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家現在情況如何,當然,最令他在意的還是那聯絡的工具,這幾十萬里之外,究竟要怎樣才能夠聯絡的到?當真令他期待。

慈家之中,慈天行在房間打坐,感覺到靈可與凌軒兩人接近,遂是出門迎接,卻是笑臉迎來冷眼,心裡好不舒坦。

「今天要聯絡爹爹了,你可做好了準備?」小可對這慈天行依舊態度不好。

「是,靈小姐,通靈陣就在那裡,已經準備好了,若是靈小姐現在就想聯絡盟主,我立刻運作。」慈天行指著一旁,凌軒和小可望去,原

來這房間還有暗格,暗格之內便是那所謂的「通靈陣」,似乎是由四根特殊的材料所鑄,也就只有這一尺高,四根柱子被細細的光芒所連接起

來,看上去倒是有些詭異。

「開始吧。」小可攜著凌軒往前走了兩步,站在那通靈陣之中,一旁慈天行開始運作,卻也就是剎那的功夫,他們彷彿置身於靈家,似乎

就站在靈穆寒旁邊一樣!

「爹爹!」小可一見靈穆寒便嬌嗔起來:「你可好,在家裡都不顧女兒了!」

靈穆寒見小可跟凌軒通過這通靈陣聯絡自己,也稍微放下心來,沒有太過在意小可的抱怨,倒是先打量了兩人一番:「嗯,不錯,這短短

不到兩個月的磨練對你們來說還是有些效果的。」

凌軒再跟靈穆寒打過招呼之後聽到他這麼說,心裡卻是有些異樣的想法。

「還磨練呢,我差點都死了!哼,竟然在慈州城裡還有人敢對我出手,抓住我手腕不放!」小可越說越怒,搞得一旁慈天行面露凝色。

「小可,先不要抱怨,慈家如此忠心,已經不易,我們就說說正事吧。」靈穆寒似是想要伸手摸摸小可,卻突然想到這是在通靈陣里,便

將手收了回來。

聽父親鄭重起來,小可便也不鬧了,跟凌軒兩人安靜了下來。

「你們這一路走去,雖然沒有太過張揚,卻還是有了些動靜,難免會招惹到一些麻煩,所以接下來的行程,若是你們想,就在雲洞中傳送

吧。」慈天行似是做出了重大的決定:「然而若是在運動傳送,切記,路線只能有一個,否則你們依舊危險重重!」

只有一個路線嗎?凌軒不知道這對於自己來說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然而看一旁的小可倒是頗為興奮,便也稍微露出些笑容。

「你們從慈州城直接傳送到天界之下附屬的遠古界中,遠古界有幾大種族,你們到達那裡務必找到惡龍窟,再從惡龍窟的雲洞轉到同為天

界附屬界的八門界之中,在八門界最出名的百花城裡,再一次傳送,便可以到達冥界!」靈穆寒將他心中剛剛定好的計劃說出,卻引來凌軒的

質疑:「這樣豈不是繞遠了?」他心想,這魑魅界便已經是冥界的附屬界,若是再折騰到天界,要走多少冤枉路啊!

「是啊爹爹,為什麼不可以直接從這裡的雲洞一路傳送,傳送幾次應該就直接到達冥界了吧?」小可也發出了質疑。

靈穆寒看著聽著兩人的話,若是換做別人發問,或許他此時已經發怒,然而對這兩人他卻又只得耐心地解釋:「我自然有用意,況且不需

要走什麼冤枉路!凌軒,小可之前跟你說若是這麼一點點趕路過去應該要走上三十年才能一個來回吧?」靈穆寒笑笑:「當然,她是以你散神

級別的飛行能力來說的,若是你們按照我說的路線,通過雲洞傳送,快的話,十個月之內便能夠回來!」

「真的假的?」凌軒失聲說出,卻又在話出的一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做事,自然是為你們著想,尤其是你,凌軒!」靈穆寒看著他體內流淌著的血脈,或多或少有些激動:「去天界的兩個附屬界走一遭

