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辛,你忍耐一下,我這就帶你去找雲姐姐,她一定可以有辦法救你的!”

我不知道爲什麼雲霓裳沒有來,而且剛纔霍辛用了什麼法子讓蛇男燃燒起來,現在只有見到了雲霓裳,才能解開這些謎團。

霍辛身材很高大,雖然只是個高中生,可是也足足有了一米八幾,平時注重形象的關係,所以肌肉也很健碩,我要扶着他站起來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剛纔把他從凹坑中拖出來已經是耗費了我所有的力氣,現在我要帶着他飛回到雲霓裳的別墅,這真的是一個非常嚴峻的考驗。

可是我們已經不能再耽擱下去了,否則後果會非常嚴重的,我咬着牙,把霍辛的胳膊搭在我的肩上,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也沒有能夠站起來。

再怎麼努力都沒有用,我急得眼淚狂流,因爲感覺霍辛一點一點的在我懷裏死去。

那些淚水有的掉在地上,有的掉在霍辛的臉上,有些還被他給吃到了嘴裏。

“劉茵,傻丫頭,你要飛,飛起來,的話,也,也不見得一定要採用站,站立的姿勢”

就在我焦頭爛額,無助絕望的時候,霍辛卻閉着眼睛斷斷續續的吐出一句話來。

“你醒了?”我驚喜萬分,哭着對他說,可是他卻再一次陷入昏迷,沒有再給我任何的迴應。

雖然霍辛沒有說話,但是剛纔那條不知道他怎麼發出來的意見卻給了我啓迪。

是啊,我現在是要帶着他飛,不是要跑或者走,爲什麼非要把他弄得站起來呢?

所以我扶着霍辛,依然讓他靠在我的肩上,然後檢查了一下玉鐲和至陽線,凝神靜氣,畫了一個符,念出了那句飛翔的咒語。

搖搖晃晃的,我跟霍辛一起飛到了空中,雖然感覺不像我一個人那麼輕盈舒暢,可是卻比我扶着他輕鬆多了。

好像我們腳下有着一團快速移動的雲彩似的,我只需輕輕支撐着霍辛,不讓他倒下去就好。

回去的路不像來的時候那麼短了,這一次耗費了半個小時我們纔到達了雲霓裳別墅的上空。

我看到別墅上面有着一層厚厚的烏雲,不知道爲什麼,這讓我心裏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可是現在我也沒有別的辦法,總不能貿然帶着霍辛去醫院吧,我該怎麼解釋?

而且我也不知道被蛇男弄出來的傷口,醫生們有沒有辦法處理好,萬一留下後遺症也不是鬧着玩的。

所以,我只能硬着頭皮降落在雲霓裳的屋後花園裏。

因爲跟霍辛一起,所以我的重量增加了很多,落地的時候估算不準,撲通一聲跌倒在了一個養魚的噴水池裏。

魚兒們被嚇得四散逃竄,我狼狽不堪的擡起頭抹了一把水,然後又把霍辛拖出來。

“雲姐姐!救救霍辛!”我一邊喊一邊跑向雲霓裳的別墅後門,使勁的拍打着。

她千萬千萬要在家裏啊,否則我真的不知道該去哪裏找她了!

幸好,我敲了沒有幾下,門就打開了,我看到雲霓裳之後想都沒想就撲到了她的懷裏哭起來。

“小茵,小茵別哭,快,把霍辛弄到房子裏來!”雲霓裳輕柔的拍拍我的背。

我擡起頭正要跟她講述發生的事情,卻冷不防被她的臉色給嚇了一跳。

雲霓裳本來就很白,可是以前那種白是白裏透紅很健康美麗的,今天她的臉卻白得很不正常,都近乎透明瞭,感覺皮膚下面的毛細血管都能看得到。

“雲姐姐,你怎麼了?”我瞪大眼,看着她淡紫色的嘴脣,這種顏色讓人聯想到久病不愈的林妹妹。

“我沒什麼,你先把霍辛帶進來吧,我知道發生了什麼,你也不用多說,我都明白!”

雲霓裳輕輕的嘆了一口氣,然後跟着我一起走到後院霍辛的身邊,他躺在草地上全身溼淋淋。

雖然雲霓裳看起來嬌柔纖細,可是力氣卻比我大多了,她只輕輕一拉,就把霍辛拉得站立起來,然後我和她一邊一個,架着霍辛回到了房子裏。

我們把霍辛放在沙發上之後,雲霓裳就走到一個書架前,從上面拿下來一個古色古香的檀木小箱子。

“雲姐姐,他會死嗎?”我看着霍辛緊閉的雙眼,顫抖着問道。

雲霓裳走過來,把小箱子放下,微笑着說:“不會的,你放心吧,如果剛纔你們真的有生命危險,我肯定會過去的!”

