牌影后 盧天佑都死了,他們一群小螻蟻,還嘚瑟什麼?

即便他們當中,還有幾個宗師高手,可那又如何?

在秦穆然面前,他們這點兒自知之明還是有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可惜,他秦穆然就是人外的人,天外的天。

此刻,隨著雨越下越大,石大壯走到秦穆然身後,為其撐起一把雨傘。

「老大,剛才接到消息,雇傭兵雪狼和野狼,潛入珠海酒店,劫持了嫂子和李晴雪小姐,東皇的紅軍,隨時可以要掉他們兩人的命,正在等您的命令……」

石大壯低聲說道。

「很好,告訴紅軍,放手干就可以,一分鐘后,我要看到他們兩個入侵者的屍體照片。」

秦穆然淡然說道。

秦穆然早已預料到,狼群小隊絕對會對自己身邊人下手,所以他早已安排紅藍兩軍,便裝入駐珠海酒店。

雪狼和野狼,為了劫持陸傾城和李家人,勢必會進入珠海酒店。

面對東皇小隊和紅軍上百名夏國特戰精銳,等待他們的,不過是一張提前布好的天羅地網罷了。

「對了,我記得,他們當中,似乎還有一個叫黑狼的狙擊手?」

秦穆然言道。

「老大,他正在陸家辦公大樓高層趴著呢!」

石大壯回道。

「呵呵……難怪我感覺今天腦門有點兒不對勁,原來是被人給盯上了。」

秦穆然開玩笑說道,他心裡清楚,作為東皇小隊的副隊長,石大壯知道應該怎麼做。

「放心,俺已經派人盯住他了,絕不會給他扣動扳機的機會!」

石大壯自信說道。

狼群小隊的每一個成員,早已在夏國紅藍兩軍的監視之下,他們的一舉一動,在秦穆然看來,完全等同於透明狀態。

就在這個時候,陸天魁陪同詹姆斯,從陸氏公司,走了出來,神情得意。

他們至今認為,雪狼和野狼真的已經得手了。

詹姆斯嘴角,揚起一絲得意的笑容。

「Mr秦,想不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

詹姆斯笑道。

秦穆然神情一沉,雙眼之中,發出一股帶著寒意的目光。

他心裡很清楚,李晴雪和陸傾城失蹤,絕對和這幫西方雇傭兵有著關係。

「你想不到的事情,還有很多。」

秦穆然淡然說道。

詹姆斯兩手一擺,神情得意。

「Good!你說的非常good,我想不到的事情,確實還有很多,但我至少現在可以想到,你一定很著急,對嗎?」

詹姆斯得意笑道。

「呵呵……這你都知道?開門見山直接說吧,你想怎麼樣?」

秦穆然徑直問道。

詹姆斯眉頭一皺,和身旁的陸天魁對視一眼,兩人都露出几絲笑意。

在他們看來,秦穆然的話,無疑是已經妥協了,而這個結果,也正是他們現在想要的結果。

這時候,陸天魁兩手背腰,得意走了出來。

「姓秦的,跟我玩兒,你還嫩點兒。」

「我們陸家,希望以和為貴,不如這樣,咱們兩家,各退一步,今後洋城,兩家平分秋色,互不干涉,你看如何?」

陸天魁說道。

秦穆然冷冷一笑,陸天魁真不愧是個精明的生意人。

「各退一步?平分秋色?呵呵……那你們陸家,也得有這個資格才可行。」

秦穆然冷聲回道。

憑藉陸家現在的實力,想和如日中天的秦家平分秋色,他們確實沒有這個資格。

陸天魁眉頭一皺,對秦穆然的回答,感到非常意外。

「姓秦的,別忘了,你的朋友和親人,現在都在我手裡,這就是我跟你談判的資格。」

陸天魁冷聲說道。

「你們陸家這些年,為非作歹,侵吞軍費,勾結死神公司,出賣國家利益,樣樣都是滅門的罪行,這個時候了,你居然還想著跟我平分秋色,就算我同意,洋城的百姓,會同意嗎?夏國的法律,會同意嗎?」

秦穆然義正言辭,冷聲逼問。

陸天魁眉頭一皺,後背驚出一身冷汗,秦穆然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你,你胡說,哪兒有的事情,你居然還污衊我們陸家?」

陸天魁心虛道。

他心裡很清楚,秦穆然說的這一切,每條罪行,都足以給陸家帶來毀滅性的打擊,只是他想不通,秦穆然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這些秘密,連陸家人都未必知道。

