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爾休斯恨恨道:「真是忘了,這傢伙還有一把吸血狂刃呢,要是被砍中了,開啟了吸血功能,自己身上這點血還真不夠吸的。

作為黑暗魔法界的佼佼者,牛布拉斯也修鍊了暗黑武技,吸血狂刃開啟戲謔功能後會補充主人失去的血液,增加百分之二十的戰鬥力。

因為吸血狂刃的緣故,牛布拉斯在戰場上始終保持著滿血狀態,並且保持著最高殺人數量。

可是現在牛布拉斯重傷的身體,顯然是不夠支撐這把逆天的武器,吸血狂刃就算再鋒利再牛逼,在一個廢物手裡,也發揮不出太大的作用。

馬爾休斯舔著牛布拉斯新鮮狂熱的血液,桀桀笑道:」牛布拉斯,無論你拿出什麼要的神器,現在都拯救不了你了。你不要以為我會離你太近,給你機會。」

牛布拉斯沒想到這馬爾休斯總算是變聰明了,一直用遠程的魔法就和自己糾纏,自己完全無法靠近牛布拉斯。

牛布拉斯心道,馬爾休斯,你還是太嫩了,聖里安大人在臨死的時候就交代過你這傢伙要是不老實,那就格殺勿論,教了我殺你的方法,你真是太得意了。

牛布拉斯心頭一熱,感懷聖里安的知遇之恩,現在正是報答的時候。如果牛布拉斯能夠開口說話的話,現在一定會大聲的喊道:「聖里安大人萬歲……」

牛布拉斯的身體忽然旋轉起來,吸血巨刃在空中划著凌厲的圓,刀尖上鬥氣凝聚,隨時都會是驚天一擊。

馬爾休斯知道厲害,立刻節節後退,召喚出魔法盾,準備抵禦。(未完待續。。) 馬爾休斯聲音低沉道:「牛布拉斯,你堅持不了太久了,不要再逞英雄了,你以為你還能戰勝我么,你簡直太可笑了。就你現在的樣子,連條狗都不如,我會讓你死的很慘很慘。」

牛布拉斯也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經快要到了盡頭,他現在就是要燃燒自己最後的鬥志和能量,就算不能拉上馬爾休斯墊背,也不能讓馬爾休斯好過。

牛布拉斯猛地一跺腳,整個墓穴都在微微顫抖,只見牛布拉斯的腳下出現一個火紅色圓圈,彷彿是血液在滾動一般,一直跟隨著牛布拉斯的移動。

馬爾休斯的臉色突然變了,目光一寒道:「沒想到,聖里安大人早就在放著我了,他把魔鬼血咒都交給了你。呵呵,但是贏家只有一個,那就是我,我馬爾休斯才會是勝利者。」

魔鬼血咒是暗黑戰士非常強悍的技能,能夠在生死邊緣之際,肆無忌憚的燃燒自己的生命,讓自己的爆發力翻十倍以上,可以打出成噸的傷害。

當技能結束的時候,也就意味著暗黑戰士的死亡就要到來。

而且魔鬼血咒還有一個作用,就是對魔法師特別的管用,可以削低魔法師百分之三十的攻擊,百分之二十的靈敏度,無視魔法師的魔法力,攻擊直接穿透身體。

馬爾休斯咬著牙,低低的念著魔鬼血咒四個字,然後開始一動自己的步伐,他心裡清楚。一旦被紅色的沸血光圈黏上,將無法逃離戰鬥,只能等待敵人的制裁了。

魔鬼血咒。那就是代表著魔鬼的召喚,馬爾休斯曾經看到過聖里安殘忍的懲戒過幾個叛徒。

還好,這只是牛布拉斯的魔鬼血咒,而且牛布拉斯還身受重傷,魔鬼血咒的實力還發揮不出幾分來。

馬爾休斯的仍然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閃避著,而且動作很輕。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能出一點岔子。

