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柱越壓越扁,最後成了胖乎乎的陀螺狀,可尾部的錐體依舊是一碰到水質護罩表面就側滑,就好像水質護罩光滑到了極致,根本尋不到著力點,也就無法下手攻擊。

「哈哈哈——」見風間子還在鍥而不捨的轉著,諸位長老中傳來笑聲。大家側目望去,見最先說話的那位鬢角生黑的鬚髮長老又道:「姬子如今是先天六層境,就算你們全力攻擊,也是奈何不了這護罩的!」

「大……大長老,姬子是先天六層境?怎麼可能?」姬本丘被驚得說話都哆嗦起來,這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範疇。

同樣的,姬拓和姬勇武也是一副難以置信的樣子。風間子更是灰心喪氣的收了身法,落到一旁,目瞪口呆的看著姬辰天。

姬辰天收回超流護罩,回頭對著父母露出笑臉。

大長老這時拂須說道:「你們也都聽說了十位諸子的事迹,難道你們認為我們的姬子會不如他們?」

這話一出,如當頭棒喝,讓姬本丘他們四人頓時驚醒過來,才發現自己犯了大錯誤!

其餘人也同樣猛然想起這事,有些原本就認識到這一點的人更是心服口服的看著姬辰天,覺得自己不虛此行。

當然,也有人覺得姬辰天的實力或許沒有那麼強。

「傳聞十位諸子只是先天五層境,但能力敵先天九層境的大妖!——在下羊巍山,想請姬子指教幾招,不知姬子意下如何?」排開眾人,一位先天九層境的中年大漢走了出來,微微和諸位長老見禮之後,就向姬辰天問道。

如今正值人族和妖族大戰,許多在外遊歷數十上百年,甚至數百年的先天強者都紛紛趕了回來。其中,有的修為甚至比大長老還要高,就更不用說長老裡面還有先天五六層的了。

眼前這位壯漢,姓羊,名巍山。外出遊歷時間近百年,如今剛剛渡過人仙第二劫不久,對自己的實力感到十分自信。

一些認識羊巍山的人見此,若是換做以前,定然覺得這人太過無恥,以大欺小。但如今羊巍山是對姬辰天說的,就算羊巍山修為高出姬辰天一個大境界,大家依然覺得理所當然。

在場的十數位先天後期強者都沒做聲,似乎默認了羊巍山的挑戰。

正好,這一舉動符合很多人的心思,大家都想看看姬子的實力到底強到什麼境界,跟傳聞中的十位諸子是不是一樣強大。畢竟姬家的絕妖王還需要姬子前去討回。

「阿天……這人什麼修為?打得過嗎?」姬元成移步來到姬辰天身旁,有些擔心。

「先天九層境,還行,應該是同級無敵的強者。」姬辰天隨意就看穿羊巍山的實力,聽出姬元成話中的擔憂,便傳音說道:「父親不用擔心,區區先天九層境,不足為慮!」

羊巍山在數丈外聽到姬辰天一句還行的評價,老臉有些掛不住,帶著火氣哼道:「雖然非常希望姬子你能輕易打敗我,但姬子你可千萬別小看天下強者!」

「前輩,請——」知道這羊巍山前輩心有不悅,姬辰天也不反駁,直接邀戰。身形倏然離開原地,僅以jing神力將自己托升飛空。

先天後期的存在,即便是隨意出手,造成的動靜都非常驚人,此地有數千普通族民,最適合兩人交手的地方唯有在空中。

羊巍山也幾乎同時與姬辰天直入三百丈高空,周身氣息全數放出,引動數千丈氣流,形成恐怖的山風,連下方的眾人都被大風吹得衣角飛揚。

「姬子,你出招吧!」羊巍山始終自持法度,就算心裡不服氣,也堅持讓姬辰天先出手。

「姬子,我們相信你!」下方人群有人齊聲喊了起來。

「姬子必勝!」接著更多的人高聲齊呼。特別是那些先前阻攔姬辰天的先天初期武修們,此時更是賣力的喊著。

「阿天,不要逞強,打不贏就認輸——」見大家都給兒子鼓勁,姬元成有些擔憂的大聲吼道。

姬辰天聽到大家的呼喊,眼神掃過下方,一種莫名的情緒滋生,忽然間感覺那一絲殘存的隔閡驟然消散,自己的身心完全的接受了今生所有的一切,輕道:「那麼,就從今天開始,徹底改變吧——」

