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璐搖了搖頭,拒絕了曾小美的邀請。

「璐璐,你聽姐姐的,到姐姐這邊來吧,這個小子,是一個騙子,你別上當受騙了。」

曾小美沒有想到,韓璐會拒絕自己的話,臉上的神色,驀的僵了一下,好一會,才回過神來,耐心地道。

蕭易並不知道,曾小美的心中,是怎麼想的,他剛才之所以有一些慌亂,只是因為,他並不想讓曾小美誤會他,和韓璐是什麼關係,他想要解釋的,是他和韓璐只是普通朋友。

本來,曾小美對他冷言冷語,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語,他已經感覺有些氣惱的了。

可是他沒有想到,曾小美竟然開口便直接說他是一個騙子什麼的,就算是佛祖,尚且有三分氣,更何況蕭易也不是佛。即便是明知道,她可能是看到韓璐的樣子,誤會了現在的情況。也蹭的一下怒了。

他之所以怕曾小美,並不是因為,他真的怕他,而是因為。他對曾小美的一些人品,作為,比較尊敬,還有另一個原因,是看在曾小小那丫頭的面子上的緣故。

聽到曾小美的話語。他的胸腔之中,一股怒火,還是剎時間便涌了上來,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冷意,張開嘴,便準備反擊曾小美。

但是他還沒有說話,旁邊的韓璐卻已經搶先說話了。

「小美姐。你剛才說的話。我只當作沒有聽到,但是我不想再聽到任何的類似的說蕭易的話語。」

韓璐的醉意,似乎一下子消失了一半一般,眼眸之中,變得有些冰冷了起來,語氣。非常的平靜地道。

「璐璐,你……說……什麼?」

曾小美幾乎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好一會,她才一臉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望著前面,用一種她完全沒有見到的過,陌生而冰冷的目光,盯著自己的韓璐,顫著聲音道。

她真的不敢相信,曾經那個溫馴善良的小妹妹,會用這樣的眼神看她,用這樣的語氣,和她說話。

「小美姐,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我也很感謝你,感謝你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但是,蕭易是……我喜歡的人,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說剛才那樣的話,那會令他難受。」

韓璐也意識到,自己剛才說話,似乎有些太過激了,望著前面一臉震驚的曾小美,語氣稍稍的放緩了一些道。

對於剛才的話語,她並不後悔,蕭易是她一輩子唯一愛的男人,也是韓家的恩人,她不允許任何人侮辱他,即便,那個人,是她曾經很敬愛的曾小美姐姐,也不行。

「璐璐,你聽我說……」

「曾姐姐,如果你還是要說剛才那樣的話,那就不用說了。」

曾小美看著韓璐的樣子,還想要再說什麼,想要向韓璐講述一下,關於蕭易的事情,告訴她,他的不懷好意,但是韓璐已經直接打斷了她的話語,臉上的神情,變得越發的冷了起來「我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

說著,她拉起一臉複雜,獃獃的站在那裡的蕭易的手,轉身便要向著前面門口走去,但是他們還沒有舉步,卻忽然又聽到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小美,這兩位,都是你的朋友嗎?」

一個看起來約摸二十七八歲,面容清俊,身高看起來約摸有一米八左右,臉上帶著一種陽光而親切的笑容的男生,手裡拿著車鑰匙,從門口走了進來,徑直走在曾小美的身邊,很隨意的站在他後面,笑著望向蕭易和韓璐兩人。

「你們好,我叫孫志傑,是小美的朋友,很高興認識你們。」

不待曾小美說什麼,他便已經熱情的,非常有風度的向兩人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韓璐。」

韓璐的目光,看了一眼一臉陰沉,似乎還沒有從剛才她說的話語之中,回過神來的曾小美,又回到這個男子身上,打量了一個這個男子,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微笑的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蕭易。」

不得不說,這個叫孫志傑的男生,是一個絕對很容易讓人喜歡的人,長相英俊,身形高大,但是體形卻並不顯得壯碩,不會給人太大的壓力,而且,他的笑容,非常的陽光,不做作,也不難看,不論是男女,面對這樣的人,都會感覺,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情不自禁的產生好感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蕭易卻感覺,好像對這個男人,很難生出好感來,心中似乎下意識的,就對他有一些排斥。

