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欣非但沒有因為林言的話生氣,反而諒解地點頭道:22也難怪林言你一直對我不太信任。那我現在就把自己的情況向你們介紹一下。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龍特組這個組織呢?22

22龍特組?22林言得到妖皇否定的答覆后,跟婉美一直搖頭。

22我們龍特組曾經是國家成立的一個秘密組織,專門收集全國各地懷有異能的人用來對付那些平常手段對付不了的犯罪分子和國家任務的。22

婉美聽得雙目發亮:22哇,那豈不是說你們就是那種傳說中的黑夜女俠?22

林言一頭黑線,沒想到成熟的婉美還有這樣的小女孩英雄情節呢。

22哪裡啦。22靈欣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22但是後來情況出了變化,我們的一個成員因為濫用了自己的能力,傷害了許多人,甚至包括我們的戰友!自此以後我們就被踢出了正式組織,成了無倚無靠的浮木。不過我們並沒有放棄,還是主動在各地秘密幫著處理案件,解決那些惡鬼邪靈,希望有朝一日能將功補過,重新被國家所接受。22

22原來是這樣啊。22婉美又對她轉而同情了。

22為了讓我們能互相信任,我還可以告訴你們我自己的實力。22

林言點頭道:22這個自然最好,也方便我們之後相互的配合。22

靈欣伸出手掌,微微運起力量,手掌之中突然躥起了一道火苗就那麼在她的手上燃燒著,卻完全沒有傷到她的手。

22操控火焰!22靈欣收起了力量,22那天的那一戰之後,相信你們也應該已經分析出來了吧?22 林言長吁了一口氣,對於靈欣的戒心終於去掉了一些。雖然不可能對她如對婉美一樣完全信任,不過聽她的說法之中卻是找不出任何的破綻。

22好吧,既然靈欣學姐你這麼有誠意,那我就不推辭了。也當是還了上一次欠你的人情。22林言點頭答應下來。

22太好了!22婉美也躍躍欲試地道,22這一段時間我也已經有進步了,林言,不如也讓我一起跟著吧?22

22絕對不行!22林言毫不猶豫地搖頭否決。

開玩笑!現在雖然婉美也已經有了一定的根基,而且按照師傅的說法,很有天分,進境極快。但是距離能真正跟那些強大的敵人作戰可還有著極遠的距離呢。別的不說,現在的她就連小玉也打不過,怎麼能讓她去冒這個險呢。

婉美哪裡肯干,不過,這一個可是原則性的問題就算是她來個河東獅大變身,那也是不能妥協的。

婉美畢竟還是僵不過林言,最後只能答應乖乖地留下來。而林言則跟著靈欣一邊去跟她的幾個手下會合一邊聽她說起這一次他們所見到的詭異事件。

事實上,最近在C市所發生的惡性命案並不僅僅是青龍山這麼一件,就在這人來人往,繁華無比的市中心,也已經發生過了連續三起命案,而且受害者全都是年齡不足五歲的童子!

22流火,你把現在我們手上的情報跟林言學弟介紹一下吧。22

現在他們已經來到了靈欣他們的22秘密據點22竟然就是林言他們小區外,林言自己也經常去吃早餐的豆汁店!

看著在外面一副老實憨厚模樣的小夫妻,現在去一個個黑著臉,比起電影里那種最強悍的保鏢殺手還要威猛三分,林言不由得直冒冷汗!

如果靈欣真的想要害自己的話,恐怕自己現在早已經喝進肚子里無數的毒豆汁了!

