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腦?” 王峯似笑非笑道。

“沒錯!就是電腦,原本一開始的時候,我看出你有錄音設備。

“我注意到了你的肢體動作,我看到了很細微的東西。”

“但是我卻忽略了擺在了我面前的東西……而且,你被我揭穿的時候並沒有覺得遺憾,反而神色很鎮定。”

啪啪啪! 王峯突然鼓起掌來,笑着對林時說道:“果然,你還是看出來了。”

“ 你所說的一切都使我好奇着,你進了分析部會變成什麼樣子,驚才絕豔?碾壓羣雄? 讓我們拭目以待…..”

“ 沒錯!” 王峯繼續說道。

“在你進辦公室之前,我就覺得你會看穿我的小動作。”

“畢竟你可以從細節上看出很多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但與此同時,你也有可能對某些明顯的事物視而不見….

但是,事實證明我錯了,哈哈,你這樣的人天生就是成爲分析師的料,一般人得不到的信息,你只需要觀察一下就能得出很多信息。” 王峯大笑道。

“你錄的音,不能拿來威脅我,因爲我做的一切分析基本都是猜測,可以說是運氣好,所以我排除威脅的因素。


“因此,你錄音很有可能是用來…….學習?” 林時皺着眉頭道。

“這只是一方面。”王峯似笑非笑道。

“哦。” 林時說完就準備走出辦公室了。

“你難道不想知……”

“不需要,我腦子裏只存有用的東西,知道太多弊大於利。 ”沒等王峯說完,林時就打斷了王峯的話然後走出了總經理辦公室。

王峯:“…… ”

林時敲了敲人事部的門。

進來吧。陸雄輝的聲音從裏面傳了出來。

“你好?總經理讓我來換一下工作證件。” 林時開口道。

“ 嗯,我知道,這是你的工作證件,分析部在銷售部上面五樓,上去之後用工作證打卡,然後去分析部經理辦公室去報道,你的身份比較特殊。”

“ 所以儘量不要和別人提起你的學歷,畢竟無證的話做分析師是違法的。陸雄輝面無表情的看着林時道。”

“ 嗯,好的。”林時應聲道。

到了分析部門,林時就看到一個特別長的圓桌,很多分析師就在上面用電腦做着調研,見林時來了,許多人看了看林時,然後繼續辦公。

林時剛進總經理辦公室。

許沐就站了起來說道:“你就是老王說的推理怪才林時吧?我剛纔還在聽你的通話錄音,你的思維和調研方法簡直刷新了我的金融認知…….”

“ 哪有哪有……”林時趕緊應聲道。同時林時心想,要麼這個經理沒能力,要麼就是做樣子給他看的……

“不說這麼多,我帶你去跟他們打個招呼。” 許沐一臉高興的說道。

見經理出來了。

許多分析師齊刷刷的看了過來,很多人都在心裏想着應該是來了個新人要介紹一下。

畢竟他們剛來的時候也是這樣的。

“大家停一停手中的工作,讓我來介紹一個人。” 許沐揮了揮手大聲的說道。

“這是新來的分析師。 哦,不對,是公司的特許分析師,以後我不在的時候,他的話就是我的話!”

許沐大手一揮,斬釘截鐵的說道。

(發現自己排版不是一般的亂,前面的就算了,以後我會注意的……….) 他的話就是你的話? 許沐的話明顯使得衆人的臉色微微一變。

難不成以後這裏還有第二個分析部經理? 而且還比我們年輕這麼多? 你確定你說的是人話?許多人心裏想着。

林時聽到這話,眉頭微微一皺,心想這不是給我拉仇恨麼?剛入職第一天就把整個部門的仇恨拉過來了,這經理可真不是個省油的燈。

雖說很多人心裏不滿,但嘴上還是應了下來。

許沐交代了幾句話之後就走了,也沒交代林時怎麼做後續工作………

林時見經理走後氣氛有些尷尬,於是開口道:“大家好,我是林時。”

但是……似乎沒人迴應他? 衆人見經理走後,便忙自己的事去了。

林時突然覺得這是許沐對他的一個考驗,剛見面就誇他,讓他驕傲,然後讓他面對冰冷冷的現實。


這時,一個帶着黑框眼鏡的男生一臉不屑地對着林時說:“這麼年輕,肯定是靠關係進來的吧。”

“雖說經理不在的話,你就相當於經理了,但這是分析部,所有的尊敬和友誼都是建立在實力的基礎上的……”

“垃圾!” 林時突然說道。

“你說什麼?” 這位男生似乎不相信林時會說這樣的話。

“我說垃圾!” 林時一臉不屑的重複道。

“你他媽敢再說一遍?我告訴你,別以爲你有關係就可以隨意侮辱人。 把老子逼急了照樣收拾你。”這位男生怒火中燒的道。

林時和這位男生的談話明顯引起了衆人的注意,整個分析部似乎都瀰漫着**味。

“哦?是嗎? ”林時故作驚訝的道。

“我沒有說你是垃圾啊。” 林時突然十分歉意的道。

“哦?是嗎? 那不好意思,是我搞錯……… ”男子正打算說話。

“我的意思很簡單啊!爲什麼你就是不明白呢?”