但是他還是伸出了手,臉上保持著一種基本的禮貌,微笑關著和他握了一下手,打了一聲招呼。

不知是不是錯覺,蕭易似乎感覺到,當他介紹了自己的名字之後,孫志傑的眼裡,似乎閃過了一絲異色,但是當蕭易的目光,認真的看時,卻又已經看不出任何的異常了。

「蕭易?是小月肖還是草字頭的蕭?」

孫志傑的臉上,帶著無比熱情的神情,望著蕭易,似乎對蕭易極為好奇和親切。

「是草字頭的蕭,易經的易。」

蕭易淡淡的笑了一下,解釋了一下。

「好名字,好聽,又簡單,而且寓意深遠,不過,蕭這個姓,好像在南方其實比較少見呢,不知道蕭兄弟的老家是哪裡?」

孫志傑贊了一聲,隨即,似乎想起了什麼,目光灼灼,一臉好奇的神色的望著蕭易。

「其實,現在交通方便,通信發達,整個地球都是一個村,不管是哪個地方的人,都分散得很散,哪個地方,其實基本上都哪個姓都有吧。」

蕭易淡淡的繞過了話題。

「那麼,蕭易兄弟又是來自哪裡呢?」

孫志傑似乎對這個問題,非常的好奇,不想讓蕭易就這麼繞過去,非要問出一個具體來。

「我只是來自北方一個偏僻的角落山村裡,說了孫先生可能也不知道,就不說了。」

蕭易的心中,之前的那種排斥,或者說,警惕,越發的強烈了,眉心微微蹙了一下,他感覺,這個孫志傑似乎對他也太過熱情和好奇了,這是極不正常的事情,如果說,孫志傑對他身邊的美麗的韓璐,好奇熱情,還說得過去。

說完,也不待孫志傑再繼續說什麼,便直接望了一眼一臉陰沉的曾小美,淡淡的道「兩位,我們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不打擾你們用餐先了。」

說著,蕭易便拉著韓璐的手,走向了門口。

曾小美沒有說話,只是目光冷冷的盯了一眼蕭易,眼神之中,帶著濃濃的警告之意,韓璐本來想要和曾小美打一個招呼的,但是看到曾小美的臉上對蕭易的敵意,最終還是決定放棄了。

孫志傑的目光,自始至終,都沒有看一下旁邊的曾小美,而只是饒有興趣的望著前面的蕭易和韓璐的背影,或者,更準確一點,只是望著蕭易的背影,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難以言喻的玩味的神色。

一直到蕭易和韓璐兩人的身形,完全的消失在了門口,視線之中,孫志傑才回過頭來,望著身邊還在一臉陰沉,咬牙切齒的曾小美,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關切地道「小美,你怎麼了?你的臉色,好像不太好,是有什麼不舒服嗎?」

「我沒事。」

曾小美的身體,沒有什麼不舒服,但是她的心中,卻是不舒服到了極致,她怎麼也沒有想到,一直以來,在她看來,像一個妹妹般照顧的韓璐,竟然不聽她的話,不但不聽她的話,還用那樣的語氣和她說話,甚至,她感覺到,如果剛才,她真的再說蕭易不好的話,她很可能真的會當場和她翻臉!

這種感覺,是非常不好受。

但是她並不怪韓璐,她把所有的罪責,都推在了蕭易的身上,她覺得,他才是罪魁禍首!

在她看來,韓璐是一個很純很可愛的女孩,她以前是絕不會這樣的,她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都是因為蕭易的緣故,韓璐的這種變化,恰恰正表明了,蕭易把韓璐給毒害得不淺,欺騙和利用了韓璐這個單純的女孩的感情!

而韓璐這樣的表現,也更加的堅定了,她一定要把她救出水深火熱之中的決心。 她暗暗的責備自己,最近一年來,工作實在太忙了,一直到前段時間,過年都只是匆匆的陪爺爺他們吃了一頓年夜飯,便又值班工作了,忽略了很多東西,也沒有怎麼關心過韓璐,所以,才會給了蕭易這個傢伙可趁之機。

她的心中暗暗的決定,回頭一定要找機會,狠狠的教訓一下蕭易,要讓他見識一下她的厲害,讓他打消他的如意算盤,遠離韓璐,然後再私下裡把韓璐叫出來,給她講明其中的利害關係,把這個可愛的小妹妹,救出來。

「沒事就好,我們進去吧。」

孫志傑聽到曾小美說沒有事,也沒有去深究,臉上微微一笑,很紳士的伸出了手,指了一下前方,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嗯。」