,在那裡你們或許能得到更多的經驗,說不準還會有意外的發現!」

被靈穆寒依然安排好的路線,凌軒也不再發問,卻又只是覺得他所言好像自己在哪聽說過,可是究竟在哪,又聽誰說的呢?凌軒卻是在這

一刻又想不起來了。

「爹爹…」小可許久沒說話,然而此刻聲音卻是有些低沉。

「嗯?」靈穆寒在意到小可的變化。

「為什麼一定要我跟凌軒去送?冥界的話,若是您,應該很快就能夠走一個來回的吧!」小可緊緊盯著他,長這麼大,她第一次用質問的

語氣對父親說話。

靈穆寒情緒也有了變動,然而卻並未生氣,而是顯出一絲愧疚:「小可,爹爹說過,這件事情就只能對不住你們兩個了,我不能離開靈州

城,這邊也是你失蹤了一百年我都沒法親自去尋找的原因!」

「真的是不能離開靈州城….」小可感覺心裡空落落的,父親這般實力,又到底是為了什麼而不能離開靈州城?她想去問,卻又開不了口

,一時間竟是猶豫起來。

「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呢,小可,這件事情我瞞了你那麼久,可現在卻還不是告訴你的時候,等你從冥界回來了我一定告訴你,好不好?」

聽著靈穆寒的話,小可總是覺得心裡有些失落,靜靜地點了點頭,她便也不再撒嬌。

靈穆寒話鋒一轉,臉色也好轉許多:「凌軒啊,記住我說的路線,可要好好跟小可呆在一起,別讓她受傷啊!」

「啊?」凌軒對於他突然的話語有些失措:「閣,閣主放心,若是凌軒做得到,一定不會令小可受到半點傷害的!」

凌軒話落,靈穆寒已經消失在他們面前,似乎是靈穆寒主動切斷了聯繫,慈天行再次出現在兩人面前,看著剛和閣主聯繫過的他們,好似

在等待著什麼命令……

小可盯看著慈天行,嘴唇剛一動,話出竟是嚇到了凌軒。

「過幾天安排我跟凌軒從雲洞去天界附屬的遠古界,這兩天我要帶著凌軒在慈州城的競技場玩玩!」

沒想到小可還記得競技場這件事情,但凌軒沒想到的是慈天行的神色比他還要慌張:「靈小姐,使不得啊!若是你去了競技場,被什麼喜好捕風捉影的人看到了,行蹤不就暴露了嗎?」

「爆了?」小可哪裡會聽他的勸說:「我呆兩天就走了,雲洞四通八達,誰知道我會傳送到哪裡去?」小可手指點在下唇上,似是極為有力地補充道:「除非你泄密!」

慈天行一聽便傻眼了,沒法爭論,便只好無奈地點著頭將兩人送出。剛一出了慈天行房間,小可就有些興奮地抓起凌軒胳膊:「走,我們去競技場!」

競技場,顧名思義,凌軒或多或少也能想到是怎樣的地方,小可為何如此喜歡那裡呢?心中百般疑惑,卻是看到小可難能露出的笑臉和平常這副貪玩的本性,凌軒便也不想掃興。

慈州城,比之靈州城小也小不多少,好在小可曾經來過此地才對地形比較熟悉,遂是用了不到兩個時辰的功夫便找到了一家競技場,兩人站在門外,小可有些感慨地笑道:「也不知道這裡面還有沒有我的名字了!」

「你的名字?」凌軒跟著小可往裡走,隨口問道。

小可沒有作答,只是帶他來到了競技場內,在這圓形的碩大的建築之內,有著一個直徑五六十丈的競技台,周圍許多座位上都已經做了些人,而此刻凌軒與小可正站在繳費處!

