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上,郎珏恭敬開口:“整個蘆城都已經查過了,跟盧江暗中接觸的人極多。”

羅成輕輕點頭,平淡開口:“回去列一份清單給我。”

郎珏恭敬迴應:“是!”

羅成繼續問道:“盧江的事情呢。”

郎珏連忙開口:“已經將他家的資料全都複製了一份帶回來了。”

羅成輕輕點頭,郎珏似乎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過。

旁邊的許中雲卻聽的心驚肉跳,眼神裏面閃爍着驚駭的光芒。


剛纔郎珏走的時候……就是去調查盧江了?

可是他們什麼都沒說,怎麼交流的?

有一瞬間,許中雲竟然對羅成和郎珏莫名的崇拜了起來。

以前看羅成極爲不爽的這個平淡態度,在這一刻變成了那麼霸氣!

羅成沒有繼續開口,郎珏也默默的坐好。

很快,三人回到了旌城。

出了機場之後三人直奔酒店。

本來以爲今天晚上回不來了,沒想到事情進展的這麼順利。

不過羅成也並沒有告訴曲筱雅。

回到酒店之後直接帶着郎珏和許中雲回到了房間裏面。

郎珏接了一個電話,進來之後便對着羅成輕聲說道:“朱家那邊有消息了。”

羅成輕輕擡頭。

郎珏繼續開口:“朱天恩罪名好像不輕,還沒有釋放,但是他的兩個兒子和其他朱家人都已經放出來了。”

羅成平淡開口:“繼續。”

郎珏這才繼續開口:“朱家人都已經回到了朱家,開始整理朱家的爛攤子,不過沒有什麼能扛旗的人,沒有什麼效果。”

“朱少武不見了。”

羅成聞言,眉頭微皺。

上一個失蹤的是羅天良,這次失蹤的是朱少武,這種事情也會這麼巧麼?

沉吟片刻,羅成輕輕開口:“去查查。”

郎珏恭敬點頭:“是!”

出去的時候,將許中雲也帶了出去。

儘管許中雲心中百般不願,但是這也是他自己選擇的。

他們都出去了,羅成洗漱完畢之後回到了牀上。

坐了很久的飛機,身上也有一種疲憊的感覺。

腦海中思索了片刻之後便慢慢進入了夢鄉之中。

第二天一大早,羅成被外面的腳步聲驚醒。

坐起身來,輕聲說道:“進。”

外面的郎珏走了進來,將一疊資料放到了茶几上面。

羅成起牀,穿好了衣服之後這纔看了一下資料。

調查的都是關於朱家的事情,翻看半天,只有最後一個消息是比較重要的。

朱家決定,將手中還保持着的股權全部轉移到了盧家的名下。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幸虧他早就已經做好了準備,要不然朱天恩早點玩出這一手的話,羅成到還會麻煩很多。

起牀之後,吃過早餐,郎珏將羅成送到了工地。

時間還早,曲筱雅她們也還沒有過來。

羅成回到了辦公室裏面,開始處理着朱家的事情。

許冠清那邊已經簽署好了協議,羅成也不再客氣,直接將朱天恩的運輸業全部收入囊中,公司的法人也徹底更換。

雖然朱家剩餘的股份已經全部交到了盧家的手中,但是運輸業和房地產這裏羅成早就已經將所有的股份收了回來。

時到今日,羅成算是徹底將朱家的資產全部收回,剩餘被朱家交給盧家的那些已經不值一提。

雖然法人是羅成,不過對外宣稱還是在羅家的手中。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事情也算是已經進展到了一半。

現在朱家算是投靠了盧家,只不過朱家什麼都沒有了,盧家會收留麼?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外面響起陣陣紅名的聲音,戰士們開始工作。

整個行宮也慢慢的日漸高大,不過距離完工還是有着一段時間。

羅成手機忽然響了。

拿出來一看發現是曲筱雅打來的。

羅成眉頭微皺,接通了電話。

很快,電話那邊傳來了曲筱雅焦急的聲音:“你還在蘆城麼?這邊出事了!” 羅成聞言眉頭微皺,輕聲問道:“出什麼事兒了?”

