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各方面的人才,只要對帝國有益的東西、建議、觀點都可使用,

不會專屬某一家之言。中原數千年發展,形成好多門派,有些是好的,

也有的不在符合現實。不論那一種學說、門派,都要有上進心,不斷完善,

別老想着是老祖宗遺留下來的東西,這也不敢修改,那也不敢修改,一味照本宣科。

那可不行,只會成為歷史發展絆腳石,遲早會消失在歷史長河中。朕希望,

在帝國的領導下,力爭達到百家爭鳴、百花齊放,集眾家之長為帝國所用。」

胡亥道。

說完后,端起酒杯小小呷一口,潤一下嗓子。

「陛下,微臣一定努力辦好《百家講堂》。招收更多的讀書人、書生來工作。

百家講堂會址朝廷已經撥款,此時正在修建,最多一個月能弄好。不過啊!

陛下,老夫歲數大了,精力有限,很多事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呂太公道。

「太公啊!朕知道,您歲數大了,不可能什麼事都要親力親為,所以才為您配備呂雉啊!

呂雉據朕所知,能力不錯,要放心大膽讓她單幹,不要過多束縛。您老要發揮自身優勢,

利用名士從天下廣邀人才、大家來咸陽發展,具體的事務,交給呂雉不就可以了,何別什麼事都要管呢?」

胡亥建議道。

「謝陛下厚愛!只是小女子才疏學淺,怕擔任不了那麼重的工作,把事情辦砸。」

呂雉道。

嘿嘿!

胡亥心中暗笑。

別人不清楚你呂雉的能力,老子可是穿越人,怎麼會不了解。

再說了,這個時代的史記可是很真實的,不象唐朝以後,可信度極低。

胡亂修改史記就是李世民發明的,隨時查看史官記錄的史記,不符合的改。

甚至親自動手修改。

有了李世民這個頭,以後歷代皇帝都喜歡修改史記,成了歷朝皇帝最愛。

李世民不僅修改唐代的史記,還把隋朝的史記也進行清查、修改,讓其對自己有利。

那個楊廣的一系列醜聞,估計就是李世民搞出來的,還有其兄真的那麼無能嗎?

好了,扯遠了,回歸正題。

「呂雉,朕在很小的時候就聽聞過你的大名,說是一代才女,特別擅長與人交流,

身上帶着天命之相。由你主持百家講堂,朕是放心的,不論才學、人脈,

你都佔了。大膽做事,不要有什麼顧慮,也不要束手束腳,有什麼事不懂的,

可以到宮裏來問朕,沒事的時候可以進宮來與武相、上官相等人多交流,

相互取長補短。要相信命數,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也要爭取嗎?」

胡亥道。

「多謝陛下教誨,微臣一定虛心接受,努力做好工作,為陛下分憂。」

呂雉道。

叮嚀!

突然腦海中響起叮嚀聲。

宿主,發現天命女,一定要拿下,對穩固江山有重要作用,會讓宿主事倍功半。

啥!

泡呂雉!

搞錯沒有?

那可是劉邦老婆唉!

哥膽小,系統別嚇唬我。

再說了,天命女又如何,屬性不是被劉邦給取走了嗎?

關鍵是,呂雉此女心狠手辣,行事有點惡毒,胡亥擔心後宮出問題。

宿主,在賈詡騷操作下,呂雉不是把劉邦休了嗎?她現在是單身狗,可以泡。

非常划算,對秦帝國以後統一星球十分有利。

天命女的好處是慢慢體現出來,不是一時半會就表現出來,宿主要加油哦!

那個系統,要不重新找個天命女吧!呂雉可是劉邦以前的老婆,我去泡她,影響不好吧!

宿主,以為天命女是大白菜,隨便就能碰上,那可是萬中無一的概率。

媽蛋!

糾結啊!

算了,隨意吧!

不用強求,也不用抵制,任其發展。

不過呢?

說實話,呂雉長得還是挺漂亮的,絕對吸引男人眼球,會讓男人有衝動。

要知道,這個時代的女人,臉上可沒有什麼塗料,屬於純天然生態型。

更沒有修改技術,天生就長得那樣。

那裏象後世的美女,臉上全是塗料,否則就是修改過,全是假的,一點真實感沒有。

「對了,呂太公、呂雉,把出版的《百家講堂》每一期送朕這裏一份。」

呂太公、呂雉疑惑不解。

「陛下,那個,《百家講堂》每一期都送十多份到宮中,難道陛下沒看到?」

呂太公道。

胡亥微微一愣!

哦!