而除了他們兩人之外,另外還有靈欣的兩名手下他就不認識了,林言只聽介紹知道他們兩個的22代號22一個叫春雨,一個叫雷風。

22呃,隊長,這樣,不大合適吧?22流火自然是認識林言的,既不明白自己的隊長怎麼會請了一個毫不相關的人來到他們的秘密地點,更不知道為什麼讓自己把組織的情報說給他聽。

22我說合適就是合適!22靈欣接著冷下臉來,完全沒有了平時那種青春朝氣的形象,散發出可怕的威嚴掃了流火一眼。

22呃,是。22流火再不敢問什麼,連忙道,22咳咳,是這樣的。這一次這些童子失蹤,全都集中在了五歲以下,而且對方似乎頗為猖狂,直接就在市中心的夜市區下手!22

22既然這樣的話,那麼為什麼警察局會沒有反應呢?照理說這是比前一陣子的少女被害案更加嚴重的事件吧?22

22那是因為對方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少女被害案好歹還有個屍體在那裡,但是這個案件整個人都消失得無影無蹤,警察局也只能以失蹤人口來處理。加強警力在那裡巡邏,其他的,他們也做不了什麼。22

22原來是這樣,那麼你們怎麼會認為這是有鬼魂作崇呢?22


22如果是人販子的話,他們是不會直接在鬧市區下手的。這樣風險太高,一旦出事他們根本逃不掉。22那個叫雷風的人一臉幹練得模樣分析道,22我們以前也在警局干過,對於一般的犯罪分析還是有的。而且在我們起了懷疑前去盯梢的時候,曾經見到過鬼破牆。22

22鬼破牆?22林言一愣,轉頭看向了靈欣。

而流火夫妻看到林言竟然連這個都不知道,眼神之中對他的輕視更甚。

不過靈欣卻沒有半點兒輕視林言的意思,耐心地解釋道:22所謂鬼破牆是一種鬼族之術,因為以前的時候你們人間看到過鬼穿牆而過絲毫無阻,所以起了這個名字。但是鬼破牆嚴格說起來可不是簡單的穿牆這麼簡單。它是一種穿梭空間的法術,依據提前準備下的鬼陣,再配合上鬼術魂力,能無聲無息地從一處地方直接穿到另外的一處地方。22

林言聽得大感興趣:22聽起來好像很有意思啊。要是我也能會這種法術,那豈不是天地之間任我遨遊3F22

流火額頭髮黑地道:22林言小兄弟,現在好像不是對那些惡鬼表示羨慕的時候吧!22

靈欣看著林言尷尬地樣子笑道:22好了,大體情況就是這樣子了,林言你有什麼想法就直接說出來。22

林言沉吟了一會兒,緩緩開口道:22有一點讓我很在意,那就是為什麼對方會選擇在鬧市區來進行行動呢?如果是在市效的話,那豈不是更加不會引人注意,而且也更容易得手嗎?22

雷風看樣子還學過犯罪心理,分析道:22這一點我其實也懷疑過,大體上能肯定在鬧市區行動反而比在效區更有隱蔽性。想想看,如果是在效區或者是一般的地區來行動的話,那麼孩子丟失會更加引起警察局的警覺,一旦廣泛宣傳也更加能引起某種勢力的注意,作不了幾次就必然暴露。而現在呢,對方選擇在鬧市區行動,反而讓警察們全都大意地認為只是不小心走失,除非再連續多次出現這樣的情況,否則的話誰都不會往惡意案件上去想的。22

林言以手指點著桌面,強調道:22還有一點!那就是對方有即使能在鬧市區行動,也不被人發現的手段和信心!這,才是我們尋找突破點的關鍵!22

靈欣等人眼前一亮,流火夫妻也再不敢對林言有輕視的眼神,目瞪口呆地看著他。

22既然你們會讓我來,那麼想必這幾天在夜市的盯梢,除了那個鬼穿牆的鬼陣之外是一無所獲了。那麼我們倒不如把注意力轉到他們的作案手法上。不要忘記,他們下手的對象可都是五歲以下的小孩子啊。22

林雷第一個反應過來:22沒錯!現在社會裡,那些小孩子可全都是家裡的寶貝,既然帶著他們上夜市,那麼又怎麼會放鬆注意呢?再加上那裡的人數極多,對方就算是惡鬼想要直接擄人而不被人發覺,尤其是還要多次做到,那幾乎是不可能的。22