看著孫志傑的臉上,溫和儒雅的笑容,曾小美的心神,這才從剛才的事情中,回過了神來,想到了自己此刻,正在和人約會,剛才的臉色,似乎有些失態,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便轉身走了進去,臉上儘可能的調整著自己的神情。

孫志傑是爺爺推薦給她認識的,孫志傑的家族,和曾家曾經是世交,只是早在六七十年之前,孫家感覺在g市發展遇到了瓶頸,並且,當時面對著一場政治的風波,孫家不小心涉入了進去,為了避難,便舉家搬遷到了海外,在東南亞定居了下來,一度兩家失去了聯繫,直到前些年。兩家才又取得了聯繫。

孫家在海外這些年,發展得相當不錯,有一些生意,做得相當的大。拋開其他,僅從生意的規模來說,可以說,孫家遠遠的超過了曾家。

也許是華夏人共有的落葉歸根的情結吧,孫家在海外的生意雖然做得越來越大,在外面也算是紮根下來了,但是孫家老爺子卻始終都還是抱著一絲回歸的念頭,想要回歸華夏。

在和故舊曾老爺子取得聯繫之後。這種念頭就更加強烈了,在去年的時候,更是直接派了長孫孫志傑回國,讓他開始在國內打聽情況。尋找機會。

孫志傑剛一回國,便專門上曾家拜訪了曾老爺子,曾老爺子在見過這位故人之孫后,一張老臉,簡直笑開了花。當天晚上便硬生生的把還在值班的曾小美叫了回來,把這位世兄介紹給了她認識,並讓她帶他熟悉環境。

幾乎是一見曾小美,孫志傑便被她的美貌和氣質迷住了。開始展開了灼熱的追求……

曾小美知道爺爺的意思,對於這一點。她早就已經作好了心理準備,她知道。這是她回報家族的一種方式。

所幸的是,她對孫志傑的印象,也還不算差,長相不錯,而且最重要的是,為人溫文爾雅,笑容很陽光,是她比較喜歡的那種類型,所以,她也並沒有拒絕他的追求,而是順從了爺爺的意思,給了他一個機會。

而隨著接觸多了幾次之後,她的心中,越發的發現,這個孫志傑,真的是一個相當優秀的男孩子,他出身世家,但是卻並沒有她日常所見的那些紈絝子弟的那些亂七八糟的壞毛病,而且,知識淵博,談吐風趣,心中非常有想法,更重要的,是也許他在國外長大的緣故,他的很多的觀念,都沒有國內的那些世家子弟那麼狹隘和傳統。

關於法制,關於社會的體制等,他的很多的觀點,和她都非常的有共鳴,而且令她感到驚喜的是,在談及到她的工作的時候,他對她表示了充分的尊重,並認為她的工作是一件非常辛苦,而非常有意義的事情,隱隱的表示出了,如果以後兩人在一起,他會尊重她,會讓她繼續從事這一項她喜歡的工作的意思。

面對這樣的男孩子,她這個二十幾年來,從未談過戀愛,一直只知道埋頭工作,把心思放在那些案件上的警局之花,心思終於漸漸的動搖了……

在今天接到孫志傑的電話,約她出來吃飯的時候,她稍稍的猶豫了一下,她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元宵,也俗稱上元節,這是一個帶著浪漫氣息的節日,更多的年輕人,認為這是華夏的情人節,孫志傑在今天單獨約她出來吃飯,她就算是再沒有談過戀愛,也知道這可能意味著什麼。

但最後她還是答應了,並且,特意的上了一下淡妝,穿上了比較休閑的衣褲,她已經作好了準備,去接受這一份情感。

她暗暗的告誡自己,今天晚上,暫時把一切拋開,盡量的,保持淑女風度,不要在孫志傑的面前,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給兩個人,帶來什麼障礙,給這份感情,帶來一個不好的開始。

「小美,剛才那兩位朋友,是什麼人,能和我介紹一下嗎?」

兩人進了餐廳,在服務員的引領下,來到一個僻靜的位置,坐了下來。

在一番忙碌的討論著點好了餐之後,孫志傑的腰,便直了起來,身形,微微的向前傾了一些,臉上,帶著一絲真誠的神情的望著前面的曾小美,語氣誠懇地問道。

「韓璐是韓家韓爺爺的孫女,從小和我的關係很好,我一直都把她當妹妹一樣。」

曾小美好不容易,才把蕭易和韓璐兩個人的事情,以及這兩個人的名字,壓抑下去,把情緒調整過來,她實在是不想在這個時候提起兩人的,但是沒有想到,孫志傑卻向她問起了兩人的事情來,她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但是看著孫志傑的臉上,誠摯的神情,一副想要多了解一些她的朋友,從而多了解,融入到她的生活的樣子,她的心中,只能暗暗的生了一個悶氣,不得不耐著性子道。