「有就行!朕這幾個月一直在對匈奴作戰,宮中的事基本沒過問,全交給武相等人負責處理。

隨後朕去查看一下,不用當真。」

胡亥道。

「陛下,百家講堂中,儒家到是來了些人才,不過並非是儒學大佬,

只來了幾個精英。微臣把他們留下來,希望儒學大佬能觀察后,能到咸陽城來傳教。

另外,墨家鋸子也到了咸陽城,參觀了百家講堂,對一些東西很感興趣,可以與帝國合作。」

呂太公道。

墨鋸子!

期盼見面啊!

希望不要令我失望。

此時的墨學應該沒有失傳,在天下間有好多墨家弟子,帝國發展必要的理工科人才啊!

若能把墨家搞定,讓墨家弟子為帝國服務,對於帝國來說,具有戰略意義。

別人不知道理工科人才的重要性。

胡亥可是太明白了。

理工科對於帝國來說,是推動、促進社會發展的關鍵,是社會進步、文明推進的催化劑。

看來,必須要見一下那個墨鋸子。

「呂太公,墨鋸子具體說要合作那一方面的嗎?」

胡亥道。

「陛下,這個到沒說,畢竟微臣不懂墨家學說,那東西技術面太深了。」

呂太公道。

胡亥點點頭。

。咦?旅者的戰車?好像是第一個選擇撤離的叫上杉晴子的傢伙。

似乎是海盜團的探子。

天狗最終停在了懸浮戰車的頭頂,於此同時,上面的雙聯車載機槍開始轉向,已經瞄準了羅飛的身影。

羅飛只是冷笑,右手一揮,那車載機槍瞬間抬頭,反而對準了天狗。

就在羅飛想要扣動扳機的時候,車載機槍上突然傳來微弱的反抗之力,將其中的扳機斷掉了。

咦?有點熟悉……

距離懸浮戰車還有七八步,羅飛停了下來,全身的磁力……

《重裝廢土》第四百八十六章:幸運號歸屬 王雲和楊瑾的目光像刀子一樣丟了過來,讓岑國璋躲無可躲,只好站了出來。唉,誰叫我是國子監最靚的崽,人帥是非多!

自我安慰一番,岑國璋走到王雲面前,拱手道:「見過祭酒老大人。」

「此事來龍去脈,你在人群里聽得明明白白,幫忙斷個曲直吧,岑青天。」

「有老大人在此,我豈敢班門弄斧,不敢,不敢!」

岑國璋話剛落音,肖秀才在旁邊揚聲道:「還請祭酒老大人為學生做主。」

轉頭看了看這小子,岑國璋突然說道:「好,我就遵老大人吩咐,把此事斷個曲直。」

肖秀才一愣,不按套路出牌啊。

王雲和楊謹卻笑了,他倆卻有些摸清岑國璋的想法,看不起我是吧,那麼,接下來請看我的表演。

「好,你需要什麼,儘管說。」

「好的老大人。首先我要跟兩位當事人說清楚。斷曲直有兩種方法,一是當著大家的面斷明白,這樣的話眾目睽睽之下,就算有人想徇私舞弊,也難。但是缺點就是曲直一旦被明白,那就是在眾人面前丟臉。」

「另一種方法是關上門來斷曲直,後面有結果了也是寥寥數人知道,省得在大庭廣眾之下丟臉。當然了,這種情況下,你會覺得官官相護,或者有人徇私舞弊啊,對你不公。」

「兩種方法,你們兩位自己挑選,達成一致后我們開始。」

肖秀才想了想,揚聲道:「學生選第一種方法,大庭廣眾之下斷曲直。」

岑國璋笑了笑,「肖秀才很有信心,全公子,你呢?」

「我無所謂,就大庭廣眾之下吧。」

「也是,全公子確實無所謂,反正你臉皮厚,不怕丟臉。」旁邊有一人說道,眾人哈哈大笑起來。

全春芳臉色微微一變,但沒有說話發火。

岑國璋選了誠心堂一間教室做臨時公堂,王雲、楊謹和其餘三位老先生坐在一旁,以為監督。肖秀才和全春芳分坐兩邊,自己坐在上首。

再把門窗全部打開,任由國子監學子們把這間教室圍得里三層外三層,全是陪審團。

「好,開始。我們直奔主題。肖秀才,你說你丟了銀子,懷疑被全春芳偷了去?是不是?」

「是的。」

「總共多少銀子。」

「四兩五分銀子。」

「原本在哪裡?」

「裝在一個小布袋子里,原本放在我的書袋裡。」

「書袋你一直隨身攜帶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