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料中兩拳碰撞的場面並沒有出現,從半空中突兀的衝出兩隻大手,一手一個,將林楓和林山的拳頭都握在手中,一個魁梧大漢出現在場中。

大漢的雙手如同兩個鐵鉗似的,狠狠地抓住了林楓和林山的拳頭,就算他們兩個使勁全身的力氣,也無法掙脫出來。

“鐵虎叔!”場中的衆多林家弟子都向着這個大漢喊了出來。

這人是林鐵虎,是林家負責小輩修煉的教頭,在林家香小輩之中頗有威信。

“你們兩個又在鬧事?皮癢了是吧?”林鐵虎目光凌厲的掃在了林楓和林山的臉上,雙手猛然一用力,就將林楓和林山震得連退好幾步。

林楓緊抿着下脣,一言不發,林山笑着道:“鐵虎叔說笑了,我跟林楓正在切磋武藝,絕對不是鬧事。”

林鐵虎冷哼了一聲,道:“別以爲你心裏那些小心思我猜不透,再有兩個月就是我們林家的武試了,到時候孤月城林家主家會來人,將一些天賦高的帶入孤月城林家主家去修煉,這兩個月你們都要把吃奶的力氣拿來修煉。去了林家主家,纔是真正的魚躍龍門了!”

林鐵虎的話音剛落,練武場中就響起一聲聲驚歎聲,一個個摩拳擦掌,準備大幹一番。

聽到孤月城林家主家,林楓的目光中也露出一絲嚮往的神色。

青山鎮的林家只是孤月城林家近百分支中的一小支,青山鎮林家的修煉功法和修煉資源遠遠沒辦法與孤月城林家相比。

固本九重天,一重一天地。

青山鎮林家的家主林天嘯,修爲在培元境九重天,而林家主家,在陽州之地勢力極大。其孤月城也是陽州三大勢力之一。

修行,就如同逆水行舟,每前進一步都非常艱難。

進入到林家主家,才能夠接觸到更加廣闊的世界,才能夠在修行之路上走得更遠。但凡進入過主家學藝者,都會受益匪淺,再不濟歸來時候能當上長老一職甚至一方家主。

緊接着,林楓眼中便涌現出一抹失望的神色,他的體質本來就很差勁,一直無法凝聚真氣。要想在家族武試上出人頭地,基本上沒有一絲機會。

“林家主家每隔兩三年才從分支家族中吸取天才,只吸收十三歲到十六歲的,這次武試對你們來說是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錯過這一次,你們就趕不上下一次了!我們家族之中也有額外的獎勵,前三名都可以修煉中級武學怒龍拳,第一名更是可以得到一顆一品丹藥固本丹的獎勵!”林鐵虎繼續煽情。

林家衆多子弟全都情緒高漲,林家小輩之中修行的武學,全部都是初級武學,中級武學那是家主和衆多長老才能夠修煉的,讓他們都非常激動。

而且,武試第一名還能夠得到一顆固本丹的獎勵。

在這個世界中,丹藥可分爲九品,九品最高,一品最低。但是由於這個世界中的煉丹師非常稀少,就算是一品丹藥,也非常珍貴。

固本丹,就是能夠增加固本境界修爲的丹藥,若是服用的時機良好,甚至可以讓服用者直接突破到下一重天之中!

固本丹對於林家子弟的吸引力,自然不言而喻,就算是青山鎮林家的存貨也不多,這次武試也僅僅只能拿出來一顆,算是給武試第一名的獎勵。

林鐵虎說完之後就離去了,剩下的林家子弟全都興奮的開始鍛鍊起來,都想要在兩個月後的家族武試上取得更好的成績。

“小廢物,這次是被鐵虎叔撞到了,算你命好!下次別讓我看到你落單,不然我還要狠狠的教訓你!”林山衝着林楓冷笑。

“走着瞧!”林楓人窮志不窮,他毫不示弱的迴應了一句,轉身離開了練武場。

林楓並沒有回家,而是直奔後山而去。

還有兩個月就是家族武試了,林楓要在家族武試之前儘可能的提升自己的修爲。

在青山鎮,要想修煉,除了苦修之外,就必須準備好的食補。林楓的父母都只是林家的普通人,連固本境都沒有達到,緊靠着種地爲生,能夠給他的食補也有限。

林楓經常自己在後山轉悠,偶爾打一些野兔山雞之類的,給家裏改善下伙食,也給自己多補補。

“嗖!”

