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楠從她的長靴裡面摸出了一把匕首,刀鋒上面跳躍著冷光,楊眉咽了咽口水。

本以為撞車就算是誇張了,誰知道她這麼狠。

「你,你要做什麼?」

周瑤也不顧身體的虛弱,感覺到危險來臨,趕緊朝著後面退去。

「做什麼?」顧安楠抓住她的手指,「來,告訴我,你是哪一隻手將穆七推下湖的?」

「我沒有推她,是她自己腳滑,天色又黑,一時不察才跳下湖的。」

「是么?好端端的她怎麼會跳下來?」

也許是看到那刀尖的冷光,周瑤怕極了,趕緊開口:「真的不是我,是,我承認我是討厭她,她那麼優秀,還搶走了我的男朋友。

見她一個人回宿舍,我就上前找她理論,還恐嚇了她,但我真的沒有打算傷害她。

我只是,只是想要嚇嚇她,讓她離我男朋友遠一點,我也沒想到會出那樣的事情。」

「是么,沒想到?那你有沒有想到今天發生的事情?」

顧安楠的刀在她面前晃來晃去,周瑤嚇得瑟瑟發抖,她覺得面前這個女人是絕對能做出極端的事情。

「你不是穆七,你究竟是誰?」

「我當然不是穆七,我是她姐姐,告訴你,我可沒有我妹妹這麼好的脾氣。

我這人沒什麼好的就是比較護短,你傷了我妹妹,我可不會放過你。」

「她是你妹妹……」

怪不得這兩人長得一模一樣,性格卻是天壤之別。

顧安楠冷冷一笑,「你知道得太晚了。」

當楊眉踏出宿舍時,她的背後已經被冷汗浸透,這個女人好厲害!!!

同時她只有一個想法,不要招惹穆七,穆七不可怕,可怕的是她周圍的人。

想必周瑤經過今天的事情,以後再也不敢招惹穆七,別說是招惹,連提到這兩個字怕都是她一生最怕。

「誒,眉眉你怎麼了?怎麼無精打採的?」

耳邊傳來穆七熟悉的聲音,楊眉一轉頭看到身穿白衣的人。

「小七?」

見慣了顧安楠的野蠻和粗魯,突然見到穆七還有點不太適應。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這麼心不在焉?我叫你好幾聲你都沒反應。」

「沒,沒什麼。」

想到顧安楠臨走之前的叮囑,她也沒多說什麼。

「小七,你身體好了嗎?」

重生之逆襲影后 「嗯,早就好了,你真的沒事?要不要我陪你去醫務室?」

「不用不用,我挺好的。」

那一天起,學校就傳開了一件事,穆七是個雙面性格的人,脾氣很暴躁,家裡很有錢!

追求穆七的人也慢慢變少了,誰也不想像秦辛那樣被暴揍。至於周瑤就消失了,好些天沒來學校,據說是在宿舍吃壞了肚子要洗胃住院。 顧安楠開豪車相撞的視頻也在網路上廣為流傳,就連國內的顧錦都無意中在網路上看見。

「厲霆哥哥,你快來看看。」

「怎麼了?」

「安楠這個小壞蛋居然鬧得這麼嚴重,你看這個視頻點擊量好高,這不是小七的學校嗎,她去幹什麼了?」

「誰知道她幹什麼,反正就是一個小瘋子。」司厲霆和顧安楠從來就不對盤。

「說不定是小七出什麼事情了,安楠雖然胡鬧,但也不至於跑人家學校大鬧一場,她向來護短,我去問問出什麼事情了。」

對於這兩個妹妹的性格顧錦摸得很透,小七太過溫柔,安楠又很暴躁。

不只是顧錦,就連遠在另外一個國家的顧南滄都看到了這個視頻,立馬聯繫了顧安楠。

「哥,沒什麼,不過就是一個不知死活的女人欺負了小七,已經被我收拾過了。」

「小七怎麼了?」

「不小心被人推下湖。」

「什麼!!!被人推下湖?還有這樣的事情,我馬上過來。」顧南滄掛了電話。

「哥,喂,哥,我話都還沒有說完呢。」顧安楠有些無奈,這人怎麼回事?