所以,他絕不能承認,否則陸家面臨的,將是真正的滅亡。

「污衊?你想要證據嗎?放心,我會將陸家的種種罪行,連同證據,一併公開發到網上,我要讓全洋城的人看清楚你們陸家的真面目。」

秦穆然冷聲笑道。

「姓秦的,你這麼做,對你有什麼好處?你難道,就真的不擔心你的朋友和親人?」

陸天魁說道。

這時候,站在旁邊的詹姆斯,面色發冷,走到秦穆然面前,雨滴拍打在他臉頰上,雙眼中的目光,彷彿一雙狼眼般的犀利。

「夏國人,我希望你可以聰明一些,我現在只需要打一個電話,你就等著給你的親人朋友收屍吧!」

詹姆斯得意說道。

「是嗎?那就請吧!」

秦穆然一笑回道。

詹姆斯眉頭一皺,有些出乎意料,秦穆然居然不怕自己的威脅?

難道是自己失算了嗎?

詹姆斯終於還是掏出手機,快速撥下幾個電話,可惜,電話都沒有接通。

「Fuck!」

詹姆斯低聲嘟囔一句,有些氣急敗壞。

秦穆然微微一笑,內心很清楚,此刻的野狼和雪狼,恐怕已經成了紅軍狙擊手的靶子。

「怎麼?手機欠費了,還是信號不好?」

秦穆然笑道。

詹姆斯心有不甘,繼續撥打著電話,這時候,秦穆然手機響動了一聲,收到了蜘蛛發來的一張電子照片。

「別打了,你是在找他們嗎?」

秦穆然舉起手機,那是一張雪狼和野狼,被狙擊手一槍爆頭的照片。

「What?」

詹姆斯一臉驚愕,有些難以置信。

「我早就在珠海酒店,布下了天羅地網,你真以為,你們陸家得手了嗎?」

「呵呵……跟我秦穆然玩兒這招,你們還太嫩了!」

秦穆然嘴角一揚,冷聲笑道。 “幫我? 女神的貼身高手 你打算怎麼幫?”

趙小川氣勢凌人,並沒有因爲黃大師的話而放鬆警惕,而是咄咄相逼。

郝大寶和康惠微微皺眉,對於趙小川的語氣有些不滿意。

然而當兩人想要說些什麼時,黃大師在空中的靈體一伸手,攔住了兩人發言。

“呵呵,趙小川,你不是想要逃婚麼?我想我可以幫助你!不過前提是你不要對我抱有成見。”黃大師笑道:“如果你能保證這一點我保證你將會得到你想要的,比如說湘西趕屍人的下落。”

趙小川臉色微微一變,轉頭看向郝大寶,卻發現郝大寶臉上露出尷尬的神色,立刻猜出這是郝大寶告訴黃大師的。

想到這裏,趙小川心底嘆息一聲,開口道:“看起來你知道趕屍人的下落。”

“當然!”黃大師笑道:“你若是指望蘇家,恐怕要白忙活了一陣了,因爲他們僅僅知道湘西趕屍人的祖籍是在四川一帶,不過真正他在什麼地方他們卻不知道。”

“他們在什麼地方?”趙小川皺眉道。

湘西趕屍人和李若曦的復活有關係,這不由得他不緊張。

黃大師哈哈一笑,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話鋒一轉,道:“那麼現在我們可以好好地談一談了麼?”

趙小川沉吟片刻,知道現在局勢已經被黃大師所掌控,於是點點頭。

黃大師眼中一亮,急切道:“趙小川,聽說你完全融合了本源輪迴碎片是不是真的?”

康惠、郝大寶臉上閃過一絲驚訝,趙小川瞥見後,猜測出這個問題恐怕也是兩人事先不知道的。

果然,郝大寶和康惠反應過來後,立刻想要詢問黃大師原因,不過很快卻又被黃大師伸手製止了。

獨家盛愛 “你們不用擔心,我只是想要驗證心中的一個答案而已!”黃大師解釋了一句,然後再次看向趙小川,道:“傳說只有輪迴者纔可以掌控完整的輪迴力量,我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趙小川看着黃大師堅定的目光,微微低頭,似乎在思考什麼,不過很快堅定地點點頭。

看到兩人並沒有打起來,郝大寶和康惠明顯鬆了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