一道灰色的影子快速從林楓面前竄了過去,林楓手中的石頭快速打了出去,卻打了個空。

林楓好不容易守到了一隻野兔,哪裏會容它逃走,拔腿就追了上去。

那隻野兔跑着跑着,從樹後的一個洞穴中一鑽,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林楓追着兔子鑽進了那個洞穴中,走過十幾米的漆黑洞穴之後,突然出現在一個奇怪的山谷中。

山谷中沒有其他的東西,一片荒蕪,地面上都是些碎石塊,一點綠色不見。

林楓在山谷中搜索一圈,就見到一個灰色的兔子身影快速從那個山洞中又鑽了出去,林楓剛想追出去,忽然目光一凝,落在那一堆亂石堆中。

在亂石堆的中央,一顆圓潤的石珠靜靜地躺在那裏,隱隱透出一股灰濛濛的光華,似乎蘊含着大千世界的無盡奧祕,剛纔正是那一道灰色的光華吸引了林楓。

林楓疑惑的來到這個石珠面前,下意識的探出手去,將這顆石珠握在了手中,隱隱感覺這顆石珠中透出一股淡淡的溫熱能量。

忽然,這顆石珠像是有意識似的,化爲一道混沌光華,瞬間向着林楓的丹田投入了進去。

林楓驚叫一聲,低頭看着自己完好無損的小腹,眼中充滿了疑惑。

剛纔他明明感覺那顆石珠進入到自己體內,沉入到了自己的丹田之中就一動不動了,但是衣服卻沒有絲毫破損,而且他現在依舊感覺丹田中似乎有異物存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當林楓的注意力集中在丹田中的時候,忽然‘看’到了丹田中懸浮着那顆瀰漫着混沌氣息的石珠,石珠忽然亮了起來,散發出混沌色的光華。

很快,林楓就感覺到一股龐大而精純的天地元氣向着自己匯聚而來,順着自己的全身毛孔,進入到了丹田中的那顆石珠之中。

接着,一股混沌狀的能量氣團從石珠上誕生出來,充斥在林楓的丹田中,讓林楓感覺全身都暖洋洋的,非常的舒服。

林楓刷的一下睜開雙目,眼神中充斥着一股震驚到極點的神情。

真氣感應!

這竟然是他一直沒有感應到的真氣感應!

帶着狂喜的情緒,林楓再次將精神力集中在丹田中,開始盤膝吐納呼吸了起來。

隨着他的吐納,更加浩大的天地元氣進入到他體內,經過石珠的過濾之後,轉化成真氣,充斥在他整個丹田中。

真氣充滿丹田之後,便開始向着全身十二條經脈流轉了過去,很快就在十二條經脈中流轉一圈,形成一個周天循環。

林楓睜開雙眼,長長的吐出了一口乳白色的濁氣,眸子中充滿了驚喜。

不僅修煉出了真氣感應,而且還在體內十二經脈中形成了一個周天循環,就標誌着他已經達到了固本境一層。

就算是那林山,也僅僅只是讓真氣充滿丹田,還無法形成十二經脈的周天循環,林楓這種修行速度,堪稱恐怖!

