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劍海對著臭屁蟲擺手道:「小臭,你馬上到我們去找小姐!」

臭屁蟲點了點頭,它迅速地朝著樹林之中爬行,它的速度很快,駱劍海以及那些護衛緊隨臭屁蟲背後,他們進入江帆布置的迷幻符陣之中。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推薦朋友新書《護花邪少很曖昧》,不錯的書! 臭屁蟲立即迷失方向,它嘶嘶叫聲,鼻子不停地嗅著地面,在原地打轉,「哦,樹林這麼不見了?」一名護衛驚呼道。

駱劍海也發現樹林不見了,四周一片迷茫,好像到了另外一個空間,「哦,不好,我們著那小子道了!」駱劍海驚呼道。

「駱莊主,這是怎麼回事?」那小頭目驚訝道。

「樹林外圍被人布置符陣,我們困在符陣之中了!這符陣肯定是那小子布置的!」駱劍海皺眉道。

「呃,那我們該怎麼辦?」那小頭目不知所措地望著駱劍海,他是一點不懂符陣,根本不知道如何出去。


駱劍海皺起眉頭,「別急,等我觀察一番,看看是什符陣。」駱劍海也懂得符陣,他平日對符咒頗有研究,在符陣方面造詣不淺呢。

駱劍海在背著手在四周轉來轉去,足足折騰了半個多小時,嘴裡不停嘀咕道:「沒想到這小子對符陣研究這麼深奧!這麼小的年齡這麼可能呢?」

此時隱蔽在樹林里的駱靈珊十分驚訝,半個小時沒看到有人進樹林搜索,驚訝道:「哦,我父親和那些護衛都走了嗎?怎麼不見他們來搜查呢?」

「嘿嘿,他們全部被困在我的符陣之中了,沒有一個小時他們是無法出來的。」江帆笑道。

駱靈珊吃驚地望著江帆,「既然群毆父親他們被困子啊符陣了,那我們就離開這裡吧!」駱靈珊望著江帆道。

江帆搖頭道:「別急,我們就這麼離開東靈島,那東靈島上的人肯定會去辰州城找我們的,必須讓他們打消這個念頭!」

江帆來這裡的目的不僅是救駱靈珊,而且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奪取火靈珠,只是此事他不便對駱靈珊說,因此就故意找借口留下來。

駱靈珊不知道江帆還要尋找火靈珠的事情,她拉著江帆的胳膊,皺眉道:「江帆,我們還是趁機離開這裡吧,東靈島的人是不會找到辰州城的。」

江帆望著駱靈珊,「呃,我們就這樣走不行啊,姬家和羅家會不會為難你的父親和母親啊?」江帆馬上又找出一個借口。

駱靈珊搖頭道:「這個不要擔心,姬武勇是你殺死的,和我父親沒有絲毫關係,姬家和羅家是不會為難我的父母的,你放心吧,我們趁著群毆父親被困在符陣之中的時候,我們快點離開這裡。」

駱靈珊拉著江帆就要走,一旁的木香姑娘不高興了,「江帆不能走!他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辦呢!」木香姑娘滿臉不高興道。

她剛才看到駱靈珊和江帆十分親熱,把自己擱在一旁,她心裡十分不舒服。又看到駱靈珊吵著要離開,火靈珠還沒拿到呢,江帆是不能離開這裡的。

駱靈珊望著木香姑娘,「江帆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駱靈珊驚訝道,在她心裡江帆救了她就是最重要的事情了,怎麼還有什麼其他重要的事情呢?

