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兒等夜雲謹去驛宮換了衣服,兩人一同去了圍場,此時所有的使臣都已入座,太后和後宮的妃子們也都來了不過她們只是來看看,並不會去狩獵場,靈雪和夜雲謹來到圍場外就分開走了,兩人分別入場!

露天營地,四周都圍上了帳布,只留龍位前方一處出口,這場地最中央不知擺了何物,用紅布遮擋的嚴嚴實實!

「宣和公主到!」

「嬪妾見過公主殿下!」后妃們皆起身向她行禮,這是雲國的規矩,不可違抗!

「靈雪見過母后,皇兄,及各位嫂嫂!」

「靈兒啊,快起來起來,身體要緊!」太后急忙說,昨日她可是擔心了好久,知道未央宮人來報說靈兒沒事了她才放心,如今見了靈雪,又擔心了起來!

「謝母后!嫂嫂們也坐吧!」「謝公主!」眾人入座,靈雪環顧四周,向鳳西涼鳳傾城夜雲慎都打了招呼,不過三人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她也沒有深究,看向君聖彥的位子,卻沒有發現他的人!「皇兄,彥哥哥沒來嗎?」

君聖煜掃了那個座位一眼,說:「犯錯了,在王府面壁思過呢!」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雖說如今靈雪和鳳西涼的婚約解除了,但一想到君聖彥昨晚的樣子,他就來氣,他想治他很久了,這次讓他自己冷靜冷靜,君聖彥這個弟弟,太沉不住氣了!

「他犯錯了?什麼錯?」靈雪問,這時到了君聖煜宣布狩獵開始的時候了,他也沒機會解釋,君聖煜起身,看著周圍各國使臣,說道:

「往年狩獵都比各使臣訪雲之日要早一個月,今年,我雲國宣和公主回國,祭天,科舉都趕在了一起,所以這狩獵一再推遲,如今趕上各位訪雲,正是時候,朕邀各位一同參加,加強各國交流,以保日後宣和各國友好往來!」說完看向鄧斌,鄧斌便讓人揭開了正中央被紅布遮擋的東西,眾人一眼望去,看清了那是何物――追雲弓!

「雲國好歹是宣和之首,就拿個破弓當賞賜?」某個使臣不屑地看著那把弓,一旁有人嘲諷道:「井底之蛙,這追雲弓可是當年宣和大將達奚雲的破敵神弓,當時達奚將軍跟隨三皇,不知靠這追雲弓為宣和打了多少勝仗!」

「雲皇真是大手筆啊!」

底下眾說紛紜,君聖煜都聽得見,說:「這是這次狩獵的獎品,結束之後,誰的獵物多,誰就是這把弓的新主!」

「謝雲皇!」

「雲皇,我們可是會全力以赴的,到時你雲國至寶送出去,可別心疼啊!」

「那可不一定!」君聖煜說,「我雲國兒郎何在?」「臣在!」聲音氣勢磅礴,雲國的將領士兵是最英勇的,「讓朕看到你們的英勇風姿,可不能輸啊!」「皇上放心,臣必竭盡全力!」

「好!」

…… 「皇兄,臣妹也想加入!」

「小妹,你身體還未恢復,入了這狩獵場恐有不妥!」

「對啊,靈兒,聽你皇兄的話,在這兒陪著母后不是很好嗎?」

「母后,世人都說我雲國男子皆是英勇無畏之大丈夫,豈不知我雲國女子也是巾幗不讓鬚眉,況且我可是雲國公主,戰場上不缺乏女將,兒臣又豈能居於人后,望母后恩准!」靈雪這番話說得讓在場所有男子敬佩,他們都很歡迎靈雪的加入!

