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而易見,使用七寶妙樹要刷秦浪的正是西方二聖之一的准提道人。

秦浪心中又驚又怒,怎麼也未料到聖人真會出手。並且一出手竟是使用這等威力奇大的先天靈寶。

最重要的是。一道恐怖的氣機將自己鎖定。連身體都無法彈動。

「該死的准提,太無恥了,不僅偷襲。而且還將我定住,這是一個聖人所為么?」秦浪心中咒罵,身軀顫動不已,已怒至癲狂……

就在七寶妙樹快要刷到秦浪的腦門時,一道嬌俏的身軀擋在了秦浪上方——是觀音。

在方才的幾秒鐘里,如來的嘴巴無法念出滅佛咒,觀音戴的佛珠也就恢復了鬆開狀態,整個人的精神也振奮了起來。

觀音見秦浪遇險,竟是毫無猶豫的閃身,欲為秦浪擋下這致命一擊。

「不要——」

秦浪嘶吼一聲。目眶欲裂,心中怒火熊熊燃起,同時僅有一個念頭——觀音,你不許死!

七彩光華剎那便刷中了觀音,只聽到『噗』的一聲,觀音身上的金光一閃即逝,七彩的光華也瞬間消失,而觀音的身子則軟軟的飄下。

怒極的秦浪一下掙脫了鎖定自己的氣機,將觀音接住,卻發現觀音的頭髮在逐漸花白,那柔嫩如極品綢緞的皮膚也在快速乾枯。

秦浪怔了一怔,鼻子登時發酸,問:「觀音,你……」

「叫我娘子。」觀音輕聲要求,她的聲音依舊動聽,透著柔和安逸。

「……」秦浪狠狠的咬唇,他的眼圈發紅,道:「不,我要你活下去,不許死,你還沒有和我談過戀愛,怎麼可以這麼草率的死去?」

觀音輕笑著:「相公,對不起了,我的佛體已碎,是個真真正正**凡胎的普通人了。我的壽元早已經盡了,且被我透支了許多年,我想自己可能會剎那魂飛魄散、灰飛煙滅。現在還能和相公說話,實在是個奇迹。」

秦浪感知到體內的神力在迅速的減少,已經明白了是神力在維持著觀音的生命。

以著這種速度,不出三分鐘,神力便會消耗殆盡……

「該死的!」

秦浪心中咒罵,要怎樣才能令觀音重新活過來呢?

增加壽命!

心中冒出了四個大字后,秦浪的目光一動,西遊中可增加壽命的有那些東西呢?

「對了,有人蔘果,有蟠桃。」

秦浪立即有了目標,可現在只有三分鐘左右的時間,自己怎麼趕得及呢?

先不提自己不知道鎮元大仙住在哪裡,光說自己要到達那兒需要的時間,就超過三分鐘……

至於天庭的蟠桃園,自己也不知道位置,找過去的話,三分鐘的時間也不夠呀。

尼瑪的,這神話世界幹嘛要這麼大呀?

如果是地球的話,自己一秒鐘之內,可以到達任意地點。

三分鐘!

只有三分鐘了,觀音的壽命只有三分鐘。

秦浪明白,如若三分鐘內,自己沒有辦法為觀音延壽,那麼觀音就會魂飛魄散——因為觀音已是個凡人,可她卻活了許多年,天道不容,自然是灰飛煙滅。

看著懷中的觀音,秦浪發現她戴的佛珠已經消失了。略微思考了一下,秦浪有些恍悟,一定是佛珠中的那道聖人之力擋住了七寶妙樹的一擊。

七寶妙樹並非是准提道人親手使用,而是准提道人遙控著的。

也便是說,聖人並沒有親手拿著七寶妙樹對秦浪發出攻擊,而是遠程遙控著自己的法寶對秦浪發出攻擊,同時用氣機鎖定住秦浪的身體。

正因為如此,七寶妙樹的這一擊,威力沒有達到聖人親自出手的程度。

也幸好這樣子,觀音戴的佛珠中蘊含的那道聖人之力,抵消了七寶妙樹大部分的攻擊,餘下的攻擊則是將觀音的佛體打碎。

秦浪明白,若真的是聖人親手拿七寶妙樹,刷中了觀音的話,觀音會剎那化為灰灰……

「怎麼辦?」秦浪的心中不住的自問,此刻的他既怒又怕。

怒的自然是准提會對自己出手,怕的是觀音就此死去,自己如何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這樣的女子死在自己的眼前?

