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光什麼都好,就是太重感情了,這對他以後可能會有這很重要的影響。但是,他又轉念一想,如果青光不重感情的話,那樣又會好嗎?自己喜歡他,難道就不是因為他重感情?

搖了搖頭,修羅王坐了下來繼續給他另外的三個徒弟將他們師兄弟的事,同時等著趙無極的到來。

不過,讓修羅王苦笑不得的是,在他等到趙無極的同時,他還等到了另一個人。他的三師姐,花都之主,雲裳。

剛才在醉仙樓前遇見趙無極之後,雲裳便直接帶著趙無極沖了上來。感應到了修羅王的所在之後,雲裳便直接一腳踢開了門,闖了進來。

所以修羅王在看見趙無極的同時,也看到了雲裳。


「好久不見,老五。」

「我們才剛剛見了沒多久,易歸藏!」 修羅王看著雲裳和趙無極,沉默半天,沒有半點喜色:「沒想到,你倆竟然一起來了。」

「聽說你設宴邀請老四,我恰好路過就跟著過來了,老五你不會不歡迎我吧!」雲裳解釋道。同時從她的語氣中可以聽出她對修羅王設局套趙無極這件事很不滿。

「雲姐,你想到哪裡就到,這世上又有什麼地方能阻止的了你呢?」對於雲裳的到來,修羅王更多則是無奈。

雲裳擺擺手,直接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然後說道:「我本來就是來看老朋友的,沒想到這剛一來見到你倆了,所以當然得聚一聚了。」

趙無極不說話,修羅王也沉默了。

雲裳繼續說道:「既然我們這些師姐弟們聊天敘舊,你們你個小輩就先回去吧。我怎麼說也算是你們的師伯,你們師父的主我還是能做的。」

說完,雲裳看向了修羅王的三個徒弟。

不過修羅王剩下的三個徒弟都沒走。雖然雲裳嘴上那麼說,但他們心裡卻並不以為然。在他們心裡,能做他們主的也只有他們的師父。

「你們先下去吧!」不知道是不想讓雲裳尷尬,還是他們在這的確沒什麼作用,修羅王還是開口讓三個徒弟先行離去了。

三個徒弟特別是孟九流還想再說什麼,修羅王卻又接著說道:「快下去吧,這的所有任務都結束了,你們沒事就去王城裡看看還有什麼特殊人來嗎?」

「是」。三人只有謹遵修羅王的命令。

待三人走了之後,修羅王這才又說道:「好了,他們都走了。」

「是啊,走了。我們就隨便談談吧!老四,你也別耷拉著一張臉了。老五,你也別怪我破了你的局。不管怎麼樣,今天先停戰,我也不可能天天管著你們,到時候你們想幹嘛還是幹嘛去,我管不著,也沒空管。但今天,現在,必須得聽我的。」雲裳略帶威嚴的說道。

趙無極和修羅王同時點了點頭。論實力,論輩分,都是雲裳大,他們還能再說什麼。

修羅城外,血袍將軍傲然而立,李煥雪和易天師則是神情黯淡地坐在了對面。

雖然血袍將軍已經放了李煥雪,但易天師因為把青光召喚了過來,所以他的心情現在還是好不到那去。

「小子,如果你敢騙我的話,後果你可是知道的。」雖然易天師捏碎了玉符,但血袍將軍還是有點懷疑。

「你急什麼,到時候不就知道了。」易天師也不是很耐煩。

「哼。別急,小子,等解決了青光完再收拾你。」血袍將軍冷哼一聲說道。

說完之後,血袍也徹底冷靜了下來,等著青光的到來。

青光來的速度還是很快,還沒到血袍的預料時間就過來了,血袍不由得又看了易天師一眼。

「原來是你!」看了血袍將軍一眼,青光恍然大悟道。然後瞧到旁邊易天師和李煥雪沒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道:「沒想到李雲天你竟然也會幹出這種事來?」

「什麼事?你說要挾嗎?呵呵,這可是你們修羅王城,你的老窩,我不謹慎點能行嗎?再說為了你青光,我什麼事干不出來呢?」血袍將軍無所謂道。

聽著血袍將軍有點曖昧的話,青光笑道:「你李雲天還想找虐不成,當初在血色試煉上,你輸給了我,你的主場你都輸了。而何況現在,這是在修羅王城,你認為你還能贏我嗎?」

一開始的話青光還有點擔心,但見識血袍將軍這個大熟人外一直懸著的心就放下了。雖然不知道血袍將軍最近這些年進步的怎麼樣?但他現在就算贏不了,他也不怕會失敗了。至於,修羅王,更是不用召喚了。這麼一來,青光剛才愁郁的心情也自然一掃而空了。

「青光。首先我要提醒你一點,你現在不要叫我李雲天了。我已經沒了名字,我現在只有代號,那就是血袍。血色帝都里十大將軍之一的血袍將軍,你該知道這代表的是什麼嗎?」血袍將軍自信地說道。

的確,沒有一定的自信,他又哪敢挑戰這個以前都打不過的人呢?

