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錦胡亂抹著眼淚,「我不哭,我再也不哭了,你疼不疼?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看她孩子氣的可愛模樣,司厲霆輕笑一聲,「看到你我哪裡都不疼了。」

他伸手輕輕給她擦拭著眼角的淚水,「都已經是當媽的人了,怎麼還是和過去一樣愛哭?」

不管她在外面如何兇狠,在他身邊她永遠是那個天真無邪的大孩子,喜怒哀樂他都能清楚的感覺到。

「就是在車裡撞了幾下,沒受太大的傷,休養一段時間就好了,你男人沒有那麼弱。」

顧錦撲到他的懷中,「還好你沒事。」

司厲霆回抱著她,「我不會有事的,還有你和錦諾,我怎麼能有事?」

淚水潤濕了他的襯衣,這是喜悅的淚水,再多的錢,再大的權勢也不如生命重要。

當司厲霆倒下的瞬間,顧錦當時都快瘋了,她完全不敢去想象,如果司厲霆真的出事了,將來她會變成什麼樣子。

「好了,老婆乖,別哭了,哭得我心都要碎了。」

明明是他受了重傷,最後來安慰顧錦的人也是他。

「厲霆哥哥,你一定餓了吧?」

「是有些餓了。」

「你等等,我馬上就去給你準備。」

見司厲霆沒有受太重的傷,顧錦也鬆了口氣,這大概是最好的結果了。

本來好好的一頓燭光晚餐,最後變成了在醫院用餐。

兩人都以為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然而此刻卻是傳來另外一個壞消息。

「厲霆哥哥,小心一點,湯很燙。」顧錦溫柔的吹著湯,將司厲霆當成了一個孩子那般。

「蘇蘇,我又不是孩子,沒那麼嬌氣的。」嘴上雖然是這麼說,其實他心裡倒是很享受顧錦這個樣子。

上一個她這麼對的人還是寶寶,司厲霆才不會說他對錦諾都有些吃醋。

司厲霆和顧錦的手機同時響起,顧錦這邊是唐茗打來的電話。

從時間上來看,他應該還沒有到家才是,為什麼現在給自己打電話,難道是出事了?

不怪顧錦現在動不動就覺得是出事了,事實上她和司厲霆兩人都已經怕了。

接通電話,唐茗著急的聲音傳來:「錦兒,不好,出事了!」

「出什麼事了!」之前顧錦只是為了以防萬一,特地讓小竹坐唐茗的車回去,為的就是掩人耳目。

手中的湯碗落地,滾燙的湯灑在了她光潔的腳背,然而顧錦卻感覺不到一點疼痛。

「抱歉,錦……」唐茗的話沒有說完,電話那邊已經沒有了聲音。

「茗哥哥!」

司厲霆這邊接到了他的人消息,此刻再也顧不上那麼多,他拔掉手背的針管。

錦諾絕對不能有事!

「厲霆哥哥,你要幹什麼?你身體還沒有恢復,不能亂動。」

「蘇蘇,錦諾出事了,唐茗的車子被人別開撞到護欄,孩子被搶走了。」

「就算是錦諾出事,你也不許亂動,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靜養!」

司厲霆雖然沒有受致命的傷,他的肋骨卻斷了一根,還引發了舊傷。

就算死不了但也不能隨便亂動,這樣很容易出事的!

「蘇蘇,那是我們的孩子!」

「我知道,但你是我的丈夫,這件事交給我,你不許踏出醫院半步。」

「不可以,蘇蘇,要是錦諾出了事……」

「那你也得呆著,我不想失去了孩子還要失去你,黑契。」

「在。」

「你負責看著他,要是他踏出醫院半步,我惟你是問。」

此刻的顧錦身上已經沒有在司厲霆面前的柔弱,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孩子被人抱走,至少她可以肯定孩子暫時沒有生命危險,否則那些人犯不著大費周章抱走孩子。

而司厲霆身體正是需要靜養的時間,他要是亂動才是最危險的。

「蘇蘇!」司厲霆早就知道她暗自雇傭了雇傭兵,多一層人多一層安全。

他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她居然會利用這些雇傭兵攔住自己。

「厲霆哥哥,我知道你很擔心,你自己已經受傷,我不可能讓你再出去加重傷情。」

「太太,現場有我們的人,黑鷹,你直接聯繫他了解具體情況。」

「看好他。」

顧錦沒有回頭,大步流星離開。

厲霆哥哥,你守護過我那麼多次,這一次換我來保護你們!