開啟了魔鬼血咒的牛布拉斯的各方面能力都已經開到了最大馬力,隨便一下,都是老命不保。到時候就看周生出手救不救了。

馬爾休斯看了一眼周生,沒想到這小子可真是愜意,這種時候這種地方也能睡著,安靜的躺在軟椅上。還鋪著華麗的毛毯。跟在自己家裡一樣。

哼哼,馬爾休斯忽然計上心來,只要把牛布拉斯引到周生這邊,到時候說不定還能禍及周生,周生是想不出手都不行了。

馬爾休斯打定了這個注意,整個身體都向周生輕飄飄的靠近,故意搞出點動靜,好讓牛布拉斯找到。

牛布拉斯現在的神識已經是非常靈敏。魔鬼血咒給予的各種加持都大幅度提升,渾身的鬥氣和魔法力亂飆。

馬爾休斯在靠近周生5米之後。忽然揚手,空間魔法施展而出,伴隨中數百個空間在面前碎裂扭曲,一直向牛布拉斯的方向延伸。

牛布拉斯對馬爾休斯的魔法最了解不過,在扭曲的空間即將撕裂在身上的時候,牛布拉斯的吸血狂刃祭出,瞬間將扭曲空間反推回來。

馬爾休斯心裡一沉,魔鬼血咒果然厲害,竟然可以將技能反彈。馬爾休斯也要顯得賣力一點,總不至於一交手就把重擔轉交給周生吧。

馬爾休斯也是不敢怠慢,反彈回來的技能明顯加強了幾分。而且牛布拉斯氣勢不減,眼看就要衝到眼前。

馬爾休斯可是空間魔法的行家,而且還是自己釋放出去的,使用了空間轉移技能,這樣一來倒是把牛布拉斯的攻擊給化解了,但是同時兩人之間的空間徹底的凌亂了。

幾個回合下來,已經在小小的區域內出現上百萬個凌亂的空間,只要稍有不慎,就會不知道被絞殺在哪個空間裡面去了。

馬爾休斯也是大汗直冒,牛布拉斯是不想活了,完全是血拚的方法,而他可是還想活著使用水晶脈衝法杖呢。

馬爾休斯一咬牙,「這個可惡的牛布拉斯,看來自己要使用大招了,黑暗禁咒空間……」

由於牛布拉斯反彈回來的技能比自己釋放出去的還要強大許多,現在滾雪球一般的,整個位面都要錯亂,而且牛布拉斯也到了生死邊緣,只要馬爾休斯再拖過1分鐘,牛布拉斯的魔鬼血咒就將失效。

牛布拉斯的血會在一分鐘徹底的流乾淨,然後到底變成乾屍。

只要一分鐘,馬爾休斯祈禱著,本來他是要存著最後放大招的,可是他瞥了一眼周生,卻發生周生根本就不再原來的地方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動的身,竟然悄無聲息的溜走了。

現在整個面前的空間都是錯亂的,馬爾休斯根本就無法看透出去,他更想不明白周生是怎麼穿越眼前這篇死亡區域的。

要想離開,必須經過死亡區域,那肯定是死路一條,可是周生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馬爾休斯也知道這時候已經不能再指望周生了,完全要靠自己的實力了,只需要一分鐘而已,馬爾休斯就可以安全的享受勝利果實了。

黑暗禁咒也是對付魔鬼血咒的唯一的方法,這是馬爾休斯在這一萬年裡,唯一偷偷研習的魔法,正所謂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馬爾休斯早就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天。

他從第一次見到聖里安使用魔鬼血咒的時候,就清楚的意識到,這一天遲早也會降臨到其他人身上,也包括自己。

黑暗禁咒,是一種墮/落到深淵的魔法,他可以把魔鬼血咒一切的加持狀態,消減成負面狀態。

馬爾休斯輕輕的把自己的大拇指咬在嘴裡,心一狠喀嚓一聲木質斷裂,獻血狂奔。

馬爾休斯在空氣中瘋狂的用血勾畫著詭異的印記,那是一朵黑色妖冶的滅世墨蓮,在墨蓮綻放的一剎那,整個世界都處在了黑暗之中。

彷彿一下子從烈日到寒窯,所有的光明不見了,所有的熱血不見了,所有的鬥志消失了,所有的動作都變緩了,就連時間也變慢了。(未完待續。。) 馬爾休斯的整個臉上也蒙起一層黑色的雲霧,那雲霧仿若無數的黑蟲一樣環繞在周圍,充滿了邪惡的力量。

