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沐低頭察看著他的傷勢,從隨身的小背包里掏了一下,實則從空間里取出藥粉來,小心替他處理好傷口。

魚寧一動不動站在那裡,很是順從地任由她處理傷口,一句話也沒說。

顏沐動作很快,心裡也有點焦灼。

主要是她之前見閆慈等人都去追肇事者,不知道追上了沒有,是一個怎樣的情況。

畢竟剛才那一下子,非常蹊蹺!

「為什麼救我呢?」

就在顏沐快要處理完魚寧傷口的時候,忽然聽到魚寧幽幽開了口。

「啊?」

顏沐定了定神,停了動作抬眼掃了他一眼道,「為什麼不救?看著你被車撞?」 魚寧眼底看不出什麼情緒:「我並不需要你救。」

「那怎麼著?」

顏沐被他的話氣樂了,「難不成我還欠你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魚寧陰沉道,「你不怕為了救人,搭上自己的命?」

「我命大!」

顏沐懶得聽他說這些,「再說了,不管是誰,能救都會救的吧,哪裡還有空想那麼多!」

魚寧陰鬱看了她一眼,沒有再說話,顯然不認可她這個回答。

這時,顏沐看著閆慈他們回來了,見閆慈狀態不對,轉身就要迎過去看一看怎麼回事。

「顏沐!」

就在她一轉身的功夫,不提防卻被魚寧一把扣住手腕。

魚寧的手發涼,被他扣住,就像是被一條蛇盤在手腕一樣,顏沐感覺很異樣,不由下意識一掙。

卻沒想到魚寧扣得更緊,死死扣住她的手腕。

顏沐不由十分意外,魚寧手指有力,並不像是一個身體特別虛弱,稍微一活動就氣喘吁吁虛弱異常的人。

「魚先生?」顏沐直接很客氣疏離叫了一聲,疑惑盯向魚寧。

魚寧迎著她的視線,眼底沉沉沒什麼太多反應,只是又用力握了一下,這才鬆開了顏沐,倒是一句話也沒說。

可顏沐還是感覺哪裡怪怪的。

「小沐!」

這時,晏紫東已經帶著閆慈衝到服務區衛生間外的水池旁,打開了水管飛快替閆慈沖眼,又急急叫了顏沐一聲,「生石灰!」

顏沐立刻瞭然,連忙跑到了閆慈身邊。

「慈哥別怕,沒事的,」

顏沐連忙又對晏紫東道,「我來,你閃開一點。」

晏紫東連忙轉到了那邊。

顏沐一邊幫閆慈沖眼,一邊不動聲色將空間里浸潤了靈氣能量的淡水加了進去。

「不疼了,」

很快,閆慈就覺得那種火燒火燎感覺像是要瞎了一樣的感覺沒了,眼睛一下子輕鬆起來,「好像沒事了!」

閆慈說著,又就這水管洗了一把臉,索性又連頭髮一起洗了,又帶著脖子前胸一起洗了一下。

生石灰,可不僅是落在他眼裡。

等洗完后,閆慈終於能睜開眼睛了,只是眼睛里還紅紅的。

「再休息一下就好,」

顏沐忙道,「我車上行李里有一盒潤目的,我用珍珠自己調配的,你上車我給你點一點這個藥水。」

這個她本來是之前為安靜怡配的。

那次安靜怡說她弟弟學習很刻苦,可是不知道是不是營養跟不上的緣故,視力下降了不少。

晚上又喜歡熬夜,所以她央求顏沐有沒有藥水可以用,顏沐這才抽空替她調配了一點。

不過一直沒讓人試用過,這次去鳥嘴灣,她也是想順便把這藥水送給安靜怡的弟弟。

沒想到,倒是讓閆慈先用上了。

閆慈上了顏沐的車。

晏楚楚瞪了他一眼,不過也主動騰地方,去和她哥一輛車了。

這時,交jing也過來了,這個事故肯定要處理。

不過由於魚寧是這車撞過來時的目標,交jing要問身份信息,魚寧的是個麻煩。

朱南新很快將事情上報了,顏沐也很識趣沒有多問。 沒多大一會兒,處理事故的交jing就接到了上級一個電話。

很快,他就放走了顏沐等人,這事故調查嘛……

顏沐心裡也清楚,自然有薄正帆的人過來接手。

大家收拾好后,重新上路。

在車上,說起那肇事者,閆慈還想氣的罵街。

真是夠了,敢對他活閻王撒生石灰,等他揪住這孫子,非得把他腦袋擰下來不可!

「我們等調查結果吧,」

顏沐道,「這事確實蹊蹺。」

如果真是沖著魚寧來的,那就是說,想置魚寧於死地?

甚至早早盯上了魚寧,沒法在山莊那邊動手,就一直蟄伏著等到魚寧出來的機會就立刻下手?

青天白日下,竟然敢這麼明目張胆撞人,這策劃……是不是也太LOW了一點?!

