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一個精神有問題的傢伙。而且這傢伙還很有實力,該怎麼辦?

當然是把他抓住,然後再關起來,要不然這傢伙傷到人誰負責?

馬龍看到『拉夫戴南』在擊殺了食屍鬼后將再度用殺氣鎖定了自己,不由得撇了撇嘴,很不爽的說道:「修道院怎麼把你放出來了?那些修士也真是的。不知道狗要拴好,最好還要戴上嘴套,否則咬了人就不好了。」

這話只要是個人就能聽得出來,馬龍是在罵那人是狗,是修道院養出來的咬人的狗。

『拉夫戴南』被氣得夠嗆,在他的記憶里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對他說話,馬龍還是第一個,這讓他愈發堅定了要將馬龍除掉的決心。無奈有菲尼克斯和卡洛琳在場,馬龍自身的實力也很強。『拉夫戴南』清楚自己根本無法在三個高位英雄面前討得好去。

這筆賬暫且記下,等到日後衣卒爾大人降臨再行清算。

『拉夫戴南』也是個果決的人,發現自己處於劣勢且沒有扭轉局勢的可能后,他絲毫不遲疑,體內的光明之力猛然爆發,掙開了死亡之握對自己的束縛後轉身就跑。

卡洛琳正要追趕,菲尼克斯卻阻止了她:「算了,別追了。」

正如馬龍所說的那樣。那個傢伙只是修道院放出來的一條狗,哪怕是追上他把他殺了。有什麼意思?

你宰了一條狗修道院不會再放一條?

再怎麼說修道院也是屹立在泰摩高地同王國的貴族階層勾心鬥角了數百年的勢力,總歸是有些底蘊的,除非菲尼克斯能以舉國之力對其一擊,否則根本無法滅掉他。再加上最近有一個天使要降臨,那麼在這種時候最好還是不要引爆雙方的矛盾。

馬龍的目光閃了閃,他清楚菲尼克斯的想法。對上修道院的那些人這妞不會擔心什麼,該打就打,該滅就滅,但若加上一個代表著天堂的天使,菲尼克斯就不能隨心所欲了。天堂再怎麼說也是與地獄同一個層次的強大勢力。人族能對抗惡魔很多方面都是藉助了天使的力量,要是同天堂翻臉的話人族的損失就太大了,甚至於會在兩線作戰下滅族。

或許菲尼克斯對自身的安危並不在意,但整個人族的安危她不能不放在心上。說到底,這個女人並不是為自己活著,她既然要成為王國之主就得背負起國王應該背負的東西,哪怕這些東西沉重到會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心底暗暗嘆息,馬龍既是為庇護所世界人族處境的艱難,也是為菲尼克斯。還是像他這樣的好,不出頭,不稱王,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著,活得又舒服又愜意。

驀然,馬龍拍了拍額頭,大聲喊道:「糟糕,被那傢伙一打岔,我都忘記正事了。」

說著,他對看向自己兩女說道:「之前菲尼克斯你不是叫我防備有藏在暗中的勢力搗亂嗎,我倒還真找到兩個鬼鬼祟祟的傢伙。那兩個傢伙披著斗篷,把自己的面貌藏起來,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東西。我跟了他們好一陣,發現他們正在同一個惡魔接觸,於是就把他們給幹掉了。」

菲尼克斯和卡洛琳對此倒也並不奇怪,連李奧瑞克都能與地獄勾結,其他人與惡魔有染也並不值得大驚小怪。當然,這是她們前一刻的想法,當馬龍說出下一句的時候她們就不那麼想了。

撓了撓頭,馬龍一臉憨厚的回憶著當時的情景:「我跟著那兩個人走了好久,聽他們互相之間稱呼說什麼布瑞姆,什麼伊斯梅爾,什麼議員的,總之很複雜。誒,你們這是什麼表情?」

「邪惡之手伊斯梅爾!」

「火花之拳布瑞姆!」

菲尼克斯和卡洛琳原本以為自己不會驚訝了,畢竟有李奧瑞克叛變人族這麼一件事在前,可是萬萬沒想到啊萬萬沒想到,就連最高評議會的議員也同惡魔勾搭上了。如果只是李奧瑞克的話兩女頂多震驚,再加上李奧瑞克已經滅亡,倒也翻不起浪花來,可最高評議會不一樣。那是名義上的人族的最高權力機構,最高評議會要是也被惡魔引誘,對整個世界都是災難性的。