而且在馬爾休斯的周圍還出了幾個黑色的影子如影隨形的跟在馬爾休斯身後,馬爾休斯此刻如同黑夜君王一樣,降臨在光明大陸的大地上。

牛布拉斯的動作也是微微一僵,看來還是小看馬爾休斯了,原來這個老傢伙早就在準備這一手了,難怪敢如此大膽的背叛。

不過一切都不重要,牛布拉斯能夠感知到馬爾休斯的暗黑禁咒還沒有到很嫻熟的地步,甚至還有些操作不靈。

不過牛布拉斯的魔鬼血咒的各種屬性加成的確在降低,這是件很恐怖的事情。

可是還有一分鐘的時間,牛布拉斯有勝算在1分鐘內解決戰鬥,然後跟馬爾休斯同歸於盡,一起給聖里安大人陪葬也是不錯的。

牛布拉斯的喉嚨發出野獸般的怒吼聲,帶著無窮無盡的氣勢,向著馬爾休斯瘋狂的衝殺進來。

牛布拉斯現在就是一個瘋子,他要在最後的一分鐘里毀滅馬爾休斯。黑暗禁咒再厲害也不會超越聖里安大人的魔鬼血咒的。

吸血狂刃猛地劈在馬爾休斯的一個黑色影子上,然後立刻被黑氣纏繞住,彷彿氣勢弱了幾分。


但是此刻牛布拉斯已經完全來到了馬爾休斯的身前,一刀橫掃千軍,然後棄刀。像是老鷹一般撲了上去。

馬爾休斯沒料到牛布拉斯會如此瘋狂,心裡罵著這個臭瘋子,趕緊在眼前製造錯亂空間。以其阻擋住牛布拉斯瘋了一般的攻擊。

馬爾休斯的幾個影子立刻也撲了上去,勞老的捆縛住牛布拉斯。

馬爾休斯雖然在不斷的降低牛布拉斯的攻擊,但是同時被魔鬼血咒粘上,氣血正在大幅度的下降,還在往牛布拉斯身上運輸。

馬爾休斯大汗,這要是吸下去,要不了半分鐘自己就會變成乾屍的。就在牛布拉斯被幾個影子困住的一剎那。馬爾休斯的暗黑空間技能已經絞殺在牛布拉斯的軀體之上。

牛布拉斯痛苦的扭曲起來,在地上拚命的滾動,發出深深城中的怒吼。

馬爾休斯淬了一口痰道:「你個老雜毛。竟然敢和我做對,是想殺了我么,白日做夢去吧,很快你就要死在我的手裡了。」

馬爾休斯蹲了下來。用魔法捆縛住牛布拉斯。然後高抬起右手,黑色的血霧在手掌上凝聚,逐漸的擴大,然後向牛布拉斯猛地拍了下去。

牛布拉斯卻發出驚天的大笑,笑的十分的詭異,笑容里夾帶著無數的陰毒和嘲笑。

「你不要再笑了,我一下子就要把你的腦袋擊碎。」

嘭,馬爾休斯感覺是受到了上帝的懲罰。牛布拉斯的吸血狂刃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冒了出來,還深深的插在馬爾休斯的背上。

馬爾休斯怒不可解的一記暗黑魔法排在牛布拉斯的腦袋上。

「媽的。老子不好過,也比你好,去死吧,臭婆娘。」馬爾休斯叫道。

幾道漆黑的扭曲的黑絲從牛布拉斯的腦袋上直接灌注了進去,就像是踩破了西瓜一樣,牛布拉斯瞬間殞命,整個腦袋都不知道碎到哪個空間了。

而馬爾休斯想把自己背上的吸血狂刃拔出來的時候,發現根本不敢拔,一拔就是黑血狂飆,根本無法治療。

而且這吸血狂刃短短的時間內,竟然吸走了馬爾休斯一般的血液,讓馬爾休斯感覺到頭昏腦脹,有種想閉眼睡覺的感覺。

尤其是還釋放了極耗魔法力的暗黑禁咒,讓他現在看起來真的無比催促哦。

這麼關鍵的時候,馬爾休斯卻沒有葯,也沒有葯,他想找周生求點藥劑,卻發現早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根本找不到。

「天使,看到沒有,我已經把牛布拉斯幹掉了,有沒有什麼獎勵,而且把我背上的劍取出來了,還在一直的流血,我自己根本沒法搞啊。」馬爾休斯現在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他這條老命也包不住了。