此刻,如來又道:「妖孽,還不悔悟,更待何時?你與我佛有緣,若肯入我佛門,可為一方佛祖。觀世音菩薩也可重鑄佛體,迅速歸位。」

秦浪發現七寶妙樹已經無影無蹤,明白了准提道人已收手,看來是認為已經吃定了自己。

冷笑的看了一眼如來,秦浪恨聲道:「如來,你也太小看我了。」

說著,秦浪的身體中浮現了一條神龍,它咋一出世便迅速膨脹,幾息之間便已經膨脹到了萬丈來長,口中暢快的驚呼:「實在是太神奇了,這個世界的能量可真充足呀。」

在方才的剎那,秦浪想到了悟空的神龍,不同於雅典娜神力的願望衍生,神龍的能力是滿足願望——兩者的性質是不同的,願望衍生只是一種輔助的能力,比如激發潛力,還有提高速度,或是延緩觀音的生命流逝。而願望則是一種實質性的能力——傳說中的上帝,貌似就有了無所不能的能力,這種能力或許就是完全的願望之力。

秦浪催促道:「神龍,快點吧,我消耗了三成神力令你重新擁有了可以滿足一個願望的能力,觀音已經撐不過一分鐘了,現在就開始呀。」

「我要觀音長生不死。」秦浪直接對神龍道。

神龍搖頭道:「對不起,這我無法辦到,因為這個世界……」

秦浪可沒時間聽神龍的解釋,又道:「我要時光倒流,讓觀音回到她十六歲的時候。」

「唔……如果是僅僅她一個人的時光倒流的話,這我可以辦到。」神龍點了點頭,道:「我現在就滿足你的願望吧~」

……

突兀的,秦浪懷中的觀音剎那恢復了青春美貌,活脫脫的重新變成了一個花季少女。

奇迹發生的如此快速,令秦浪驚喜莫名,對著觀音的俏臉連親了數口,可換來了對方的一個巴掌。

「你、你這個登徒子,怎可如此輕薄本公主?」觀音臉兒絳紅,瞪著美眸。

秦浪哈哈一笑,霸氣無比:「被我抱住了后,你就只是個小女人,是用來寵愛的,所以要聽話。」

「啊——」觀音尖叫一聲,這才發現自己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抱在懷中,於是不斷的掙扎著:「壞蛋,快放開我,不然,我會叫父王抓你的。」

「唉~像你這麼善良的公主,還真是少見呢,你難道不應該讓你的父王殺了我么?」秦浪故作戲謔地問。

觀音愣了一下,實在有些搞不懂抱著自己的傢伙腦子裡在想什麼?

見到神龍滿足了自己的願望,秦浪開心不已,立即將神龍收回,同時用神力開闢了一個空間,將觀音扔了進去——他不希望觀音再受到戰鬥的波及與傷害。 孫悟空不但求玉帝查找此人的來歷,還先後求了李天王、哪吒,雷公、火德星君、黃河水伯、如來、十八羅漢等仙佛兩界眾多高手來相助。

不過這些人最後都沒有幫上忙。最後還是如來告訴弟子降龍伏虎,降龍伏虎兩羅漢又轉告孫悟空,孫悟空才知道青牛的來歷,於是去找青牛的主人太上老君。這才解了圍,過了關。

從這兒,秦浪得出了一個有趣的結論高層次的人的坐騎或者弟子的素質一般都比較高。

比如彌勒佛的弟子黃眉怪,太乙救苦天尊的坐騎九靈元聖等等,他們都像太上老君的坐騎青牛一樣,不喜歡殺人、吃唐僧肉。

青牛或許是沒有這方面的需求,他也沒有野蠻地直接用武力抓唐僧,而是採取有理、有利的手段,主要是引誘唐僧入自己的圈套所以,從道義上說,青牛並沒有多大的罪過。

「哈哈,青牛兄,再怎麼說,我也是受到聖人青睞的人,你不可以這麼對我吧。」

秦浪大笑幾聲,完全的不將青牛的聲色俱厲放在心上。

「小白臉,你以為拿幾位老爺來壓我,本牛就會放過你……」青牛聞言,大怒道。

「不敢不敢~」秦浪笑眯眯的搖著頭,又道:「不如你等我恢復元氣,咱們打一架如何?」

他這話不卑不亢,意思是自己根本就不害怕青牛。

「小白臉,本牛睡了幾萬年剛醒。還沒有好好動動身子骨呢,等你恢復元氣后,本牛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青牛拍著胸脯,發出了『砰砰』的響聲,同時答應了秦浪的挑戰。

「……」

秦浪鬱悶不已,敢情這青牛正好是剛醒過來,還不知道自己大戰准提聖人一事。否則的話,怎麼敢和自己宣戰呢?

被青牛小看,秦浪此刻也就不再鬱悶了,和牛一般見識幹嘛。

他望向了少女紅牛。輕聲道:「紅妹妹。你的胸部還漲不漲,要不要我喝奶,讓你舒服點兒?」

少女紅牛俏臉一紅,望著秦浪的目光含情脈脈。

老子就捨身取義了……」

青牛不爽的咆哮:「小白臉。你丫的當本牛不存在么。敢當我的面調戲我妹妹。」

「哥哥~」

女生外向的少女紅牛不依的叫著自己的哥哥。然後嘟起小嘴道:「哥哥,他已經是人家的相公了,你就不能把他當作妹夫么?」

「什麼。相公!」

秦浪失聲叫著,目瞪口呆的望著少女紅牛……

有木有搞錯呀?什麼自己又無緣無故的成為了人家的相公呢?