她打了個哈欠,算了,隨他去吧。

穆七的生活消停了兩天,之前被揍得鼻青臉腫的秦辛終於露面。

「學長,有事嗎?」穆七看著攔著她的人,經過兩天的休養,身體倒是好得差不多了,就是臉上還有些受傷的痕迹。

「穆七,難道你就沒有一點懺悔?」

「對於你的傷勢我很抱歉,我姐姐性格衝動,給你造成的不便請理解。」

穆七的道歉並沒有換來他任何原諒,反而得寸進尺。

帝鳳-鳳飛於天 「你真的覺得很抱歉?」

雖然穆七很討厭他的作風,有一說一,顧安楠不分青紅皂白就將他打成這樣穆七也有些於心不忍。

「是,不管怎樣我姐姐也不該無緣無故的打人。」

「好,既然你有這樣的想法,那我就直說了。」

穆七疑惑的看著他,「什麼?」

秦辛朝著她遞過來一張房卡,「對於你的錯誤有一個方式可以彌補,今晚我在酒店等你。」

酒店兩個字讓穆七反應過來,「你,你的意思是……」

「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那天秦辛就發現穆七是一個很好捏的軟柿子,想要這麼放棄他還真是有些不捨得。

「如果我不呢?」

「那我就會以上次的事情追究你,反正所有人都知道那天的人是你,你就等著被學校開除,我知道你很想上學,你不會想被開除吧。」

穆七看到他醜陋的嘴臉,她突然理解顧安楠了,因為就連她這樣好脾氣的人都想要打秦辛。

當然穆七隻是溫柔,並不是真的傻。

她接過房卡,秦辛有些激動,「你答應了?」

穆七沒有說話,她能答應了才怪,她只是想到穆塵說的那句話。

「我知道你低調不願意惹事,所以我不會出手干涉你的生活,但並不代表你可以被人任意欺負,一旦觸怒到你,你就告訴我,我會替你擺平。」

穆七覺得現在是到了告訴穆塵的時候,她只想安靜的呆在學校讀完幾年。

秦辛顯然就是打擾她平靜生活的攔路石,到底是穆南樞和顧柒的孩子,她也不會傻到真的去。

斗羅大陸里的修真者 見穆七離開,秦辛以為她是不好意思,追在後面說了一句,「今晚八點,我準時等你,不見不散。」

今天是她回家的日子,她能去才怪。

又到了穆塵來接她的日子,穆七在老地方等待,楊眉挽著穆七的手,打算周末在穆七家裡玩。

兩人正有說有笑,一輛陌生的車子停在兩人面前。

「穆先生難道又換成了?小七,你家裡究竟多少輛車啊?」

穆七搖搖頭,「我也不知道,畢竟我從小到大出門的次數也沒有幾次。」

車門打開,一道修長的人影出現,下來的人並不是穆塵,而是顧南滄。

「小七。」顧南滄一把抓住了她。

楊眉看呆了,這個英俊的男人是誰?怎麼和穆七這麼親昵的樣子。

「哥……」

一聲哥楊眉才反應過來,原來這個男人就是她曾經提到過的大哥。

這一家子的基因也太好了,見過顧安楠和穆七一樣的面容,顧南滄和她們並不太像,卻也是特別出類拔萃,長相英俊。

「小七,你怎麼樣?我聽安楠說你落湖了。」

顧南滄聽風是雨,馬上就從國外飛來,見到穆七完好無損才放心。

「哥,那都是幾天前的事情了,你看我像有事的樣子嗎?姐姐怎麼沒有和你說清楚呢?」

顧南滄汗顏,倒不是顧安楠沒有和他說清楚,而是他就聽到小七落水就掛了電話,急急忙忙趕了過來。

「沒事就好,哥不是擔心你身體太差著涼受不住么。」顧南滄揉了揉她的腦袋,「既然來了,過幾天就和我一起回美國,外公想要見你。」

三個丫頭就只有穆七還沒有回去過,之前是因為穆七的身體不太好,暫時不敢讓她長途跋涉勞累,這段時間已經恢復得不錯,也就可以回去看看了。

位面無限重生 「好啊,我也很想見見外公呢,每次只是接通視頻,外公見我一次哭一次。」

「人老了,又知道你過去的經歷,外公是心疼你,之前一直在我耳邊念叨著要早點見見你。」

穆塵的車子也到了,見到顧南滄在這邊,他和穆七的事情暫時還沒有和大家說。

「顧少。」兩人點了點頭算是招呼過了。

楊眉站在一旁有些尷尬,「小七,我還是改天去你家吧,今天有點不太合適。」

好久沒有和顧南滄相處,穆七也挺想念這個親哥哥。

「好,我改天約你,不好意思。」

「那我先走啦,拜拜。」

楊眉回頭看了一眼那顏值逆天的幾人,果然優秀的人身邊也都是同樣優秀的人,像是她們這樣的人才是一個世界。