聯繫上黑鷹,從黑鷹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唐茗的車子停下之後出現了一伙人來爭奪孩子,於是雇傭兵和司厲霆的人同時第一時間出來和那伙人火拚。

就在幾方人馬交手之時,孩子被人悄悄被抱走不知去向。

唐茗因為撞擊頭部暈了過去,小竹抱著孩子不撒手被人打暈,現在兩人已經送往了醫院。

顧錦到達現場的時候已經被交警保護了現場,黑鷹站在她身後。

「太太,對不起,我們沒有保護好小少爺。」

「我要這條路段所有的監控,至於道歉的話留著將來說。」

顧錦現在整個人都陷入了巨大的疑惑中,除開自己和司厲霆的人,那麼就有兩伙人來搶奪她的孩子。

她究竟招惹了誰?對方居然要拿她孩子下手?

是愛麗絲么?

「太太放心,我們的人已經黑了這段路的監控,你隨時都可以看。」站在路口,顧錦捂著自己的胸口,諾諾,你一定不要有事,媽咪會救你出來的! 洛汐本來很有自信,此刻對上林均那雙冷靜得過分的眼神她就覺得有些心虛。

彷彿他的眼睛一眼就看透了她的想法,他一個感情白痴,從來沒有碰過女人的愣頭青會知道?

怎麼都覺得不太可能,是自己做賊心虛吧。

她抬起頭斂去眼中的複雜,裝作喜出望外的樣子,「真,真的?你真的要我當你的女朋友?」

「如果我真的對你做了那樣的事情,對你負責也是應該。」林均再三強調如果。

他其實是在給這個女人機會,她要是知難而退自己也就既往不咎。

不過她要繼續這麼下去,那就不要怪自己了,任何人都不能動帝凰。

她低下頭一臉嬌羞的樣子,「我,我願意當你的女朋友,那個……均哥哥,在飛機上的時候我就有點喜歡你,所以我才會纏著你。」

換做其他男人早就去疼她愛她,哪裡還會思考那麼多。

為什麼林均會被司厲霆給看中,那就是他有著一個和計算機一樣的大腦。

不僅記憶力很強,而且是理智到了極點的人。

當然司厲霆從前也是這樣的機器怪,曾經他是個王者,直到後來遇到了顧錦……

林均並沒有對這個女人動心,司厲霆擔心他找不到老婆也不是白白擔心。

這些年來林均把所有的時間都奉獻給了工作,以至於他對女人一點興趣都沒有。

彷彿除去工作之外的事情對他來說都是浪費時間的,女人哪裡有工作好玩?

洛汐在他面前所有的偽裝林均都看得清清楚楚,彷彿在看戲一樣。

從頭到尾他都只把自己當成一個觀眾,既然是觀眾又怎麼會把自己帶入進去動情?

洛汐顯然是太過於高估了自己的魅力,不是她段位太低,而是她面對的就是一個機器人。

「把你的護照給我,然後半小時后離開出發去機場。」

林均掀開被子下床,快步去了浴室洗漱,留下一頭霧水的洛汐,這個男人是不是冷靜得太過分了!

這明明就是自己想要的結局,可為什麼她覺得這麼奇怪?