毫無疑問,這種變化跟林楓丹田中的那顆石珠有關,一顆看起來普普通通的石珠,對林楓來說,無異於新生! 得到古怪石珠,體內誕生出真氣感應,林楓心中充滿了巨大的喜悅。

眼見天色已經接近中午,林楓也不再繼續停留在這裏,也顧不得打什麼野味了,快速返回到家中。

恰在此時,灰色身影閃現。是一位面色黃裏帶白的中年男子,身形消瘦,看似有些疾病纏身。他身着灰色長衫,整個人卻是顯得精神煥發,特別是一雙眼睛炯炯有神。

此人靜靜地看着林楓離去之後,喃喃自語:“這一世要賭在此人身上,不知對錯。 邪世廢尊 且讓他留着寶物幾日,我先處理要事。歸來之日,應該可以看出點端倪。”

說罷,長衫男子一轉身,身形憑空消失不見。再次出現,便在百里之外,往青蠻山脈深處大步而去。

吃罷午飯,林楓的父母下地幹活,林楓就在自己的後院中修煉了起來。

青山鎮林家修煉的都是一種初級武學,林楓修煉的五行拳就是初級武學的一種,主要作用就是強身健體,鍛鍊筋骨肌肉。

武學可分爲身法類武學、輕功類武學、煉體類武學和攻擊類武學,林楓修煉的五行拳就是屬於一種煉體類武學。

林楓擺好架勢,調動體內真氣,隨着自己的動作不斷的遊走全身,感覺全身都充滿了力量。

當林楓開始嘗試着修煉五行拳的時候,他體內的那顆石珠輕輕顫抖了下,林楓頓時感覺自己像是陷入到了感悟的汪洋之中,每一拳出手都像是練習了千萬次似的,嫺熟無比。

武學修煉分爲基礎、入門、小成、大成和圓滿這幾個層次,林楓以往修煉的僅僅算是基礎境界,連入門都無法做到。

而這次林楓用來,卻直接將五行拳行雲流水般的施展了出來,輕易就達到了入門境界。

林楓壓下心中的狂喜,再次修煉了起來,每一拳出手都帶動全身的力量,時而凌厲鋒銳,時而輕靈飄逸,時而拳意綿綿,時而霸道爆裂,時而沉雄凝重,完全不同於林楓以往施展的時候。

等到臨近晚上的時候,林楓已經將這一套五行拳修煉到了小成境界,拳頭中蘊含着一股霸烈的威壓。

晚飯過後,林楓盤坐在牀上開始吐納呼吸,每一次呼吸都感覺自己的全身毛孔都舒張開來,無形無色的天地靈氣如潮水般向着林楓體內洶涌了過來,被那古怪石珠快速轉化成真氣,儲存在丹田和十二經脈之中。

林楓感覺這種真氣與林家傳聞中的真氣有所不同,林家傳聞中的真氣都是淡白色的,而他修煉出來的真氣都是濃郁的乳白色的,就如同牛奶似的,完全不同。

林楓有一種清晰的感覺,他修煉出來的真氣比林家衆人修煉出來的真氣要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凝練程度也遠非其他人修煉的真氣可以比擬的,倒是讓林楓對這顆散發着混沌氣息的珠子更加好奇了。

等到東方泛起一層魚肚白的時候,林楓修煉完畢,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雖然一夜未睡,林楓卻感覺神清氣爽,精神前所未有的好。

經過一夜的修煉,林楓體內的真氣又壯大了許多,已經不弱於在固本境一重天停留了許久的人物。

林楓洗漱完畢之後,就來到了練武場中,準備堅持每天的修煉。

林楓剛剛走到練武場外,就聽到前面傳來一聲陰陽怪氣的聲音:“林楓廢物,你果然每天都起得這麼早,也不枉我一大早在這裏等着你了。”

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林楓就見到身材高大壯碩的林山站在前方,雙手抱胸,邪笑着望着林楓。