「公主殿下果真是巾幗不讓鬚眉!」

「雲皇,公主這樣的性情,倒是像極了我草原上的女子,真性情,本王佩服!」

「雲皇,聽聞公主殿下武功高強,這騎射之術更是不在話下,今日也讓我們有幸見識見識!」

君聖煜聽著他們的話,又看著靈雪期待的眼神,無奈地搖搖頭,對靈雪說:「好,皇兄答應你入場,但……」說完就給禁軍下了命令,「你們幾個跟著公主,隨行保護,若出了差錯,提頭來見!」「是,屬下遵旨!」君聖煜給靈雪派了五名禁軍隨行保護,靈雪隨不情願人跟著,但如今也能入場狩獵,也不像從前一樣拒絕了!

所有人都下場檢查自己的馬及馬鞍,君聖煜也在準備,靈雪選了一匹白馬,很是俊俏,果然是個顏控!

「小妹可得小心了,朕不會讓你的!」

「擔心你自己吧,我的箭術可不差!」靈雪笑著說!

「靈兒,身體不舒服要及時告訴我!」夜雲謹擔心地看著她,此時鳳西涼也走上前來,他和夜雲謹說的話竟然相同!「不舒服一定要說,別硬扛著!」靈雪好笑地看著他們兩個,笑著說:「你們倆今天怎麼了,我身體一向很好的啊!」

兩人相視一眼,君聖煜動作一滯,繼續整理他的衣袖,倒是鳳傾城和夜雲慎,及時化解此時的安靜!

「狩獵場上箭羽可不長眼,三弟也是擔心你,靈兒!」

「沒錯沒錯,雪妹,等會兒你可要長點心,躲著點,你這嬌小柔弱的小女子,到時候可別被嚇著!」鳳傾城欠揍地話讓靈雪很是生氣,不知從哪兒拿出來一顆珍珠,一拳伸到鳳傾城面前,然後就看見從她的手裡緩緩落下來的白色粉末,那是珍珠粉,眾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

「妖孽,你說誰嬌小柔弱呢?」

「啊,啊那個那個……雲皇,時辰到了吧,快開始快開始!」鳳傾城急忙轉移話題,快速跑到自己的位置騎上馬,對這情況,眾人都是無奈地搖搖頭!

所有人準備就緒,君聖煜一聲令下:「出發!」

「駕……」「駕……」所有人傾巢而出,互不相讓,但靈雪就沒這麼好過了,身邊跟著五個禁軍,真不自由!

「你們回帳里去吧!」靈雪說。

「公主,皇上讓屬下跟著您,萬一您遇到什麼危險,屬下好及時營救!」

「我沒事,我能有何事,回去吧!」

「公主,屬下也不能抗旨啊!」

「你們……」說著靈雪拿出那塊御賜金牌,說,「我命令你們,回去!」

原本以為這塊如朕親臨的金牌管用呢,沒想到,君聖煜之前就暗中給他們下了死命令,現在怎麼趕都趕不走了,無奈靈雪只得認命了!

靈雪騎的很慢,環顧四周,終於發現一隻灰鹿,正要開弓射箭,但又看見一隻小鹿走到那隻鹿旁邊,互相依偎,靈雪瞬間便放下了弓箭,說:「走吧,我們再找別的!」「公主真是善良之人!」對於他們的誇讚,靈雪笑了笑,又看向那兩隻鹿,開口說:「你們啊可別在亂跑了,這次幸虧是我,要是其他人,可就沒這麼好運了,快走吧,別再跑到圍場里了!」

那兩隻鹿像是聽懂了靈雪的話,竟然對著靈雪點點頭,像是道謝,然後快速跑開了,那些禁軍都驚呆了!「公主,它們好像能聽懂啊!」「公主竟然能同這些牲畜講話,真是神人!」

「呵呵呵,快走吧!」靈雪笑了笑,就離開了,不過接下來的狩獵,靈雪不是下不了手,就是被人搶了獵物,說到底還是心太軟,不忍傷害那些個小動物!

「咻」,就在靈雪因為心軟放下弓箭,準備放過一隻小灰兔時,不遠處一支箭猛地向那隻兔射去,靈雪尋聲看去,是個年輕的男子!