好像一切都太容易了一點,不過林均的眼中沒有一點慌亂,更沒有愛意。

她有一種感覺,明明是自己設下的局,但好像把自己給套進去了。

三分鐘后林均裹著浴巾出來,發現她還坐在床上發獃,他有些不滿的看著她。

「東西。」

「你,你要我護照幹嘛?」洛汐這才回過神來。

「買機票回國,我是你男朋友,該我來買。」林均一副公事公辦的口吻。

洛汐裹著一張毯子起身,「我和其她女人不同,我經濟獨立,你告訴我航班號,我自己去買。」

「隨便。」

說著林均已經拿出手機開始購買回國的機票,洛汐從背後環住了他的腰。

神魔因果 感覺到他身體一僵,林均眉頭緊緊皺起,卻聽見洛汐溫柔道:「幹嘛這麼著急回去?」

「boss召我回去。」林均故意在她面前提起司厲霆,如果她是為了司厲霆或者公司來的,她一定會感興趣。

他被家人欺騙是因為相信親人,也沒有太多時間去查證,並不代表他是真的蠢。

如果他真的笨,也不會被司厲霆委以重任。

「boss?你老闆是誰啊?看你這麼冷冰冰的,你老闆肯定也很冷吧。」

林均的眼神亮了亮,果然魚兒咬著餌上鉤了。

「回國你就可以見到。」

「均哥哥,你從來都沒有給我提過你的事情,我看你說話做事都很乾凈,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林均開口淡淡道:「我也不知道你的任何事情。」

「我就是一個剛畢業的學生,能有什麼好說的,還是說說你吧,你是不是很厲害呀?

這樣的話我就賺了,找到這樣一個厲害的男朋友。」

她天真的樣子很容易蠱惑男人,林均只是簡單回了一句:「你還有二十五分鐘,我不喜歡等人,我機票已經訂好。」

「啊,你等等我,我馬上就訂,而且還要洗個頭洗個澡,化妝,二十五分鐘不夠啊。」

「二十五分鐘后我在大門等你,來不了我就離開。」

他倒是想要看看她葫蘆里賣得什麼葯,林均有條不紊的收拾著自己的東西。

用不著二十五分鐘,他一共只花了十五分鐘就去了大廳退房。

這裡面光是收拾土特產就佔用了他足足三分鐘的時間,想著他買的那些土特產,不知道老闆會不會喜歡?

其他人看到他嘴角淺淺的笑意,還有眼中的期待,絕對會以為司厲霆才是他的真愛。

司厲霆比真愛還真,已經成為他心中神一般的存在。

看了看錶,時間到,女人還沒有出來,他起身提起箱子離開,沒有一點猶豫。

他知道就算自己不主動,女人也會繼續黏著他。

剛剛走出大廳就聽到後面傳來女人的聲音,「均哥哥,等等我!」

一轉身,看到女人提著三個超大號鐵皮箱,背上還背著一個背包,挎著一個斜挎包。

林均無語,她的真實身份是代購?只來了半個月,她是打算把馬爾地夫所有東西都搬走?

「你這個沒良心的,多等一分鐘都不願意嗎?」

「我不喜歡不守時的人。」林均冷冰冰道。

「我,我就慢了幾十秒,你也太絕情了。」

林均沒有答話,而是主動給她分擔了兩個箱子,「走。」

跟在他身邊,洛汐莫名有一種安全感,林均已經預約好了司機在門口。

由著他給自己搬行李,他雖然冷漠,但好像真的是在做男朋友做的那些事情。

坐在他身邊,洛汐不停在他耳邊叭叭叭,反正她也習慣了男人只聽不答,她甚至懷疑他就是左耳進右耳朵出。

「這裡好漂亮,我們結婚度蜜月的時候也來好不好?」她天馬行空的找著各種話題。

林均仍舊沒有回答,她也沒奢求他回答,反正她只是為了目的來接近他,又不是真的要和他結婚。

就這麼想著,一條手突然伸過來攬住她,還沒有等她反應過來,下一秒車子一個急轉彎。

他提前抱住了她,以至於她的身體並沒有被甩出去。

這一瞬間洛汐心裡在猛跳,她小心翼翼抬頭,林均並沒有看她,她只看到他線條硬朗的下巴。

這個男人……好像有點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