曲筱雅慌亂的開口:“我們被堵在軍區了,出不去了,外面有人想要把詩函帶走。”

聽到慕詩涵,羅成心裏面莫名的放鬆了不少,至少不是曲筱雅的事情。

wωω●ttκǎ n●C○

不過心中還是疑惑了起來,不解的問道:“你們不是在軍區麼?沒人保護你們?”

曲筱雅沉吟了一下,確定四周並沒有人之後這才壓低了聲音說道:“林將軍偷偷找過我了,跟我說是上面下的命令,他也沒有辦法。”

“然後還跟我說只要我們在軍區裏面就能夠保證我們的安全。”

羅成心中恍然,眼神裏面閃過一抹寒芒。



又是上面!

事情已經愈發的清晰了,到現在竟然連林將軍上面的人物都出來了,他上面的人似乎並不多了。

沉吟片刻,這才輕聲說道:“好,那你們就在裏面等着,我現在在旌城呢,我去接你們。”

曲筱雅鬆了口氣:“好。”

電話掛斷,羅成將郎珏叫了過來,許中雲自然跟在郎珏的身後。

郎珏開車,許中雲坐在副駕駛的位置,羅成則是坐在後排,三人直接向着軍區的位置趕去。

路上,羅成仔細思考,發現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

既然說了是上面下來的命令,跟慕詩涵又有什麼關係?

一個蘆城的幕家還不足以請動這麼大的人物,而且這已經擺明了就是以公謀私了。

思慮片刻,羅成最終還是將視線放到了盧家的身上。

只有盧家,纔有這個可能。

心裏面對這件事情的理解似乎來到了某個節點,只要突破這個節點一切就都清晰了。

許家、盧家和幕家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

沒過多久,三人已經來到了軍區。

遠遠的,便看到軍區外面已經站着一大羣的人。

外面是也一羣黑衣壯漢,一個個器宇軒昂,遠遠的便能夠感受到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

郎珏嘴角露出一抹輕笑:“都是戰士。”

羅成輕輕點頭,他也看出來這羣人都是在戰場上廝殺過的,不過現在身上竟然穿着西服。

放眼望去,這些戰士足有七八十名。

在戰士中間,也就是軍區的門口,停着一輛豪車。

在豪車旁邊站着一對夫婦,看身上的穿着打扮就不是一般人家。

夫婦旁邊,站着一個油頭粉面的青年,三人一起向着軍區裏面張望着。

那副姿態,怎麼看也怎麼不像是能夠管理這些戰士的人,反而非常的急迫,抻脖子瞪眼睛的往軍區裏面看着。

羅成眼神中閃過一抹冷意,輕聲道:“直接開到門口。”

郎珏恭敬點頭:“是!”


隨後踩下油門,直接向着前面被戰士包圍的門口衝了過去。

聽到發動機的轟鳴聲,那些擋路的戰士也是一驚,紛紛轉過身來對着郎珏怒目而視。

正前方的一個戰士也直接伸出了手,做出了一個停車的手勢。

郎珏輕輕一笑,不但不停,反而直接將油門踩到底。

嗡!

伴隨着發動機猛烈的聲響,汽車迅速向着人羣裏面衝了過去。

嘀嘀嘀!

郎珏輕輕按動喇叭,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連車旁的一家三口都投來了詫異的目光。

擋路的幾個戰士大驚失色,直接一個箭步衝到了一旁,堪堪躲過了車輛的撞擊。

車裏面的許中雲心驚膽戰,緊緊的握着旁邊的把手,心裏面也只有兩個字,刺激!

吱!

伴隨着一陣緊促的剎車聲,汽車一個飄逸直接橫在了軍區的門口。

周圍那羣西裝戰士迅速上前,直接將羅成的車給包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