「無量他奶奶的天尊~」

秦浪心中咒罵,目光幽怨的望著少女紅牛:「你可是個天然呆美少女,應該是不諳世事才對,怎麼也知道要找相公呢?」

青牛也是震驚不已,怒道:「這個小子已經看光了你么?」

「恩~」少女紅牛俏臉紅紅的點頭。

「冤枉吶!」秦浪舉手抗議,道:「我只是想喝你的奶而已,結婚什麼的還沒想過呢,我認為咱們應該慢慢培養感情,之後……」

青牛面色陰晴不定,最後瞪著牛眼看著秦浪:「妹夫,我的妹妹就交給你了。你敢不要她,我立即就和你打……而且,你和我妹妹在一起后,每天想喝多少就能喝多少。」

威脅!**裸的威脅!

這就是神話世界么?老婆都不用自己找的,一個個都是倒貼過來的~

更奇葩的是,雙方都沒有結婚,就已經確立了夫妻關係中間的幾大過程:牽手,接吻,撫摸……等等都省略了。

秦浪一陣的欲哭無淚,不過還是深諳兵法之道,為今之計唯有先答應下來:

「好,一切都是為了每天喝上紅牛奶。」

青牛看望了自己的『妹夫』后,終於告辭而去,而秦浪終於喝上了紅牛奶……

秦浪敢肯定,這紅牛的奶的味兒,比他喝過的一切飲料都給力,僅僅喝了一口,秦浪就被沖的熱血沸騰,整張臉像是被蒸熟了一般,最後噗通一聲重新暈倒在地……

過了小半個月,秦浪體內雅典娜的神力終於恢復了一成,賽亞人的力量也恢復了三成。

他發現自己已經可以勉強的變身為賽亞神,至於變身為超一賽亞神,暫時還是無法辦到,估計藉助雅典娜的神力,激發潛力后,才有可能變身。

與准提聖人的一戰,秦浪獲益匪淺。不僅僅是由超四賽亞人猛升至賽亞神,最重要的是,整個人的心態也有了很大的提升,已經可以適應自己所擁有的龐大力量。

半個月來,秦浪都沒有見到過三清聖人,不過他也無所謂,反正有紅牛少女這個小娘子陪著自己。

秦浪也在這一天想到了觀音,自己將觀音丟入神力所開闢的空間后,就一直沒有打開過,也不知道觀音怎麼樣了。

想到這兒,秦浪立即打算將觀音放出來,可打開了自己開闢的空間后,卻發現裡面沒了觀音的蹤影。

「怎麼回事?」

秦浪面色大變、陰晴不定,小雞在他肩膀上仰起雞腦袋,慢條斯理道:「大哥,你當時用神力開闢空間的時候,四周的空間很不穩定,再加上你潛意識的要保護觀音。所以……」

「小雞,別賣關子啦,你只需說觀音在哪兒就夠了。」秦浪急切道。見到他這麼的著急,小雞也便不再多言,而是直接回答:「我估計觀音很可能進入了其它的世界中,很大程度上應該是進入雅典娜的希臘神話世界中。」

「……」

秦浪沉默了半晌,黑著臉確認道:「你說的是真的么?」

「當然。本雞無所不知,有八成的自信。」小雞肯定的回答,它笑眯眯道:「觀音去了哪兒,大哥你暫時還是別操心了,想也沒有用。」

「好吧,我明白了。」秦浪無奈的點頭,他怎麼也想不到觀音這個小妞一下子就從自己的手掌心逃走了,一時半會兒,自己還真無法再見到觀音了。

想到自己當時暴走後,爆發出百倍界王拳。令方圓億里的空間化為混沌。這也難怪觀音會穿越到其它的世界中……

這時,小雞叫道:「大哥,你的實力恢復的好慢呀,不如我們離開這兒。去天上地下好好的遊盪一番。順帶將原本預期要做的事兒辦完。」

秦浪聞言。頓覺頗為有理。

「對了,我原本就計劃著去鎮元大仙哪兒吃人蔘果呢!」

拍了拍自己的頭,秦浪想到就做。立即決定離開這個聖人福地了。

少女紅牛自然是緊跟了來,她已將秦浪視作最親近之人,並暗暗發誓要永遠相伴……

秦浪並未拒絕,有個小娘子貼身照顧自己,而且還能每天喝上紅牛奶,何樂而不為呢?

兩人說走就走了,根本就沒和太清聖人老子打過招呼,不過想來聖人已經默許。

「瞬間移動!」

秦浪一把將少女紅牛抱在懷中,直接用起了瞬間移動。

……

大雷音寺中,高坐上首的如來正教誨下方諸菩薩和羅漢。

但見到金色蓮花朵朵紛飛,聲聲梵音醉人心魄,隱隱約約可見萬千祥和極樂世界。

就在諸佛沉浸入這片虛幻唯美的世界中,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