流火奇怪道:22林雷你直接說重點好不好,一會兒好像知道了什麼一會兒又來了個不可能的,把我們都繞暈了。22

林雷不好意思地道:22對不起,職業習慣了。我想說的是,在對方出手的時候,必定需要有那些真正的人販子的幫助。如何讓那些小孩子失去戒心,心甘心情,不哭不鬧地跟著他們走,那可是他們的長項。而一旦到了人少的地方再由那些惡鬼出馬,自然可以輕鬆通過鬼穿牆離開。22

靈欣驚喜地看著林言,沒想到才剛把他請來,就直接給自己帶來了突破性的進展:22接下來大家都知道應該做什麼了吧?立即把在那一帶活動的各個人販集團死死盯住,通過他們順藤摸瓜,一定能找到對方的尾巴!22

22是!22

林言在靈欣的團隊之中大出風頭之後,連一開始對他有著極大意見的流火等人也變成了尊敬的神態。

正在他一副志得意滿的模樣的時候,死黨徐童打了一個電話過來。

雖然上一次的聚餐可以說是他們告別了高中時代,但是作為從小一起玩起來的徐童那自然是另外一回事了,林言立即接通了他的電話。

22喂,林言!快來救命啊!你再不過來,那這輩子可就再見不到我了!22

電話剛一接通,對面就傳來了林童的哀嚎。

22喂!林童,你怎麼了!22剛剛參與了一個惡鬼事件,林言現在的精神正崩得緊呢。一聽林童的慘叫立即緊張起來。

22快來啊!我現在正在夜市上,出了大事了。兄弟,現在我連我爸媽都不敢告訴,你要是不來幫我,那我就真的死定了啊!22

林言連忙答應一聲,招來一輛計程車飛快地向夜市駛去。

對於林童他是知道的。有點兒大大咧咧,什麼事情都愛誇大,但是在遇到大事的時候,卻是不會亂開玩笑的。更不用說在他的聲音之中,還能明顯地聽出哭腔,這可不是這個什麼事情都能笑容以對的兄弟的作風了。

到了兩人約定的地方,徐童並沒有等在那裡。過了好一會兒,正當林言忍不住要再給他打個電話的時候,林童才氣喘吁吁地跑了過來。

22徐童怎麼回事兒?你先別著急,把事情說說清楚!22林言連忙把他扶住。

徐童也是急得暈了頭,而且剛才跑了很長一段跑了,一時間竟然嗓子啞得說不出話來。好不容易喝了兩口水,徐童死死地抓著林言的胳膊:22不好了,小愛被我給丟了!就在這個夜市!22

林言自然知道小愛就是徐童家的表妹,而更因為這樣,他也更清楚這一次,事情真的是大發了。

回想起了剛剛知道的幾次同樣是在夜市被惡鬼擄去殘害的小孩子,林言只覺得一道涼氣從腳底直衝腦門。 22冷靜一點兒!22林言既是在安撫徐童,同時也是提醒自己。

雖然事情正好是發生在了夜市,但是那也並不代表就真的是最可怕的那一種情況。

22現在夜市裡的人非常多,你現在越關鍵反而越是容易把她給忽略過去。穩下心來!22


徐童勉強穩定了心神,點頭道:22出了這麼大的事,我現在誰都不敢告訴,否則的話我爸媽非扒了我的皮不可,林言,現在我全都靠你了啊!22

林言拍拍他的肩膀:22你放心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等會兒,我給我的幾個朋友打個電話,讓他們也來幫忙。22

如果是其他的時候徐童還會奇怪,基本上林言的朋友自己是都認識的,但是現在卻沒有任何的異議。

林言要找的人自然就是靈欣等人了。他們對於夜市一帶早已經盯梢多時,自然比自己兩人瞎找更有把握,另一方面萬一不幸小愛真的成為了對方的目標,那麼有了這些幫手,解救小愛的把握也更大了。

靈欣也是沒有二話,對他們來說,這何嘗又不是一個可能的尋找到敵人尾巴的機會?立即全員出動前來夜市。

而徐童和林言則是以常規的方法在那些小孩子喜歡呆的地方到處去找。

C市的夜市雖然大,但是畢竟有找完的時候。然而不論是兩人從南頭找到北頭還是從東頭找到西頭,結果仍然是沒有任何收穫!