念頭通達,姬辰天仰天長嘯,jing神力剎那間籠蓋萬丈方圓,笑道:「前輩當心——鎮岳手!」

羊巍山臉sè露出驚異的表情,他的jing神力同樣關注著四面八方,卻猛然發現自己無法確定姬子的真元從何處攻擊,只感覺處處都是攻擊點,彷彿剎那間就被真元全部包圍。

隨著姬辰天話音剛落,近百丈大小的灰sè大掌憑空而生,帶著恐怖的罡風朝羊巍山橫拍過去。

下方眾人幾乎全部倒吸一口涼氣,這才真正認識到姬辰天的強大,僅僅是一式真元大掌,威力就不弱於先天十二層!而在他們眼力,姬辰天不過是先天六層境,完全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老五,你看姬子這一招施展起來就比你靈活得多,可不像你只會從天而降,哈哈——」山頂上九位太上長老清晰的看到下方姬辰天的表現,太上大長老得意的笑道。

「你們都被震撼了吧!當初我們也算是絕頂天才,但姬子的表現卻已經完全超越了我們這些人!」姬法道對姬辰天施展的鎮岳手不做評論,因為他知道自己這個徒孫有著與生俱來的戰鬥意識,完全無視各種常規套路。

看大家唏噓不已,姬法道又繼續說道:「姬子五年前就能擊殺先天十二層的端木康吉,現在的姬子到底達到什麼程度,我們根本就不清楚!……真是期待啊,也不知道他在闊雲山會有什麼驚世駭俗的表現——」 在南蒼山又停留了一天時間,姬辰天就帶著三十多位先天初期的年輕人趕赴闊雲山。

這些年輕人年齡都在三十歲以下,最小的僅有二十歲。但是他們有一點很相同,那就是全部都是同齡的絕頂天才,只因為沒能遇到祖山考核,所以才名聲不顯。

剛開始,他們很多人都覺得自己並不弱於姬辰天,直到姬辰天輕易擊敗羊巍山,才讓他們認識到自己和姬辰天的差距。

後來得知姬辰天要趕往闊雲山,這些年輕人便紛紛請求同行,有人甚至拿出了一件飛行用的星槎異寶,倒是讓姬辰天頗感驚訝。

此時,三十多人在三位長老的保護下,乘坐星槎追風逐電,趕往四十多萬裡外的闊雲山。

在星槎甲板上四處走動,姬辰天十分好奇。沒想到這看似木質製成的仿如飛船一般的異寶竟然如此好使,這等破空速度,簡直不弱於先天十二層的高手。

「這個世界真是非常奇妙,完全沒用使用科技力量,就做到了科技文明所能做到的事情!」星槎外面符陣閃耀,姬辰天根本沒受到任何風壓的侵襲,可見星槎的防護能力極為強大。

看著前方甲板上盤膝而坐的三位長老,姬辰天確信這件星槎異寶絕對是品級不低的法寶,因為這位三位長老都是先天十二層境,合力驅使這星槎,都有些勉力而為。

稍微尋思,姬辰天便知道肯定是太上長老們早有計劃,這些年輕人無論如何也都會被安排前往闊雲山。再考慮到南蒼山距離闊雲山有四十多萬里,如果極道不出,這星槎也是始終都會被拿出來代步。

「應該是某位太上長老的東西,就像那水行珠——」姬辰天猜測起來,想到自己的水行珠已經被姬雲老祖封印成一顆石頭模樣,心裡踏實很多。

星槎從一顆拇指大小的形狀化成長餘十丈的大船,姬辰天在船頭甲板上只佔據了一個很小的位置。但由於三位長老也在,故而其他人都待在星槎zhongyāng位置的三層小樓和後方甲板,基本沒有人來打擾姬辰天和三位長老。

