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衣微微皺眉,想要說什麼,隨後一想連趙雨飛都被其斬殺掉,那對面的楚南也只會同一個下場,只要不是那幾人一起上就行。心稍許安定,露出一絲微笑后便往後退了幾步。

楚南等人皆是一驚,轉而微笑浮上大臉,這傢伙太過自負,竟然不知天高地厚,三言兩語就給刺激的應允了,典型的愣頭青。

胡璐畫眉輕皺,韓衣能輕易退下,鐵定是有什麼仰仗,旋即想起那楚南所說,似乎那少年有隻武皇巔峰的妖獸,一邊思考著一邊傳音道:「不可掉以輕心,莫要忘了那日傷你的妖獸。」

楚南耳朵微扯,當即回想起昨日被虐的畫面,心有餘悸的張望了下四周,又聯想到自己所扔出的那張腰牌咒,恐怕那隻獸已經殞命,但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喝道:「好!就你我之戰,旁人旁獸都不可插手。」

他不提起還好,一提到火魔獸逍遙皓天頭顱低的更低,手臂上的青筋暴起,抓著那把長劍,二話不說就直接出手。

楚南顯然一愣,反映有些遲鈍,再加上他昨日所受的重傷,即便有什麼神丹妙藥,也不可能一夜就能恢復。導致實力大損,但所施展的威力也有武皇後期,足以壓制打敗武皇中期的逍遙皓天。

關於趙雨飛被殺,他們皆認為是韓衣所為,不可能會是逍遙皓天,但又顧忌韓衣的家世,便暫時把氣撒在逍遙皓天身上,待到回到神界,稟告了長輩后,自會有人收拾韓衣。

長劍與刀相碰,迸發出刺耳的金屬交擊聲,還帶起串串火花。

第一次的碰撞,二人竟不相上下,這不免讓胡璐在內的四名女子有些驚訝,隨即以為這只是僥倖而已,只要三招過後,逍遙皓天必定會節節敗退,死在刀之下。

而事實是,她們只猜對了一半,數招過後,逍遙皓天腳踩步法一路後退,這便是被打的『節節敗退』,至於死在長刀之下,卻不是如此,倒是楚南『一不小心』便被划中右肩,皮開肉錠鮮血湧出。

一旁觀看的韓衣就此放下心來,嘴角微微上揚,眼神還流露出一絲羨慕,那步法真是玄奧奇妙,如此令人捉摸不透,且帶動著長劍所攻擊的方位,也變得如夢如幻。

楚南冷汗直流,他原以為不出二十招,逍遙皓天就會死在自己手中,可事與願違,不到二十招,自己卻被划中,身後還傳來自己同伴的驚呼聲,不免有些惱羞成怒,原本蒼白的大臉充血起來,面紅耳赤。

正當他有些沉不住氣之時,逍遙皓天施展指槍,一點光亮緩慢飛出,猶如黑夜中的螢火,一點都不起眼。

「螢火豈能與月爭輝?」楚南冷喝一聲,毫不在意,長刀隨意一揮,當接觸到那星光點時,殺意瞬間傳遍全身,以至動作停滯了幾息。

他瞪大了眼珠,不敢相信自己身上的感覺,剛要有所反應,一道劍芒就已飛至,眼看著就要劈中自己的頭顱。

「哼!」突然胡璐悶哼一聲,一道無形的力量,生生的將楚南的身子往左移動,閃躲過了那道劍芒。

可雖是如此,逍遙皓天掄起拳頭,猛然砸去,只見那男子鼻子登時塌下,鮮血四濺,倒飛出去,結實的摔在地上。

「這…楚大哥被打敗了?」

「逍遙皓天有武皇後期的實力?」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34章沙漠蠕蟲!!!