“對了,雲姐姐,你爲什麼沒有去峨眉金頂,而是讓霍辛去?他是個凡人,怎麼能幫我打蛇男呢?”

在回來的路上,我就想着見到雲霓裳的那一刻要問清楚,可是看到她臉色那麼不好,就忍住了。

雲霓裳一邊從小箱子裏拿出各種各樣的小瓶子,一邊輕輕的搖着頭說:“小茵,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如果我能去的話,還會爽約嗎?我給了霍辛止血丹和三昧火苗,就是防止蛇男跑掉!”

“不得已的苦衷?”

“恩,我這個人的身體也是跟常人不同的,不定時的就會變得很虛弱很虛弱,必須要在家裏養上幾天,否則就會失去所有的超能力,成爲一個普通的人。”

雲霓裳把瓶子裏的棕色粉末倒出來,敷在霍辛的傷口上面,我看到有絲絲的白煙冒出來。

“放心,會好的。” 霍辛緊緊的皺着眉,感覺好像很痛苦的樣子,胸口處的白煙越來越濃,簡直就好像是一團雲。

“雲姐姐,他,他是不是受不了了?”我看到霍辛的額頭上不斷有豆大的汗珠滑落。

雲霓裳笑着說:“不是,這是拔出他體內的蛇毒,自然是有些痛苦的,一會兒就好了。”

“雲姐姐,對不起,我也不知道你今天身體不舒服,還責怪你讓霍辛跑來送死呢!”我很慚愧,之前我真是覺得雲霓裳太冒失了,怎麼會讓一個不知死活的半大小子去跟蛇妖鬥。

“不,應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本來跟你約好了在金頂相見,可是沒想到就在我出發的那一刻,整個人變得軟弱無力,根本連飛都飛不起來,但是我怕你一個人有危險,而且霍辛也極力表示他會盡全力去幫你,所以我纔給了他”

我搖着頭:“雲姐姐,別這麼說,蛇男本來要找的人就是我!只是沒想到連累了霍辛,他醒過來之後肯定會責怪我的。”

“小茵,霍辛一聽說我去不了,着急得差點瘋掉,不顧一切要去找你呢!所以,我想他也不會因爲這件事情怪你,他那麼想要保護你,差點跟我鬧翻!”

雲霓裳的話讓我不禁有些疑惑,霍辛怎麼會對我那麼好?

“雲姐姐,霍辛只是我的同學而已,並且他跟我的關係也不算太好,我只是他的研究對象而已,這一次他怎麼”

雲霓裳笑着搖了搖頭:“小茵,沒想到你智商那麼高的一個人,情商居然如此之低!”

“我情商低?”我指着自己的鼻子問道。

“難道不是?本來你和霍辛都是十來歲的花季少年,情竇初開的年紀,而且應該是很敏感的,可是你怎麼在法術上那麼高天分,在這一點上卻這樣遲鈍?”

我聽明白了,但是這怎麼可能?

霍辛之前跟我還那麼針鋒相對來着,並且他一直都醉心於符咒和法術,根本沒聽說他對哪位女生有什麼感覺。

即使在學校裏,他這樣有着巨多追求者的人,也從來沒有對誰動過心,怎麼會對我這樣一個不正常的女孩子有感情?

“雲姐姐,不可能的,霍辛不過是出於對靈異事件的好奇,他說過,希望我可以帶着他一起冒險!”

雲霓裳笑着說:“冒險至於連生命危險都不顧了嗎?小茵,這方面的事情我也不方便多插嘴,反正你自己看着辦吧!”

“我看着辦什麼?”

“霍辛爲了幫你,弄成這個樣子,你要不要對他好一點?”

我連連點頭:“當然要,如果我對他不管不顧還算是個人嗎!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他,讓他好起來的!”

“那就好,別的暫時不說了,先治好他的傷纔是重點!”雲霓裳一邊說,一邊帶着笑意拍拍我的手。

我被她這樣一看,忍不住竟紅了臉,也不知道是個什麼感覺,總之有點怪怪的。

霍辛胸前的那團白雲漸漸散去,他的臉色好像好了一些,頭上的汗珠也都止住了。

“你們兩個弄得一身泥水,小茵你先去洗洗吧,我臥室裏有衣服,你自己挑選合適的穿。”

雲霓裳看看我,又看看霍辛。

我這時候才發現自己這一身狼狽的樣子坐在雲霓裳貴妃寢宮一般的房間裏是有多麼的不協調。

“好。”我趕緊站起來。

反正現在霍辛看起來好了很多,而且有云霓裳照顧,我也可以放心的去收拾一下自己了。

雖然跟蛇男在峨眉大戰了那麼久,其實時間也纔過去幾個小時而已,我看看牆上的鐘,是下午的五點。

“臥室在樓上,裏面就有浴室,我的東西你隨便用就是,不要客氣!”