「公主殿下,心軟是打不到獵物的!」那名男子從馬上下來,走到那兒看了看,提著那隻兔子的耳朵起身,有些失望地說:「唉,只傷到了腿,真是失手!」轉身時看見離自己十步不到的靈雪正以同情的眼神望著他手裡的兔子時,他突然覺得不好意思,怎麼能在一個女孩子面前殺生呢,況且還是一隻小兔子!

他提著兔子走到靈雪面前,手一伸,很不自然地說:「喏,給你!」靈雪聽后驚喜地看著他,問:「真的給我?」「不要啊,不要本世子殺了!」「唉唉唉,別別別,我要!」靈雪急忙從他手裡搶過來小心翼翼地抱在懷裡,查看了兔子腳上的傷,只是皮外傷,被箭頭划傷而已,能救,她抬頭笑著說,「謝謝你啊!」

這樣明媚如陽光般的笑容,讓這位世子看呆了,瞬間紅了臉,口不擇言:「不不不不謝,公主你你開心就好,本世子還有有事,告辭!」說完轉身就走,沒想到沒有幾步,「砰」地一聲撞到了樹上,靈雪驚奇地看著他,問:「你你……沒事吧,要不要我幫你看看?」「不不用,沒事,謝謝謝公主關心!」說完急忙轉身就跑,騎馬離開!

「可是他頭上都起包了!」靈雪自言自語道!

身後的禁軍不禁嗤笑,說:「公主放心,永王世子沒事,呵呵……」說完忍不住笑出聲,搞得靈雪莫名其妙的!「公主,這永王世子頭沒事,是這兒有事!」那位禁軍指了指腦子,靈雪疑惑,另外一位笑著說:「公主,他的意思是傻了,這永王世子不過二八年紀,遇到像公主您這樣美麗可愛又善良的人,可不就傻了嗎?」說完五位都憋著笑,靈雪無奈道:「笑吧笑吧,憋著不難受啊!」「哈哈哈……」

「跟我一樣的年歲啊!」靈雪自言道,蹲下身為兔子包紮傷口,聽著禁軍說永王的事!

「公主,這永王世子是永王府唯一的子嗣,永王夫婦去的早,家中就只剩老王爺和老王妃,他們對這個孫兒寵愛得緊,這些年小世子被保護得很好!」

「這位永王是怎麼……」靈雪從未聽說過這位永王,回國這麼久,對雲國皇室也沒做太多的了解!禁軍解釋說:「其實永王並非皇室眾人,當年永王還是先皇身邊的一名武將,深得先皇器重,戰功無數,又對先皇忠心耿耿,所以先皇才封了永王的爵位,當年永王夫婦都是為了保護先皇而死,皇上為了感謝永王一家,就賜了世襲爵位,等世子十八歲成年便可承襲爵位!」

「十八歲成年?」…… 「殿下你懷疑蒼穹逃到了人界?!」

「沒錯,我們鳳族對他的氣息在熟悉不過,你還記得皇兄派我和鳳傾城調查科舉案之前我受了重傷的事嗎?」靈雪問。沈琛回想了一下,說:「記得,當時太醫說您舊病複發,元氣大傷,可我看的出來,不是!」

「皇兄也看出來了,但他沒有多問!自從南國那邊傳來雲謹是這次出使雲國的使臣后,我怕他出事,所以就派琴靈暗中隨護,沒想到那日他們遭到了刺殺,琴靈身受重傷,我不得已元神出竅幫了他們,我看得清楚,那是人魔一族,那個女人身上有蒼穹的氣息,儘管不是很濃郁,但我確定一定是他!」