「姬子……」姬辰天在甲板上晃來晃去,當走回小樓的時候,一樓門口扶著圍欄的三位女修突然對他打招呼。

姬辰天知道這三女身份,都和太上長老有關係,便回了個笑臉,應道:「你們怎麼站在這裡?」

「聽說姬子你除了武道修為,還身兼火土二行體?不知姬子可否指點我們一二?」左側的年輕女子美眸如水的望著姬辰天,聲音如雲鳥清啼,幾乎讓人難以拒絕。

在樓上兩層觀景的十數人聽到這一身淡huáng-色長裙的女子開口之後,都紛紛收聲,注意力全部轉移到了下方。

姬辰天知道這位名叫平夢彤的女子是什麼來歷,也沒擺什麼架子,抬起右臂,撐開右掌,呼的一聲,升騰起一團金huáng-色火焰。

「平姑娘以水行入道師,想來水行術定然十分出色,我也就只能玩玩這團火罷了,哪能跟平姑娘相提並論。」說著,左右掌靠近,吃力的將火焰從右掌移到左掌,動作顯得非常遲鈍粗糙。

平夢彤詫異的看著姬辰天,心中十分失望。本以為姬子武道如此出色,火土gong-fǎ應該也非常厲害,沒想到動作卻是如此笨拙,水平跟剛入門的五行修士相差不多。

「姬子控火手段這麼差?」樓上也有兩位道師,見姬辰天勉力而為的樣子,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讓大家見笑了,不好意思——」姬辰天察言觀色,知道大家在想什麼。但也沒辦法,他這一手可不是簡單的控火,其中掌控著所有分念在火焰內部構件全新的火焰球結構,連他都要小心翼翼的cā控。

按照姬辰天的估測,這火焰球若是熟練運用,威力比之尋常的火焰球將高出萬倍不止。如果達到運用自如的地步,那自己的本源火威能將達到及其恐怖的境界!

現在當然不好說這是與眾不同的火焰球,姬辰天也不想公之於眾,大家誤會就誤會。

就在眾人悄聲議論的時候,姬辰天發現中間那位身著青色廣袖裙的女孩卻是忽然朝自己笑了笑。

「沒事的話,我先進去休息了,以這星槎的速度,相信明天就能到闊雲山。」姬辰天有點心虛,覺得自己這手控火能力已經被這位莫嫣然姑娘給識破了。

之所以姬辰天這麼認為,因為這莫嫣然年齡比姬辰天小一歲,但資質也很好,已經是木行一品道師。

平夢彤看著走近的姬子,有點尷尬,她本來想藉機會和姬子說話,但看到姬子的控火水平后,卻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姬子哥哥,不知能不能指點下靈兒呢?」最後一位女孩見姬辰天走過來,帶著雀躍的語氣問道。

聽到這位詩靈姑娘對自己的稱呼,姬辰天停下腳步,微笑著說:「沒問題,只要問武道方面的,我知道的都告訴你。」

因太上長老們之前也親口拜託過,所以姬辰天對她們也是比較上心,能夠幫忙的盡量幫忙,幫不上的也就沒辦法了。

「姬子哥哥真好!」詩靈歡呼一聲,引得樓上兩層的十多人都跑了下來,不想錯過機會。

「姬子,你要指點我們?太好了——」姬本丘他們四人也聞風突然竄到門口,和眾人一樣,都眼神狂熱的看著姬辰天。

姬辰天回頭看了看無動於衷的三位長老,有點不自然的說道:「大家客氣了,我只是回答一下詩靈小妹的問題,不算什麼指點。」

「不管,反正就是指點,哈哈——靈兒快快問,多問點!」姬本丘看起來和詩靈也很熟悉,這會兒笑呵呵的催了起來。

詩靈是一行人中最小的,只有二十歲,先天一層修為。在姬辰天看來,比之師希芸也絲毫不落下風,在同齡中可謂是出類拔萃。

聽到姬本丘這麼說,詩靈臉色微紅,問道:「姬子哥哥,不知道你是怎樣以先天六層境的真元修為施展出先天十二層的攻擊力呢?能不能告訴靈兒呢?」

這個問題非常大眾,大家聽后都屏住呼吸,靜靜的盯著姬辰天,希望能夠聽到回答。

「要不,我們進去再說?」姬辰天在詩靈說出問題的瞬間,捕捉到三位長老的身形有輕微的顫動,便知三位長老也才聽。

「姬子不用避開我們,實話實說,我們可不是姬子你的對手,所以我們也很想知道。」其他人還沒回答,從三位長老那邊就傳來話音。

姬辰天其實是不好意思在三位長老面前獻醜,聽到這話后也就只能在原地說道:「前輩謬讚了,晚輩也是略有所得,如果說的不對,還請三位前輩指正!」

稍作停頓,姬辰天開口道:「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真元修為,只是一種對真元量的表達,修為高的無非就是體內存了更多的真元。那麼為什麼修為高就能存儲更多的真元?」