雲霓裳指了指仿古雕花的樓梯。

我點點頭,現在我身上的泥漿都幹了,走路的時候走一步掉一層渣滓,尷尬得要命。

所以我儘量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雲霓裳的臥室裏,這裏我曾經來過,還是在霍辛的表妹出事的那一天。

Wшw ◆ttκā n ◆co

房間裏依然有着淡淡的香氣,我走到浴室,好好的洗了個澡,被熱水一泡,全身都很痠痛。

我裹着浴袍在雲霓裳衣櫃裏找到了一條乳黃色的裙子,樣式簡單大方,質感非常好。

穿好裙子,我把頭髮放下來,想要下去看看霍辛怎麼樣了。

因爲雲霓裳比我高一些,所以下樓梯的時候我得提着裙襬,否則就會拖地了。

當我從樓梯上下去的時候,沙發上躺着的霍辛正好對着我,他已經醒來了,正跟雲霓裳低聲的說着話。

我很高興,他已經醒了就說明沒有了生命危險,而且還能開口說話,這太讓人振奮了!

“劉茵?”看到我之後,霍辛竟然用一種將信將疑的口吻喊了我一聲。

“是!”我趕緊回答道,他現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還欠他一個人情,當然是有呼必應的。

雲霓裳也回頭看着我,微笑着對霍辛說:“你也差點認不出來了嗎?我也是呢!”

“認不出我,爲什麼?”我站住,低頭打量了自己一下。

霍辛看着我:“第一次見到你這個樣子,跟平時的你很不同。”

雲霓裳站起來走到樓梯口,對我伸出手:“小茵,你現在的樣子非常美,好像畫裏走出來的小仙女!”

“雲姐姐,你哄我!我是什麼樣自己還不知道嗎,完全就是個假小子啊!”我一聽就羞紅了臉。

“我怎麼會哄你呢!霍辛,你也這樣認爲的,對不對?”雲霓裳回頭衝着霍辛說。

我看到霍辛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對我說:“是真的,劉茵,你真漂亮!”

被他這樣一說,我慌得腳下都不穩了,還從來沒有哪個男生這樣對我說過呢!

以前我的打扮都是很中性的,頭髮也總是扎一個簡單的馬尾,穿着t恤牛仔褲,走路風風火火,一點都不像個文文靜靜的女孩子。

只有唐寧跟我開玩笑的時候曾經說過讓我換條裙子做他的模特,但是被我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肩上,疼得他齜牙咧嘴從此再也不提這件事了。

“小茵,下來吧!”雲霓裳牽着我的手,帶着我走到霍辛躺着的沙發前。

我有點侷促不安,不時的扯一下裙子。

“別緊張,我又不會吃了你!”霍辛忍不住笑起來。

我瞪着他:“你吃得了我嗎?現在你覺得怎麼樣了,胸口還疼不疼,頭暈不暈?”

“放心,好多了,雲姐姐的藥方很靈,加上她還給我運功療傷,我覺得耳聰目明,神清氣爽!”霍辛微笑着說。

ωωω _ttкan _C ○

“誇張了吧?傷得那麼重,剛纔我把你帶回來的時候,你簡直就跟死人沒什麼兩樣!”我嘆了一口氣。

霍辛似笑非笑的對我說:“這麼說,你纔是救了我的人,我好了之後肯定會好好報答你的!”

“你這是在諷刺我嗎?明明就是你救了我!”我一邊說一邊很自然的伸手給他整理了一下衣領。

雲霓裳用一種很微妙的眼神看着我:“小茵今天真的很溫柔哦!”

“雲姐姐,你別開玩笑了,我,我,我”我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語言。

“好了好了,現在霍辛好了很多,我的身體不舒服,還得去躺一會兒,你陪陪他吧!”

雲霓裳邊說邊站起身來要走,我趕緊一把拉住了她的手:“雲姐姐,你別走!”