「蒼穹出現在人界,這件事事關重大,可是織錦一直鎮守在若水之畔,若是他們逃出,天界不會不知道的!」靈雪聽后看著他,他想了想,說,「小若她……」

「小若可能是織錦的轉世,就在小若可以修習鳳族靈力的那一刻,我就懷疑了,如今鳳族一脈僅剩我與織錦,不是我那就只有織錦還能使用鳳族靈力,所以小若……」

「可她的元神……」沈琛再次大驚,「殿下懷疑她強行剝離自己的元神,可這是為何……」說到這裡,靈雪嘆了口氣,說:「可能是為了二哥吧!」「二哥?殿下說得是夜珣?」靈雪點頭,最後無比認真地看著他說:「蒼穹的事先放一邊,我相信天界遲早會知曉,不會坐視不理,現在我有一項任務要交給你!」

「殿下請吩咐!」

「趙信被抓時不知對皇兄做了什麼,皇兄的體內似乎不尋常,我要你這幾日密切關注皇兄的一舉一動,有任何異常,立刻通知我!」

「是,殿下!」

沈琛謹記靈雪的囑咐,對君聖煜的一舉一動很是注意,這幾日君聖煜好似有了改變,變得不講情理,易爆易怒,心思捉摸不定,喜怒無常,沈琛還未來得及向靈雪稟告,如今確實要快些告訴她了!

「沈琛,走吧,回去!」

「是,皇上!」

……

靈雪與雲謹攜手而行,也不騎馬了,狩獵也是全憑心情,那五個禁軍離他們三丈遠,生怕靠近公主怪罪打擾他們,沒想到靈雪和雲謹遇到了他們幾個……

「千羽,你怎麼會招惹上這東西的?」陌凌寒發生問!

「我怎麼會知道,別說話了,趕緊跑吧!」千羽大喊,「要是靈兒在就好了!」

「千羽你瘋了,靈兒這個時候可千萬別來!」千絕訓斥道!

「啊,想辦法啊哥,它一直追我們呢!」

「月幽笛!」千絕大喊,千羽無奈也停下腳步,召喚道:「幻心扇!」陌凌寒也在運轉靈力!

「吼……」

這叫聲靈雪和夜雲謹都聽到了,禁軍們也聽到了!

「這是虎叫!」

「圍場里怎麼會有老虎?」

「雲謹,好像在那邊!」靈雪指向斜前方,雲謹說:「去看看!」說完兩人就向那邊走去,禁軍們想攔也攔不住了,只好硬著頭皮跟著去,然後就看見了一隻兇狠的白虎正被兩名男子圍困著,但白虎似乎不受訓,都快要掙脫了!

「你們這……」靈雪看著中間的白虎問,千絕看到靈雪也來了,大喊:「你怎麼來了,快離開這兒,這隻白虎修鍊得有些年頭了,不知道從哪兒竄出來的,危險得很,快走!」

「雲謹!」靈雪看著夜雲謹,夜雲謹知曉,他喚出:「御龍蕭!」他們三人集結靈力,將那隻白虎困在了一個法陣中,這才得已收回靈力休息!

「累死我了,幸虧有你啊!」陌凌寒鬆了口氣笑著說。「多謝!」千絕對夜雲謹說,夜雲謹一笑,說:「客氣!不過圍場怎麼會出現這麼白虎?」

「還不都怪你,千羽,自己解釋!」陌凌寒氣憤地指著千羽說。千羽委屈地說道:「我也是好奇嘛!」「因為你的好奇,把這麼大個的白虎引出來,你還真是長本事了!」千絕也同樣氣憤!千羽只能認錯:「我的錯我的錯!」說完轉身就找靈雪,「靈兒你……唉別……」沒想到靈雪竟然靠近那隻白虎,伸出了手想要觸摸!

「公主殿下不可!」禁軍們大喊,唯有夜雲謹一臉淡定還帶點寵溺地望著她無奈搖頭!就當其他人認為白虎會猛地沖她吼叫時,所有人都瞪大了眼,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這不可思議的一幕,白虎不但沒吼她,反而很乖順地窩在她的腳邊,靈雪摸著它毛茸茸的虎頭,這白虎似乎還挺享受!