22完了!22剛一跑到夜市的盡頭,徐童心中一股絕望感立即襲上心頭,22完了!我們已經找不到小愛了,沒辦法了,現在得點兒找警察!否則的話小愛恐怕就永遠都找不到了。22

22你現在不怕你父母扒你的皮了嗎?22林言嘆道,心底的沉重完全不在徐童之下,對於徐童來說,自己的表妹了不起可能是走丟了。但是林言卻知道,她也有可能已經遭遇了不測!

22比起找到小愛,那就算不了什麼了!22事情的輕重徐童還是能分得清得,肯定地搖頭道。

22先不要絕望,剛才我也是急了,你再好好想想,你到底是在什麼地方跟小愛走丟的,你們最後經過的地方是哪裡!22

徐童奇怪道:22現在再去說這個又有什麼用?就算是她現在想起要回到原來的地方去等我,在這夜市裡面以她的年紀也根本認不清來回的路啊。22

22你先不要問這麼多,說不定我們能找到線索呢。22

徐童捧著腦袋回憶道:22讓我想想,嗯,我應該有點兒印象的。對了!那是東二街的棉花糖攤子!你知道,那玩意兒我們小的時候還常見,現在的小孩子哪裡見過這個,覺得旯玩就非要讓我給她買。然後,然後我就有點兒亂了,想不起什麼來了。不過那裡應該是我們一起逛過的最後一個地方了吧?22

說到後面徐童的臉上露出迷茫的神色,竟然也不確定了。

林言心中一動,拉起徐童的手道:22快點!去找那個棉花糖的攤位!22

一個上了很大年紀的老漢,攤前一個人也沒有,正在那裡打量著周圍走過的顧客,猶豫著是不是要主動招呼一下。

畢竟雖然棉花糖現在雖然已經少見,但是卻並不是多麼好的玩意兒。只是一個年紀小的好奇才會去要著吃。

林言正想要上去跑那老漢攀談兩句,突然手機鈴響起:22喂!林言,我是靈欣!我們這邊找到了一伙人販子!現在正在秘密跟蹤,你快帶著你那個同伴過來,我們在西一街東頭快要十字路口的位置!22

22真的!22林言心中大喜,掛了電話之後立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徐童。徐童喜極而泣,拔腿就要往西一街那邊跑去。

然而手中一緊,林言竟然獃獃地站在那裡,一把把他給拉住了!

22林言!你在搞什麼!22徐童心急之下,朝他吼了起來。

22先不要急!那邊有我的朋友們盯著,如果小愛真是落在了那伙人的手裡,他們絕對跑不掉。22

說完,林言不動聲色地再次轉過身,向著那個棉花糖的攤子走了過去。


其實之前的觀察林言並沒有看出任何的破綻,只不過他的心底之中,卻仍然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兒。

這個夜市是整個C市的主夜市,每一個攤位的租價可絕對比外圍地區的門頭租金少多少。而以這個棉花糖攤的顧客數量,再加上棉花糖那麼一點兒的微薄利潤,他怎麼可能長期在這裡做得了買賣!

22老大爺!給我來一份棉花糖!22

22呵呵,小夥子,沒想到你這麼大的年紀了,還喜歡吃這個?22

22呵呵,看到這個攤子就突然想起小時候的事情了,想再嘗嘗。怎麼,老大爺您還要看顧客做買賣?只給小孩子做?22林言意有所指地問道。

22怎麼會呢。有顧客那老漢子可是求之不得呢。22

老漢不再說什麼,金屬圓盤飛快地旋轉,那些化掉的糖份飛旋著如同棉花狀聚到了中心的木棒上。

22來來來,嘗嘗我的手藝跟你小時候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吧。22不一會兒,棉花糖完成,遞給了林言。

林言疑惑的神色一閃而過。

這是一個真正的棉花糖,沒有任何的催幻劑之類的東西。

難道是自己猜錯了?