“可是我的頭真的很暈,你放心,我上樓去吃點藥躺一會兒很快就好了!待會兒我下來給你們做幾樣小菜。”雲霓裳輕輕掙脫開我的手,不理我小狗般祈求的眼神,款款的走上樓去。

現在客廳裏就只剩下我和霍辛兩個人了,要是以前我倒是覺得沒什麼,因爲我心裏就只是把霍辛當成同學,而且他對我的態度還不冷不熱的。

可是今天卻不一樣了,他不但成了我的恩人,而且雲霓裳還說了那些話,讓我的心情有了說不清道不明的變化。

“那個,你,你最後在蛇男身上點燃的是什麼火?”我站起來坐在霍辛對面的沙發上,沒話找話。

霍辛笑着說:“我覺得可能是肺部受了傷,說話挺費勁的,你能不能坐近點?”

“這也不遠啊!”我跟他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

“好疼!”霍辛皺起眉,捂着胸口,倒抽一口冷氣,看起來真的很痛的樣子。

我只好坐過去一點,對他說:“既然你疼,就別說話了,好好休息!”

“不說話也很無聊,雲姐姐是個復古派,家裏連電視都沒有,你覺得我們能做什麼打發時間?”

“就這樣安靜的待着就好。”我看到窗外夕陽正好,顏色變得好像鴨蛋黃一樣,紅燦燦的很漂亮。

雲霓裳的客廳裏真的沒有任何的電器,這樣的環境確實罕見,我看着天邊的雲彩,竟看得醉了過去。

“劉茵,你坐在夕陽的餘暉裏,身上有一個美麗的光圈,看着很是令人心曠神怡。”

霍辛打破了寧靜,喃喃的對我說。

我豎起手指:“噓,別說話,享受這份寧靜吧!”

陽光不再耀眼,一點點的變淡,房間裏一捧蔭涼,我癡癡的看着一輪淡淡的月亮爬上來掛在天幕之上。

霍辛拉了拉我的裙角:“劉茵,我想要上廁所。”

氣死我了,他怎麼這麼煞風景!

我站起來:“要我怎麼幫你?”

“扶我一把,帶我去廁所解決唄!” “我扶你去廁所?”我看着霍辛,瞪大眼睛覺得他簡直沒有把自己當外人。

霍辛看着我,一臉的理所當然:“是啊,我現在站起來都很困難,你不幫我的話,我怎麼去?”

當他看到我臉上有些羞惱的神色,這才笑着說:“傻瓜,你只需要扶着我去廁所就行,剩下的事情就不麻煩你了!”

我鬆了一口氣,原來只是這樣,還是我想多了。

霍辛的傷看起來好了很多,但是當我扶他起來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緊緊的皺起眉頭。

“很痛嗎?”我幾乎聽到他咬牙的聲音。

“沒有,就是牽扯着肌肉,所以我使不上力。”霍辛擠出一個笑容,感覺像是在安慰我。

我心裏還是覺得很抱歉的,因爲他受傷都是因爲我,而且傷勢還這麼嚴重。

如果不是雲霓裳,霍辛肯定不會恢復得這麼好。

不知道那小箱子都是些什麼藥,聞着倒是有一種淡淡的異香,不似別的中藥那麼苦澀。

霍辛靠在我的肩上,慢慢的走到了一樓轉角的衛生間裏。

“好,你在門口等我一下。”霍辛衝我笑了笑,扶着牆走了進去,我站在門口,雖然心裏有些彆扭,但是也不敢真的走開。

幸好衛生間的隔音很好,避免了我的尷尬,等霍辛出來的時候,我又扶着他回到沙發上躺下。

我看到霍辛臉上還有些泥點和血跡,就起身去衛生間擰了一把毛巾出來給他擦了擦。

“謝謝。”霍辛低聲說。

我輕輕的把他臉上的那些髒東西都弄乾淨了,搖着頭說:“別跟我說謝謝,我本來就覺得很對不起你。”

“對不起?你想錯了,我覺得能夠跟你一起經歷這樣的事件還是很開心的,你也知道我本來就喜歡”

我打斷他的話:“喜歡?你瘋了吧,那麼危險!以後你別再瞎攪合我的事情了,這次蛇男雖然被消滅,可是我知道後面還會有麻煩的,可能會更加嚴重!”

“哦,怎麼講?”霍辛瞪大眼睛看着我,他的臉現在很好看,濃濃的眉毛,高挺的鼻樑。

“雲姐姐說,蛇男吸了我的血,他如果死掉的話,我的血會引出一位異人來,而這位異人的出現還說不清楚是福是禍呢!”我嘆了一口氣,殺掉蛇男的時候我心情很亂,也沒有想到這一層。

“真的?”霍辛的眼睛裏閃過一絲火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