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溜似乎被一語道點破。

“他孃的,我們受欺壓人這麼久,忍氣吞聲的這麼久,一個孩子都明白的道理,我們還有什麼不能做?”

順溜話一出口,其他的護衛也把手中的劍都丟在地上。

“你們……你們這是想造反嗎?順溜,王五,你們信不信?本城主現在就殺了你們。”

城主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

“來呀!你殺了我呀!你搶走了我的娘子,而我還要每天爲你賣命,殺你的心已經不是隻有一兩次,每天都想着殺你呢。” 順溜對着城主猛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那聲音裏夾雜着滿滿的怒氣。

倒是把城主嚇得快速的往後退人幾步。

“順溜,你,你別過來,我把你娘子還給你就是了。”

城主快速的說道,一臉的苦相,他怎麼這麼倒黴?得罪的這麼個小祖宗,毀的可是他的一生啊!

“不了,你留着用吧!正如這位小公子所說,我順溜養不起那花錢如流水的賤婦,當初他與我,也不算是情投意合,他看中的是你有權有勢,當初也沒有說一句反對的話就跟着你走了。”

“好,好!”

周圍的人爲順溜鼓掌,都爲他的決定拍手叫好。

蘇齊一看,知道事情已經大功告成。

“哎呀!這一夜把我給累的……。”

蘇齊扭了扭小身板,還真有些是腰痠背痛的。

“王五,你們把城主和李管家的罪證收集起來,把他們兩人關進大牢,最多三天以後就會有上面的人到這裏來,到時候你把罪證全部交給他們,自會有人來處理這裏的事情。”

“好!多謝小公子,請問小公子貴姓。”

王五一臉感激的看着蘇齊。

“我叫蘇齊,君臨天聽到這個名字以後,就會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蘇齊笑了笑,也許他們現在正在利用巫族的烏金看這場好戲呢。

“好!一切按照小公子的意思辦?”

王五又快速的看了蘇齊一眼,心裏大驚,他居然敢直呼當今皇上的名字,蘇齊,這個名字他似乎聽誰提起過,只是一時半會想不起來。

“好了,這裏沒有小爺什麼事了?”

蘇齊轉身,看了看人羣裏青楓和子默,朝着他們走去。

“青楓叔叔,子默叔叔,你們不去幫助爹爹辦事,怎麼有空跑到這裏來了?”

“二公子,聖主不放心二公子,讓我們出來尋二公子呢?保護二公子。”

青楓解釋道。

“我哪需要你們的保護呀!你們回去吧!就跟我爹爹說,沒有見過我。”

“不行,二公子,既然我們見到你了,你就跟我們一起回去吧,現在京城的局勢很緊張,聖主不放心你一個人在外邊。”

子默也急着說道,這個小祖宗要是再跑遠一點,可就要到了巫族的地界了。

“有什麼不放心的?你們剛纔也看到了,我一個人鬥倒了全城的人,我這一路走來可是行雲流水,回去也好,不回去也罷,都是被巫族的人盯着,還不如到外邊做點有用的事情。”

他纔不回去呢?明月山莊裏面沒有孃親,他回去只會感覺到孤單,會更加想念孃親的。

青楓和子默快速相視了一眼,這次他們必須說服二公子跟他們一起回去才行。

“青楓叔叔,子默叔叔,我們先去吃早膳吧!”

“好!”兩人點了點頭。

人羣裏,瑤湖快速的跟人上去。

皓月國皇宮裏,鳳儀宮裏。

正如蘇齊所想,庚桑瑤和君臨天正在烏金裏看着他們。

“該死的蘇齊,敢給朕去芙蓉城鬧事。”

君臨天氣憤的甩了甩廣袖。

庚桑瑤快速的看了他一眼,眼眸裏快速閃過一絲狠毒。

“吾皇消消氣,這蘇齊一向愛管閒事,既然知道了他在芙蓉城,那我們就把他引到巫族地界,讓他有去無回。” 戀上你 630bookla ,最快更新冥婚,棄婦孃親之家有三寶最新章節!

