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玫眯眼:「是不是不美你就不要了?」

說話的同時擼袖子,似乎他一個回答不滿意,就會立即動手了。

看著她的動作,男人歡愉地笑出聲來,悅耳的聲音在系統安靜的空間中變得悠長。

他跨前一步,直接將風玫擁入懷中:「明明是我怕你不要我的。」小說娃小說網

此時兩人都是最真實,卻是彼此都未曾見過的模樣。可是他們卻沒有任何的生疏與尷尬。

風玫指尖點了點他的胸膛:「都記得了?」

男人握住她的手指:「一直都記得。只是進入任務世界后就不記得了。」

風玫輕哼一聲,男人立即討好地吻了吻她的眉心:「我愛你。」

風玫:「……」能不能有點節操?

不過,這話聽著倒是挺舒心。

「記住,你媳婦叫風玫。你呢,趕緊報上名來。」

他們都不知道在任務世界中結了多少次婚了,卻是連對方真正的名字都不知道,風玫想著,不由有些好像。

聽到風玫的話,男人身體卻僵了一下。

迎著風玫狐疑的目光,他不自在地撇開視線:「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誰。」

風玫:「……」這人怕不是個傻吧?

【你是葉篁。】

系統突然出聲。

因為是在系統空間中,所以系統的聲音男人也聽得見。

男人臉上有著一絲茫然,而後挑眉看著風玫:「你的系統?它怎麼知道我……」

風玫眯著眸子:「二傻子,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

系統:【解釋什麼?】

「你怎麼知道他叫葉篁?」

系統有些弱弱的聲音響起:【我、我也不知道,就感覺他就是這個名字。】

風玫:「……」這個回答她給九十九分,少一分怕它驕傲!

霸道總裁給點愛 在男人也是一陣無語中,不遠處的高塔突然發出一聲巨響…… 這一刻,所有的修羅衛都同時雙膝下跪,請求葉修不要拆散修羅衛,眼睛中都露出視死如歸的神色。

葉修一想,看來他們真的是誤會了,急忙散發出靈氣欲將他們攙扶起來,可是葉修沒有想到的是,他的靈氣竟然被修羅衛的那股其實壓制的無法托起他們。

於是葉修無奈的說道:「你們誤會了,我不是想拆開修羅衛,你們想走我還不捨得呢,我只是知道了一件事情,若想將軍魂的威力發揮到最大,就要有一萬人左右的隊伍,而我們修羅衛如今才僅僅二百人,就算算上嗎六百名預備軍,也不過八百人,我不可能一個個去招兵吧,而那吳王軍,就是現成的啊,我派你們去的任務就是,沒人給我拉五十個人出來,當然不只是拉,而且還要讓他們融入到我們修羅衛的軍魂之中,讓我們修羅衛從此變為修羅軍!」

眾人聽得葉修竟然是這個打算,不禁鬆了一口氣,「只要不拆散修羅衛就行。」

畢竟,他們經過這麼多天的相處,因為軍魂的形成,每個人之間都有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每個人都成了兄弟。

聽到葉修給他們布置這樣的任務,每名修羅衛心中都有一股熱血,為他們修羅衛壯大做出貢獻的熱血。

「是!王上,保證完成任務!」所有人齊聲吶喊,在這一刻都站了起來。

葉修臉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說道:「那好,現在都去吧,你們的事情我會對吳王軍的現任軍長說道,到時候你們就只管去就是了,當真正融入的時候,也將這些功法傳給吳王軍的人,與你們同去的還有那六百預備修羅衛,雖然他們並不如你們,但是我感覺到,他們已經漸漸融入到了修羅衛之中,可能還與軍魂不能結合,可是估計也是相差不遠了,你們去了要帶好他們。」

