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宇怎麼說,葉天可不這麼想,能夠知道這麼多信息絕對是極為寶貴的財富,因此也就在心裡對韓宇多了一分好感和謝意,畢竟雖然葉天懷著仇恨,但是實際上也不過是一個涉世不深的孩子,難得遇上朋友,如今韓宇對他坦誠相待自然會很有好感。

……

葉天和韓宇就這麼開始了結伴而行,一下子,就是一個月過去了。

「葉兄,我總感覺今『日』你我氣運有些凶兆,似乎會有什麼不詳之事發生!」韓宇突然說道。

葉天不由得一驚:「什麼?」

實際上葉天這一天也感覺有些不對勁,似乎心中的第六感莫名其妙的感覺到了威脅,本來也不覺得怎麼樣,但是身為望勢者的韓宇這麼一說,那可就大不相同了,葉天立刻重視起來。

韓宇皺眉道:「我總感覺今天似乎有一種凶勢跟隨者我們,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們很有可能是被什麼魔獸跟上了,而且那隻魔獸的實力還不弱,起碼是五階當中不弱的。」

葉天也是駭然,韓宇的感知力他是知道的,即使是極為敏銳的二階魔獸暗翅蝙蝠都逃不過他的感知力,什麼強大的魔獸能夠在韓宇沒有感知到的情況下跟蹤?

因此葉天問道:「那怎麼辦?」葉天也知道,雖然自己比韓宇年長一些,但是韓宇憑藉望勢者的能力以及本身不弱的謀略可以更好的解決這些問題。

韓宇沉思一會兒,隨即說道:「還是先停下來吧,敵暗我明,不如守株待兔,還可以多一分勝算。」

葉天點了點頭,於是兩人開始休息。

午夜,神秘的敵人終於出現了,不過葉天和韓宇都鬆了一口氣。

他們最怕遇上六七階的強大魔獸,那樣的話即使是逃命也很困難。

而現在,他們面臨的對手只不過是是一群戰鬥力普遍在三階到四階的白燁狼而已,充其量有一隻四階頂級的狼王。

至於為什麼白燁狼可以跟蹤韓宇和葉天而不被發現,原因很簡單,白燁狼的嗅覺極為靈敏,可以聞到數十里乃至百裡外的獵物的氣味,甚至可以勉強確定獵物的實力然後跟蹤,而別的魔獸雖然大多數也都嗅覺靈敏,但是比白燁狼差遠了,所以如果他們跟蹤韓宇和葉天就會被發現,而白燁狼卻在十幾裡外遠遠跟著,韓宇自然難以發現。

當然,狼群並不是六七階魔獸,並不代表韓宇和葉天就有輕鬆應對的能力,白燁狼雖然普遍能力不強,葉天動用暗金之力幾乎可以一擊一殺,但是白燁狼狼王的實力就強多了,足夠牽制住葉天,(因為這一個月葉天雖然對韓宇『露』出了暗金之力,但是還沒有動用暗金龍炎的打算,不過韓宇也沒有把他的天眼給葉天看。所以葉天不到危機時刻並不打算在韓宇目前動用暗金龍炎。)而且白燁狼,還有絕大多數的狼,凝聚力極強,而且不畏死亡,數十隻白燁狼一擁而上,確實是極為可怕的。

「韓兄弟,到底有幾隻狼?」葉天看著一直關注著狼群的韓宇不由得問道。

韓宇回答道:「36隻,葉兄,過會兒我們趁狼群猝不及防,先有你的暗金之力衝破狼群的缺口,再由我牽制住狼王你來對付其餘的白燁狼,如何?」

「好!」 ?第六章:夜戰狼群

「3,2,1……」葉天默念,緊接著和韓宇在同一時刻暴『射』而出。

白燁狼遠遠沒料到葉天和韓宇可以發現它們的蹤跡,畢竟白燁狼的隱蔽『性』十分強,而且又是夜晚,白燁狼發出的聲音甚至和小昆蟲爬行的聲音差不多,但是韓宇的感知能力卻不是蓋的,即使是真正的小昆蟲也可以發現,更何況這些白燁狼呢?