木香姑娘冷冷地望著駱靈珊她剛想說話,就被江帆打斷了,「哦,傻蛋,你馬上帶著木香離開這裡,這地方不安全了,我們換一個地方躲藏。」江帆急忙道,他對著納甲土屍使眼色。

納甲土屍急忙對著木香姑娘道:「哦,主母,我們快點走!」

「要走等我把話說我!」木香姑娘滿臉不悅地瞪了納甲土屍一眼,隨即她對著駱靈珊道:「我們這次來東靈山除了救你外,我們還要尋找火靈珠呢!沒找到火靈珠,怎麼離開這裡!」

「什麼!你要想尋找火靈珠!」駱靈珊驚呼道。

「駱靈珊,火靈珠是不是在你東靈山?」木香姑娘望著駱靈珊道。

駱靈珊望著木香姑娘,「你們找火靈珠珠做什麼?」駱靈珊沒有回答木香姑娘的問題,而是直接問她。

「我們找火珠救我主人,火靈珠是不是在你父親手裡?」木香姑娘望著駱靈珊道。

駱靈珊滿臉不高興地搖頭道:「我不知道!」

「哼,傳說火靈珠在東靈山,你怎麼會不知道呢!我看火靈珠就在你父親手裡吧!」木香姑娘望著駱靈珊冷笑道。

「哼,我知道也不會告訴你的!你休想得到火靈珠!」駱靈珊冷笑道。

木香姑娘臉沉了下來,「不管火靈珠在誰的手裡,我必須拿到火靈珠!誰阻礙我拿到火靈珠,我就對誰不客氣了!」木香姑娘冷笑道。

眼看著駱靈珊和木香姑娘兩人翻臉了,江帆急忙對著她們道:「呃,你們不要吵了,我們還是離開這裡!」江帆拉著駱靈珊就走。

「我們去哪裡啊?」駱靈珊望著江帆滿臉不悅道,她知道江帆還要尋找火靈珠,她心裡十分不高興。

「既然姬家不會善罷甘休,那我們就去姬家!」江帆望著駱靈珊微笑道。

駱靈珊吃了一驚,「什麼,你要去姬家,我們這不是送上門讓人家抓啊!」駱靈珊吃驚道。

「嘿嘿,當然不是,我們是躲藏在姬家去,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我們就躲在他的眼皮底下。」江帆笑道。

駱靈珊點頭道:「嗯,這法子不錯,你膽子真夠大的!」

江帆望著木香姑娘、小風、納甲土屍,對著他們招手道:「你們還愣著做什麼,走吧!他們很快就要走出迷幻符陣的!」

隨即江帆對著駱靈珊道:「靈珊,姬家在什麼地方?」

「姬家在東靈島的西側姬鳳山下!」 大唐,你好

江帆望著駱靈珊,驚訝道:「靈珊,你拿出瓶子做什麼?」

「我父親肯定會用臭屁蟲跟蹤我們的,我得在路上撒些噴嚏粉,讓臭屁蟲無法跟蹤我們。」駱靈珊打開瓶塞在路上撒在綠色的粉末。

江帆望著地面綠色粉末,他聞到一股怪味,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呃,這還真是噴嚏粉呢!那臭屁蟲是什麼東西,可以跟蹤我們的氣味嗎?」 豪門婚寵:邪魅老公夜夜撩

「臭屁蟲是一種渾身粉紅色很臭的蟲子,它可以聞我們氣味追蹤我們,我們這裡都是用臭屁蟲跟蹤的,很少有人逃得過它的跟蹤。我撒上這噴嚏粉,臭屁蟲只要聞到這噴嚏粉,它就會不停打噴嚏,無法追蹤我們的氣味了!」駱靈珊解釋道。

江帆明白了,「哦,原來如此,沒想到你還製造噴嚏粉來對付臭屁蟲的跟蹤呢!」江帆微笑道。

駱靈珊撒好了噴嚏粉,收起瓶子,「是的,我這是為了自己離開東靈山的時候,不被臭屁蟲跟蹤用的,沒想到這次還用上了。」駱靈珊撿起幾片大的樹葉蓋在噴嚏粉上面。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駱靈珊掩飾好了噴嚏粉之後,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好了,我們去姬風山!」駱靈珊對著江帆道。