那三名女子發著驚呼聲,有些難以相信,可接下來的更讓她們不敢相信,只見那逍遙皓天捲起衣袖,未等楚南從地上爬起,就撲了上去,一拳一巴掌的伺候著,直打的楚南一陣發矇。這哪是修士之間的決鬥,分明就是兩個無賴扭打在一起,只不過此時是一邊倒的情況,實在大跌眼鏡。

韓衣方才沒想到胡璐會出手,他本要上前相助,可見自家兄弟那般,當即收住了手,嘴角露出一絲耐人尋味的笑容。

「住手!」胡璐輕喝道,語氣不容他人拒絕,皺著兩撇畫眉,手上一把劍無聲無息的出現。

胡璐嬌喝著,韓衣臉上的微笑登時更加耐人尋味,他也不說話,只是上前踏出幾步,以防胡璐出手。

逍遙皓天哪有理會她,手上的動作一點都不含糊,拳拳都往楚南臉上落,掌掌都往他臉上拍,清脆而響亮。

「咔嚓…」

那本就已經塌下去的鼻子徹底粉碎,鮮紅的血液止不住的往外涌,還伴隨著陣陣慘叫聲。

「啊…我…我要殺了你…」

楚南徹底發狂,他剛要翻身,可胸口一疼,那能讓人停滯幾息的冷意再次傳遍全身,連張大的嘴巴都給停止,慘絕人寰的叫聲也戛然而止。

胡璐臉色接連變化,手中的劍緊了緊,再次嬌喝道:「我叫你馬上停手,不然…」

「誰攔我殺誰!」逍遙皓天頭也不回的冷冰冰打斷道,直接讓那女子語塞,同時其眼底閃現的憤怒變成了無盡殺機,劍已經抬起。

韓衣視見,趕緊橫在胡璐面前,兩把劍揚了揚,其意在明顯不過。

「你要與我作對?」胡璐瞳孔一收縮,畫眉緊皺,語氣森然無比。

韓衣隻字不回,只耍了幾下手上的兩把劍。

「好好…那就休怪我不給你韓家面子。」話罷,她直接出手,那把劍猶如靈蛇出鞘,嗡嗡作響的同時泛起絢麗的青光,那另外三名女子反映過來,嬌喝一聲后,同時出手。

其中一名沖向逍遙皓天,長劍泠泠作響,眼看著就要刺中目標。

逍遙皓天轉頭冷眼一瞪,目光中的那兇狠勁,竟直接讓那些女子停住腳步,給嚇住了!

「誰攔我殺誰!」

又重複了一遍,那女子竟然嚇得蹬蹬蹬的往後連退數步,那眼神猶如兇狠的惡狼,讓人不敢靠近,望而生畏。

逍遙皓天此時心中怒氣滔天,若不是腳下的這名男子,火魔獸又豈會受到重創?越是這樣想,手上的動作就越重。

楚南此時已經忘記疼痛,只覺耳邊微鳴,眼前的景象也不在清晰,重重疊疊。

「你若敢再動他一根毫毛,我與你勢不兩立!」胡璐被韓衣纏住,嘴裡卻不時的恐嚇著。

逍遙皓天冷笑一聲,看都沒有看她,一腳踩下,重重地落在那男子的右腿上。

「咔嚓…」

清脆的骨頭碎裂聲響徹起來。


「你…」胡璐氣得胸前的胸器劇烈起伏著,手上的攻擊又迅猛了幾分。

那被一個眼神一句話嚇退的女子顫顫慄栗,此時聽見同伴傳來的慘叫聲,她也總算醒轉過來,可心有餘悸,始終不敢上前,不過還是不斷劃下劍芒,刷刷刷的飛去。

逍遙皓天拎起半死不活的楚南,擋在身前,那些劍芒齊刷刷的劈砍在其身上,后楚南瞪大著眼珠,不敢相信自己會是死在自己的同伴手中,尤其是本就被戳出一個血洞的胸口又中了一劍,直接一命嗚呼過去,再無生機。

