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馨雙腳一軟,跌坐在地上。

看着半個月來的努力,頃刻間化爲灰燼。

不甘,無助,絕望……

眼睜睜的看着屍體在面前燒成這樣,卻毫無辦法。

頓時,她雙手握拳,扭頭陰狠的看君凌。

站起來,兩三步走到君凌面前。

他依舊站在原地,臉色如剛纔那般蕭寒,憤怒,直看走過來的馨馨。

馨馨咬牙,舉手……

啪,給他臉上煽了一大巴掌。

聲音很大,他白皙臉印下了五個清晰的手指印。

他無動於衷,像打在臉上毫無感覺。

他說:“即便你打我,我還是會燒掉,想把屍體帶下山,不可能……”

這句話,引爆了原本就憤怒不已的馨馨。

她撲上去,對君凌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君凌像個樹墩,站在原處任由馨馨動手。

面色依舊,一動不動。

馨馨憤怒打在他身上,邊打邊哭:“你個卑鄙無恥下流的,爲什麼要這麼做,爲什麼要燒掉,爲了尋到屍體,我幾次差點死去,你爲什麼……”

“王八蛋,我恨你,我討厭你,我一眼都不想看見你。”

“快停下,別燒了,不要再燒了。”

“你賠我屍體,賠給我……”

君凌單手扶住她的腰,猛地一下將她抱緊,摟緊懷中。

“真的這麼恨我,發泄出來也好,對不起……是我沒保護好你。但我絕對不會讓你被別人利用你的同情心,爲他人做事。”

“放開我,你這個卑鄙無恥的渣男,放開!”

馨馨想推開他,他卻沒放手。

馨馨在他懷裏掙扎,拳打腳踢。

就在兩人鬧騰時,突然狂風大作,山頂上的碎石飛瀟揚起無數的灰塵,地上那堆大火,燒得更加旺盛。

一張口,砂石就飛進嘴裏。

呸……吐出,她閉上嘴。

半秒後,一陣狂風把她和君凌強行分開,她整個人站不穩,飛起來往山背面飛去。

“馨馨……”司焰烈大喊一聲,飄過去,將她攔腰抱住,但還是沒能抵擋強大狂風。

君凌手袖一飛,強行把狂風壓下來。

馨馨和司焰烈摔到地上,摔的挺重。

兩人往不同的方向滾,被強行分開。

君凌轉身,往馨馨方向走,想將她拉起來。

須臾,兩個人從半空中落下,落在君凌和馨馨之間。

馨馨看見是背影,一眼就能猜出是誰。

一男一女。

既熟悉又陌生的男女。

男的穿着黑色連帽衣,低頭恭敬的站立在一側。

是宴擎。

女人,穿着某品牌的高級定製,身材高挑,下巴輕揚傲慢的站在二人面前。

精緻的臉上掛着冷笑,先是帶着嘲弄的看了眼馨馨,而後轉頭,面向君凌。

她居高臨下的道:“君凌,這是我給你最後的通牒,離開這個女人,我可以當做一切都沒發生過。”

君凌俊眉輕擰,看也沒看她,目光落在摔在地上頗爲狼狽的馨馨身上。

馨馨也在看君凌,眼神很冷且毫無溫度。

看見馨馨冷冰冰的態度,君凌目光轉移向來人:“你來這裏做什麼?這是冥界禁地。”

“這個女人能來,爲什麼本公主不能來。”

她是公主呢!

果然身份背景不一般,跟君凌門當戶對。

天生后養 這纔是鬼太子理應該娶的女人。

馨馨想從地上爬起來,不知摔到哪兒了,手腳無力。

司焰烈將她扶起來,說:“有沒有事?”

馨馨搖了搖頭:“大概身體太虛弱了,長時間低溫下,血液不流通,過一會就好了。”

司焰烈取下掛在馨馨腰間的福袋,打開,從裏面拿出另外一件衝鋒衣,拉開拉鍊,給她穿上。

“溫度零下十六度,這低溫足夠冷死一個成年人,先穿上。”

司焰烈幫她把領子豎好。

那方,原本咄咄逼人的兩個人,聲音徒然停止。

馨馨皺眉望過去。

君凌和玉大小姐都在看她。

玉大小姐朱脣輕笑道:“君凌,你看見沒有,他們纔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林馨馨喜歡的不是你,是司焰烈。”

君凌瞳孔紅的似血,惱怒道:“閉嘴。”

“君凌,不要在自欺欺人了,明眼人都看出來,她的心不在你身上,爲什麼你一再而三的執迷不悟呢?”

“我讓你閉嘴。”

“呵,天底下最配你的人是我,也只能是我,當我知道有她的存在,你可知我有多麼生氣,但爲了你我忍了。”

玉嵐宜轉身,指着馨馨:“你現在告訴她,你要娶的人是我,未來冥界的太子妃是我,你和她之間的過往,我既往不咎。”

君凌暴怒道:“你夠了,嵐宜,我跟你說過,我和你之間什麼都沒有,我喜歡的人是她,不是你,我不會娶你的,沒有婚禮,沒有太子妃,什麼都沒有……即便有,那個女人也只能是林馨馨。”

嵐宜眼愣愣的看君凌,栗色頭髮在風中飛舞,嘴角顫抖,想說什麼,最後變爲了沉默。

沉默了好久,風慢慢大,溫度很低,氣氛比剛纔更爲陰冷了。

馨馨看了地上還在燃燒的屍體,屍體已經化爲灰燼,什麼都不剩下了,現在還在燒最後的骨。

一點東西都沒留下。

看着最後的結局變成這樣,心裏並不好受,淚在眼睛打轉。

手背擦了擦,說道:“走,我們下山吧。”

“嗯,你真的能行嗎?”