靈雪在觸摸到白虎時,法陣就被她撤了,她笑著蹲下身,摸著白虎的頭,笑著說:「你長得好可愛啊,雪白雪白的,這裡是圍場,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很危險的你知道嗎?」

「吼……」白虎親昵地蹭著靈雪的手,特別乖巧,乖巧得讓人以為那是一隻貓!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兒的?」靈雪柔聲問道,白虎似是能聽懂一樣,兩眼怒目圓睜地瞪著千羽他們,千羽被嚇著了,急忙說:「不是我乾的!」 寵妻成寶:穿越老婆超霸道 「你擾了人家的美夢,怪不得追著你跑!」靈雪皺眉道,帶著些許責怪!

「如此,那我便放了你吧!」靈雪笑著說,說完便起身要離開,但白虎竟然咬住了她的裙擺,不讓她走!

「靈兒,它好像很喜歡你!」千絕說,陌凌寒突然看到白虎身後竟然有血跡,急忙上去查看,抬頭說:「公主,它受傷了!」

靈雪聽后看去,腿上確實有箭傷,然後就不悅地看著千羽,千羽心虛地避開靈雪的目光,看向別處!「把它帶回去吧!」靈雪語出驚人,把眾人嚇得不輕,禁軍急忙阻攔:「公主,這白虎兇猛異常,若帶回去,只怕是會引起恐慌!」「公主萬萬不可,虎可是兇狠獸類,不能帶回去!」

「帶回我的營帳就行,悄悄帶回去,沒人會發現的!」「可是公主……」禁軍們還想說什麼,但夜雲謹一個噤聲的動作,讓他們安靜下來,夜雲謹走過去蹲下,他也摸了摸白虎的頭,看著靈雪問:「你喜歡這隻白虎?」

「嗯嗯,我能養它嗎?」

「若你喜歡,那就養在身邊陪你,不過你要保證它不能傷人性命!」

「嗯嗯,不會的,有我在,它很乖的!」靈雪說完就摸著白虎的腦袋說,「我帶你回去,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本公主的寵物了,要乖哦!」

「吼……」白虎又叫了一聲,不過下一刻所有人驚了,只見原本還是個龐然大物的白虎竟然變成了一隻白色的貓,眼睛還是藍色的,就像大海一樣深邃,特別有靈性,主要是……好可愛好萌啊!這對靈雪來說,太沒有抵抗力了!

靈雪驚喜地將它抱在懷裡,對它特別喜歡:「你好可愛,竟然能變成貓啊!」「喵嗚……」這一聲貓叫讓千羽都有些站不住腳了!

「哥,哥,陌凌寒,我沒聽錯吧,貓叫,是貓叫啊,剛才還是一隻兇猛的老虎啊!」「聽見了聽見了,大驚小怪!」陌凌寒用力地把自己的胳膊從千羽手裡抽出來,一副「沒見過世面」的表情面對著他!

這下所有人都沒有阻攔了,靈雪就這樣抱著這隻「白虎」回了營帳!不過這件事很快就被這幾個禁軍稟告給了君聖煜,但其他人還是不知曉的! 「你們主僕情深,昔日本王都看在眼裡!」夜雲慎說著又繼續說,「這次見了她之後,就留在她身邊吧,她在宮裡也是無聊!」

這話讓小若聽後身體一滯,她不舍地看向前面的這個男人,這個她愛上的男人,自從那晚他將她從君明手上救下,她便一直住在慎王府里,他對她很是照顧,親自給她請大夫,熬藥照顧她,無微不至,雖然她知道他這樣做皆是因為靈雪的關係,但她還是無法自拔地愛上了他!她知曉他的心裡沒她,也知曉兩人的身份懸殊,就算沒有靈雪,他們也沒有可能,但她的要求不多,只要能像現在這樣安靜地陪在他身邊,陪他說說話,照顧他,她就很知足了!

但現在他竟然要她走,她很傷心,她想他大概是不會傷心的吧?但有人會傷心,身後的仇寂表情很不自然……

鳳西涼這邊已經收穫了很多獵物了,「咻」地一聲,一隻要逃離的野雞被鳳傾城一箭射中,鳳起下馬去撿!