「兩位是參賽還是觀看?」女子笑意盈盈地朝他們問起。

「參賽!」小可毫不猶豫地回答,只見那女子拿出兩個好似金幣一般的東西分別放在他們手掌上,而那如同金幣一樣的透明圓片竟然閃出微弱的藍光,光芒轉瞬間消失,圓片上面出現了一小排數字!小可俏皮地盯看著凌軒手上的圓片,頓時露出一副驚訝的神情,不禁拂袖擋住微張著的雙唇。

「這是什麼意思?」凌軒見小可這般表情,又看了看那手裡拿著筆正在做記 ?「競技場的規矩,生死各安天命,若要報復,我也不怕,你突然來阻攔,也想死?」話雖這麼說,可見此男子也已經受了些傷,並不算是最佳狀態

,底氣便也不是很足。

「放了他吧。」凌軒淡淡說道。此刻聽著觀眾那些叫罵的聲音,凌軒似乎也明白自己的舉動有些不雅,然而就算如此,他卻也還是一甩袖,將那受

了重傷之人以風載動,送到一旁。

「他不死,那..就你死吧!」他從宇戒中突然取出兩枚神丹吞下,頓時化作巨狼,朝著凌軒撲來,速度之迅猛比剛才只快不慢,力量之渾厚比剛才

之強不弱,兩前爪竟直接將毫無防範的凌軒撲倒在地,牙齒雪亮,直奔凌軒喉嚨而去。

觀眾都有些驚訝,出手阻攔,竟然只有著這種實力?甚至連小可都不由捏了把冷汗,修鍊達到某種級別以後,本體形態的能力便要比人形形態強上

許多,雖然對凌軒來說是次考驗,然而這卻有些太嚇人了….

「啪!」

發生變故,場中觀眾又不禁興奮起來,只見巨狼一口要下去,竟是厚厚一層冰牆,與此同時,凌軒身邊狂風捲起(凌軒曾經修鍊的風之力秘訣,稍

后介紹),身體在那巨狼一擊未果之時脫離。

懸浮在半空之上,凌軒身邊風動引起陣陣漣漪,保護在他周身絲毫不受人侵犯,而最令人驚訝的便是此時在他手中竟然舉起了一團火焰!淡黃色的

火焰在凌軒手中跳動著,他與那暴怒的巨狼對視著,雖然找不出任何與其戰鬥的理由,凌軒卻也還不想送命,自身的這一系列變化,對於元素的應用更

加嫻熟了,或許都是從那一夜開始…

「吼!」

又是一聲怒號,攻擊再度展開,巨狼騰空,雙爪之上似乎帶有一絲閃電,此刻不知聽誰遠遠喊了句「風雷爪」,凌軒才明白這招數的名稱。微微閉

上雙眼,凌軒將手中火焰捏滅,恰是在一瞬之間,整個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到這估計寒的溫度侵入自己體內!凌軒驚奇的發現,嚴寒之下,許多獸類本體

的對手都在能力方面有所下降,這邊是他攻擊的機會!

「嘭!」

凌軒身形閃動起來,半空之中,留下一道道凌軒掠過的痕迹——冰霜殘影!凌軒再次出現便一掌揮出,朝著巨狼的頭部,力度不大,卻足以令其受

傷,卻與此同時對方怒吼一聲,頂著凌軒那一掌而雙爪擊出,速度迅猛,比凌軒的攻擊還要快些,若是如此,豈不落得兩敗俱傷?

凌軒猛然收手,輕巧地后跳了幾下,出現在他十餘丈外的地方,自己看著此人,和自己倒還真沒什麼怨仇,竟然出手那般狠毒!台上爆出一陣響動

,觀眾紛紛鼓掌喝彩,小可雖然不耐這嚴寒,卻也為凌軒這戰鬥而感到欣慰,起碼面對元素神級別,他不再是一無是處了,不再是只能依靠法寶才可以

自保了,這自然歸功於那天血祭成功,凌軒體內的血脈覺醒!

「滾開!」

場中突然傳來一聲厲喝,巨狼攻擊凌軒之時卻突然被迎面而來的神秘男子甩袖擊飛:「立刻滾!」

面對著一片嘩然,巨狼化作人形,冷冷地看著面前這突然出現的男子,轉身離開。小可看著那人,努力的回憶起來,很是面熟,可到底是誰卻想不

起來了,就在她努力想的同時,男子渾厚的聲音在神力的擴張之下傳遍全場:「今日有些私事,這場比試就到此為止,下一場繼續。」說著,匆忙抓起

凌軒的手,一閃身,人竟然消失了!