聽到血袍后,青光也才發現自己竟然忽略了他的變化。血袍,如果真是血袍的話,那麼還真有點麻煩了。

「好了,甭說了,你說要怎麼才能放開我的他們吧!」說著,青光看向了不知表情的易天師和李煥雪。

血袍將軍輕輕地笑了笑,說道:「很簡單。我們比試一場,他們倆就是賭注,你贏了,自然就贏的了賭注,他們你可以隨意帶走。而你輸了的話,不僅你走不了,他們也會和你是一樣的下場。哈哈,這樣的話,應該能激起你的鬥志吧!」

一開始血袍將軍還只是輕輕說著,但越到後面,血袍將軍的得意聲就越來越大了。

「沒看出來,你還這麼自信,那麼就讓我看看你到底哪來的這些個自信。」青光輕輕地說道。

說完之後,青光的劍也已經到了血袍將軍的前面。血袍將軍也毫不懼怕,從容的拿出一桿槍,迎向了青光。

他的靈武很大程度上是在戰場上練就的,而在戰場上最好的武器就是槍了。

由於血色帝都與東海十三魔宗相鄰,所以常年都會有戰爭發生,所以在血色帝都才會出現血祖之下便是十將軍最有權勢的局面。

作為十將軍。他們實力可以不是最突出的,但他們都必須是經歷過戰爭洗禮,在戰爭中為血色帝都做過巨大貢獻的人。

而常年生死存亡間的戰爭讓血袍將軍學會的最大一點,便是狠了。

他還記得當時在血色試煉上輸給青光的原因,就是不夠狠。而現在,和誰他都敢比狠了,反正就是大不了一死。而死,見過了太多的死亡,他現在已經不怕死了。

雖然境界上和青光差不多,但以死相拼的血袍將軍還是在很大程度上讓青光感到了不適應。

相比上了戰場的血袍來說,青光的修鍊歲月就可以有平淡來敘述了。


他沒有經歷過什麼大風大浪,也沒有經歷過什麼大的困難挫折,甚至連死亡威脅都沒有過,可以說從修鍊都現在他過的都是平穩。

但這些都是遇見趙無極前的事。

趙無極那一次,便讓他把什麼都經歷了夠。回去之後,他在反思總結之後,也終於大徹大悟,知道了自己以後到底該怎麼做。


那就是堅持本心!相信自己!

難道沒遇見挫折,就代表自己不完整了?難道非得失去過,得到后才會感到更好?

青光不相信這樣,他相信自己。沒經歷過挫折,那是自己的運氣加實力。自己分明可以一馬平川的進步,為什麼還要非得去經歷下挫折呢?

如果血袍知道青光如此想的話,肯定會唾棄他,認為他這樣的人是永遠不可能成功的。但青光不這樣認為。

就好比,一個富人的孩子想要變得更富,他分明可以藉助父親的幫助,而取得成功。他為什麼非得自己從頭開始,完全靠自己的真實實力來取得成功。

青光就是如此,他有修羅王的幫助,也有非常好的天賦,他不用很努力經歷很大的困難就能取的成功。他又為什麼非得通過不斷的挫折才能取得成功呢?

正因為血袍將軍和青光正好相反,所以他瞧不起青光,他也瞧不起青光這種人,所以他要用實力告訴青光,只有不斷努力才能得到最後的勝利。

所以,無論青光與血袍將軍兩人之間到底是誰的理論對,誰的理論錯,理論相對就意味著有衝突,而有衝突對於武者來說最好的解決方法便是決鬥。

這也是天才流與勤奮流的對決。 青光的劍,一劍接著一劍,行雲流水,無懈可擊。

這還是易天師第一次見到青光在面對同級別的高手的全力攻擊,當初對陣易水塵的時候也只是用了一指,對陣趙無極的時候倒是用了很多招,不過可惜的是當時易天師已經昏迷了,並沒有看見。

血袍將軍的則是槍,一槍勇往直前,追求的是一槍的霸氣,一槍破敵。

這是他在戰場上自創的槍法,殺人只用一槍,要的就是一槍致敵。在戰場上,如果一槍不能殺死對手的話,很容易就會陷入圍攻當中,所以血袍將軍要的就是一槍致敵。

當然,對於青光,他想一槍致敵是不可能。但血袍將軍也不只有這一招,在戰場上也不可能光遇見些實力比他弱很多的對手。如果對方實力只是比他稍弱一點,他還想一招致敵,那就是給自己找難受。

「十萬槍林!」

血袍將軍大吼一聲,便使用了他很得意的一招。此時青光還在地上,而他卻已經騰空。大吼一聲之後,騰空的他手腕一抖,一桿槍頓時化作千萬桿槍影,鋪天蓋地般的便向青光刺去了。

這還是血袍將軍在戰場上自創的招,而且這招無論單挑還是群戰都非常厲害,這是他血與淚的傑作,這是他勤奮的結晶。

那麼作為天才的青光又該如何應對呢?