“瑤兒,這一次就看你的了,可不要讓朕失望。”

君臨天一臉冷笑,眼眸裏卻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陰毒。

“吾皇,瑤兒早已經計劃好了,只要蘇齊一踏進巫族地界,就別想在回來。”

“嗯!我們的大軍將在一個月以後抵達星月國,到時候朕將親自去對付星月國,不想在被這些瑣事牽絆着。”

君臨天轉身,大步離去。

庚桑瑤回頭看着君臨天決然的背影,詭異的笑了笑。

“魔靈,這纔是你,爲達目的不擇手段,等着吧,這天下很快就是你我的。”

庚桑瑤揮去烏金上的圖像,其實,只要她在耐心的等待一會兒,就會看到讓她意想不到的東西。

蘇齊帶着青楓和子默回到了風滿樓。

他的事蹟早已經在芙蓉城裏傳的沸沸揚揚的。

花滿樓的掌櫃的一看到蘇齊。

二話不說,把蘇齊他們請上人二樓的包間裏。

“小公子,真是謝謝你!今天這頓飯,我請了。”

掌櫃的大概四十歲左右,一臉感激的看着蘇齊。

“謝謝掌櫃的,這樣我也吃的心安理得一些。”

蘇齊得意的笑了笑。

掌櫃的也不多話,快速的轉身下樓去吩咐膳食。

子默看向蘇齊。

“二公子,今天這事挺驚險的,不過你這辦法用得絕,那城主一點反擊的機會都沒有了。”

“那是,我孃親從小就教導我們兄妹三人,不慌是一種底氣,不亂是一種境界。”

蘇齊眼眸裏快速的閃過一抹思念,太快,快到讓人來不及捕捉。

“夫人教得好!”青楓笑了笑,這樣的成長,會成二公子的人生真的行雲流水的。

很快,掌櫃的讓人上人滿滿一大桌子菜。

蘇齊一看,雙眸閃爍着亮光,做了一件大事以後,在再美美的吃一頓,是他的最愛。

看着滿滿一大桌子菜,蘇齊也把皓月皇和黎小暖也弄人出來。

看到兩人,青楓和子默也是一驚。

“二公子,這是。”

其實青楓的心裏已經猜到人,只是易容過後……。

“青楓叔叔,子默叔叔,這是皓月皇。”

蘇齊也不隱瞞,心裏也知道他們肯定猜出來了。

“見過……。”

“嗯!不用人,如今我已經是一個死人了,現在是齊兒的爺爺。”

皓月皇也不拘小節,在外邊,也沒有那麼多的繁文縟節。

“都坐下來吃飯吧!”

蘇齊第一個拿起筷子來。

飯吃到了一半,瑤湖突然來了。

“齊兒。”

瑤湖有些緊張的看着他們。

“咦!瑤湖姨,你怎麼來了?”

“齊兒,是這樣的,你昨天救了我和一封哥哥,今天又幫人我們芙蓉城這麼大的忙,我沒有什麼送給你的,這是我父親多年前出海打魚,在一個小島上撿到的,有的時候偶然會發出奇怪的光芒,我父親說,這可能是一種很厲害的玄器,可留在我們的身邊,沒有任何的用處,現在送給齊兒啊,齊兒這麼厲害,一定能讓它發出它最大多大威力的。”

瑤湖拿出一個鐵黑的類似圓圈的東西遞給蘇齊,而且邊角內有四隻腳伸出來。

看清爽的小說就到 ♂!

蘇齊一看,覺得這種材質和他在鬼王宮裏找到的材質非常的相似,當時他就覺得拿個東西上差了什麼東西,那四隻腳……,蘇齊快速的把兩樣東西在腦子裏組合了一下。》し

猛地,蘇齊放下手中的筷子,走到瑤湖的身邊,拿過來放在手中仔細看了一下。

“謝謝瑤湖姨!你真是幫了齊兒一個大忙。”

蘇齊一臉感激,它現在也許纔是最厲害的玄器。

看着蘇齊接受,瑤湖眼中散發着柔光,笑看着他。

“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吃飯了。”

“瑤湖姨,不如坐下來一起吃吧!”

蘇齊覺得,一起吃個飯也好!

“不用了,齊兒,瑤湖姨還要回去做飯給我孃親吃呢?我們後會有期。”

瑤湖說完,轉身便離開了。

蘇齊看着瑤湖離開,纔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坐下以後,蘇齊再也沒有心思吃東西,而是仔細的研究着手中的東西。

“齊兒,這東西黑乎乎的,有什麼特別的嗎?讓你連吃都忘記了。”

皓月皇還是第一次看到蘇齊這樣,平常是天大的事情,他都要吃飽了才做。

“爺爺,沒什麼?只是這東西的材質很特殊,想研究一下。”

蘇齊隨意的回答道,但是他心裏很明白,這個東西絕對不平凡,他拿在手中就感覺得到,那股強大的氣息讓他覺得,這東西絕對的不平凡。

“二公子,還是快點吃飯吧!吃好了以後,我們在商量一下回去的事情。”

子默可沒有忘記這件事情,這二公子鬼點子多,放跑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他們現在沒有多少時間了。

“子默叔叔,齊兒已經說過了,不會回去的,而且現在也不是回去的時候。”

蘇齊把東西放回空間指環戒裏。

黎小暖眼眸,輕輕的看了蘇齊一眼,其實她也不想回去。

“二公子,君臨天已經決定在一個月後工大星月國了,而且君臨天這段時間多次嚮明月山莊下手,我們必須快點回去纔是。”

青楓也開口說道。

“而且在往前行兩百里就是巫族的地界,以庚桑瑤的性格,一定會在巫族設下一張大網等着二公子,所以聖主這次讓我們出來,必須帶二公子回去。”

“哇!都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了,可我出來還不到一個月啊!”