只是回答的時候,她卻只是介紹了韓璐,直接的忽略了蕭易。

孫志傑自然看得出來,曾小美似乎對蕭易有些不滿,也知道她在故意的忽略了蕭易,如果是憑他的正常的水平,泡妞的話,在感覺到了這一點之後,他是絕對不會再去問關於蕭易的問題,而且還會有意的避開,盡量的讓對方感覺到舒適。

但是可惜的是,蕭易對他來說,實在太重要了,他問這個問題,主要想要打聽的,就是關於蕭易的資料,至於韓璐,在他第一眼看到韓璐的時候,他便已經認出她來了,對她的資料,他也早就爛熟於胸了,根本就用不著曾小美來介紹。

所以,雖然明知道,接著問,可能會若來曾小美的不快,他還是只能裝作沒明白,沒有感覺到曾小美對蕭易的反感一般,臉上依然帶著一種無比好奇的神色的望著前面的曾小美,「那個蕭易呢?」

「那個人我也不熟,只知道他好像是z大的學生。」

聽到孫志傑問蕭易的事情,曾小美的眼裡,立時閃過了一絲厭惡的神色,語氣淡淡地道,說完,似乎被孫志傑問得有一些膩了,生怕他接著問下去,直接便轉過了話題道,「john,你前些天說的為公司選址的事情,還順利嗎?找到了合適的地方了嗎?如果找到了,就和我們說一下,我們會盡量的幫你聯繫一下的。」

john便是孫志傑的英文名字。

孫志傑當然不會真的相信,曾小美說的和蕭易不熟悉的話語,他知道,蕭易和曾家之間,是有著一些非同一般的關係的,再說了,曾小美的臉上的神色,本身也已經說明了一些事情。

她要是和蕭易真的不熟的話,她這麼討厭他幹什麼?說話的時候,會是這樣的語氣和表情嗎?

而且就在前一刻,他泊好車,在門口要走進來的時候,還聽到了曾小美對蕭易的那些訓斥,而這,也是他很疑惑的地方,據他所知,蕭易和曾家的關係,應該是非常親切的,和曾小美的關係,也應該是非常和諧的,怎麼好像有些不對勁呢。

只是,曾小美擺明了不願意說蕭易的事情,而且直接轉過了話題,他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在心中,暗暗的嘆了一聲可惜,暫時的把所有的疑惑,先埋藏在肚子里。

他也知道,有一些事情,是不能急的,現在繼續逼曾小美的話,絕對不會有什麼好處,只會起到反作用,他相信,以後還是有的是機會,讓曾小美慢慢的說,總會得到他的答案的。

臉上微微一笑,他便張開了口,開始回答曾小美的問題,「暫時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小美妹妹你就放心吧,呵呵,就算你不說,要是找到了合適的,我也肯定要厚顏向你和曾爺爺開口求助的,相信,有你和曾爺爺出馬,價格肯定都能便宜不少。」

………………………………………………

從餐廳出來,蕭易和韓璐兩人,都沒有說話,經過了剛才的事情,韓璐的酒意,也去了七八分,並沒有再繼續靠在蕭易的身上,兩人的心頭,都想著一些事情,只是沉默著,低著頭,向前慢慢的走著,「蕭易,剛才,真的不好意思。」

過了一會,還是韓璐先開了口,轉過頭,臉上帶著一絲歉意的望著蕭易。!~! 「啊?」

蕭易的心情,還沒有從剛才的事情中回過神來,他的腦海里,一直都在不停的浮現著,剛才的那一幕情形,浮現著剛才韓璐站起來,臉色冷冷的說話的情形,她向曾小美說的那些話語,一遍一遍的在不停的迴響著。

他的心中,充滿了一種難言的感動,他想要對韓璐說一些什麼。

可是卻一直都想不到該說什麼,不論什麼樣的語言,似乎都沒有辦法表達他的內心之中的意思。

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他也沒有去留意韓璐的情形,也沒有注意到,她一直都在沉默,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就在這個時候,韓璐會突然這麼說一下,會向他道歉,不由得愣了一下。