姬辰天首先拋出一個簡單的問題,將大家引入思考的氛圍。

很快就有人回道:「當然是修為越高,丹田和經脈能存儲的真元量也就越多。」

見大家點頭,姬辰天又追問:「那麼是真元量先提高?還是丹田經脈先擴大?」

「應該是同步,我還真沒仔細體會過這過程——」回話的人不太確定,雖然他已經是先天三層境。

看著大家若有所思,姬辰天知道以後大家肯定會更加註意體內的變化,從而發現量變到質變的過程。想了想,姬辰天也沒說出答案,因為這會對大家造成干擾,倒不如讓他們自己去體會。

於是換了個話題說道:「先天真元,無論是先天初期,還是先天後期,在本質上均無差別,唯一差別在於真元靈性。大家有誰知道真元靈性是怎麼來的?」

對著真元靈性,眾人只是從前輩那裡聽說和見到過,但他們自己的真元中現在並沒有靈性。聽到姬辰天的話后,很多都全神貫注,希望姬辰天能指點其中奧妙。

「不是說真元靈性只有達到先天中期才能凝聚出來嗎?」也有人頗有見識,說出自己的見解。

「是的,古往今來,大家確實都是這麼認為,但是我今天要跟你們說,真元靈性跟修為境界無關。只要達到條件,就能聚出真元靈性!」姬辰天早已試驗過,而姬無命也成功凝聚出武道真形,因此他胸有成足,也不吝嗇將這成果告知大家。

此話一出,不僅在場的三十多人都精神一振,就連三位長老也心神震撼,因為他們雖然也聚出真元靈性,但也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以三位長老數百年的閱歷,自然聽說過有些秘法能夠讓先天初期就凝聚出真元靈性,但他們卻從未見識過。聽姬辰天的話中意思,他們下意識的認為肯定是某種秘法,當即都認真的聽著,生怕漏掉一個字。

「……所以說,靈性之本在於精神力,而精神力的根源在於我們的意識靈魂。」姬辰天話語簡介,沒有加入任何故弄玄虛的措辭,讓眾人聽得十分清楚。

「原來如此!多謝姬子指點!」三位長老將姬辰天的話和自己的經驗對照之後,發現竟然十分吻合,不由得慨嘆一聲。

心中還存有疑慮的眾人聽到長老這麼說,頓時欣喜不已,知道自己今天有了如此大的收穫,若是早些凝聚出真元靈性來,自己的戰力豈不是也能更上一層!

見大家面色欣喜若狂,姬辰天心中有些得意,又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真元靈性固然能夠提高我們的戰力,但這還不夠。」

「大家都知道真元只是一種力量,通過丹田經脈被我們利用,但是為什麼每個人的真元性質都不同?柔如水,堅如鋼,烈如火,冷如冰,重如山,輕如雲,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差別?」姬辰天看著目瞪口呆的眾人,將當初自己的疑惑拋了出來,想先聽聽大家的理解。

一時,大家紛紛開口…… ?時間已經過去一天多,估計再過一兩個時辰,就能到達闊雲山。

三十多人聽了姬辰天的一番講解后,都全部閉關體驗。好在這星槎房間挺多,再加上甲板空地,倒是讓大家都有地方盤膝而坐。

只有前方甲板上空著,因為三位長老和姬辰天都在這邊。

三位長老合力驅使星槎,剛開始時還好。一天時間過去,三人都有些吃不消,周身鼓盪的氣息已經蔓延兩丈方圓。

星槎破空飛行,雲海在下方迅速後退,悄然間又不知飛行了多少路程。

「大家注意,前方萬里就是摩天嶺,我們姬家在那邊已經建好駐地,我們先到那裡和他們會合。」三位長老傳話出來,姬辰天也不清楚到底是哪一位,好像他們三人在控制星槎的時候合為了一體。