蘇齊瞬間沒有人性質,本想去巫族的,可是現在想想,君臨天要攻打星月國,馨兒還在星月國呢?不能讓馨兒有事,他們想得到他蘇齊,自然也想得到馨兒。

“爺爺,那我們就回去吧!以後還有時間出來玩。”

“好!”皓月皇點了點頭,也許,是該回去的時候了。

“那我們今晚就先住下,明天一早就上路。”

蘇齊提意道。

只是在這個時候,青楓的手中突然多人一個藍音石,過了好一會,青楓纔開口。

“二公子,看來我們今晚就要連夜的趕回去人,巫族派人一批玄武階修爲的屍蠱出來,明天就會經過這裏,我們不能和他們正面碰上,玄武階的屍蠱,我們目前還對付不了。” “玄武階修爲的屍蠱,那是在開玩笑嗎?聖玄期的修爲的屍蠱就很難對付,我遇到的不止一兩次了,玄武階的屍蠱,就是利用我老孃的霹靂彈也不一定能炸得死啊。”

蘇齊有些張口結舌的,巫族去哪裏弄了這麼多修爲高的屍蠱來的。

“二公子,此事事關重要,青楓又怎麼會隨意的開玩笑,而且,聖主最多一個月就會出關。”

這個消息更讓蘇齊震驚。

他用力的敲打了一下桌面,“青楓叔叔,你說我爹爹在等一個月就能修煉到玄魂階巔峯了?”

“不錯,來之前,青楓見過聖主,所以這次二公子必須跟我們一起回去,等聖主出關,便有人主持大局。”

青楓一本正經的說道,而且他接到密保,巫族月影宮的人準備對付運城,而且也會很快到達皓月國,他們必須快點,趕回去纔是。

“唉!這回去倒是快,這段日子我出來,雖然一直被巫族的人追殺,但也算是有驚無險,而且在不同的機遇裏,還無意中得到了一些寶貝,我契約了一隻八海之後的萬獸靈火龍,它的速度是瞬息的,那吃完晚膳我們就離開吧!很快就能回到明月山莊的。”

蘇齊本性是貪玩,可從來不會拿自己的命去貪玩,玄武階修爲的屍蠱,他要回去想辦法對付纔是,那個女人既然敢趁他不在的時候對付明月山莊,看來,他下的毒已經被她解了,那解藥,她是去找誰煉製的呢?

蘇齊這一說,子默也快速探測了一下蘇齊的修爲。

“恭喜二公子,歷練了短短半個月的時間,修爲已經晉升到了神玄期巔峯了。”

子默對這逆天的速度非常的無語了,這一家子都是常人不能比的,簡直就是晉升的瘋子啊!

“齊兒這晉升的速度,的確令人嫉妒!”

皓月皇看着蘇齊,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已經把齊兒當成了自己的孫子,和他出來的這段時間,是他玩的最開心的了。

“爺爺,齊兒這可不算,我爹爹那才叫逆天呢?”

“你們一家五口都比較逆天。”

皓月皇還是第一次說這樣的話,要是以前,他還是一個九五之尊時,這樣的話他斷然不會說出口的。

“呵呵!的確有一點。”蘇齊笑嘻嘻的有些得意的回答道,大大的眼眸裏,那得意絲毫的不掩飾。

衆人看着他的樣子,都無聲地笑了笑。

“古往今來,我也只見過你們一家子都是逆天的。”

皓月皇看着蘇齊,以後皓月國有這樣的人才在,皓月國有福了。

“那我們回去吧!讓你們感受一下我萬獸靈火龍的速度。”

蘇齊起身,容光煥發,他也挺想哥哥的。

“好!”

青楓點了點頭,聽蘇齊這樣一說,他們也就放心了。

子默一顆懸着的心也落了。

蘇齊喚出火靈,又把皓月皇和黎小暖放回人空間指環戒裏,三人趁着夜色的掩護,乘上人萬獸靈火魔獸離開。

而他蘇齊的名字,卻被芙蓉城的人永遠都茗記在心裏。 回去的路上,子默忍不住問道。

“二公子,那城主府中的銀庫真的是被你幫空的?”

“是齊兒和爺爺兩人搬空的,而且都給了漁民村那些貧困的人家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