葉天一衝出立刻聚集全身上下的暗金之力,狠狠的一刀劈在為首一隻小心翼翼探路的白燁狼上,這隻白燁狼實力也不弱,是四階初期,但是葉天的暗金一刀卻是有著比很多五階高手還要可怕的力量,足以把它整個擊飛,一刀下去,這隻白燁狼雖然沒死,但是卻被擊飛了數丈,並且還撞擊到了後邊的兩隻白燁狼。

另一邊,韓宇真元力噴出,凝聚到韓宇的武器——一把四尺長的白『玉』寶劍上,白『玉』寶劍發出嗡嗡聲,並且從劍鋒發出一股淡藍『色』的光芒『射』向一隻白燁狼,瞬間將這隻白燁狼的腦袋貫穿,緊接著韓宇一躍,一劍劈向一隻白燁狼,這隻白燁狼的身上一下子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傷痕。

「敖嗚!」一聲凄厲的狼嚎響起,正是白燁狼王的狼嚎,白燁狼群的突襲已經敗『露』,但是白燁狼這種可怕的掠食者是不可能退卻的,白燁狼王這一聲狼嚎正是發動攻擊的訊號。

「敖嗚!」「敖嗚!」「敖嗚!」一聲聲狼嚎紛紛表示回應,同時一雙雙綠油油的眼睛也照『射』向韓宇和葉天,眼中透『露』出貪婪和瘋狂的光芒。

葉天和韓宇都在白燁森林拼殺了將近兩個月了,雖然白燁狼的其實可怕,但是對他們也沒什麼影響,葉天猛地一躍,一刀斬殺剛才那隻白燁狼,但是與此同時,4隻白燁狼一齊撲向了葉天。

葉天立刻調動全身的暗金之力,一股氣勁立刻爆『射』開來,一下子沖飛了三隻三階的白燁狼,還有一隻四階的白燁狼也被極大地削弱了速度,葉天手起刀落,一刀刺穿了白燁狼的心臟,淡紅『色』的鮮血也濺『射』出來,濺到了葉天的臉上。

「敖嗚!」「敖嗚!」「敖嗚!」聞到血腥味的白燁狼更為瘋狂,一個個瘋狂的撲向葉天,與此同時,韓宇也正被7隻白燁狼包圍,但是韓宇毫無畏懼,道:「道法:烈風術!」

只見以韓宇為中心,一股強勁的風暴瘋狂的旋轉起來,不過這不算什麼,也就相當於一階魔法風刃的強度,但是烈風術關鍵還是「烈」字,這股風暴的溫度極高,接近明火,再加上氣流的超快流動,導致烈風術的火焰還能夠更完美的沾染到敵人身上。

「敖嗚!」7隻白燁狼都是哀鳴,任什麼人被高溫的火焰灼燒都不會好受,更何況這「火焰」還不斷流動,不斷的旋轉,猶如傷口上撒鹽,自然是痛苦無比,韓宇手起刀落,一一斬殺了這7隻白燁狼,確實是很強悍,但是韓宇這一招之後真元力也不足一半了。

韓宇望了葉天一眼,意思是:我的真元力不夠了,計劃改變,狼王『交』給你了!

葉天立刻心領神會,這一個月葉天和韓宇配合得也是很默契,雖然有時候會制定計劃,但是隨時都可以改變。

暗金一刀!葉天立即朝前方一記橫掃,掃開了4隻白燁狼,朝前方的白燁狼王沖了過去。

白燁狼王盤踞於高地,冷眼看著葉天衝來過來,再次嚎叫:「敖嗚!」

白燁狼們立刻張牙舞爪的撲向葉天,但是韓宇也趕到了,一招烈風術立刻讓它們連自己是誰都不認得了,同時韓宇的真元力也已經枯竭,無法幫助葉天對付狼王,而白燁狼基本上死光光,接下去是葉天與白燁狼王的『交』戰了!

暗金一刀!這一招幾乎已經是葉天的慣用招數。

不過白燁狼王也不簡單,白燁狼王眼見白燁狼全滅,不由得勃然大怒,一張口像葉天咬來,但是葉天一刀劈來它也不得不防,便一口咬向玄鐵刀,一爪子抓向葉天。

白燁狼王的爪子可不是什麼棉『花』,可不是好對付的,葉天想要收回玄鐵刀,但是白燁狼王死死咬住不放,葉天就往玄鐵刀內灌注暗金之力,強橫的暗金之力一下子炸斷了白燁狼王的利齒。

緊接著葉天拔出玄鐵刀,使用暗金一刀砍向白燁狼王的爪子。

白燁狼王剛剛被崩斷了利齒,緊接著又被砍傷了爪子,極為惱怒,狠狠的一口再次咬向葉天,而且這一次口中似乎有黑暗元素洶湧。

白燁狼本身就是一種不弱的黑暗系魔獸,而且月圓之『日』,更是如此。

現在,就正是月圓之『日』!