好一會,看著韓璐的臉上,那誠懇的神情的時候,他回過神來,苦笑了一下道,「學姐,你在說什麼呢,你這麼說,不是要折煞我么?你和我說什麼對不起?我對你說謝謝都來不及呢。」

「剛才小美姐那麼樣說你……」

韓璐還是有些歉疚。

「那是她的事情,和你有什麼關係呢?」

蕭易揮了揮手,打斷了韓璐的話語。

「其實,小美姐她,平時也不是這樣的,可能,她看到剛才的情形,對你有些誤會了吧……」

韓璐看著蕭易的臉上,似乎說到曾小美的時候,神色有些不太好。猶豫了一下,才懦懦地道。

「都過去了,我們不要說她了!」

蕭易搖了搖頭,再一次的打斷了韓璐的話語。這一次的事情,他是真的有些生氣了,曾小美作為一個警察,不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不分三七二十一,就這麼懷疑他,甚至還當著韓璐的面,對他下了定語。

雖然。她有很多很多的理由,但是不論哪一種,都不足以說服他,讓他接受。剛才她的那一番話語,已經超過了蕭易的底線。

很多時候,蕭易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為了曾小美身上一些閃光點,為了她對他的一點善意。以及曾小小對他的友情,哪怕之前,曾小美一直對他誤會,甚至說一些難聽的話。他都沒有所謂。

可是有一些事情,涉及到了他的底線。衝破了他的原則,他就不能夠忍受了。

他生氣的。並不是剛才曾小美對韓璐說他壞話,誤會他,勸說韓璐,而是她的那種態度。

那種不經過任何的調查,不聽他的辯解,便直接自以為是的誤會他的事實,這讓他感覺到,在她的心中,其實,他還是一個普通人,甚至連普通人都不是,是一個低她一等的,有污點的人,懷疑起來那麼的理所當然。

如果剛才是司徒青鋒,曾小美還會那麼樣直接懷疑,還會這樣說話嗎?

這……才是他最為傷心的。

曾小美,畢竟和曾小小是不一樣的。

蕭易的心中,默默的想著,想著之前,和曾小小相處的時候的一點一滴,想著她那雙又大又亮的眼睛,那經常鬼靈精怪的話語,想著她的那些總是讓他超級無語,但是卻無可奈何的思維和做法……

他忽然發現,他好像有些思念這個小丫頭了。

韓璐看著蕭易的臉上的神情,張了張嘴,還想要再說些什麼,但是最終,還是重新合上嘴,沉默了下來,她不知道蕭易的心中的想法,也不知道他以前和曾小美的關係,但是她知道,蕭易現在的眼神,真的有些神傷,她不想要再說什麼,讓他難受,曾小美以前對她不錯是沒錯,但是在她的心中,沒有什麼,比蕭易更重要。

為了蕭易,她可以連生命都不要!

「不管怎麼樣,學姐,剛才真的很謝謝你,謝謝你對我的信任,也謝謝你對我的維護!」

蕭易並沒有讓黯然,生氣,等負面的情緒,佔據自己太久,只是微微一失神間,他便回過了頭,望著前面默默站在自己面前的韓璐,望著那雙滿是愛憐之色的望著自己的眼眸,內心之中,忽然之間,便湧起了一種難言的感動,他的內心中,產生了一種要把她擁過來,擁在懷裡的衝動。

好一會,他才把這種衝動,壓制了下去,臉上露出了一絲直摯的神情,眼眸深深的凝望著前面的韓璐,聲音之中,帶著一種濃濃的感動地道。

韓璐沒有說話,只是望著他,望著他的臉上,那些有著急,有些感動的神情,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失望和黯然。

她維護他,只是她的一種本能,並不需要他的感動,更不需要他的感謝。

他說感動,他說感謝的話語,只說明,在他的心中,她還是需要感謝的那個人。

「學姐,總有一天,我會給你一個你想要的答案的。」

蕭易的臉上,神情微微一僵,看著韓璐的眼眸之中,那一絲的黯淡和失望,他只覺得,自己的心,也不由自主的狠狠的抽痛了一下,他只覺得恨不得狠狠的扇自己一巴掌,把自己的那張嘴給打爛,那樣就不會說出剛才那些話來了。

他的身形,微微的顫抖了一下,輕輕的伸出手,把韓璐擁在懷裡,輕聲的在她耳畔道。

「我等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