“我是說,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林時一臉淡然道,似乎在說一些無關緊要的東西。

“哪裏來的瘋狗在這裏叫?”

“你這人也太沒禮貌了把?”

“你是猴子請來的逗比?”

衆人聽了林時話,從驚訝變的憤怒。一些自尊心強的人忍不住反擊道。

林時的一句話似乎得罪了整個部門的人。

“剛纔經理的話你們都當耳旁風了?那好,我來重複一遍,”許經理剛纔說:“我不在的時候,他的話就是我的話?”

“意思非常明顯了,就是他不在的時候我就是經理,而我在向你們打招呼的時候卻沒人理我。”

“這是對許經理的不尊敬,如果這事鬧到人事部,因爲你對許經理的不尊敬,人事部就可以扣掉你這個月全勤!” 林時一臉正色道。

“再者,我是公司請來的特許證券分析師,和公司簽過合同!而且我不認識也沒有任何親戚在東坊證券工作,”林時說完。

就把工作證件往圓桌上一拍!

就是這一拍,令整個分析部都安靜了。 衆人似乎都被林時狐假虎威的“氣場”給壓制住了。

“如果,你對我的話不服,可以去投訴我!但是,如果你對我的話,也就是許經理的話陽奉陰違。”林時又強調了一遍。

“我只好跟許經理反應你這個人證券分析技能水平不達標,不符合公司招聘的水平!”

林時的話意思很明顯了,你不聽話我就跟經理反應,然後開除你。

安靜!詭異的安靜! 似乎沒人敢反對林時剛纔所說的話。

許沐用耳朵靠在門上聽外面的談話,從剛開始的幸災樂禍到驚訝於林時說的話,再到一臉的震驚,最後又到一臉的無奈…….

心想剛給你拉的仇恨全部被你還給我了。

想到這,許沐頓時有些後悔給林時拉仇恨了,本想看看林時的心境如何,誰知道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你想讓我們服,至少要拿出你的專業水平來,而不是靠許經理的話來壓我們。”一位齊劉海的女生突然說道道。

“對啊,我們聽你的沒錯,但至少要讓我們看到你的分析技能,看你的樣子才20出頭。”

“在大學裏也就是大二或大三的樣子,根本不可能和我們這些有幾年工作經驗的分析師競爭。衆人紛紛附和道。”

林時聽着衆人的話,噗的一聲笑了出來,然後緩緩的道:“你們想比什麼?”

“這樣,我們問你幾個關於股票分析的問題,如果你能全部回答上來,我們就服你。”剛纔那位帶着黑框眼鏡的男生見機會來了,馬上開口刁難道。

“好啊,你們問吧。” 林時一臉淡然的道。

本來以爲事情結束了的許沐突然發現事情又有的新的轉機?心想你也太狂了,竟敢接下有幾年經驗的分析師的挑戰,而且是一羣。

突然,許沐的心情又從陰天轉爲了晴天。

“關於股票K線…….”

“我幾乎不看K線,下一個問題。”

“股票K線都不看,你也能成爲分析師?” 見林時“有意”逃避這個問題,一位微胖的男生馬上開口道。

林時看着這位男生,然後緩緩開口道:“只需10億資金能做出任何你想要看到的圖形”。

“如果K線走勢向上你會覺得股票走勢還會變好,如果走勢向下你會覺得股票還會變差,看K線很容易造成主觀判斷,所以我幾乎不看K線。”

“走勢向上難道不代表股票還會漲更多? 你難道不知道這是一個股票自我加強的過程?”一位穿着白襯衫的男生一臉不屑問道。

“哦,我當然知道,這是被資金洗腦的過程,等洗腦洗的差不多了,等着被割吧。” 林時一臉淡然的道。

這位男生聽了明顯想要發火,但還是被周圍的人攔下來了。

“你如何看製造業股票的年報?” 一位三十歲左右,抽着煙的男人問道。

“製造業的話,看輕工業還是重工業,重工業資產直接打7折,當然,現金不能打折。”

“有的資產可以直接打五折,工廠如果停工,生產機械一毛錢都不值,至少對投資者來說是這樣的。”

“所有者權益最好超過負債,偶爾有大於的也沒辦法,重工業行業就是這個樣子。”

“負債如果超過資產,同時淨利潤和所有者權益沒有每年穩定增長的就不用看了,浪費時間。”

“而輕工業看企業產品是否獲得的消費者的認可,所佔領的市場份額,當然,最重要的是增長。

所有的股票都是因爲內在價值增長而增長的。”

“如果不是的話,那就敬而遠之吧。 林時說完,神色依舊很淡然,絲毫沒有20出頭的年輕人該有的樣子。”

(今晚兩更吧,新書好像也沒什麼人看哦) 隨後,林時再度開口道:“還有什麼問題?整個分析部門的人都是烏合之衆嗎?”

林時的話似乎再次激怒了整個分析部的人……

“你如何選擇養殖業的股票?” 齊劉海的女生再度開口道。

“我不選養殖業的股票。 ” 林時想都沒想就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