青山鎮的普通的林姓族人之中,唯有林楓不服於林山,不甘願做他的小弟。是以林山一直耿耿於懷,覺得很沒有面子,勢必要收服林山。

林山知道林楓每天都起得最早,今天專門早早起牀,等候在練武場外,避免再被人拉架,狠狠地教訓林楓一頓。

林楓微微皺了皺眉頭,瞬間明白了林山的想法,他冷哼了一聲道:“又想找我尋開心?你可要想清楚了。”

若是換做以前,林楓或許還會對林山有些忌憚,但是此時林楓也修煉出了真氣,而且他修煉出的真氣還遠比其他人更加的凝實,更是將五行拳修煉到了小成境界,就算林山的修爲比他還高一些,林楓也有信心可以與之一戰!

而且,林山以往欺負自己那麼多次,林楓倒還真想好好的教訓教訓林山。

林山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臉上露出一絲猙獰的神色,兇殘的道:“小廢物,說話挺硬氣啊!現在林家的人都還沒有起來,我看這次還有誰能救得了你!猛虎拳!”

林山大喝一聲,腳下猛然用力,整個人如同猛虎下山似的向着林楓攻擊了過來。

林山修煉的猛虎拳也是一種初級武學,由於他的年齡比林楓大,修煉的早,對這套猛虎拳的掌握也接近了小成境界,出拳之時帶動凜凜風聲,倒也頗有些威勢。

自從昨天融入了那顆古怪的石珠之後,林楓的力量、速度和反應能力都比以往提升了太多了,真氣感應更是讓他的感覺敏銳無比。林山這看似威猛的一拳,在他眼裏看來,漏洞百出!

眼見林山的拳頭就要砸在林楓的腦袋上了,林楓依舊不言不動,臉色平淡無波。

“林楓,嚇傻了吧?真廢物!今天就好好教訓教訓你!”林山大喝一聲,臉色猙獰,砸落的拳頭再次加快了速度。

陡然,林楓動了,右手握掌成拳,擦着林山的拳頭轟擊了過去。

“砰!”

一聲沉悶的聲響過後,林山的拳頭在距離林楓面門半寸的距離停留了下來,卻再也無法前進分毫,因爲林楓的拳頭已經轟砸在了他的胸膛上。

林山接連倒退了三四步才停留了下來,眼神中露出一絲驚訝的神色,嘖嘖道:“小廢物,想不到你竟然修煉出真氣了,我倒是小瞧你了。不過,你的運氣也只能剛剛那樣了,這次我再也不會留手了!虎嘯山河!”

伴隨着林山的這次大吼,他的雙拳如同兩個風火輪似的,瘋狂舞動着,向着林楓轟擊了過去。

雖然林山認爲林楓剛纔僅僅是運氣使然,但是他心中依然警惕了起來。畢竟這還是林楓這幾年來第一次讓他吃虧,他這次出手也非常的謹慎,將自己的看家本領都動用了出來,不想再出現任何意外。

在林山出手之前,林楓也沒有任何把握能夠打得過林山,但是剛纔那次交手,早已讓林楓摸清了林山的底細,他有信心在正面一擊中擊潰林山!

林楓嘴角露出一絲譏誚的笑容,看着這林楓臉上的這一絲笑容,林山的心中沒來由的打了個突,連他也不知道自己爲何竟然會有這種感覺。

正在他疑惑間,林楓臉上的笑容綻放開來,右拳暴起,不閃不避的轟砸在了林山的拳頭上,正面相抗!

“砰!”

一聲沉悶的聲響過後,林楓紋絲未動,林山連退了五六步,一屁股摔在了地上,眼中充滿了震驚。

他從來沒有想象,自己會在正面交鋒中被林楓壓在下風!

“這怎麼可能?你頂多只有固本境一重天的修爲,怎麼力量比我還要大?”林山的拳頭已經紅腫了起來,聲音中充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林楓居高臨下的望着他,淡漠的道:“被你口中的廢物痛扁,感覺如何?告訴你,莫欺少年窮!”