菲尼克斯目視馬龍,凝聲問道:「你說的是真的?這種事不能說笑,你確定你發現與惡魔接觸的是布瑞姆和伊斯梅爾?」

馬龍攤了攤手:「那兩個傢伙就是那麼互相稱呼的,至於他們是什麼身份我哪知道啊。反正我就是發現他們不對勁,又看到他們與一個惡魔秘密接觸,我就連人帶惡魔一塊幹掉。話說,菲尼克斯,不是你讓我防備暗中搗鬼的人嗎,難道說你沒有察覺什麼?」

菲尼克斯沉吟不語,她讓馬龍防備暗中搗亂的勢力,並不是她真正掌握了確鑿的證據,而是出於一種小心,當做是有備無患的一種打算。讓她沒有想到的是,本是無意中的謹慎之舉卻揪出了一個驚天秘聞。

要是連最高評議會都背叛了人族,我們為對抗惡魔所做的一切還有意義嗎?王國的國王,最高評議會的議員,這等位高權重,決定著整個人族命運的大人物都投靠了惡魔,人族的未來該走向何方?

第一次,菲尼克斯對前路產生了迷茫。(未完待續。。) 迷茫?

是該迷茫。

庇護所世界的人類在惡魔的威脅下本就十分危險,別看菲尼克斯執掌壁壘要塞,兵權在握,似乎很威風,實際上她自從接管了壁壘要塞后一直過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生怕有一天惡魔攻破了位面戰場的防線,再一次殺到人類的世界來。

為了對抗惡魔,為了維持住位面戰場,菲尼克斯殫盡竭慮,既要同惡魔戰鬥,又要防備王國內部的敵人,重重壓力下要不是她夠堅韌,換了其他人早就被壓垮了。本以為自己這樣做能夠護住人族平安,誰曾想她在前方率領將士們浴血奮戰,李奧瑞克這個國王以及最高評議會的議員們卻在後方同惡魔接觸。

這是什麼節奏?

這是妥妥的賣隊友啊。

自己傻傻的在前面拚命,而作為被自己護在身後的人,他們不但不感激,不但不支持,反倒同敵人勾結,就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出賣整個人族。這一刻,發現了真想的菲尼克斯的心真的被傷到了,她對自己那麼拚命的守護所有人的做法產生了懷疑。

看到菲尼克斯的表情很不對勁,馬龍猛然驚醒。

我勒個去,這妞不會就是因為接受不了如此殘酷的現實才會最終墮落的吧。

想到了庇護所世界原本的歷史,馬龍將菲尼克斯同一個墮落的人類強者對上了號。儘管他以往也有所懷疑,但以前並沒有真正的確定菲尼克斯的身份,直到今天,直到他第一次看到菲尼克斯流露出的不同於平時那種強勢形象的軟弱。

無論再強的人都會有弱點,要擊敗一個人不一定非得用暴力,只要找准她的弱點。在她內心最軟弱的地方狠狠的踹上一腳,就能讓她崩潰。

馬龍腦中突然浮現出了這麼一句話。

難怪日後迪亞波羅能讓那麼多的人類強者背叛自己的種族,成為惡魔入侵庇護所世界的幫凶,難怪日後惡魔們捲土重來的時候對人族打出了一波流,幾乎是一路平推過來,比起千年前的第一次人與惡魔的戰爭來順利得不像話。不為的別的。就因為迪亞波羅潛伏在人類的世界里收集著人族強者的情報,利用了這些強者的弱點,這才使得惡魔得意不費吹灰之力的打得人類幾乎滅族。

不過嘛,當我殺死布瑞姆和伊斯梅爾的那一刻歷史已經改變了。

馬龍長長的出了口氣,他覺得自己能打破固有的枷鎖,提起勇氣改變庇護所世界的歷史,這一決定實在太英明,太正確,太有魄力了。連他自己都在佩服自己。

果然啊,有時候必須得搏一搏才能拼出個未來。

「菲尼克斯,其實你……」

馬龍正要說什麼,大地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這震動來得是如此突然,讓人措手不及。

這下才是真的糟糕了。

相比於菲尼克斯和卡洛琳的疑惑,馬龍很清楚地震的緣由,他知道潛伏在崔斯特瑞姆地底的那座巨大的傳送門要啟動了。而伴隨著這座傳送門出現的是早已埋伏多時的百萬惡魔。

惡魔的入侵終於到來了,地底的百萬惡魔會如歷史上那般將崔斯特瑞姆化為灰燼?

馬龍甩了甩頭。既然已經決定改變歷史,不妨就改變得徹底一點。


百萬惡魔?