彭!骨頭與金屬碰擊的聲音,葉天的一劍狠狠的刺入了白燁狼王的頭顱,而白燁狼王也毫不客氣的一口咬向謝風的右臂。

白燁狼王,死!

葉天感到相當疼痛,白燁狼王足有近百利齒,雖然剛剛崩碎了還不少,但是也有幾十顆,而且還有可怕地黑暗元素之力,使葉天的痛苦極大。

韓宇顧不上真元力缺乏,連忙跑了過來,關切的問道:「葉兄,沒事吧?」

葉天搖了搖頭道:「沒事,幫幫忙,把這白燁狼王的嘴巴『弄』開。」

現在白燁狼王的嘴還狠狠的咬在葉天的手臂上,鮮血騰騰的流出,居然是黑『色』的,顯然是被黑暗元素污染了,不過也遮掩了葉天擁有暗金『色』鮮血的秘密。

韓宇連忙幫忙掰開白燁狼王的嘴,但是白燁狼王的嘴巴相當嚴實,無論是多達的力量都無法把它掰開。

十分鐘后,葉天惱怒了,道:「讓開!」

緊接著葉天集結全身暗金之力,大吼一聲:「破!」

「嘣!」伴隨著這個聲音,白燁狼王的堅硬的頭顱就這麼生生2炸裂!白燁狼王還有8枚牙齒深深的扎入葉天的血『肉』之中,葉天一皺眉,緊接著暗金之力再度爆發把這些牙齒都崩飛了出去。帶起一串串鮮血。

韓宇不由得一愣,葉天突然變得極為暴虐,依他望勢者的天賦,居然看不出來是怎麼一回事。

也難怪他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此時此刻的葉天,再度被可怕的黑龍暴虐心緒控制了。

看著葉天身上越來越多的灰『色』氣體,韓宇的目光愈發的驚愕。

「這是,……本命之氣?傳說中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心『性』,但是對那人的實力提升極有好處的本命之氣?」韓宇不由得想到了一本古老書籍上的記載。

「想不到,葉兄身上居然擁有本命之氣,看樣子他果然身具驚人氣運!只是不知道是凶是吉?」韓宇暗想,但是沒有打擾葉天,而是走到百米外時刻關注著葉天,為他護法。

「滋滋滋!」灰『色』氣體圍繞著葉天不斷旋轉,而且不斷融入葉天的右臂上的傷口,葉天的右臂越來越黑,同時葉天的面孔也變得扭曲,看上去極為痛苦。

「看上去不太妙啊!」韓宇煩惱的想,不過他知道,本命之氣絕對不可能傷害主人的,只會竭盡全力的幫助主人。

「滋滋滋!」灰『色』氣體旋轉的越來越快,大約過了十分鐘之後,終於……..

「啊!」葉天大聲嘶吼了一身,緊接著全身上下的灰『色』氣體全部消散,然後葉天暈了過去。

韓宇卻目瞪口呆:「不是吧,晉級了?真是打擊人………」

原來剛才灰『色』氣體不僅僅怯除了葉天右臂的黑暗力量,而且把這股力量轉化為了暗金之力融入葉天體內,使葉天終於突破的那一道關卡,進入了四階後期。

實際上葉天進階也沒什麼奇怪的,葉天進入白燁森林之前極少戰鬥,進入白燁森林之後確實連連不斷的戰鬥,使葉天的意志,戰鬥經驗,乃至於葉天的**力量,暗金之力都有了極大地提升,這種提升往往是第一次最為迅猛,再加上葉天據達到四階中期差不多四個多月了,積累了許久,達到四階後期僅僅是一步之遙,葉天的黑『色』龍魂就幫助葉天突破了一步之遙,終於達到了四階後期。

「人比人,氣死人啊!」韓宇看著進階的葉天心裡不知道有多麼羨慕了,雖然他知道葉天承受了極為巨大的痛苦,但是能夠進階卻絕對划得來,如果讓韓宇選的話韓宇肯定會選擇承受巨大的痛苦而進階。

不過韓宇是一個仁厚的人,並沒有什麼嫉妒的心,嘆息了一會兒之後就坐下來為葉天護法了。

「啊!」七個小時后,葉天叫了一聲,站了起來,忽的覺得有些不一樣了。

力量,變強了!