江帆等人悄悄地離開了樹林,他們朝著姬風山去了,他們走後大約半個小時,駱劍海等人走出了迷幻符陣,臭屁蟲帶著他們找到了就等人的藏身之地。

臭屁蟲在地面上嗅著,嘴巴拱開樹葉,嗅到了噴嚏粉,於是臭屁蟲不停地打噴嚏,根本無法追蹤了。

駱劍海皺眉道:「呃,一定是靈珊撒了噴嚏粉了!臭屁蟲嗅到了噴嚏粉,無法追蹤他們了!他們肯定已經離開了樹林去了其他地方去了。」

「呃,那小子肯定是去了海邊,他肯定是想逃離東靈島,我們快去海邊找他!」那小頭目急忙道,他一擺手,帶著那些護衛離開樹林,乘坐電光飛翼獸去海邊尋找江帆去了。

駱劍海依然砸樹林之中,他背著手來回走著,「老爺,您為何不去海邊抓那小子呢?」一名護衛驚訝地望著駱劍海。

駱劍海望著那護衛,「那小子十分狡猾,他才不會去海邊呢!現在去海邊,那就等於暴露了自己,他肯定是找一個安全地方躲起來了,等到天黑之後他再去海邊,趁著黑夜離開東靈島。」

那護衛覺得駱劍海分析有道理,「老爺,那小子去躲到什麼地方呢?」那護衛問道。

駱劍海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他肯定不熟悉這裡一帶,東靈島這麼大,隨便找安全地方躲在起來,我們還真無法找到!你們晚上就守護在海邊,我想他晚上肯定要偷偷離開這裡的。」


「老爺高見!小的立刻帶人去守候在海邊,等那小子來!」那護衛點頭道。

駱劍海點了點頭,「嗯,你回到東靈山帶上幾十人去守候在海邊的各地出口,密切監視著海邊的一切。只要看到江帆那小子出現,你馬上給我釋放信號,隨後帶人抓捕他!」

那護衛點頭道:「是的,老爺!小的這就去!」

那護衛走後,駱劍海還是不放心,他帶著人在樹林里尋找了片刻,沒有發現江帆的絲毫蹤跡,他帶著人離開樹林,返回東靈山。

江帆、駱靈珊、木香姑娘、小風、納甲土屍等人悄悄地來到了姬鳳山下,姬鳳山不太高,只有三百多米,在東靈島是算是比較矮的山。

姬鳳山下那一大片房子就是姬家的人的住房,江帆等人躲在距離姬家居住區不遠的樹林之中,江帆望著那一大片房子,對著駱靈珊道:「靈珊,哪一家是姬家的府邸啊?」

駱靈珊手指著不遠處道:「姬鳳山腳下那最大的一家就是姬家府邸!」

江帆順著駱靈珊的手望著向遠處,他看到了一座青石建造的府邸,那府邸十分豪華,門前兩尊怪獸,門口站著十幾名護衛。

門前兩側種植著花草樹木,大門上方懸挂著兩隻紅色的大燈籠,上面還寫著「姬」字。

「我靠,這姬府好氣派啊!他們家好有錢是吧?」江帆望著駱靈珊道。

駱靈珊點了點頭,「是的,姬家是很富裕,他們的財富比我東靈山還要多,主要是姬家會做生意,他們靠販賣海產品賺了很多錢。」駱靈珊點頭道。

「哦,難怪你父親要把你嫁給姬武勇了,他這是貪圖姬家的錢財啊!」江帆笑道。

駱靈珊瞪了江帆一眼,「我父親可不是貪圖姬家的錢財,他是想聯合姬家來擴大我東靈山的勢力範圍!」駱靈珊滿臉不悅道。

江帆望著駱靈珊,不解道:「你們東靈山是東靈島第三大勢力,已經很不錯了,為何還要擴大勢力呢?」

駱靈珊望著江帆嘆息道:「你有所不知,原來我東靈山是東靈島上最強大的勢力,可是這麼多年後,我東靈山變成第三大勢力了,我父親想重新振興東靈山,他想東靈山再次成為東靈島最大的勢力!」