雖然身體變得虛弱,馬爾休斯還是忍痛把牛布拉斯的屍體整個都給銷毀在錯亂空間裡面。

釋放暗黑禁咒本來就極耗魔法力,現在體內只剩下了不到一成,那一絲絲脆弱的魔法力已經很難再施展一個技能了。

而且被牛布拉斯陰了一道,後背上的吸血狂刃還在不斷的放著他的血,馬爾休斯的血液也開始降到三分之一了,整個人昏昏沉沉的,感覺隨時就要去找牛布拉斯了。

現在隨便來個小孩子都能置馬爾休斯於死地,而且馬爾休斯就驚恐的發現墓穴里卻突然冒出來幾隻碩大無比的老鼠,跟山羊那麼大。

馬爾休斯瞬間嚇尿了,這是怎麼回事,而且看這些老鼠還有些來者不善啊,一個個都是獠牙尖爪,似乎都是光明大陸上頂級的魔獸了。

馬爾休斯的嘴裡嘟囔著魔法咒語,技能根本就無法施展,要是以前馬爾休斯就算動動手指也能把這些老鼠瞬間秒殺。

可是現在馬爾休斯可真經不住這些耗子的折騰,馬爾休斯笑眯眯道:「小老鼠,你們是從哪裡來的,要到這裡來幹什麼,不會是為了挖寶藏的吧。鼠大哥我是個好人,你不要這樣的看著我好不好,我是不會傷害你們的,你們也不要傷害我啊……」

這些老鼠正是被周生改造過的小白鼠,現在的實力完全趕得上八/九級的魔獸,鼠王絕對是9級高峰。

老鼠們似乎根本聽不懂馬爾休斯的話,還是呲著牙兇狠的沖著馬爾休斯撲了上來。

馬爾休斯現在是毫無還手之力,瞬間就被這些白鼠撲倒在地上。

馬爾休斯慘嚎一聲,用手護住頭部,只能任鼠宰割了。

馬爾休斯的第一感覺就是自己死定了,而且死的還如此慘,如此窩囊。

他可是堂堂死靈法師聖里安大人的護法,要是死在幾隻臭老鼠手上,只怕要被遺笑萬年了。

馬爾休斯是不忿,不爽,如果他的暗黑禁咒技能時間再能長一點,正好可以拿這些大白鼠來恢復自己的體力,現在估計只能變成大白鼠的晚餐了。(未完待續。。) 「嗷……」

馬爾休斯發出痛苦的叫聲,幾隻大白鼠已經全部都躥到了他的身上,後背上猛地一通,馬爾休斯就感覺自己後背上的吸血之刃被拔了出來,自己那不多的血量飆出了好幾米高,臉色瞬間慘白,嘴唇都變得青紫了。

馬爾休斯顫巍巍道:「你們好無恥,專門攻擊別人的痛處。」

背上的大白鼠也被馬爾休斯的慘叫聲嚇了一跳,爪子一抖,又把吸血之刃給插了進去。

「唔……」

馬爾休斯瞬間感覺自己的地獄里又走了一遭。

這時候一隻碩大無比的大白鼠跳過來,把馬爾休斯背上的白鼠數落一頓,一爪子拍到一邊去了,然後又把吸血之刃拔了出來,屁顛屁顛的跑了。

這一下馬爾休斯立刻就昏了過去,感覺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

當馬爾休斯有直覺的時候,微微張了張眼睛,就發現他的面前是幾隻又肥又大的白鼠,而且這幾隻白鼠此刻正都對著自己的嘴……

馬爾休斯一下子蹦了起來,噁心的只吐酸水,這些該死的白鼠竟然往他嘴裡尿尿。

馬爾休斯不停地摳著自己的喉嚨,想把那些酸臭的尿液都吐出來,忽然馬爾休斯就驚奇的發現,他的重傷竟然完全好了,而且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傷口了。

難道是天使么?要不是天使的極品藥劑,自己怎麼還能救活。而且那些大白鼠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聖里安墓穴里不可能有這些臭東西啊。