真好,小七有這樣的家人。

穆七好不容易才見到顧南滄,就選擇乘坐顧南滄的車子。

「對了,安楠說推你那個女人怎樣了?」

顧家的人都很護短,顧安楠是一個,顧南滄一樣,妹妹雖然沒事,傷害妹妹的人也逃不了。

「哥,周瑤已經被安楠姐姐給弄進醫院洗胃去了,當晚的事情和她無關,是我自己不小心失足掉進去的。」

「為什麼她會找你麻煩?」

見哥哥實在擔心,穆七隻好將當天發生的事情再說一遍,提到秦辛,顧南滄眉頭緊鎖。

「他後來找你麻煩沒有?」

「被姐姐打了以後,他有幾天沒出現,今天出現就給我遞了一張卡,讓我晚上去酒店找他,不然就讓學校開除我。」

說到這裡穆七也很無奈,顧南滄一腳急剎,「你說什麼?那個混蛋要你去找他?」

「是。」

「房卡給我,我好好會會,看看這個世界上還有這樣無恥的人。」

「也好,哥哥幫我擺平這件事吧,免得以後他還要來糾纏我。」

想著顧南滄溫柔,一定比穆塵下手要輕點,穆塵知道了秦辛也就完了。

穆七隻想給他一個教訓,讓他不要再來糾纏自己,並不是想置秦辛於死地。

「好,交給我了。」顧南滄溫柔一笑,只是眼底泛著幽冷的寒意。

敢欺負他妹妹,想得倒是挺美的。

秦辛開心得不行,穆七拿走了卡也沒有拒絕,想來應該是同意了,終於等到了今天。

他早早就到了酒店洗漱,並換上了浴袍,想著身材面容絕佳的穆七,心裡就有些難耐。

「咚咚咚……」耳邊傳來敲門的聲音,秦辛開心極了,來了。 經過歲月的洗禮和變遷,很多事情也許都會發生變化。

那猶如魔鬼一般的聲音卻是在經年腦中經久不散,當聽到這人的聲音,經年下意識身體抖了一下。

他們的出現喚醒了經年內心深處最可怕的噩夢,她怕。

阿才感覺到了她敏感的情緒,將她帶到了自己的懷中。

「小年別害怕,我在。」

悠悠也很害怕躲到了阿才身後,幾個卑劣粗糙的男人就那麼旁若無人走了進來。

畢竟經年和悠悠的外貌太過於出色,肯定是小鎮上的人傳開她們回來的消息。

這讓當年的幾個禽獸男人又找到了機會,當年他們只染指了經年一個人。

本來是想下次再對悠悠下手的,沒想到姐妹兩人當晚就逃走了。

這小鎮上的女人又怎麼比得上她們,一聽說她們回來,男人們甚至打起了主意,這次要將她們永遠鎖在這個小鎮供他們發泄。

幾人如今已經是中年大叔,山裡的人因為風吹日晒做農活比起城市裡的人老得更快。

但依稀可以辨別清楚誰是誰,中間那個人一說話經年就會一抖。

「是他么?」

阿才的眼中掠過一道冷意,就是這個男人無情奪走了經年的第一次,那幾人則是火上澆油,給當年還是小女孩兒的經年烙下一個又一個傷疤。

他心裡很疼很疼,恨不得自己沒有早點遇上經年,在她最無助的時候救她出火海。

這一次為什麼要來,除了看看有沒有她們父親留下的線索之外,阿才心裡咽不下這個口氣。

即便是經年不會提出過來,阿才也不會放過這群禽獸。

正好剛到小鎮這群禽獸就自動送上門來,來得正好,他就不用花費時間一個一個去找了。

「喲,我說你們怎麼敢回來了,原來是帶了一個小白臉靠山。」

「哈哈哈,就這樣的小白臉,我一個打十個。」

「經年,悠悠,你們長大了可更漂亮了。」男人的眼神放肆在她們身上來回打量。

在他們眼裡,阿才瘦瘦高高又只有一人,怎麼是他們的對手。

好歹他們一個個都是每天做農活的漢子,對付這種文弱書生太平常不過。

「你們還有沒有王法!」悠悠從阿才背後探出腦袋吼了一聲。

柔柔弱弱的她本來就不會罵人,這一句話就算是生氣了。

她的話沒有給幾人留下任何心理陰影,一個個還哈哈大笑。

「小悠悠,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天真呢,王法?我們這個貧窮的小鎮誰會管?我們就是王法!」

平時冷漠的經年在這些男人面前因為以前的陰影,她一句話都不敢說,緊緊抓著阿才的衣服。

阿才沒有和這些男人廢話,他將經年和悠悠推到屋內。

手指輕輕帶去經年眼中的淚花,「乖乖呆在裡面,我沒讓你們出來不要開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