「我…我不是故意的…」那女子快要瘋了,先是被一個眼神一句話給嚇到,現在又殺了自己的同伴,她只覺耳邊嗡嗡作響,看著楚南那絕望、不甘、疑惑與恐懼的眼神,雙腿一軟,一屁股癱坐在地上。

逍遙皓天一把將楚南的身體舉起,嘴上還大喝著:「我就與你作對如何?就與你勢不兩立又如何?這份大禮送給你!」說著,就把這已死之人扔了過去,向胡璐扔出。

韓衣心領神會,知曉逍遙皓天說那些話是提醒自己,他也不戀戰,全力劈開幾下后,轉身便跑,與此同時,那具屍體也飛擲而來。

胡璐長劍一揮,直接將楚南的身體攔腰截斷,砰的爆炸開來,化作血雨飄揚而下,本要追上去,一記星光點緊隨屍體而來,方才見識了那威力后,她不敢小視,舉劍抵擋。

也就是這麼一點時間,二人給逃之夭夭,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數百丈外。

「我絕不會放過你!」胡璐冷聲道,她在家族中飽受長輩愛戴,從未有人敢如此不給她面子,還揚言要與她勢不兩立,仇恨的心就此結下。

「我與你誓死不休!下次見面,只有一人可活!」她低吟著,身上散發出令人心寒的殺意,那另外三名女子不敢上前,之前被嚇唬住的女子低著頭顱,還喃喃說著不是故意的話語。

這四人除了胡璐之外,都未見過這樣的場面,她們自小嬌生慣養,莫說如此血腥,恐怕就連殺豬宰羊都未曾視見。

逍遙皓天方才用餘光掃了一下,望見胡璐如此決絕,直接將楚南橫腰斬斷,由此可見這女子心機如何。莫說她,就是一般男子都做不到如此狠辣,與她結下樑子,恐怕不會那麼簡單就可以結束。

雖然這般尋思著,但他並無懼怕之意,當初面對皇弟之時從容不迫,我自風輕雲淡;不管是何泰山北斗,我自以拳擊破。

韓衣在一旁眼神連連波動,身旁比自己小几歲的少年散發出的那種戰意,猶如劍破蒼穹,鋒芒畢露,又似世外高人,秉節持重。這一刻,其給人的感覺又多了幾分神秘,原以為了解之後,能撥開那層迷霧,誰知卻越來越濃烈,越來越看不透。

二人不知跑了多久,待到夜幕徹底降臨,終於來到沙漠后,才停下腳步,回頭望了一下,確定無人後才就此放心。

若只是一兩人他們毫無畏懼,可若是四人齊上,逍遙皓天與韓衣只有慘敗的下場,能不能保命都很難說的定。

沙漠的夜晚很冷,風呼嘯而過,就會帶起一陣沙子,若是張著嘴巴,定會吃到幾粒。

韓衣本想開口,恰好碰上一陣風吹來,沙子飛進嘴裡,登時把到了喉嚨里的話咽了回去,支支吾吾比手划腳起來。

有前車之鑒,逍遙皓天自然不會張嘴,微微點頭后,便朝一個方向而去,這裡四處都是沙漠,再加上夜空漆黑一片,已經分不清東西南北。

「噝噝…」

正當他們前進的時候,四周卻傳來這樣的聲音,低頭望去,只見上百條沙子顏色一樣的蠕蟲出現。

「不好!是蠕蟲!」韓衣驚呼一聲。

逍遙皓天並不知這些蠕蟲為何等妖獸,但能感覺到身旁同伴的那份緊張,不由得警惕起來,二人背對背靠攏在一起。

「這種蠕蟲,實力武皇初期,但它們的血液身有劇毒,武帝之下,無人可擋,千萬千萬不要被鮮血沾染到。這樣一來,只能赤手空拳,備受約束。」韓衣說著,沒有抽出身後的兩把劍。