“可以的!”

她不想在看見這兩個噁心的人,一眼都不想。

在累在餓,她也要下山去。

司焰烈扶着她,二人攙扶着往山下入口方向去。

沒走幾步,聽見背後那囂張的女人喊:“給我站住。”

馨馨和司焰烈,沒有聽那個女人的話,依舊攙扶着往前走。

重回18歲 “站住?”嵐宜發怒了。

二人並未理會她。

“宴擎,給我殺了那個女人。”

“是,我的主人。”

宴擎一個翻身,飄落到兩人面前,攔住他們去路。

他將連衣的帽子滑下,露出陰狠殺戮的眼神。

右手,幻化出一柄薄刀,在手上轉圈。

手指刀柄,刀尖對準馨馨的心臟。

司焰烈站出來,站在馨馨面前。

馨馨推開他:“不,司焰烈,你打不過他的,你先走,快點下山。” “馨馨,我不是貪生怕死的孬種,我一會把他纏住,你就跑,記得有多遠就跑多遠。去山下客棧找到安將軍,讓他帶出冥界。”

馨馨把他推開:“司焰烈你走,快點走,不用管我,走……”

“馨馨……”

“閉嘴,這一次聽我的,快離開。”

她不能在連累司焰烈了,他鬼氣全無,差點元魂自爆,千辛萬苦找到的身體卻被君凌燒掉。

欠他太多了,她內心愧疚難安。

這次要是在救她而傷,她不敢往下想。

馨馨把司焰烈推開,推遠。

“走,我欠你的太多了,走下山去!”

好不容易推開他,他折回來:“馨馨,說好的同生死共患難,我是不會走的。”

馨馨發火了:“司焰烈,你這是在幹什麼啊,回來幹嘛?”

二人推來推去,把宴擎惹怒了。

他暴怒道:“夠了,既然你們這麼想死,我就成全你們。”

薄刀飛瀟而來,往兩個人脖子砍去。

司焰烈施展微薄鬼氣抵擋,將馨馨擋在身後。

刀速很快,靈力強大。

司焰烈根本抵擋不了。

就連馨馨眼露出絕望,這一回他們在劫難逃了。

叮!

刀尖即將碰到兩人瞬間,被強大鬼氣震退,反彈回去,嘭,刀柄反彈宴擎身上。

他一下退了好幾步。

君凌落在宴擎和馨馨中間,他沒去看馨馨,怕看見的是自己傷心難過畫面。

他冷冷對宴擎道:“滾……滾出冥界!”

當場,嵐宜臉就拉下來了。

打狗還看主人面,君凌不給她面子!

嵐宜踩着高跟鞋,走到他面前,盛氣凌人道:“君凌,他是我的手下。”

君凌看都不看她一眼,陰鷙眸色看宴擎:“帶着你的手下滾出無量山,滾出冥界。”

“你在趕我走?”

“話,我只說一次,你帶着你的狗滾出去。”

嵐宜何時受過如此侮辱,擡手,往君凌臉上扇去。

手還沒落,被君凌掐住手腕,將她外推。

她一連退了好幾步,宴擎接住她。

“我從不打女人,你不要逼我破例,你對馨馨做的一切,你真以爲我不知道?我沒處理你,並不是我懼怕你的身份,而是給夏侯叔叔面子,畢竟你是他的女兒,他爲我父母做的,我銘記於心。”

“我跟你說過很多次了,這是最後一次,你給我聽清楚了,我從沒有喜歡過你,更不會娶你,冥界接待你,除了夏侯叔叔女兒這層關係,再也沒有其他。不要用公主身份壓我,我不吃那套。”

“你,馬上給我滾出冥界……”

嵐宜面色漲紅,推開抱住她的宴擎,憤怒道:“君凌,我這麼喜歡你,你知道爲了和你在一起,拒絕了多少人?他們地位比你高,背景比你強大,我拿一顆真心捧在你面前,你卻這樣踐踏?”

君凌看她眼神冰冷:“閉嘴,不要拿你的身份背景作爲濫殺無辜的藉口,世上沒有人能隨意奪他人生命,你亦不能。”

“君凌……”

“滾!帶着你的屬下滾出去。”

“君……”

“不要叫我名字。”

突然意識道,君凌是認真的,不像在開玩笑。

嵐宜有了危機感,

她奔到他面前,抱住他:“君凌,我不走,我只喜歡你,我要嫁給你。”

君凌將她強行推開:“別白日做夢了,我不會喜歡一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嵐宜又撲上去:“我不管,你是我的,我就是不走!”

君凌將她從身上拉扯下來,推出去。

這一次,推出去比較遠,差點她摔到在地上,宴擎抱住她。

宴擎眸光陰狠看君凌,說:“公主,你何苦作踐自己,天帝如此寵你疼愛你,你要什麼樣的男人沒有,爲什麼非要給自己找不痛快。”

嵐宜面目猙獰又可憐。

全身像被抽空力氣般,靠在宴擎身上:“宴擎啊,我喜歡他,我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喜歡他啊。”

“公主,你醒醒,那個男人不值得。他有自己喜歡的女人,別找執迷不悟。”

嵐宜毫無焦距的目光漸漸匯聚,轉到馨馨臉上,劃過一絲陰狠。

“宴擎,你說要是那個女人死了,他的心就不會放在她身上啊?”

“公主,即使那個女人死了變成鬼,君凌選擇她也不會選擇你。”

炮灰 “你是說,我連一隻鬼都不如?”

宴擎沉默,沒繼續說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