“林楓,你不過是運氣好罷了!等我養好了傷,將猛虎拳修煉到小成境界,再找你算賬!”林山羞憤無比的留下一句狠話,趁着林家子弟都沒有出來的時候,灰溜溜的逃走了。

“小成境界嗎?”林楓嘴角泛起一絲嘲諷。

他的五行拳,現在已經修煉到了小成境界,剛剛動手,他根本就沒有動用五行拳,僅僅靠着眼力和身體本能來對戰的。他若是動用五行拳,林山敗的還會更慘!

這次勝了林山,林楓心中信心大增,但是卻並沒有驕傲自滿。他也明白,林山這次之所以輸給自己,除了林山的真氣沒有自己的凝練之外,更多的是因爲林山的輕敵。如果林山不大意的話,他想贏林山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既然他這次能夠勝過林山,那以後也絕對能夠勝過林山,在林楓的心中,林山已經沒資格成爲自己的對手了,他的目標是家族武試前三名,甚至,第一名!

家族武試第一名,在以往的時候,林楓連想象都不敢想象,就算是前三名對他來說也只能是奢望。但是現在,融合了石珠,擁有了逆天的修行速度和領悟能力,林楓有信心在兩個月後在家族武試上一鳴驚人!

有了石珠,也只是讓他比別人多了一條修煉捷徑,但也需要他自己刻苦修煉才行,不然給他再好的資源,也都無濟於事。

林楓從小就養成了勤奮刻苦的好習慣,自然對這些道理非常的清楚,在練武場中一遍又一遍的修煉着五行拳,想要將五行拳演化到大成境界。

接下來的時間中,林楓一直都是修煉半天五行拳,再吐納半天,每天都累得跟死狗似的,但是每天都能夠清晰的感應到自己修爲的提升,讓林楓累並快樂着。

半個月後,林楓的五行拳終於達到了大成境界,每一次出手都能夠帶着五行拳意的精髓,每一行拳法之間可以自如的轉化,五行相生相剋,威力提高了數倍不止!

經過這半個月的修煉,林楓本身的修爲也加深了許多,隱隱有突破到固本境第二重天的感覺,卻一直無法突破。

林楓望着青山鎮背後綿延無盡的青蠻大山,暗自思忖,或許,是該出去歷練一番了。 青蠻山脈,存在的歲月已經無法考證了,綿延數萬裏,到處都是遮天蔽日的古老樹木,老藤垂簾,灌木叢生,不時地有禽鳴獸吼之音傳出,透出一股子古老荒涼的氣息。

林楓獨自一人行走在山林間,心情多少有些興奮。

這還是他第一次單獨外出歷練,跟父母說了一聲,父親讓他量力而行,又叮囑了一番,也就放他出來了。

這就是個實力至上的世界,林家的每個人都隔三差五的前往山林中歷練,有的能夠打獵到獅子老虎等猛獸,有的只能獵取到兔子山雞等物,反正青蠻山脈夠大,足夠衆人歷練了。

林楓帶的東西不多,只有一把匕首和一些乾糧,他也曾經在青山鎮附近的山林中打獵過野兔山雞等物,知道一些叢林中的常識,只是並沒有深入過青蠻山脈罷了。

這次林楓就打算稍微深入一些,不僅僅是要獵取到體積巨大的野獸,還要對自己的修爲磨練一些,叢林中的實戰,倒是個提升實力的好方法。

隨着周圍的叢林越來越茂盛,林楓清楚已經到了野獸出沒的地方,拿出一些驅除毒蟲蛇蟻的藥粉灑在自己身上,又警惕異常的朝着前方行進。

小半個時辰後,林楓清晰地聽到前方傳來一聲哼哧聲響,這種聲音他以前也聽到過,正是叢林中的野豬發出的聲音。

帶着興奮的神色,林楓小心翼翼的向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趕了過去,很快就到了聲音發出的地點。