「是!」修羅衛應聲之後,直接從葉修面前消失了,他們要抓緊修鍊剛剛得到的這部功法,為自己去吳王軍教導別人贏下資本。

葉修看到修羅衛走後,心中也是一番念叨,「希望他們以後能一直跟著我。」

然後,葉修也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際。

城主大殿外,葉修的身影穩穩落在了那裡,如今他表示這吳王城的城主了,不,現在應該叫做修羅城。

葉修當然要來看看這城主的地方了,畢竟存在了近百萬年了,這其中不知道有多少秘密,葉修也想知道這城主為何如此高高在上,卻整天神龍見首不見尾。

葉修向前一步,伸出雙手,將那緊封的大門直接推開。

就在這一刻,一陣極其龐大的鴻蒙之氣撲面而來,葉修微微一眯眼睛,心中大驚,「為何自己會有如此龐大的鴻蒙之氣?」

來到鴻蒙之境后,葉修除了那詭異的由鴻蒙之氣變成的蟲子之外,還沒有碰到任何濃度能和這裡相比較的鴻蒙之氣。

「看來這城主府並不像我想象的那麼簡單啊。」葉修暗道

進入大殿以後,那昏暗的燈光亮了起來,葉修開始仔細的觀察著這裡的情況,雖然他來城主府已經兩次了,可是這城主大殿他還是第一次進來。

其實葉修並不知道,除了吳王與柳王之外,就算是其他四軍的軍長,也未曾踏入這殿內一步,吳王明令禁止過他們,攝於吳王的強大,他們也壓下來自己心中的好奇。

此時的葉修正漫步在這並不十分寬廣的大殿之中,葉修發現,除了大殿正前方那有一隻威嚴的龍椅之外,殿內的一切都顯得那麼簡單平庸,沒有一絲出奇的地方。

但是葉修不相信,那詭異的鴻蒙之氣到底是如何而來,漸漸的,他走到了龍椅旁邊,用手摸了摸龍椅的把手,輕輕的坐了上去。

就在這一刻,殿內颳起了一陣由鴻蒙之氣形成的大風,而這風的源頭,就是從葉修身下的這隻龍椅後面傳來的。

葉修瞬間站了起來,望了望龍椅,心中暗道「看來我沒有猜錯,果然有詭異。」

接著,葉修取出了朱羽凌魔劍,二話不說,直接插入了龍椅背後的牆面之中,驟然間,殿內光芒大方,充滿著暴戾與血腥氣息的鴻蒙之氣直接從強后噴涌而出。

「轟!」牆面直接破碎,葉修看到這牆後面竟然還有很大的一個空間。

葉修也是藝高人膽大,徑直的走了進去,而那龐大的鴻蒙之氣呼嘯著,彷彿想要撕碎葉修的身體。

可是葉修不但擁有著強大的肉身,還擁有著血色的天眼,血色的天眼直接爆發,自動睜開,吸收著這龐大的鴻蒙之氣。

接下來,讓葉修吃驚的一幕發生了,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從空間深處沖了出來,如同繩索一般,想要纏繞住葉修,葉修當然不會讓這詭異的東西制服住,直接一個瞬身,躲開了那其中的纏繞。

可是那金色的光芒可不肯就這麼善罷甘休,光芒一閃,便又向葉修沖了過來。

葉修不禁皺了皺眉頭,這光芒彷彿是有靈智一般,不斷的追趕著葉修的身影,葉修也曾用朱羽凌魔劍切砍過這光芒。

可是卻一點用都沒有,真是如同切過普通的光一般,沒有起到一絲阻攔。

懸愛疑情1,總裁深情不悔 就在葉修一籌莫展的時候,終於,一道聲音在葉修體內響起了。

「睜開你的血色之眼,吸收那幾道光芒。」

葉修聽得出這是羽飛的聲音,於是不再猶豫,直接用自己的天眼對準那衝來的金色光芒。

只見葉修的天眼就如同一個可以吸收世間萬物空間裂縫,那金色光芒直接融入了葉修的天眼之中。

而葉修在吸收了這金色光芒以後,感覺自己的天眼之中曾經儲存的鴻蒙之氣驟然間爆發了。

無數亂竄的氣流在這一刻在葉修體內橫衝直撞。

葉修不禁大急,立刻分出精神向在他丹田處盤踞的羽飛詢問道:「那金色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葉修此時也是急了,那亂竄的鴻蒙之氣不斷的衝擊著他的經脈,他的肉身。

如果不是葉修被至天神雷洗禮過,可能現在已經變成了馬蜂窩了。

可是看那羽飛,彷彿心中一點都不擔心葉修的安危,只是靜靜地看著在葉修體內亂竄的鴻蒙之氣。

就在葉修的憤怒即將爆發的時候,羽飛開口了:「竟然是鴻蒙本源,這個界到底是什麼地方,竟然能孕育出如此天材地寶?」

聽他這麼一說,葉修也是一驚。

羽飛的見識可比他多的多,既然他認識這種東西,那麼就一定有辦法。

於是葉修問道:「羽飛師父,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羽飛聲音中竟然還帶著一絲激動,說道:「徒弟,你的運氣還真是好啊,這種好東西竟然都能讓你碰到。」