逍遙皓天點了點頭。

「噝噝…」

上百條蠕蟲行動起來,韓衣那肥碩的身材出乎意料的敏捷,踏出一步后,兩隻如熊掌般的大手啪啪作響,每一次攻擊落下,都有一條蠕蟲凹陷塌下去。

「嗖…」

「噗…」


指槍,一條蠕蟲直接被洞穿爆炸開來,鮮血四濺而開。


逍遙皓天趕緊拂袖抵擋濺來的血液,粘在衣袖上后,發出嗤嗤的聲響,他趕緊撕下那塊被腐蝕衣角。

「不要使用你那指法。」韓衣大聲提醒道。

不能使用指槍,逍遙皓天頓時不知如何是好,腳踩步法閃躲那些飛竄而來的蠕蟲,對於掌拳腿之類的近身玄技都未曾學習,不免有些窘迫。

「擦…你該不會是?……」

韓衣意識到了什麼,滿腦門黑線,擁有神妙玄奧的步法,又會那令人防不勝防的指法,卻連一點掌法拳法腿法都不會,這…這算什麼…


他找不到用什麼辭彙來形容,一陣無語。

逍遙皓天在這之前並不覺得有什麼,現今有個條框出現,就使他束手束腳,難以發揮。不過占著步法的如夢如幻,躲閃那些蠕蟲的同時,看準時機后都會砸出一拳,威力雖不如韓衣,但至少也能讓蠕蟲倒飛昏迷。

上百條蠕蟲蜂擁而上,張著它們那尖牙利嘴,向二人咬去,這還只是沙漠外圍,那在深處的逐鹿戰場豈不是更加險惡?

二人奮力抵擋,不一會就解決了近半,全部死在拳掌之中。

這些蠕蟲表皮如銅鐵一般剛硬,打的二人雙手通紅,同時傳盪起陣陣砰砰的沉悶之聲。

遠處噝噝之聲越來越響,顯然有越來越多的蠕蟲正往這邊而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得想個辦法突圍出去。」逍遙皓天說道,他將飛竄而來的十多條蠕蟲擊退,藉此間隙張望了下四周,尋找突破點。

「越來越多的蠕蟲到來,我怕會引來蠕蟲皇!」韓衣臉色一沉的說著,蠕蟲皇有武皇巔峰的實力,若是在神界,根本不入眼,但在華夏大陸,自身實力卻被禁錮壓低到武皇巔峰,與那蠕蟲皇相差無幾。

一條蠕蟲皇,再加上這數之不盡的蠕蟲,二人根本無法抵禦。

情況十分危急!

「噝噝…」

突然響亮的噝噝聲從那蠕蟲群身後傳來,二人矚目望去,一條足有三丈多長臉盆之大的蠕蟲飛速而來,散發著刺鼻腥臭。

「呼…」

本就寒冷的沙漠夜晚,一陣狂風呼嘯而過,猶如冰山之巔凝聚已久的寒氣席捲而來,伴隨著細沙,刺痛皮膚。

四方被包圍,只有這空中才有辦法離去,逍遙皓天一把抓住韓衣道:「抓穩我。」

話罷,他背生雙翅,抓著韓衣飛了起來。飛出幾十丈一落地,再次飛起,如此反覆,數十次之後,才得以離去。

二人回頭一望,無不心驚膽顫,那數之不盡的蠕蟲正在身後急追而來,尤其是那條蠕蟲皇速度之快,猶如閃電,扭動著碩大的身子一領當先,與自己的距離越拉越近。

「擒賊先擒王!先將那些蠕蟲甩掉,然後一齊對付這蠕蟲皇。」韓衣點了點頭表示同意,當跑了有數里之後,那些二尺多長的蠕蟲已經被遠遠甩開。

而蠕蟲皇則緊追不捨,且已經追趕而上,攔住了二人的去路!

「喝!」韓衣一停下腳步,就抽出那兩把劍,率先沖了上去,猛然砍下,在黑夜中帶起一道道光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