「哈哈,挺不錯的,槍林。不過你有槍林,那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劍雨。」青光大笑一聲,也使出了自己的應對之法。

劍!

他的應該之法竟還是劍,不過此時已經不是一把劍了,而是無數把劍。在即將迎接血袍將軍的槍林的時候,青光便拋出了他的劍。

拋出劍也立馬想變魔術一般,一把變作兩把,兩把變作四把,四把變作八把……轉眼間,青光的劍也想血袍的槍一樣,化作了無數把,迎向了血袍將軍的槍。當然,為了以防萬一,青光自己已經抽身而去。

「不虧是天才!」見了青光的劍雨,血袍將軍大笑道:「沒想到你竟能在瞬間就悟通了我一槍變萬槍的法門,繼而也一劍化萬劍來應對。不過,我是會用事實來證明,你肯定是失敗者,即使是天才,不努力也是沒有的。真正的強者,絕對屬於勤奮的人、努力的人。」

隨著血袍大笑,他的槍林即將迎向青光的劍雨。

槍林對劍雨。


到底是正版槍林厲害,還是盜版劍雨會逆襲成功?

青光也很期待,當時當血袍將軍的槍林一出的時候,他自己也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不過,僅僅是瞬間,他便靈機一動,悟通了血袍將軍的槍林,然後更天才般的創造了劍雨。

現在,他也很期待自己的盜版的劍雨到底怎麼樣?

不過,很快,青光便發現了不對。

血袍將軍竟在他的槍林即將迎向劍雨的時候,變換了槍林的方向。

這方向自然是要超著他而來的。

難道他要以傷換先手?

青光暗暗思忖道。血袍將軍這樣做無疑會用自己的身體直面他的劍雨,雖然這樣做他的槍林能繼續保持攻擊,但是這樣的話就算不被自己的劍雨直接殺死,但他也是會因此而受傷的,而受了傷的血袍將軍攻擊肯定會受影響的。這樣的話,血袍將軍還能拿什麼來勝自己?

血袍將軍當然知道自己這樣下去的話會受傷的,受傷后的他的行動也肯定會受影響的,甚至連繼續保持槍林都是問題。但他之所以仍然一意孤行,繼續這樣下去。

他自然也有他的緣故。

糟了!

這時候青光也發現了血袍將軍為什麼敢之間他的劍雨。

血袍!血袍!血袍將軍的血袍啊!

這可是玄天階的防具裝備啊!一般來說,大陸上,玄天階的裝備大多都是攻擊性的,防禦性和其他特殊用途的裝備可是很少很少。

有時候,在一場拍賣會上,一見玄天階防具的價格可以賣到一件玄天階攻擊的五倍到八倍。

而玄天階防具之所以這麼貴,主要是因為它太少了,而它之所以少又是因為製作它的原料太少了。

當然了,東西越貴它的用途自然就越好。一件玄天階的防具雖然不能絕對抵擋住一件玄天階武器的攻擊,但它卻是至少能削弱五到八成,而且除非被破壞,那麼玄天階的防具是可以無限使用下去的。

而說到防具,就不得不提血色帝都了。它之所以被稱為血色帝都,便是因為它的境內有一個險地叫做血色沙漠。而說到血色沙漠,就不得不說不定期舉辦的血色試煉了。

這是整個南疆乃至整個大陸最有名的一處試煉之地,除了它的危險高,可以磨練人外,而因為它裡面有著出色的獎勵,血色帝都十大將軍的十件血字開頭的防具,便是出自這血色沙漠。

一般來說,血色試煉這麼好的地方血色帝都是不會隨便向外開放的。但在南疆之中,它也不是一家獨大。還有三大勢力,在其餘三大勢力的聯手施壓下,血色帝都也是被迫對外開放。當然了,作為條件,一旦進入血色試煉,收穫的血字開頭的玄天階防具都是必須要交給血色帝都的。

當然,血色帝都也不會白要,白要的話就會沒人拿了。一般來說,血色帝都都會用等價之物換來這玄天階防具的。

而到了現在,血色帝都中玄天階防具已經有了十件了,而一般來說,血色帝都將軍之所以被稱為將軍,便是擁有一件血字開頭的玄天階防具。所以血色帝都現在將軍只有十個,那是因為玄天階防具只有十件。

大意了啊!

青光苦笑一聲,然後又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一把武器,還是玄天階的劍。

現在他得趕快布置防守了。

不過,現在看來似乎是有點來不及了。

青光的劍雨一道一道的射向了血袍將軍,不過大多數都被血袍將軍的血袍所抵擋住了。即使有幾件突破了血袍的防守,但經過血袍的削弱,對血袍將軍的傷害也沒有幾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