哈哈,我好害怕啊。


嘴角含著一絲不為外人所知的嘲笑,馬龍與克爾蘇加德取得了聯繫。

「老克,幫我查一查,那座傳送門出現的位置會在哪裡。」

專業的事就要交給專業的人去做。克爾蘇加德在魔法上的造詣比馬龍強過不知幾條街,要說計算出地獄傳送門位置這種事找這位大巫妖來做准沒錯。

事實也確實如此,接到馬龍的話后不久克爾蘇加德就給出了答案:「根據我的計算,地底那座傳送門會出現在王宮,具體的位置在那個叫李奧瑞克的人類衝出來的那座大殿。」

李奧瑞克衝出來的那座大殿不就是王國大臣們平時商議國家大事時的議事大殿嗎?

馬龍的目光一轉。經過克爾蘇加德的指點后他也看出了議事大殿的不同之處來。在大地劇烈的震動時,這座大殿雖然也在搖晃,可它的搖晃並不只是那種左右搖擺,而是一邊晃一邊在往上升。

之所以造成這種情況,那是因為地底有東西冒出來,在地底的那個未知的東西向上頂的時候大殿的地基隆起,於是造成了大殿一邊左右搖晃一邊長個子的情況。

馬龍看到了,沒理由他身邊的菲尼克斯和卡洛琳看不到,事實上這兩個女人比他還要早一步發現議事大殿的情況,只是她們並不清楚地底有什麼。

「菲尼克斯,卡洛琳,李奧瑞克既然同惡魔達成了某種協議,我想惡魔們是不會浪費這個能入侵人類世界的機會的。如果我是你們,我會命令軍隊做好準備,說不定等下會有一支惡魔大軍出現。」

說這話馬龍既是在提醒菲尼克斯和卡洛琳注意安全,又是在暗示她們,做好同惡魔打一仗的準備。

馬龍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菲尼克斯要是還不明白她也不是菲尼克斯了。沒有去詢問馬龍為什麼會那麼說,菲尼克斯深知此時不是浪費時間的時候,她手一甩,一支利箭帶著尖銳的呼嘯撕裂長空,在躥升了兩百來米后轟然炸開,於空中開出一朵美麗的煙花。


馬龍吹起了口哨:「哇哦,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

都到了這種時候居然還有心思調侃,該說這小子無所畏懼呢還是神經粗大?

菲尼克斯和卡洛琳齊齊白了馬龍一眼,甩給他兩對衛生球,對馬龍這人她們算是沒話說了。該緊張的時候一點也不緊張,這種人要麼心態好到能坦然面對任何事,要麼就有恃無恐。菲尼克斯和卡洛琳不知道馬龍屬於哪一種情況,但她們知道如果馬龍的預料成真,接下來將會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惡戰。

戰場,便是王國的都城崔斯特瑞姆,生活著數百萬人族子民的王國第一大城。(未完待續。。) ps:一個小時后還有一章,記得說過要五更的。

有句話說得好:好的不靈壞的靈。

很多時候你期望事情往好的方面發展,偏偏它就要往壞的方向走。

菲克斯和卡洛琳極不願意馬龍所說的情況真的出現,但客觀的事實不會以她們的意志為轉移,隨著大地的震顫越來越激烈,隨著王宮的議事大殿越升越高,一座巨大的傳送門自地底冒了出來。

如果只有這麼一座傳送門的話菲尼克斯和卡洛琳倒也不會面上變色,問題是隨著傳送門出現的是源源不斷的惡魔大軍。更讓菲尼克斯和卡洛琳覺得不妙的是,這些惡魔最低的這一個也擁有與中階戰職者媲美的實力。

一場屬於人族的浩劫,一場真正的動蕩,隨著崔斯特瑞姆的王宮中出現巨大的地獄傳送門和百萬惡魔拉開了序幕。

「唧唧唧唧……」

嘴裡發著不明意義的聲音,一群周身包裹著熔岩,形如跳蚤的中階惡魔率先從地獄傳送門撐破的地底大洞里跳了出來。

菲尼克斯見狀毫不遲疑的沖了上去,她手中弓弦急顫,嗖嗖嗖的箭矢破空聲里,超過二十支火焰箭射了出去。

「堵住出口。」


卡璐琳緊隨其後,她沖馬龍喊了一聲,就這麼赤手空拳的殺入了跳蚤惡魔群中。這時候就看出用拳頭的好處來,卡洛琳的身體就是她的武器,她自己就是最好殺敵工具。但見在惡魔群中的她每一次揮拳都會惡魔被她打得爆體而亡,那飛濺的熔岩灑得到處都是。