「王爺,中了!」「好!」鳳傾城此時是興奮的,轉頭看向鳳西涼,可他卻皺著眉,也不理會鳳傾城,鳳傾城知道他在擔心什麼,便豪放地說:「四哥,你放輕鬆點,雪妹沒事,別忘了她可是天帝之女,如今雖身在人界,但生死攸關之際,天帝不會不管的!」

「你倒是看得開!」鳳西涼好笑地看著他,他這一世和上一世還真是一模一樣,「當初那一掌……對不起了!」

鳳傾城聽后不禁瞪大了眼睛盯著他,像是發現了不得了的事情一樣,盯得鳳西涼都懷疑他臉上有東西了!

「為何這般看著我?」

「我沒聽錯吧,你也會說對不起啊,竟然還是對我這麼一個凡人說的,稀奇稀奇,太稀奇了!」鳳傾城打趣道,「以前你冰冷高傲,從來不屑同凡人講話,如今這是怎麼了?」

「呵,可能是在人界生活的久了吧!」說完看著鳳傾城,「上輩子我們結怨深,沒想到這輩子做了兄弟,還真是可笑的很!」

「唉,無仇不成兄弟嘛!」鳳傾城笑得玩世不恭,兩人下了馬,並排走著,鳳起同莫歡莫離牽著馬走在後面!

「四哥,要我說呢,你就看開一些,你同雪妹從小一起長大,也有……多少年來著?」「時間太久忘記了!」「那就幾萬年吧,你們做了幾萬年的兄妹,在雪妹心裡,你就是兄長,和熇炎殿下的性質是一樣的,突然有一天你們要成親了,雪妹肯定接受不了!」

「兄妹之情變成男女之情只是時間的問題!」鳳西涼還是認準了!

「要我說,你就應該小的時候跟雪妹說,你是我媳婦兒,長大要嫁給我的,這不就完了嗎?這樣多直接,你這近水樓台先得月的機會沒把握好,反倒讓夜雲謹把握住了機會,媳婦兒是從小養成的!」鳳傾城說得太簡單粗暴,但也不是沒有道理,他隨後又補了一句,「如果還是不喜歡,那就是真的不喜歡了,雪妹遇到龍訣可是一見鍾情的,感情的事誰又說的准!」

「這話說得你好像很有經驗一樣!」鳳西涼要重新審視這個七弟了!

「不不不,我可不一樣,本王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人生在世,需及時行樂,才不枉此生啊!」鳳傾城真的是玩世不恭,但越是這樣的人,心裡越是又放不下的人和事,只是表面上裝得若無其事,實則他才是最放下的那個人!

「你愛她為何不告訴她?」鳳西涼問,鳳傾城聽后動作一滯,臉上的笑容有那麼一瞬的僵硬,但轉身對鳳西涼又是笑臉,他說:「為何要告訴她,徒增她的煩惱嗎?我喜歡她就一定要告訴她嗎?若是被拒絕那我得多傷心!」

鳳西涼認真的看著此刻內心痛苦但仍是滿臉笑容的弟弟,他不明白!鳳傾城轉過身背對著他的一剎那,收住了笑容,好似看見了前面攜手同行的靈雪和夜雲謹,兩人有說有笑,靈雪好像沒有看見他們,從他的眼前走過!

他望著她的身影,看著她此刻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他說:「我喜歡她,這就夠了,不需要說出來,能以兄長的身份在她身邊看著她笑,看著她哭,不是很好嗎?若是說出來,恐怕連朋友都沒得做吧?我只希望她幸福而已,至於我,默默喜歡她就好了!」

說完又轉身,還刻意地擋住了鳳西涼的視線,認真地說:「這個問題我記得我之前回答過你,我希望有一天四哥也能明白!」說完又恢復了他那副玩世不恭的笑容,「況且我這一輩子怎麼可能只會喜歡一個女人,我還惦記我府里那些個嬌妻美妾呢!如果真的能遇到我的神仙姐姐,人生圓滿了!」說完徑直走過他,此時前方已沒了靈雪的影子!