這回江帆明白了,原來駱靈珊的父親想重振東靈山,所以他就拉攏姬家,想憑藉姬家的財力,壯大東靈山的勢力。

江帆搖頭笑道:「你父親策略嚴重錯誤,姬家的女兒是羅家的媳婦,他去拉攏姬家超越羅家,你認為羅家會讓你們東靈山壯大嗎?」

駱靈珊點頭道:「是的,羅家肯定不會讓東靈山強大的,我曾經勸過我父親了,可是他不聽啊!」

江帆望著駱靈珊,「如果你父親要重振東靈山那可以找我幫忙啊,我可以讓東靈山再次強大!」江帆笑道。


駱靈珊疑惑地望著江帆,「你可以讓東靈山強大,你憑什麼讓東靈山強大?」駱靈珊不屑道。

「呵呵,想讓東靈山強大其實很簡單,只要此消彼長就可以了使得東靈山強大了!」江帆露出一絲微笑。

「什麼此消彼長?」駱靈珊不解地望著江帆。

「嘿嘿,此消彼長就是打擊第一大勢力和第二大勢力,消弱他們的實力,那第三大勢力不就變成第一大勢力了!」江帆望著駱靈珊道。

駱靈珊瞪著江帆,「你說得容易,他們無論人力和財力都遠遠超過我們東靈山,如何削弱羅家和許家的實力?」駱靈珊冷笑道。

「嘿嘿,削弱羅家和許家的方法很多,我就可以辦到,改天我去找你父親談談,沒有必要拉攏姬家,只要把女兒嫁給我就行了!」江帆摟住了駱靈珊腰笑嘻嘻道。

駱靈珊臉羞紅,她急忙掙扎,「你胡說什麼呀!我什麼時候答應嫁給你了!」駱靈珊嬌羞道。

「是啊,人家不願嫁給你呢,你就別痴心妄想了!」一旁的木香姑娘冷笑道。

駱靈珊扭頭望著木香姑娘,瞪眼道:「我嫁不嫁給江帆,管你屁事!」

「哼,當然管我事啦!江帆也是我男人!我可比你先到,你還要管我叫姐姐呢!」木香姑娘望著駱靈珊冷哼道。

駱靈珊吃了一驚,她看到江帆沒有說話,她氣呼呼道:「哼,我可沒打算嫁給江帆,你做不成我的姐姐!」

木香姑娘笑了,「那就好了,我可是你說的哦,你可不要跟著我的江帆哦!」木香姑娘望著駱靈珊冷笑道。

駱靈珊剛要回擊,江帆急忙打斷了她們吵嘴,「呃,靈珊,木香,你們這麼大聲說話,是擔心姬府人聽不到吧!我們去姬府啦!」江帆一把抓住駱靈珊的手,另外一手抓住了木香姑娘的手。

木香姑娘和駱靈珊看到江帆臉沉下來了,她們不在說話,兩人扭頭互不相望,江帆拉著她們朝著姬府走去,納甲土屍和小風跟著他們背後。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片刻之後,江帆等人到了姬府的後院,這裡冷清清的,沒有人看守,江帆等人從後院穿牆進入姬府之中。

姬府的後院是一座花園,裡面種植了許多花草樹木,江帆望著四周,沒有看到人,他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你去前面看看有什麼安全的空屋,我們就躲在空屋裡面。」

納甲土屍點頭道:「是的,主人,小的這就去查探。」納甲土屍立即遁入地下。

大約十多分鐘之後,納甲土屍回來了,「哦,主人,小的找到了藏身之地了!」納甲土屍喜悅道。

江帆望著納甲土屍,「哦,是什麼地方?」江帆點頭道。

「就在前面不遠,那裡有很多空房子,小的發現有間空房子裡面大門是緊鎖的,裡面還有許多吃的,我們就躲在哪裡,有吃有喝的,很不錯的。」納甲土屍笑道。

江帆摸著下巴,「哦,這房間裡面有吃的,門卻鎖了?」江帆驚訝道,他露出不解之色。

「那一定是姬家的祭祀房,那裡面供奉著姬家的祖先的靈牌,還有供果和食物。」駱靈珊望著江帆道。

「哦,姬家的祭祀房啊,那我們就躲在哪裡了,應該很安全的。」江帆喜悅點頭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