不多時,許多人都收功起身,聚集過來,紛紛和姬辰天見禮,態度十分友好。

「姬子,我試了試,發現真元壓縮到極致后,確實感應到若有若無的靈xing,相信等我的jing神力和意志再進一層,就能做到真元有靈!」姬拓看了一眼姬本丘他們三人,洋洋得意的說道。

「我也試著將對風力的感應加入到真元運轉中,相信如果全部加持到真元攻擊中,肯定能產生更強的威力!」風間子也很滿意自己的進步,臉上洋溢著強烈的自信。

姬辰天聽到這,倒有些驚異,因為風間子天生對風有著敏銳的感知力,簡單地說就是目前對空氣流動很敏感,並能夠藉助這種空氣變化來提高自己的移動速度。

風間子能做到將這種感知能力擴展到真元搬運,實在是非常出乎人的意料,其他人也都是羨慕的看著風間子,因為他們沒這種異能。

「我也試著將真元進行斷開,想改變真元形態,不過jing神力不夠用,結果真元變得松垮垮的,嘿嘿——」

「姬子說得對,這經脈和丹田確實只有內視才能發現,真元流動也能感應到,但是我故意用刀劃開手臂,根本就看不到經脈所在!」

「我的《寒冰烈火功》終於融會貫通,多謝姬子指點!」

……

有姬拓和風間子開頭,其他人也都將自己的感受和心得的說了出來,似乎想從姬辰天這裡獲得肯定。

其實姬辰天如此毫無保留的將自己所知講出來,除了自己是真的有些心得,更大的原因在於他希望從大家的話語中獲得提示。

他有兩世認知,但很多時候,考慮問題都會用前世的理念來處理,進行分析綜合。

比如說各種gongfǎ體現不同真元形態這一事實。從姬辰天的前世理念來看,真元就是一種能量,人與人之間的真元在本質上沒什麼區別。

卻為什麼在各種gongfǎ中會體現不一樣的效果?這其中原理在哪裡?如果不按照gongfǎ,能不能也可以實現?

姬辰天閱歷太淺,根本只是摸索出皮毛,但人多力量大,他相信大家的各種感受一定能提供更多的幫助。

聽到大家七嘴八舌的說著,姬辰天全部記下,偶爾遇到熟悉的情況,也提點兩句,讓那幾人感到非常自豪。

詩靈收穫最大,因為她剛踏入先天境,什麼都是剛起步,很多常規習慣並沒有養成,所以很容易就接受了姬辰天的方法;而平夢彤和莫嫣然雖然是五行道師,但也從姬辰天的話語中獲得感悟。

當眾人開始互相交流的時候,三女又走近過來。

「姬子哥哥,謝謝你!靈兒也有很大進步了呢。」詩靈今天換了一身散花蔥綠的紗衣和綠草百褶裙,素麵朝天,顯得十分秀氣靈巧。

平夢彤和莫嫣然也都換了新的長裙,兩人同樣不著粉黛,清新秀雅,各有風姿。

隨著三女朝姬辰天走來,也讓為數不少的十多人側目留意,也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姬子,聽說祖山的四位同輩高手都是你的朋友,是真的嗎?」莫嫣然也突然問道,似乎yu言又止。

姬辰天朝詩靈微微一笑,對莫嫣然回道:「你是說姬晨慶他們四人嗎?當然是我的朋友!」

「那,想必姬子也知道十位諸子從他們四人手中奪走妖王名號的事,不知姬子會如何處理?」莫嫣然最終說了出來,又補充一句:「姬空聖其實是我表哥,最近聽說他們四人都閉關了,不知道是真是假?」

這件事情,當初姬辰天從姬元壽口中得知,本就對端木家心存恨意的姬辰天,更是怒火升騰。好在三個月時間的調整,讓他能夠控制自如自己的情緒,但是這件事始終都要解決。

至於莫嫣然竟是姬空聖的表妹,這倒真的讓姬辰天有些驚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