鳳西涼轉身看著他這個從小不正經的弟弟,笑了!

「鳳起,你這個不長眼的,本王剛抓的兔子呢?」

「呀,跑了!」

「你還好意思說,趕緊再去給本王抓一隻,不知道雪妹喜歡嗎?」

「王爺,您跟公主殿下一見面不是吵就是打,公主殿下都煩您了!」

「你懂個毛,我們那是感情深,快去抓,抓不到,本王回去就把你發配到九弟的神機營去!」

「是是是,屬下這就去!」

鳳西涼苦笑一聲:「你真的放下了嗎?本王做不到你表面上那樣不在意,也不想掩飾!」說我放不下,你又何嘗不是!

待他們走後,君聖煜從一旁出來,和他一起的還有沈琛,剛才的話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他搖頭嘆息:「封霽,依鳳珏的性子,朕真擔心他會孤苦一生!」

「皇上,臣是沈琛!」沈琛提醒道,「如今宣和大陸看似風平浪靜,實則波濤洶湧,眾人對公主的身份多有猜測,但那也只是猜測,所以有關我們身份的事,皇上還是慎言為好!」

「朕知曉,名字不過一個稱呼而已,身份保密,朕會的!」君聖煜看上去有些不耐煩,不似平時那樣平和,封霽看著如今的君聖煜,不禁想起公主殿下那日對他說的話,那是趙信逃走之後當天晚上,靈雪秘密入了他的夢:

「沈琛,如今趙信逃離,他的身份想必你也聽說了!」

「殿下,是人魔一族!」

「沒錯!」靈雪沉思一會兒轉身對沈琛說,「如今人魔一族重現人界,勢必會掀起宣和的腥風血雨,我怕他們的目的不簡單!」

「殿下是擔心……」

「蒼穹被母后封印已有萬年的時間,封印日漸衰弱,難免有趁亂逃出來的,這個趙信只怕是不簡單,我怕蒼穹也在人界!」

聽了靈雪的話,沈琛大驚,說:「殿下你懷疑蒼穹逃到了人界……」 「啊,介么准……」靈雪奇葩的發問,看著其他人的眼神都帶著躲避,她的心裡更是疑惑,但沒有人會跟她說實話,就在靈雪再次發問時,陌凌寒突然闖進來!

「公主,雲皇是不是發現白虎了,快點藏……好!」最後一個「好」字聲音好弱,因為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身上,千羽隨後進來也是如此!

「靈兒,那隻白虎就是一個隱患……」千絕愣了。

「靈兒你不能養就送我吧,再怎麼說也是我惹上的,唉,哥你怎麼停了,陌凌寒你們……」千羽愣了,所有人都盯著他們,尷尬,最怕空氣突然安靜啊!

「千羽公子,你說這隻白虎是你招來的?」君聖煜看著他問,臉上雖有些許慍怒,但心裡萬幸終於不再糾結剛才的那個問題了!

「我就是好奇,哪裡知道那洞里有白虎!」

「雲皇,千羽也是無心之失,望您恕罪!」

君聖煜根本沒有生氣,反而感謝他們及時到來把話題岔開,這時君承熠從外面進來!

「兒臣見過父皇,姑姑,見過三位王爺!」「太子起來吧!」

「謝父皇!」然後就看見靈雪懷裡的貓,眼睛一亮,噔噔噔地跑過去,問:「姑姑,這隻貓從哪兒來的,好白好可愛!」

「熠兒喜歡?」

「嗯,喜歡,但是熠兒不能養小動物,照顧它們很麻煩!」君承熠很喜歡這隻「貓」,但就是不想養,靈雪聽后一笑,說:「有底下人幫你照顧,你只需要沒事逗逗它就好啊!」

君承熠搖搖頭,其實他是很怕癢這些小動物,萬一照顧不好,豈不是很傷心。那還不如剛開始就不要養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