換了旁人定然會去躲閃,卡洛琳卻不會。

她的戰法就是以最猛烈的攻擊打爆敵人,進攻就是她最好的防守。只要打到敵人還不了手,自然用不著防禦。

跳蚤惡魔被一隻只打爆。飛濺的熔岩不可避免的會濺射到卡洛琳身上。然而卡洛琳眼睛都不眨一下,她的攻擊一如既往的猛烈,絲毫不受熔岩的影響。

身為一名強大的英雄階戰士,卡洛琳的身體不是區區熔岩就可以破壞的,跳蚤惡魔體內的熔岩的溫度還不足以讓她受傷。

馬龍暗道了一句彪悍女,提著影鋒也殺入了戰團。

同卡洛琳相比。有了影鋒在手的馬龍攻擊效率更高,影鋒每一次掄起,每一次砍劈,都會帶走至少三隻惡魔的生命。由於身體已經同神聖天災領主的鎧甲融合,馬龍的防禦堪稱傳說級別,那些熔岩連卡洛琳都傷不到,更別說傷到馬龍了。對這些濺射到身體上的熔岩,馬龍唯一的感覺就是稍微有那麼一點暖和。

熔岩,暖和……好吧。高位英雄都是非人類,到了他們這個級別已經不能再用看正常人的眼光來衡量了。其實事實也的確是如此,高位英雄只要再進一步,就能夠觸摸到法則的力量,到那時候他們與修道院的神棍們口中的神靈比起來也只是一個半隻腳跨進了大門和一個在門內的區別。

這種狀態有一個名稱,它被稱之為——半神!

三個人要殺光百萬惡魔,這可能嗎?

反正馬龍認為很難,那可是足足百萬惡魔。就算人家站著不動讓你砍都能把你累死。雖說菲尼克斯已經向城外的軍隊發出了訊號,可誰知道軍隊能在什麼時候趕到。要知道這時候地獄傳送門還在不停的製造著地震。大地震顫的幅度很大,大到常人只能趴在地上想要直起身來就會跌倒的地步。

以這樣的地震幅度,馬龍估計能夠趕來的除了菲尼克斯手裡的王牌——羅格軍團外,也就只有那些擁有戰職者實力的軍官了。

「這是一場普通人無法參與的戰爭,那道傳送門的作用就是剔除掉礙手礙腳的普通人,而這也是人族在這個位面上最大的優勢。」

克爾蘇加德道出了惡魔們的目的。

利用巨大的地獄傳送門聯通兩個位面時散逸出來的能量。製造一場持續的大地震,讓人族的軍隊無法參與其中,發揮不出人海戰術的優勢來,以便讓惡魔大軍至於一出場就被打回去。等到兩個世界真正聯通,不再有能量散逸出來時。惡魔們早已站穩了腳跟。能從地獄傳送門得到源源不斷的支援,已經降臨到庇護所世界的惡魔們也就無懼於人族的人海戰術了。

惡魔的算盤打得不可我不精,迪亞波羅親自策劃這場入侵確實讓人族很難抵擋。

馬龍此時非常慶幸,多虧之前用屍體發火給的那塊骨片喚醒了泰摩,讓迪亞波羅在戰爭未曾打響之時就已出局,若是迪亞波羅還在馬龍真不敢想象局面會糟糕到何種地步。

「惡魔的數量太多了,我們的人及時趕過來也未必堵住,必須想辦法摧毀那座傳送門。」

菲尼克斯將一切看在眼裡,心中如火燒一般,焦慮萬分。有地獄傳送門在不停的製造地震,城外的軍隊只能趕來很小的一部分不說,單是由地震引發的建築坍塌等就讓崔斯特瑞姆的死了不少。

先前貴族聯軍與李奧瑞克的軍隊大戰時,城市裡的居民們大部分都躲在了屋內,這時候來上一場大地震,死傷之慘重可以想象。

「老克,有沒有辦法?」

馬龍也知道那座地獄傳送門是關鍵,可他不知道如何摧毀傳送門。那麼大的一座傳送門,如同一棟高樓,馬龍站在它面前都覺得自己渺小,要說如何將之摧毀他是一點頭緒也沒有,總不能讓馬龍提著斧子上去亂砍一起吧。

「請給我時間,主人。」

摧毀地獄傳送門克爾蘇加德能夠辦到,前提是他得有時間觀察,以便找出地獄傳送門的魔力運行路線。只有找出了傳送門的魔力運行路線,才能正確的計算出對方的魔力節點,並將之加以摧毀。

「那你快點。」

馬龍清楚這種事情急不來,如果催得太緊導致克爾蘇加德忙中出錯的話那才叫真的要命。

影鋒掄出一個滿月,將身邊的惡魔清理一空,儘管後者又很快被補上,但馬龍要的只是一剎那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