22好了,林言,我們不要再耽誤了行不?快點兒去跟你的朋友們會合吧!22徐童已經是很焦急了。

22好吧,那麼我們走。22林言無奈,只得先帶著徐童去跟靈欣等人會合。

然而他們卻沒有發現,就在兩人剛剛離開,那名老漢的眼中閃過一道異芒,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22就是這裡了。22靈欣等人此時正在一座夜市外圍的獨門小院外守著。現在所有地方都興起了高樓大廈,像這樣的小院已經不多了。

22這個團伙是雷風通過關係查到的,一共有三個大齡女性再加上一個中年男人組成。我們來到夜市沒多會兒就看到他們正在作案,只不過對方的家長及時發現才沒有得手。

22那我們還在這裡做什麼!直接衝進去把小愛救出來吧!22徐童看到他們這麼人多勢眾,而且雷風更是長得以一打十的威猛形象,底氣足了點兒,直接提議道。

22不行,我們現在還要靠他們來抓一個大傢伙,現在衝進去只會打草驚蛇。22流火連忙把他攔住。

22徐童,我知道你現在心裡很急,但是你這樣衝進去就算能打贏他們又怎麼樣?如果他們拿小愛做為威脅,那我們又能怎麼辦?你放心吧,我拿自己的這條命向你保證!我一定把小愛安全地救出來!22

22真的?22

22真的!22林言暗嘆一口氣,聲音之中注入了魂力,徐童堅持了一會兒,視線漸漸模糊,一下子睡了過去。

22麻煩你們了,先把他帶到其他地方照顧一下他,不然的話我們沒法全力出手。22林言到現在還是覺得靈欣那個掩蓋別人記憶的辦法太霸道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幾人的神色也漸漸凝重起來。

22這是怎麼回事?對方怎麼到現在還沒有人來?22

以林言他們的實力能夠感覺得到那幾個人還在倉庫里,而且其中還有兩名孩子。但是那個惡鬼卻是一直都沒有出現。

22或許他們是覺得現在的人流還是太多吧?22靈欣這麼安慰著眾人,或者說是在安慰她自己。

22不對!22林言斷然道,22之前你們一直都沒有發現他們任何蹤跡只有一個最後消失的鬼穿牆,可見他們的風格是以速戰速決為主。如果像今天這樣耽誤太長時間,恐怕早就已經被你們發現了!恐怕你們是追錯了目標了!22

22那怎麼辦?22雷風也覺得林言的話極有道理,心中焦急起來。如果不能立即找到真正的敵人,那麼豈不是又要有人被害?

林言閉上了眼睛,運起心法,讓自己冷靜下來回憶著事情經過的所有細節,最後,仍是定格在了那個賣棉花糖的老漢身上!

22我想我知道答案了!這裡的事情交給警察好了,你們跟我走!22

老漢摟著個背慢慢將小車推進了一個陰暗的衚衕。然而再下一瞬,連人帶車竟然就已經走到了衚衕的中間。老漢隨手一揮,立在牆邊的一個大門板整個飛移開來,露出了裡面的牆上畫著各色符號。

老漢長吁了一口氣。

今天突然跑到自己攤前的那個小夥子絕對不是簡單人,好在自己身上有異寶能蓋住自己的力量,否則的話只怕今天是凶多吉少了。

一邊暗自慶幸著,老漢一邊在牆上虛按了幾下,黑芒閃過,在牆的一邊閃出了一個小孩子,正是徐童走丟的表妹小愛。而另一邊,則閃出了一個鬼穿牆的鬼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