葉修不禁翻了個白眼,「好東西?我都快被折磨死了。」葉修心中暗道。

灰易這次也醒了過來,面目凝重的看著葉修體內的狀況,說道:「徒弟,你不用著急,羽飛那傢伙說的沒錯,這就是你的機緣啊。」

葉修急忙說道:「可是真么狂暴的氣息,快要將我的身體沖爆了!」

灰易說道:「你以為被至天神雷洗禮過得肉身就那麼脆弱嗎?」

就在灰易話音剛落,只見葉修體內滲出了一條條由由一道道雷霆形成的雷龍。

當那些雷龍出現,鴻蒙之氣如同遇到了滾油的雪花,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漸漸的,葉修體內平靜了下來,那無數的鴻蒙之氣已經消失不見,可是卻留下了那剛剛想要將葉修纏繞的金色光芒。

只見那五條金色的光芒如同在與雷龍對峙,可是至天神雷所形成的雷龍脾氣怎麼可能好,它們可不願意讓這幾條金色光芒就這麼留著。

只見葉修體內的雷龍瞬間爆發,如同餓虎撲食一般撲向了那金色光芒,那金色的光芒如臨大敵,直接開始向葉修體內的其他地方逃竄,可是雷龍可不是吃素的,畢竟這裡是他的主場。

只見又是一條條雷龍從葉修血肉中浮現出來,漸漸將那金色的光芒包圍起來了。

只見所有的雷龍張開了大嘴,奮力一吸,那金色的光芒直接被雷龍吸到了腹中。

那雷龍好像還不滿足,又在葉修體內遊盪了一番,發現已經沒有了那金色的光芒,才消失在了葉修體內。

而葉修此時,瞪大了眼睛,彷彿看到了鬼一般驚訝,在這場戰役中,葉修完全就是一個旁觀者的角度,可是,這場戰役偏偏是在他體內發生的。

葉修吃驚的看向羽飛與灰易。

只見那灰易眼中也露出了驚訝之色,說道:「其實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剛剛的金色光芒名字叫做鴻蒙元氣,至於是如何誕生的不得而知,可是它的珍惜程度在整個宇宙都是排名靠前的,而它的功能只有一個,那就是改造,在宇宙中,被這種鴻蒙元氣改造過的身體被稱作鴻蒙神體,那可是與至天神體一個層次的體制,沒想到,這兩種氣息相遇后,竟然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葉修聽完灰易說的話,也是一腦門黑線,「不知道什麼用途都敢讓我往身體里吸,這倆師父也真是草率。」葉修心中暗道。

灰易將自己的精神力遍布了葉修的全身。

「怪事,你現在這體質,就連我也不認識。」灰易皺著眉頭,說道。

他本來以為,葉修吸收了這些鴻蒙元氣會讓葉修的至天神體更上一個層次,可是這時候灰易卻感覺到,葉修的體質彷彿因為吸收功能元氣而導致下降了。

豪門蜜愛:首席的盛寵新娘 本來純正的雷體,至剛至陽,讓葉修的肉身變得極為霸道,修鍊起攻擊性的神通來,完全可以比功法中形容的高一些。

但是灰易發現,葉修此時的體內不知是有至天神雷的存在,而在這至天神雷當中,竟然還夾雜著一些金色的光斑,雖然看上去使神雷華麗了許多,可是,的確是影響了至天神雷的至陽之力。

當然,對自己身體最清楚的莫過於葉修本人了,他發現,灰易的擔心是多餘的。

他也知道,那鴻蒙元氣影響了葉修的至陽之力,可是,沒人在意到陰陽調和才是根本,而剛剛那鴻蒙元氣,便是至陰鴻蒙之體形成的必要條件。

也有人渡劫表示這所謂的鴻蒙元氣洗禮成肉身。被稱為鴻蒙之劫。

鴻蒙之體在等級上可以說是和至天神體是一樣的,不過二者的屬性是相反,從來沒有這兩種體質出現在一個人身上,所以,灰易並不清楚這樣是好是壞。

可是葉修此刻的感覺,可是非常好,彷彿身體中有了一絲調和的氣息,過剛易折,此刻葉修的至陽之體開始慢慢發生了變化。

「灰易師父,我感覺我體內並沒有什麼異常,而且比以前還要多出一種說不出的舒服來。」葉修看著灰易滿臉的憂愁,向他說道。

而羽飛,見識還沒有灰易多,這時當然不會說什麼話。

只見灰易說道:「雖然我不知道到底這樣是好是壞,但是,畢竟是宇宙中兩種頂尖的體質,既然你感覺不錯,那就應該沒什麼事情。」

灰易畢竟見多識廣,雖然感應到葉修的體質下降,但是灰易長時間觀察葉修現在的體質后,竟然有一種精神疲勞的感覺,要知道,灰易可是一名精神大師,這種感覺很少從身上出現,而且這次只是觀察了葉修的體質,所以,灰易隱隱感覺到,這種體質可能並沒有自己看到的那麼簡單。