工作人員急忙安排下兩位上台比武,小可此時也憑藉著氣息向凌軒的方向趕去,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不過這慈州城裡她還是說得算的。

陰森的房間之內,一個巨大的窗戶正巧能看到比武台上面全景,男子轉身,一頭銀髮落下,看了看一旁絲毫沒有膽怯的凌軒,竟有些吃驚:「公然

在魑魅界使用了『寒雪步』,卻還如此坦然,你可不像是是十二歲啊!」

「寒雪步?」凌軒重複了一遍,或許便是自己引動身體內星辰之力促發雪之舞效果的時候留下的那冰霜殘影吧?竟然被稱作了寒雪步,倒是有些意

思:「我倒是不知道自己的招數什麼時候成了『寒雪步』,也不太明白你把我帶到這裡的原因!」

「我沒什麼別的意思,不論你隱瞞與否,不論你究竟有多大,如果你呆在靈小姐身邊,那麼就請你記住,一定要忠於靈家,不然會死得很慘,即使

你是其他附屬界的人!」銀髮男子竟說出這話,倒是凌軒沒有想到的,不過看了看他手裡的單子,或許便是剛才在門口做的記錄。

「這不需要你操心,不過我想問問,之前測試的那個指數是幹什麼用的?」凌軒對於此事依舊很是在意。

銀髮男子手指一緊,這男孩竟然不知道?可是看他的樣子卻又全然沒有欺騙的意思,將單子放在桌上,他情緒緩和了一些:「這是實力指數,每

1250點劃分為一個等級,最高3750點。仔細來算算,這也就是中位元素神偏下一些的競技場地,若是實力再高一些,怕造成不好的影響,便也不允許

了。」

實力指數!?凌軒瞅著自己那指數不知是該高興還是失望,然而若是這麼劃分的話,他豈不是也勉強被劃到了中位元素神的級別之中?如此短的時

間,甚至連自身只有著散神實力的他都沒法接受,也不怪那暈過去的女子了。

「小子,還是別太暴露了,低調一些,靈小姐才安全一些。」銀髮男子話剛落,便朝著門口望去,此時凌軒也感受到小可的氣息就在門外,看著推

門而入的她,看著一臉不悅的她,凌軒也只得尷尬地笑了笑。

「我才想起來,你是慈風?無緣無故把我的人帶走,竟然都不經過我允許啊!」小可聲音顯得低沉。

慈風笑笑,低頭而不語。

小可白了他一眼,將凌軒拉走,一邊詢問著比試時有沒有受傷,一邊數落著這次掌管競技場的慈風太過放肆,凌軒只在一旁做聽眾,直到他們離開

競技場的剎那,凌軒朝旁邊巨大的牌子上瞟了一眼,沒想到他的名字竟然掛在了上面,這才開口打斷了小可。

「有什麼好奇怪的,十二歲實力指數達到了三級場的水平,綜合起來排在第二不足為怪,畢竟跟我還有些差距嘛!」小可拍了拍凌軒肩膀笑著解釋

,或許是因為看到自己依然是第一名而開心,或許是因為凌軒的實力真的進步了而安心,此時的小可,在凌軒眼中,才是真正的小可!

附:風之靈心法,乃是輔助戰鬥至強之法,對修鍊之人悟性要求極高,且不需要之法結印。

此秘法分為九重,乃是天虛宮分堂秘笈,故稱為風之靈玄天九重!」

此等秘法修鍊分三階段,每三重為一階段,習得風之靈玄天九重之人便可憑藉神級別之力運用風力化作各形各體,有風之處,便所向披靡!

第一階段:

側耳聽風,提袖撫風,憑心感風,以身融風。

氣定神閑,心無旁騖,爾立風中,猶如無物。

初練之體,緩緩其息,風動雖疾,心神合一。

第二階段:

床榻之上,被褥之中,不問何處,皆乃無風。

氣定神閑,心無旁騖,心中有風,何來他物。

再練之人,隨意其形,憑空生風,此修乃成。

第三階段:

欲修此章,修者勿忘,天地之力,取之天地。

氣定神閑,心無旁騖,狂風暴雨,方有領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