葉天連忙審視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的**強悍了許多,暗金之力也更為充裕和凝實了,葉天不由得大喜過望,這個時候韓宇也醒了,笑道:「葉兄,你睡得可舒服啊?小弟我昨『日』可是幫你護法好辛苦啊!」說著還做了個疲憊不堪的表情。

雖然知道韓宇是在開玩笑,但是葉天還是有些不好意思,便道:「多謝兄弟了,這份恩情改『日』必當相報!」隨即哈哈大笑。

韓宇也是哈哈大笑,兩人的笑聲響徹了森林。 ?第七章:絕修學院

轉眼之間,五個月過去了。

葉天和韓宇在那一次狼群襲擊之後仍舊同行,三個月前韓宇晉級到了四階中期,而現在葉天達到了四階巔峰,韓宇則是達到了四階中期頂級,差一步就可以突破為四階後期,不過最振奮人心的是,絕修學院終於到了。

絕修學院被許多人認為是龍瀾大陸第一學院這絕不是無稽之談,不僅僅是絕修學院的頂級學員和師資力量,絕修學院的硬體措施也絕對是整個龍瀾大陸都是頂級的,絕修學院面積極為巨大,包括學院外圍的森林區域和山脈沙漠區域足足上千平方千米,單純的建築物面積也多達近千平方千米,這樣子的學院佔地面積差不多可以和一些小型國家相媲美了!

「絕修學院」四個器宇軒昂的七彩大字懸挂在千米高空之上,每一個大字都有小山丘大小,而且散發出一股令人極為舒適的華光,預示著這裡是絕修學院的領地!這種浮空天字是一種絕強的手段,起碼要是九階頂級的專『門』高手或者是神之境高手才有可能製造出來,是地位的象徵,一般看到浮空天字的人立刻就會明白這裡是某個超強勢力的領地,不可擅闖!

葉天和韓宇也不敢擅闖,而是待在「絕修學院」的浮空天字之前,恭敬大聲道:「學生葉天/韓宇,前來報名!」

葉天和韓宇都是四階高手,並且用全力催動發出聲音顯得震耳『玉』聾,絲毫不比紫瞳虎的怒吼差,很快傳入了森林之中。

十分鐘過去了………

三十分鐘過去了………

一小時過去了……..

仨小時過去了………

韓宇和葉天都知道絕修學院是在考驗他們的毅力,不過絲毫懈怠,但是心中也不由得起了『波』瀾,他們畢竟是天驕人物,雖然並不是那種飛揚跋扈或者是脾氣暴躁的一類,但是心中終究有著屬於天才的傲氣,就這麼被晾在那裡,怎麼好受?

五個小時過去了………

一陣破空聲傳來,韓宇和葉天都不由得『精』神一振,目光炯炯的望向聲音發出了的那個方向,一個黑點正在急速靠近。

「哈哈,好傢夥,有毅力啊!還是兩個?看來學院這一次會多出幾個天才了!」一陣爽朗的大笑聲響起,葉天和韓宇皆是恭敬道:「學生韓宇/葉天,拜見老師!」

「嗯,現在說老師還太早了,把測錄鐵片拿出來吧!」葉天和韓宇抬頭一看,卻是一個紅髮老者,站於一只巨型黑鷹之上,微笑著看著韓宇和葉天。

韓宇和葉天連忙拿出測錄鐵片——也就是那個報名時發的小鐵片,遞給了紅髮老者,紅髮老者沒有接,僅僅是目光一掃,就大笑道:「好,好啊,上鷹,隨我回學院!」

韓宇和葉天都不由得心『潮』一陣澎湃,進入白燁森林這麼久,終於可以進入絕修學院了!

……

「呼呼~」景物飛快地向後倒退,一棵棵巨大的參天大樹和小山丘飛掠而後,一路上被碰到的魔獸無不驚慌失措,連忙逃竄。要知道這隻巨型黑鷹可不是尋常的鷹,而是一隻七階頂級的黑鐵金翅鷹,屬於同級無敵的強悍魔獸,憑著兇悍無比的氣勢,即使是大多數的八階魔獸也得對其退避三舍,更不用說這巨型黑鷹的主人可是一位比這隻黑鐵金翅鷹強得多的紅髮老人了。

葉天和韓宇望著不斷後退的景物,都是感嘆,在白燁森林拼搏了這麼久,終於可以進入絕修學院了。

大約過了2個小時之後,紅髮老人終於把葉天和韓宇帶到了絕修學院的入口。

絕修學院的大『門』很氣派,是用珍貴金屬紫雲鐵打造,高達十米,寬約3米,完全猶如紫『色』的水晶,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自有帝皇的氣派,要知道紫雲鐵可是作為建造頂級宮殿,例如黃龍皇朝的天龍殿就是由紫雲鐵建造,價值不亞於一座小型城池了!

