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家的家業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沒有了,他還沒有繼承大統,怎麼爹爹就被貶為庶民了。

只是,白柔心中卻很是通透。

聖旨的意思很是明確就是把生殺大權都交給了顧西川和戰東耀,足矣見得皇帝對她們的重視,可是一旦是交給了她們,那麼她們還有活命的機會嗎?

一想到這裏,白柔心中一陣悲傷。

沒有想到,自己聰明一世,處心積慮最後還是輸給了顧西川,徹徹底底地輸了!

顧西川看着一個個面色蒼白的人,她清了清嗓子,看着她們道:「皇帝的聖旨你們也都聽得見了,聖上讓我來處理這些事啊,那麼我就親自來宣告你們的結果吧!」

眾人嘩然卻不敢多語。

是啊。

現在的顧西川可是皇帝親自命令的人阿。

而她們卻只是一群卑賤之人。

顧西川清了清嗓子,看着跪在她面前的這群壞人,她低聲而又有力地宣告道。

……

「顧綿綿,罪大惡極處死!」

「顧青松,欺人太甚,處死!」

「白柔,心狠手辣,傷及無辜,處死!並且頭懸城池,以警示後人!」

「顧倩倩,卑鄙低賤,處死!」

……

母女四個人通通處死,而且白柔還要斷頭公示,一想到這些處罰,所有的人都冒了一身冷汗。

尤其是倖免於難的老爺更是難以相信這麼狠心的處決竟然是出自自己最和善的女兒口中說了出來的。

「西川……綿綿、倩倩、青松。這些可都是你的弟弟妹妹阿,你怎麼可以忍心把她們處死阿,你讓你爹爹怎麼活阿……」

老爺開口說道,老淚縱橫。

「等一下,我還沒有說完。」顧西川卻面無表情,對於這些悲傷的結局,她只是覺得內心無比舒服。

「而且這四個人屍體不許入土,要扔在亂葬崗裏面被野獸吃掉。呵。好了,我說完了。」

老爺,依舊是嘴裏呢喃道:「西川,求你了,她們可真的是你的弟弟妹妹阿,以前就算是有再多的不公平的事情,也不至於如此阿,你讓爹可怎麼辦阿?」

顧西川看着這一幕,面無表情。

她只是覺得或許她可以更為嚴厲幾分。

「怎麼辦!你想怎麼辦!你能怎麼辦!」

顧西川冷笑一聲邪魅地看着他道:「當然是親眼看着她們一個個被處死,然後從新回到你卑微低賤的生活之中。」 在幫植物蛋澆了靈液后,江瀾就回到了幽冥洞。

以前都是他跟植物蛋一起在幽冥洞。

現在又只剩下他一人了。

沒有辦法的事。

如果植物蛋繼續待在幽冥洞,不用多久,就會變成小壞蛋。

好不容易養個植物蛋,他不打算就這樣養沒了。

回到幽冥洞的時候,他能感覺到,幽冥氣息更加重了。

不過對他沒有任何傷害。

唯一需要在意的,是防止心魔出現。

「先看看神女圖冊。」

準備修鍊前,江瀾需要弄清楚神女圖冊的準確效果。

盤膝在地。

內觀腦海。

神女圖冊如在眼前。

這次江瀾能感覺圖冊已經激活,隨時都能使用。

心念一動,圖冊開始翻開。

上次圖冊中並沒有神女的存在。

現在敖龍雨進入了瑤池,成為了瑤池神女,圖冊也隨之激活。

這就說明,圖冊內部應該發現了變化。

這變化極可能是敖龍雨在瑤池中。

至於具體是什麼情況,他要看過才知道。

圖冊開啟,出現的還是之前的瑤池。

那一片無波的湖面。

不過沒有敖龍雨的身影,江瀾把目光放在其他地方。

隨後才岸上看到了一條雪白色的龍。

很小。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敖龍雨吧?」

「跟上次出浴圖看到的如出一轍,而且也沒大多少。」

「她,該不會沒成年吧?」

可是人形的敖龍雨,一點不像沒成年的樣子。

不是長的成熟,而是看起來就是個妙齡少女。

修長的大腿,該有的一點不少。

是有些青澀,可絕對不是小孩。

隨後江瀾搖頭。

龍族的生長周期他沒怎麼了解。

隨後他便開始試著使用瑤池神女圖。

這是共享媒介。

能夠共享瑤池的機緣。

是崑崙凝聚在瑤池的萬物精華。

只是江瀾探查之後,發現瑤池中的機緣幾乎沒有。

這有些不對。

「是因為剛剛有神女,還未凝聚,還是被用完了?」

江瀾一瞬間想起了自己身上的珠子。

那貌似聚聚了很多的瑤池中的精華。

「再觀察一陣吧。」

這件事沒辦法確定,不過後續凝聚的萬物精華,雖然在瑤池,但是有一部分會直接進入瑤池神女圖。

所以哪怕後續修鍊,也不會被發覺。

合上瑤池神女圖,江瀾便開始修鍊。

現在的他,一天不修鍊,就是在浪費一天資源。

幽冥入口的爆發就這麼幾年。

錯過了他就要等下一個百年。

而且現在還有敖龍雨送的珠子。

這珠子是個棘手的東西。

他也需要儘快吸收。

至於第九峰。

等三五十年在出去吧。

這幾年他師父應該也不會輕易讓他下山。

如果要歷練…

再去抓幾隻冰蟬吧。

沒有了其他想法后,江瀾便安心修鍊,同時藉助幽冥氣息,跟瑤池的萬物精華,讓他修鍊的速度加快了非常多。

更別說還有簽到所得的資源。

三年之後。

原本在修鍊的江瀾,突然聽到了聲音,這聲音彷彿從無盡深淵中傳出。

聲音出現的剎那,他居然有一種墮入九幽的感覺。

這一刻江瀾保持本心,運轉修為。

一步步的從這深淵中往外走。

他沒有回頭,保持平靜,緩慢的前進。

他看不到任何東西。

彷彿因為世界的黑暗,讓人有一種失明的感覺。

黑暗,是最為容易影響本心的東西。

不過江瀾沒有在意。

他步伐穩定,心神合一,一步步往前,一步步走脫離深淵。

「為什麼不回頭看看呢?」

「或許你走的路本就是錯的。」

「你以為你在脫離黑暗,可實際上你在走向…無底深淵。」

「不回頭,如何能夠清楚自己走的一步步路。

是對。

還是錯。」

虛無的聲音,能在人的腦海中編製出語言。

瓦解人的心神,讓自己產生懷疑。

江瀾未曾理會。

幽冥囈語。

無處不在。

這次只是一不小心被入侵了而已,以往對方根本不可能出現這種級別影響。

腳下的路是否正確。

在沒有走到盡頭之前,誰又能確定呢?

為什麼要去質疑?

這不就是本就存在的問題嗎?

江瀾一步步往前,邁著步伐未曾停下。

一縷光芒,在這一刻刺破了黑暗。

而江瀾在一步步的走向光明。

看似行走了許久。

而在現實中,不過瞬間即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