不過這些,薄正帆一定會追查到底,畢竟事關魚寧,事關著他們對KING組織的進一步了解。

本來出了京都才放鬆一點的心情,又被這突發事故,弄得一下子有點煩亂,顏沐皺眉看著車窗外,一路都不想說話。

閆慈不甘心,也給人打了電話,應該是一個私家偵探,讓那人去查一查那個車牌。

等到終於到了會館的時候,閆慈的眼睛也終於恢復過來。

大家下了車后,米筠早已經迎了過來。

朱南新不認識米筠,但他來山莊執行這特殊任務前,對山莊也有一定的了解,知道李奎米筠他們的事情。

一看米筠身體健康,氣色極好,知道內情的朱南新一時忍不住,不由眼眶微微一熱。

這米筠,可是他們這一群人口中有名的鐵娘子一樣的人物,先前知道她身體垮了幾乎沒救……

此時看到米筠好好的,他心裡也跟眼睛一樣熱了起來,下意識感激又看了顏沐一眼。

米筠早在看到朱南新的第一眼,就敏銳地察覺到了什麼,看看朱南新,又皺眉看了看朱南新身邊的魚寧,挑了挑眉沒有說話。

她眼神銳利,察覺到朱南新看她的眼神,心中對朱南新的身份立刻瞭然。

小兄弟啊!

那朱南新跟著的人……

米筠再一次掃了魚寧一眼,不動聲色又移開視線。

「米姐,」

顏沐笑著跟米筠打過招呼,「我們過來的人比較多。」

「沒有問題,都安排好了!」

米筠一笑。

她早就問清了都是誰過來,這時也早給大家安排好了房間。

閆慈立刻去了給他安排的房間,得趕緊洗個澡,由於生石灰的問題,他總覺得身上哪兒哪兒都特別不對勁。

看著晏紫東跟他一起進了房間,晏楚楚氣的嘟起了嘴巴。

她哥是真沒救了!

顏沐看著米筠動作利落地安排好大家先去休息,就鬆了一口氣,看著魚寧的背影,她沖米筠遞了一個眼神。

米筠會意,沖她做了一個簡單的手勢,示意她放心。

顏沐點了點頭,她就是讓米筠多留意一下魚寧那邊,她也知道米筠肯定猜到了什麼,也就不用多說。

畢竟米筠是退役了,朱南新執行的任務,也不可能跟她再透露什麼。 「你去李奎那邊?」

看著顏沐一過來,等不及休息一下,就要跟著韓六一起出去,米筠忙問了一聲。

「嗯,不知道李大哥那邊怎麼樣了。」

顏沐道,「剛才雨太大了,不知道牧場那邊情況怎麼樣,我得先過去看看。」

「我們也去,我們也去!」

晏楚楚和納蘭淼淼這兩個跟屁蟲早就盯著顏沐了,一見顏沐要出去,立刻拉著費千影一起跑了過來。

費千影看著一點也不累,眼底還透著新奇。

本來會館的玻璃花廊已經讓她眼前一亮,她正想好好在會館里轉一轉,誰知道還有更好玩的地方,海洋牧場?

不過一個養魚的地方,能有多好玩?

費千影看看天,雲層還有點厚,雨已經停了,太陽也不曬,她也就沒有拒絕。

如果是艷陽天,她肯定不去海上,皮膚都要被晒傷了!

「放心,千影姐,」

晏楚楚見費千影看天,就猜到她的意思,得意道,「別人都怕曬,咱們都不怕的——你看看小沐,再看看我們,有人被晒黑嗎?」

顏沐調製的蘆薈海藻面膜泥,可不是吹的!

就算晒傷了,調理一下,再敷一敷面膜,不出兩天,皮膚又白又水又嫩!

費千影不以為然,在山莊住著的這幾天,她一直都用自己帶的,國際奢侈名牌的那種。

她覺得,顏沐的這些自製護膚品,應該是純天然不假,但她用的牌子也是純天然。

就算顏沐那些效果還不錯,可她更習慣用自己那一套。

怕天變晴,費千影還是帶了自己的防晒霜。

看著興緻勃勃的晏楚楚和納蘭淼淼,顏沐沒辦法:「跟著可以,不許搗亂。」

晏楚楚嘿嘿笑著做了一個OK的手勢。

「顏沐!」

顏沐轉身正要往車旁走,忽然聽到那邊傳來陰鬱一聲。

「魚大哥?」

顏沐轉眼看向出聲叫住她的魚寧,有點意外,「有事?」

怎麼這人還沒去休息?

朱南新也疑惑看向魚寧。

本來他正帶著魚寧準備去米筠給安排好的房間休息,可是沒走幾步,魚寧一轉身又往顏沐這邊走了過來。

「我的傷還用不用換藥?」

魚寧開口道,聲音鬱郁的。

「不用,晚上等我回來再換就好了。」

顏沐一笑道。

原來是問這個,她還以為什麼事呢,心都是一緊。

可是正當她又轉身準備離開時,魚寧又開口叫住她:「我的傷還沒好。」

顏沐莫名其妙,抬眼看向魚寧。

只見魚寧盯著她,眼底也看不出什麼明顯的情緒。

「嗯,我知道,劃得有點深,」

顏沐不知道他說這個什麼意思,以為他擔心他自己的傷勢,只能解釋道,「這一下子肯定好不了啊,過兩天就好了。」

本來這麼解釋,她都覺得多餘,就是小孩子都不會不懂好嗎?

見魚寧不說話,她以為沒事了,招呼了一下晏楚楚又轉身準備出發去海洋牧場。

「可是我的傷還沒好。」

這時候,魚寧又開口說了一遍,甚至還提高了一下聲音。

顏沐簡直有點抓狂。

這人腦子有病嗎! 朱南新也覺得莫名其妙,連忙看向魚寧道:「小沐不是說——」

不等朱南新說完,魚寧又看著顏沐開口道:「我的傷還沒好,你為什麼要離開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