而絕修學院的圍牆也不簡單,完全是高級礦石碧雪石建造,在陽光下透出淡淡的藍『色』,還有一股潔白無暇的氣息,而且本身碧雪石就十分堅硬,可以驅除魔獸。

葉天不由得感嘆,不愧是大陸上第一學院,單單是這氣派,就無愧於這大陸第一學院之名!

緊接著葉天更加期待進入絕修學院了。

葉天的反應都在紅髮老者眼中,紅髮老者不由得微微一笑,絕大多數的弟子都是這樣,除非是超級大勢力的子弟才會無動於衷,但是超級勢力的子弟絕大多數的都是在自己勢力當中修鍊的。

不過韓宇就比葉天沉穩多了,雖然也是較為『激』動,但是卻按捺住了自己的『激』動,並沒有顯現出來,但是還是有一股亮光在眼中顯現,紅髮老者不由得暗暗點頭,孺子可教也!

接下去紅髮老者笑道:「葉天,韓宇,進入學院之前先要經過資質測試。」

「資質測試?」葉天不由得疑『惑』道。

「所謂資質測試就是測驗學生資質的測試,由學生在白燁森林的表現和學生的體質特徵來判定學生的資質。」紅髮老者笑道。

「等等。」葉天疑『惑』道,「請問前輩,學生在白燁森林的表現學院怎麼可能知道?」

紅髮老者哈哈大笑:「你以為那塊鐵片真的只不過是帶著證明自己報過名的東西嗎?你錯了,那塊鐵片實際上會測試出你在白燁森林的戰鬥『波』動和巔峰級力量,以及戰鬥次數,總戰鬥能力,絕對是極為珍貴的東西,可惜學院也就幾百個。」

「原來如此。」葉天恍然大悟。

紅髮老者繼續道:「絕修學院的資質分為普通,天才,妖孽,神儲四個級別,普通就相當於外面的不錯的天才了,天才就相當於大陸上的頂級天才了一屆也就幾個,妖孽就屬於絕世天才了好幾屆才能碰上一個,而神儲,意思是神的候選人,是千百年難出的超級天才了,百屆都難以碰上一個,以你們的實力和心『性』,說不定可以達到天才呢!」

普通,天才,妖孽,神儲,這就是絕修學院的四大等級!

以葉天的天賦,天才差不多是志在必得的,但是妖孽就不容易了,至於神儲,這是葉天不敢想象的,畢竟葉天可不敢百分之百的擔保自己可以突破凡級九階達到神之境,即使自己擁有強大的暗金之力,暗金龍炎也是一樣,畢竟成就神之境天賦,機緣,毅力,缺一不可。

「妖孽么?」葉天喃喃自語,神儲他不敢想,但是妖孽他倒是希望爭一爭,要知道葉天可是單獨斬殺了紫瞳虎這樣的超級怪物,戰鬥評價絕不會低吧?

韓宇也是一臉自信而不失優雅的微笑。

看著葉天和韓宇的表情,紅髮老者微微一笑,年輕人,就是要有衝勁嘛,只不過,挫折也是強者路上必備的。

隨著紅髮老者進入了學院,緊接著就到了一個類似於廣場的地方,這個廣場也極為氣派,由雜白『玉』鋪墊,價格極為不菲。

在廣場上相當冷清,只有一個黑衣中年人半靠在一個座椅上打盹,前面就是一個淡綠『色』的桌子,上面還有一個晶瑩的水晶球。

紅髮老者眉『毛』一皺,道:「臭王二,還不起來?」

那個中年人猛地驚醒,隨即破口大罵道:「死老黃,叫什麼叫,嗯?你又叫我王二?想打架吧?」

紅髮老者聳了聳肩道:「要打架,隨時奉陪,不過你先給他們兩個測試一下資質再說。」

看到葉天和韓宇,中年人不由得眼睛一亮:「好小子,兩個都不來么?來來來,誰先來?」

一眼就看出了葉天和和韓宇的資質,這位中年人絕對是一個高手!

葉天『抽』了口氣,韓宇卻搶先道:「我先來吧!」

「好呀。」中年人笑嘻嘻的說:「先把鐵片放在這個凹槽里,然後把你的能量注入水晶球就可以看到你的資質等級,紅『色』是不及格,綠『色』是普通,金『色』是天才,黑紫『色』是妖孽,七彩『色』是神儲,不知道你是什麼級別了。」

韓宇點了點頭,掏出小鐵片放入凹槽,緊接著把手緊貼在水晶球上,慢慢注入能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