馬爾休斯的眼睛最後就落在那張巨大的黑色大床上,黑色的幕布已經被掀起了一腳,肯定是被人動過。難道周生……

馬爾休斯不敢想那畫面,可是現在周生在哪裡,還有聖里安是不是也在裡面。馬爾休斯的心臟怦怦直跳,如果突然看到聖里安,他還真有點緊張。

令人害怕的就是黑色巨床此刻竟然晃動起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按照推算聖里安應該早就蘇醒了的,難道聖里安已經把周生給消化了。這是馬爾休斯的直覺。

而且馬爾休斯下意識的想拿出自己的水晶脈衝法杖,發現不見了,而且他還記得昏厥前牛布拉斯的吸血之刃也被大白鼠給拖走了。

此刻大床地下正卧著一排大白鼠。都是恭恭敬敬的垂立著等待一個大人物一樣。

這一下馬爾休斯疑惑了,聖里安是非常討厭動物的,尤其是這些貓鼠之類的玩意,連狗都不願意看見。

可是怎麼會突然冒出來這麼多大白鼠呢。馬爾休斯一頭的霧水。而且顯然這些大白鼠對自己並沒有什麼惡意,要不然完全可以把自己給吃了。

可是剛才偏偏又故意惡作劇一般往自己嘴裡撒尿,一想到這裡馬爾休斯就是一陣噁心。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馬爾休斯迷惑不解,他現在只是想知道黑色大床上的是誰?

黑色大床里緩緩的伸出一隻白嫩的手臂,如同白玉一般,可是卻非常的小,並不像成年人。

馬爾休斯心中高興道:「難道是周生?」

可是馬爾休斯又不敢喊出口,玩意喊錯了。裡面出來的是聖里安,那自己的腦袋估計要搬家了。聖里安可是個十足的暴君。



可是這小孩的手,也不能排除聖里安成睡萬年,返老還童,而且還性格大變,喜歡這種毛茸茸的大白鼠。

「馬爾休斯……」裡面傳來一聲低沉的聲音,顯得非常的蒼老,似乎還有一些剛睡醒的昏沉狀態。

馬爾休斯臉色一變,連忙跪在地上道:「小人拜見聖里安大人,恭喜聖里安大人道法大成,再次一統大陸。」

馬爾休斯低低的埋著頭,不敢正眼看一眼,渾身都有些發抖,偏偏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場景。唯一慶幸的就是牛布拉斯死的早,現場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這就是空間魔法師的好處,可以把一切痕迹都遮掩起來。

「馬爾休斯,怎麼只有你一個人,我的左護法牛布拉斯呢,他怎麼不在這裡。他這樣忠誠的人,怎麼會沒有守護在我的身邊,是不是你這個小人坑害了他?」


裡面的聲音帶著幾分威嚴又帶著幾分責難,只要馬爾休斯回答的稍有問題,就會得到最嚴厲的懲罰。

馬爾休斯是心驚肉跳,心道這個老東西還是最信任牛布拉斯那個老傢伙,還好現在是死無對證,自己可以一口咬死。

「尊敬的聖里安大人,牛布拉斯左護法自從你沉睡之後,就性情大變,常常與我為難,並且有戕害大人您的想法。幸虧我極力阻止,拼力抵抗才沒有讓他得逞。可是我的能力畢竟在他之下,雖然能擋得住他不傷害大人,可是卻無法阻攔他離開這裡。牛布拉斯自己破墓而出,並且夥同外人把墓穴里的寶藏盡數拿走,就連我的空間戒指都被他搶走了……」

馬爾休斯說的可憐兮兮,完全把自己塑造成英勇無畏的勇士,而且還展示了自己那破爛不堪的衣裳,猛眼一看就知道經過一場浴血大戰。雖然傷口好了,可是血跡猶在,就是最好的證明。

馬爾休斯道:「我也是真的沒有想到,牛布拉斯這樣忠誠的信徒怎麼會叛變大人,他可是您絕對的心腹啊。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隔著肚皮,不挖出來誰也不知道是紅是黑,真沒想到他是這樣的人。雖然我馬爾休斯一向貪婪碎嘴,不討大人喜歡。可是若論真心,絕對會為大人肝腦塗地,萬死不辭……」

馬爾休斯說的鏗鏘有力,說道激動處還用手拍著地板,表現的氣憤不已。前前後後都落了牛布拉斯許多惡行,果然是日久見人心,牛布拉斯的狐狸尾巴最後終於露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