透過茂盛的雜草,林楓看到不遠處有一頭野豬正在一旁的雜草叢中懶洋洋的曬着太陽,鋒利的獠牙在太陽下閃爍着冰冷的寒光。

林楓並沒有急着出手,而是仔細打量了一番周圍的環境,確定了沒有其他危險之後,這才大步向着那頭野豬走了過去。

那頭野豬感受到了危險,猛然擡起了頭顱,血紅色的眸子中充滿了嗜血的情緒,朝着林楓怒吼一聲,如一道利箭似的朝着林楓衝了過去,鋒利獠牙直襲林楓的咽喉。

這一下如果被擊中了,就算是一塊大石頭也會被刺穿,更不用說是林楓了。

林楓早就警惕着這頭野豬了,見到這種情況,並沒有出現在絲毫慌亂。

林楓腳下連踏幾步,閃過了野豬這一擊,狠狠的一拳朝着野豬的側肋打了過去,拳勢火爆霸烈,正是火行拳。

“砰!”

一聲沉悶的聲響過後,那頭野豬的身影朝着一側偏了偏,但是並沒有歪倒在地,四蹄在泥土上面劃出兩條深深的溝壑,止住了前衝之勢。

那頭野豬看起來壯碩而笨拙,動作卻迅捷無比,快速的在地上轉了個弧度,再次朝着林楓攻擊了過來。

林楓剛纔已經試出了這頭野豬的力道,這次不再閃避,調動體內真氣,握掌成拳,土行拳帶着一股厚重沉凝的威勢,狠狠地朝着野豬的頭顱轟殺了過去。

“砰!”

林楓的拳頭從野豬的兩顆獠牙中穿了進去,重重地砸在了野豬的腦門上,當場讓得野豬的前衝之勢止了下來。

那隻野豬搖頭晃腦,腳步踉蹌,暈頭轉向的找不到林楓在哪裏。

林楓快速抽出匕首,從野豬的脖子中刺了進去,那隻野豬慘嚎了片刻就徹底沒有了聲息。

林楓臉上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剛剛乾掉了這隻野豬,他對五行拳的實戰有了更深的瞭解,誕生了內勁,的確是比以往強悍了太多了。

林楓將這隻野豬的兩顆獠牙都挖了下來,丟到了自己的包袱中,這野豬的獠牙也能值幾兩銀子,他可不想浪費了。

做完了這一切,林楓就快速朝着青蠻山脈更深處趕了過去。

七八天之後,林楓的實戰經驗翻倍提升,以往只能跟野豬那樣笨拙的野獸大戰,如今他卻正在獨自應對着一頭以速度見長的幽影狼。

“砰!”

林楓雙拳如同穿花似的,以木行拳飄忽不定的穿梭進幽影狼的利爪之中,接着就快速轉化爲金行拳,無堅不摧的轟在了幽影狼的咽喉,當場將幽影狼的喉嚨骨給雜碎,一拳轟殺。

經過這些天的實戰練習,林楓的五行拳已經演化到了大成境界,五行拳之間可以自如的相互轉化,對於五行生剋掌握的非常的純熟。

不僅如此,有了那顆古怪的石珠在,林楓體內的真氣也愈發壯大,隱隱有着即將突破到固本境二重天的感覺。

林楓將幽影狼的利爪和牙齒挖下,看着已經鼓囊囊的包袱,決定返回林家先出售掉,順便用換取到的錢財購買一株靈藥,爭取突破到固本境二重天。

林楓走出數裏之後,鼻子中忽然聞到了一股血腥味,順着血腥味傳來的方向望去,就見到一隻花斑獵豹正趴着臥在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坡上。

在那個花斑獵豹臥着的地方,一株山參迎風搖曳,隱隱透出一絲幽香,這至少是一株百年年份的山參!

這種靈藥,對於林楓這種剛剛踏入固本境的修士來說,無疑有着之名的吸引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