葉修微微一笑,說道:「按老師們所說,這種鴻蒙之體在宇宙中都很罕見,可是為了在這裡會有這種鴻蒙元氣呢?」

灰易搖搖頭,說道:「我也不太清楚,很有可能是自然形成,或者是有人曾經在這裡度過鴻蒙之劫,成就過鴻蒙之體,可是,我剛剛感應了一下我會所說的這鴻蒙之境,卻沒有發現擁有這種體質的人。」

灰易本體的實力和其強大,僅僅是一道分身的精神搜索範圍就可以覆蓋整個鴻蒙之境,這讓葉修驚訝的同時,也漸漸對外面那些強者輩出的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既然鴻蒙之境中沒有,那就只有兩種可能,第一是有可能這個人從鴻蒙之境中出去了,也有可能,這個所謂的鴻蒙之境可以產生這種鴻蒙元氣。

要是真是這樣,這鴻蒙之境在外界的強者眼中的價值甚至超過了整個界。

想到這裡,葉修不禁升起了想要進這個空間的深處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葉修想要做的事,他不會拖延,於是,不等灰易說話,就徑直向著這個空間深處走去。

周圍的鴻蒙之氣依舊是那麼狂暴,但是卻再也沒有衝出來的鴻蒙元氣了。

這樣葉修不禁有些失望,雖然葉修被那東西整的半死,可是他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陰陽之力並不平衡,依舊是陽大於陰。

至天之體的霸道,怎麼能被這小小几條的鴻蒙元氣壓的平衡下來。

就在這時,葉修發現自己的遠處竟然有了一束束的光芒傳來,要知道,至從進入這空間之中,葉修可是一直向下走呢,也就是說,這裡可以說是一個地下的空間。

葉修更沒有發現照明的設施,怎麼可能這地下空間自主發出亮光,「一定有蹊蹺。」葉修心中想著,有加快了腳步。

忽然,葉修感覺到腳下一沉,飛在空中的身影直接受不住這股力量落了下來。

「怎麼回事?」葉修暗自猜測。

「沒想到這裡竟然有一座大陣!」這時羽飛開口了。

葉修滿臉疑惑,「大陣?第一層有誰布下的陣法這麼強,就連自己都難以靠近。」

「葉修,你試著開啟天眼,用你的天眼之力包裹住自己的身體,看看能不能進去。」羽飛接著說。

葉修聽得,即可張開了那隻血色之眼,一瞬間,肆虐的殺氣將葉修的身影籠罩,而這一刻,葉修彷彿也與四周的環境融為了一體。

「可以了!」葉修心中一喜,他發現在他開啟天眼之後,自己再也不受那壓力的限制了。

於是葉修也不再遲疑,繼續騰空向裡面飛去。

這個空間看似不大,可能真是望山跑死馬。

不知過了多久。

葉修看著就到眼前了,可是依舊沒有靠近。

這時羽飛又一次開口了:「葉修停下!」

葉修詫異的問:「羽飛師父怎麼了?看樣子就要到了。」

「如果就這麼跑下去,你跑累死也不可能到。」羽飛專門賣了個關子。

葉修一聽,忍不住的想要罵娘,深吸一口氣忍了下去:「到底有什麼不對的,請師父指點。」

羽飛這才捋了捋鬍子說:「這裡有一座幻陣,你就一直在這個幻陣中亂跑。」

葉修心裡一驚,「不可能啊,雖然自己不是多麼擅長陣法,可是在陸壓境待的那一年,自己也沒少研究,怎麼區區一座幻陣就把自己困住了。」

羽飛彷彿看出了葉修心中的不解,用手指了指前方,說:「這幻陣是前方那座大陣的一個副陣,而且這陣法可能不是你們這個界中人布下的,在我看來,布下這座陣法的人在陣法這方面的造詣還在我之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